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八章 清点

      秦然连夜的赶回了艾城。
  
      在走进叶之餐馆所在的小巷子时,他不由深吸了一口气。
  
      羊肉的味道!
  
      没有一丁点的膻味。
  
      有着的就是纯粹的羊肉香味。
  
      秦然立刻精神一震。
  
      身后的牛头怪、马头怪则是口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吗?”
  
      “太好了!”
  
      “我喜欢这里。”
  
      牛头怪很干脆的说道。
  
      “我也喜欢这里。”
  
      “比想象中的好。”
  
      马头怪的马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
  
      “比学我说话!”
  
      牛头怪下意识的反驳着。
  
      “你才学我说话!”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牛头人!”
  
      马头怪立刻反唇相讥。
  
      “你说什么?”
  
      “你这个马脸不知长的马头人!”
  
      牛头怪自然是不甘落后。
  
      而这个时候,秦然则没有工夫去理会两个随从了,他大踏步的走近了餐馆的大门,推门就走了进去。
  
      系着围裙的含羞草站在吧台后,看着走进来的秦然,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回来了。”
  
      看着含羞草的笑容,秦然很自然的说道。
  
      “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我准备好了羊肉锅和热水。”
  
      含羞草绕过了吧台,顺手接过了秦然的外套,挂在了吧台一侧,目光自始至终的放在秦然的身上。
  
      至于牛头怪和马头怪?
  
      含羞草看到了,但没有在意。
  
      能够跟着秦然走进来的怪物,哪怕再可怕,也是无害的。
  
      对此,含羞草深信不疑。
  
      “先吃饭。”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嗯。”
  
      含羞草笑着点了点头,就进了厨房,片刻后,一个砂锅端了出来。
  
      夹杂着香味的水蒸气从出气孔中冒出。
  
      而当含羞草揭开锅盖的时候,那种香味一下子就充斥在了整个餐厅内。
  
      煮的白色粉嫩的羊肉,切成了月牙片,装入锅中。
  
      鲜绿的香菜、小葱和鲜红的辣椒,搭配着枸杞点缀在羊肉上。
  
      四周与羊肉片平齐的浓汤还在咕嘟咕嘟的翻滚着。
  
      秦然深吸了口气,接过含羞草递来的勺子,先舀了一口汤。
  
      鲜美!
  
      当舌尖与汤汁触碰后,一种淡却不腻的味道开始在秦然的舌尖上漫延开来,然后,香菜、小葱、料酒、香叶、八角、花椒、辣椒的味道一层层的出现。
  
      并不突兀。
  
      顺其自然的那种。
  
      特别是其中的一颗枸杞。
  
      味道甜丝丝的。
  
      一口汤下去,秦然不由自主的又舀了一勺,这一次上面夹杂了一块羊肉。
  
      酥软的羊肉不柴不腻,恰到好处的柔软感,让秦然胃口大开。
  
      狼吞虎咽间,砂锅上层的羊肉就全都进入了肚中,剩下的就是长山药、萝卜和粉条。
  
      长山药已经绵了。
  
      萝卜还带着脆。
  
      粉条则保留着爽滑。
  
      没有用筷子,秦然端起砂锅,拿起勺子就将所有的食物扒拉到了嘴里。
  
      而当这个砂锅空了后,含羞草已经端来了第二锅。
  
      同时,两个包子出现在了手中,向着眼巴巴的牛头怪、马头怪递去。
  
      “羊肉锅的边角料,我做了一些羊油包子,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
  
      牛头怪、马头怪马上就拿了过去,张嘴就扔了进去。
  
      当把包子咬开后,两个怪异顿时神情就凝固了。
  
      好吃!
  
      它们从未吃过这样好吃的食物。
  
      对于两个大部分食物都是生吃的,偶尔烤一下的怪异,含羞草的厨艺,瞬间征服了它们。
  
      “我发誓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真是太美好了。”
  
      牛头怪、马头怪一怪一句的说着。
  
      趴在吧台内的精英恶犬则是面露不屑。
  
      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精英恶犬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抖了抖身上的毛,然后……直接低下头,开始在含羞草的腿上来回的蹭。
  
      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咽声。
  
      “没有忘记你。”
  
      “等我一下。”
  
      含羞草笑着返回了厨房。
  
      下一刻,就端出了一盆羊拐。
  
      连着筋,带着肉的羊拐瞬间让牛头怪、马头怪的眼睛放光。
  
      虽然倒在了狗盆里,但是它们不介意端起狗盆吃啊!
  
      精英恶犬仿佛是感受到了牛头怪、马头怪的想法,扭过头,冲着两个怪异开始呲牙了,剩余的五只恶犬也从角落中钻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牛头怪、马头怪。
  
      对于随后出现的五只恶犬,牛头怪、马头怪完全的不放在心上。
  
      不过在看向精英恶犬时,却是面露凝重。
  
      它们能够感知到这只恶犬本质的不同。
  
      但,这是让它们放弃食物的理由吗?
  
      “过来吃东西了。”
  
      “包子还有,你们还要吗?”
  
      就在牛头怪和马头怪摩拳擦掌的时候,含羞草一边招呼着自己的‘护卫犬’,一边看向了牛头怪、马头怪。
  
      “要!”
  
      两个怪异连连点头。
  
      “那坐在这里稍等一会儿。”
  
      含羞草说道。
  
      “好。”
  
      两个怪异马上如同幼稚园的小朋友一样,身躯坐得笔直,静静等待着。
  
      这样的等待没有白费。
  
      含羞草端着两大盘包子走了出来。
  
      一层层摞起来的那种,好像是小山一样放在了两个怪异面前。
  
      “不用客气。”
  
      含羞草笑道。
  
      事实上,两个怪异也没有客气,面对着盘子中的大包子,一手一个的往嘴里扔去。
  
      看着两个怪异吃饭的速度,含羞草根本没有被吓到。
  
      每天和秦然在一起,含羞草早就习惯了。
  
      因此,含羞草很自然的又端出了两盘包子,顺带还给两个怪异端了两碗羊汤。
  
      也是秦然所吃羊肉锅的边角料。
  
      但是,两个怪异完全没有在意,吃得不亦乐乎。
  
      含羞草微笑的坐到了吧台的椅子上,抬手摸了摸吃着羊拐的恶犬,看了看吃得忘乎所以的两个怪异,目光就再次放到了狼吞虎咽的秦然身上。
  
      没有什么言语的交流。
  
      可就是一个眼神。
  
      却让含羞草感觉到了幸福。
  
      含羞草很喜欢眼前的样子。
  
      不需要伪装,不需要装腔作势。
  
      只要做出好吃的食物,就会有人欣赏。
  
      还有什么是比这样更好的吗?
  
      自然是,欣赏的人是秦然了。
  
      只剩下一片吞咽、咀嚼声的餐厅,无疑是让食物的味道越发的鲜美了,捧着一杯水的含羞草,在秦然又吃完一锅,表示饱了后,马上将水递了过去。
  
      “我放了柠檬和薄荷,解油的。”
  
      含羞草说道。
  
      “嗯。”
  
      秦然一点头,一口饮尽了杯中的水。
  
      然后,站起身,从吧台一侧的挂钩上拿下了属于他的围裙,开始端着空锅进入了厨房。
  
      随后吃完的牛头怪、马头怪愣了愣,然后,也学着秦然的模样拿起了自己的盘子和空碗,走向了厨房。
  
      这让精英恶犬有了一丝危机感。
  
      好像主人是给它洗盆的。
  
      而它也没有发现。
  
      大意了!
  
      精英恶犬心中一沉,马上叼起吃完的空盆向着厨房走去。
  
      立刻,足够宽敞的厨房就变得拥挤起来。
  
      不过,含羞草却是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含羞草喜欢这种热闹的感觉。
  
      虽然秦然仅仅只是离去了几天,含羞草却觉得度日如年般的煎熬。
  
      而现在?
  
      一切恢复正常了。
  
      叮铃!
  
      门铃的响动中,松石这位大小姐快步走了进来。
  
      “吃的!”
  
      “我要吃的!”
  
      松石大声的喊道。
  
      “只有羊汤和包子。”
  
      含羞草面对着熟客,十分有礼的露出了一个礼节性的微笑。
  
      “那就羊汤和包子。”
  
      松石则是习惯的掏出了一摞钱,放在了桌子上。
  
      很快的,食物就端了上来。
  
      松石没有任何大小姐风范的开始扫荡着食物。
  
      哪怕是看到了从厨房走出来的秦然和两个怪异也是一样。
  
      秦然哪有食物重要!
  
      足足吃了十个大包子后,这位松石家族的大小姐才放慢了速度。
  
      “呼!”
  
      “总算是活过来了!”
  
      “罗叶你知道吗?”
  
      “我在环城简直过得不是人的日子。”
  
      “各种危险,担惊受怕不说,还吃不好。”
  
      “现在想想,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
  
      松石大声的发出了感叹。
  
      这样的感叹,马上引起了牛头怪、马头怪的共鸣。
  
      “没错!”
  
      “环城简直不是怪过的日子!”
  
      “坚决不回去了”
  
      “那里简直是穷乡僻壤一般的地方!”
  
      牛头怪、马头怪这样的说道。
  
      精英恶犬附和的点了点头。
  
      没错。
  
      你们两个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给与了两个怪异评价后,精英恶犬晃着尾巴,继续的趴在了厨房的门口,眼皮都耷拉下来,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牛头怪、马头怪明显的察觉到了精英恶犬的鄙夷。
  
      两个怪异看了看含羞草没有马上动手。
  
      人生地不熟的。
  
      还吃了人家的东西。
  
      而且,一看就和自己的大人关系不一般。
  
      不能随意动手。
  
      它们准备混熟了,摸摸情况再说。
  
      就好似是在环城外打劫一样,为什么能够那么多次都没有失手,还不是它们知己知彼吗?
  
      秦然没有理会两个随从的小心思。
  
      他坐回了属于自己的椅子中,看着松石。
  
      “有笔生意,松石家族有兴趣吗?”
  
      秦然问道。
  
      “生意?”
  
      “是你们之前打劫环城的车队吗?”
  
      松石问道。
  
      “嗯。”
  
      “我希望将渡钱和那些魔法道具、装备全都换成金渡钱。”
  
      秦然没有隐瞒。
  
      松石做为知情者,根本不需要隐瞒。
  
      “没问题。”
  
      松石一点头。
  
      然后,这位松石家族的大小姐,微微一皱眉。
  
      “环城的爆炸是你搞出来的对吗?”
  
      松石压低了声音问道。
  
      “不是!”
  
      “我原本是想要这么做,但是维克多比我更快了一步。”
  
      “如果不是我在深山中培养出的危险感知,我们两个早就死在了那臭水河。”
  
      秦然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我在吃饭!”
  
      “不要提那个地方!”
  
      松石马上叫嚷起来。
  
      那宛如粪坑一样的臭水河,实在是让她倒胃口。
  
      她之所以这辈子都不想再返回环城,臭水河至少要占一半的缘故。
  
      “不提,不代表不存在。”
  
      “就好像是……”
  
      “维克多。”
  
      秦然将话题再次转回到了维克多身上。
  
      “维克多?”
  
      “别告诉我,你也想去追捕他?”
  
      松石话语一顿,略带猜测的看着秦然。
  
      “为什么不呢?”
  
      “毕竟,他可是盗取了环城的百年财富!”
  
      秦然反问道。
  
      “你既然知道他盗取了环城的百年财富,那么,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盯着他?”
  
      松石的眉头皱起了。
  
      “能够想象。”
  
      秦然回答着。
  
      “不!”
  
      “你完全想象不到!”
  
      “如果说之前的‘冬夜战’是危险的,那么这个时候,追捕维克多就是致命的,甚至,相比较起来,我们之前参加的‘冬夜战’就和小孩子过家家差不多。”
  
      “因为之前的‘冬夜战’只是神秘侧各方代表的一部分年轻人前去参加。”
  
      “而这一次的追捕?”
  
      “是整个神秘侧世界!”
  
      松石的声音拔高了一分。
  
      而这一次,秦然却没有回答。
  
      他端着水杯默默的喝了一口。
  
      看着这副模样的秦然,松石叹了口气。
  
      “我不管你想要干什么,但是你绝对不要连累到罗叶。”
  
      “罗叶可是……”
  
      “等等!”
  
      “你这个家伙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是不是想要我来帮你照顾罗叶啊?”
  
      “真是个别扭的家伙!”
  
      “想要拜托我,可以直说啊!”
  
      松石说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当即一副恍然的模样看着秦然。
  
      这位大小姐插着腰站在秦然的面前,等待着秦然的请求。
  
      “吃饱了,你可以走了。”
  
      “我们今天提前打烊。”
  
      秦然下了逐客令。
  
      自认为发现了一切的松石,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她笑呵呵的向外走去。
  
      “明天白天,免一会和你进行交易的。”
  
      “当然,如果你想把罗叶拜托给我的话……”
  
      “慢走,不送。”
  
      没有等松石的话说完,秦然就把对方推出了餐厅,顺手拿回了小黑板后,直接关上了餐厅的大门。
  
      “你们自己去二楼选个空房间。”
  
      冲着牛头怪和马头怪说了一句,秦然向着含羞草打了个眼色后,就向着地下室走去。
  
      在那里,上位邪灵已经等候多时了。
  
      “boss。”
  
      上位邪灵弯腰,躬身道。
  
      接着,上位邪灵就走进了它长待的房间,将那些废弃的杂物小心翼翼的搬开后,露出了一个向下的楼梯。
  
      上位邪灵迈步向下。
  
      秦然跟在身后。
  
      足足走了十几分钟后,才看到了尽头。
  
      度站在那里。
  
      “大人。”
  
      以无比恭敬的姿态向着秦然行礼后,度推开了那完全由石头充当的门。
  
      顿时
  
      金光闪烁。
  
      璀璨夺目。
  
      清点真正战利品的时间,到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