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章 打扰者
虚空中,一扇大门若隐若现。
  
  就如同是之前的那些锁链般闪烁着。
  
  闪烁间,秦然看清楚了大门的模样。
  
  通体黑色,泛着石头的质感,表面也极为粗糙,除去整体是个长方形,看起来有着一个门的模样外,基本上没有任何能够和门挂钩的东西。
  
  没有门框,没有把手,更没有任何的装饰。
  
  不过,它却有着守卫。
  
  在闪烁的大门前,浓郁的危机感不断的出现。
  
  哪怕秦然的视野内,并没有任何的存在。
  
  “隐形生物?!”
  
  秦然迅速的判断着。
  
  对于隐形生物,秦然见识过太多,甚至在【潜行】达到超凡,配合着【暗之匿行术】,他本身就能够达到类似隐形的效果。
  
  因此,对于隐形生物,秦然很了解。
  
  形体看不到,但不代表不存在。
  
  一些细微之处还是有着不同的。
  
  并不完全是气息。
  
  还有站的位置。
  
  前者经过训练也可以做到一定程度上的隐藏,但是站的位置却是不会改变。
  
  因为,每个地方,最好隐藏的位置,只有那么几个。
  
  不选择这个。
  
  就只会选择另外一个。
  
  经历了无数次的实战,秦然早已将寻找这样的位置,烙印在了本能中,再加上越发强大的感知、精神,他瞬间就能够根据门的位置,准确判断出隐形生物的位置。
  
  秦然迅速锁定了他视野中空荡的位置。
  
  缓缓的,秦然离开了原地。
  
  不是撤退。
  
  而是实验。
  
  很快的,实验结果就出现了。
  
  当他远离了那根闪烁的锁链时,危机感消失了,甚至,那看不到的隐形存在,开始了缓缓的移动,围绕着……那扇门。
  
  立刻,秦然双眼一眯。
  
  “拥有防御机制。”
  
  “很强大,却刻板。”
  
  “不会主动出击,只会被动的防守。”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好消息。
  
  但却不是最为核心的那一点!
  
  此刻,秦然最为关心的是:对方这个防御机制是一次性触发后就开始疯狂反扑?还是仅仅会出动一次就再次恢复原样,等待下次他再触动防御机制?
  
  如果是前者,他的行动必须要越发的慎重。
  
  那种危险感足以告知他,这种防御机制对他有着致命的危险。
  
  要是后者……
  
  一切自然就简单了。
  
  可惜的是,他无法试验。
  
  简单的说,机会只有一次!
  
  呼!
  
  感受着属于金渡钱的力量正在消耗殆尽,秦然马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扫向了整个虚空,他将一切都烙印在了脑海中。
  
  下一刻,他返回了地下密室。
  
  秦然站在完全腐朽的金渡钱上眼思考了片刻。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直接呼喊着度。
  
  “度,我需要你再帮我建造一个密室。”
  
  “它大概长有500米,宽300米,高200米左右。”
  
  “我需要一扇门,你把它固定在中间,高度150米的地方,还需要一些锁链,你把它们固定在这里、这里……”
  
  秦然俯下身,开始用手指在地面上画着示意图。
  
  “大人,天亮后,您需要的密室就可以出现在您的眼前。”
  
  “但是,门和锁链我做不到。”
  
  度为难的说道。
  
  “门和锁链你不用操心。”
  
  “当密室建好后,它们自然会出现。”
  
  秦然回答道。
  
  “一切就交给我了!”
  
  度说着,再次看了一眼地上的示意图,就开始准备了。
  
  全身的鳞甲一阵抖动,度趴在了地上,仿佛是一只巨大的穿山甲般,开始向下挖掘,不过,和普通的穿山甲相比较,度的速度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挖出的土壤并没有堆积,而是进入到了度特殊的胃中。
  
  需要时,可以再吐出来。
  
  或者,转化为更坚硬的石头。
  
  这是度的天赋能力。
  
  大部分的时候没什么用。
  
  但有的时候,却有奇效。
  
  看看周围堆积的装备、道具就知道了。
  
  与秦然心有灵犀的上位邪灵,根本不需要秦然开口,就直接走了过来。
  
  “Boss,您需要锁链和门吗?”
  
  “是什么样式的?”
  
  上位邪灵问道。
  
  当秦然描述了锁链和门的样式后,上位邪灵立刻点了点头。
  
  “交给我了,Boss。”
  
  说完,上位邪灵就消失不见了。
  
  在上位邪灵消失不见后,秦然扭过身看了一眼那全都腐朽的金渡钱,虽然明知道这样的选择是对的,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很惋惜的那种。
  
  还带着丝丝的肉疼。
  
  完全发自本能。
  
  然后,再次清点了一遍自己的战利品,秦然向着地上走去。
  
  这个时候的含羞草已经将餐厅收拾完毕。
  
  期间,牛头怪、马头怪很自觉的加入其中,让这个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然后,含羞草开始指导李佳佳配菜。
  
  “天冷了,羊肉类食物时必须的。”
  
  “萝卜、长山药等配菜也需要多买一些。”
  
  “熬汤的话,我建议找到一个炭火泥炉。”
  
  含羞草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冰箱查看着。
  
  神情一丝不苟。
  
  秦然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厨房门口,靠在门框上,静静的看着含羞草。
  
  他喜欢做事认真、不敷衍的人。
  
  除了,他本身是这样的人外。
  
  还因为,这样做会让这件事情有着更高的成功率。
  
  谁也不会讨厌成功。
  
  即使人们常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也是一样。
  
  当所有的菜都准备好了,含羞草菜注意到了自己学徒不住的向自己身后看去。
  
  下意识的,含羞草一扭头,就看到了秦然。
  
  “我认为你会需要这个的。”
  
  秦然将【水净之石(大块)】拿了出来,递到了含羞草面前。
  
  含羞草一脸欣喜的看着这块【水净之石(大块)】。
  
  虽然已经有了一块【水净之石】,但无疑这块更好、更出色。
  
  对于含羞草这样的厨师来说,快速获得上等食材,真的是如虎添翼。
  
  尤其是当这块【水净之石】还是来自秦然手中时,含羞草更高兴了。
  
  走过去,含羞草接过了【水净之石】,微笑的抬起头,看着秦然。
  
  “你明天有什么想吃的吗?”
  
  含羞草问道。
  
  “你做的,都行。”
  
  秦然回答道。
  
  对于含羞草的厨艺,秦然是十分相信的。
  
  同样的,含羞草从未辜负这份信任。
  
  “嗯。”
  
  含羞草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思考该做什么食物了。
  
  一边思考着,含羞草一边将这款水净之石,放到了厨房一侧的水缸中。
  
  “别想了。”
  
  “我们时间很多,不需要在意这一时一刻。”
  
  “而且,现在该休息了。”
  
  秦然看着含羞草的模样,忍不住提醒着。
  
  “嗯。”
  
  含羞草再次点了点头,双眼中的茫然却明确的告知着秦然自己依旧沉浸在思考中。
  
  思考才会有所改变。
  
  不然,只会驻步不前。
  
  有着类似习惯的秦然没有丝毫的介意,拉起含羞草的手,冲着李佳佳打了个招呼,就向着楼上走去。
  
  看着秦然、含羞草两人走上楼梯的背影。
  
  李佳佳默默的拿起了长山药,开始削皮。
  
  “我不羡慕!”
  
  “我也不嫉妒!”
  
  “当我有了老师的厨艺时,我也会拥有这样强大的追随者的。”
  
  “说不定会更强!”
  
  李佳佳说着,越发坚定了厨师之路的决心。
  
  而对于脑海中的声音,她干脆的选择了无视。
  
  什么鲜血、死亡。
  
  什么烈焰、毁灭。
  
  都是假的!
  
  罗阎阁下虽然冷漠,但是面对老师的时候很温柔,哪里有那个声音说的那样,是恐怖的灾厄。
  
  “他,真的是灾厄!”
  
  “闭嘴!”
  
  “你永远不知道他的真实面目。”
  
  “闭嘴!”
  
  “你也没有可能知道。”
  
  “闭嘴!”
  
  “因为,你一旦知道了,就是你死亡的时刻。”
  
  “闭嘴!”
  
  “我不想你死亡,因为,我们是一天的,你一旦死亡,我也会随之死亡。”
  
  “闭嘴!”
  
  虽然不想要听这样的声音了,但是李佳佳无法阻止这个声音在她的脑海内响起,哪怕在对方每开口一句,她都会说一句‘闭嘴’,也是一样。
  
  对方完全没有放弃的打算。
  
  “他的身躯中有着最邪恶的欲望和最恐怖的恶魔。”
  
  “远离他!”
  
  “远离他!”
  
  “混蛋,闭嘴!”
  
  当手中的长山药被削断后,李佳佳忍不住的爆发了。
  
  她低喝出声。
  
  而这样的低喝真的是十分有用的。
  
  那个声音消失了。
  
  李佳佳常常的出了口气,开始轻松的削起了长山药皮。
  
  而在李佳佳没有看到的阴影中,秦然的身影一闪即逝,爬在餐厅内的精英恶犬、恶犬们冲着秦然摇了摇尾巴,在秦然微微的摆手中,就再次爬下来。
  
  一切都和之前一样。
  
  没有任何的区别。
  
  当秦然返回房间时,换好睡衣的含羞草已经躺在了床上。
  
  “她没什么事吧?”
  
  含羞草问道。
  
  “没什么。”
  
  “就是精神力不够强大,会被一些声音影响罢了。”
  
  “我和那个声音友好的沟通了一下。”
  
  “它知道该怎么做的。”
  
  秦然回答道。
  
  “那就好。”
  
  “有时候佳佳自言自语,我很担心的。”
  
  做为自己的学徒,含羞草还是很关心的。
  
  至于秦然怎么沟通的?
  
  含羞草不会去问。
  
  毕竟,事情已经解决了,不是吗?
  
  “睡吧。”
  
  秦然靠在了沙发中。
  
  “嗯,晚安。”
  
  含羞草拉起了被子。
  
  “晚安。”
  
  秦然回应着。
  
  下一刻,房间中就剩下了悠长的呼吸。
  
  含羞草在黑暗中悄悄的看着靠在沙发内的秦然,心中充斥着安全感,不由自主的就进入了深度的睡眠。
  
  在含羞草真正睡着的时候,秦然一直闭着的眼,睁开了。
  
  他扭头看了眼含羞草,嘴角一翘。
  
  房间中,陷入了安静。
  
  但是,厨房内,却不平静。
  
  或者准确的说,李佳佳很疑惑的询问着那个声音。
  
  她巴不得那个声音别开口烦她。
  
  可是一直哭,却让她更烦躁了。
  
  当然,还有疑惑。
  
  “你怎么了?”
  
  李佳佳问道。
  
  “没、没事。”
  
  “我是无比坚强,不畏……哇哇,好可怕。”
  
  “深渊的凝视!”
  
  “地狱的咆哮!”
  
  “我好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存在。”
  
  那个声音结结巴巴,故作镇定的说着。
  
  可才说了两句,就放声大哭。
  
  在哭声中,更是夹杂着说不清楚的话语。
  
  这让李佳佳越发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突然天花板轻轻响了一声。
  
  咚!
  
  很轻微,但是那声音的哭声戛然而止,变为了低低的抽泣声。
  
  咚!
  
  天花板再响了一下,抽泣声也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
  
  李佳佳不解的询问着。
  
  没有任何的回答。
  
  问了两次后,李佳佳就不再开口了。
  
  她巴不得没人打扰她干活了。
  
  而在她的灵魂深处,一个身影正蹲在在那,捂着嘴,肩膀一抽一抽的。
  
  毫无疑问,那是在哭泣。
  
  但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它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它怕被吃掉。
  
  ……
  
  夜晚过去,太阳照常升起。
  
  整个叶之餐馆一片寂静。
  
  所有人和怪异都在休息,街道上的繁华、喧闹,被窗户、门和厚厚的窗帘所阻挡,一直到太阳过了正午,含羞草的睫毛微颤,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
  
  一睁眼,含羞草就看到了秦然。
  
  “早!”
  
  含羞草习惯的打着招呼,然后,走去洗漱。
  
  当挤上牙膏后,含羞草忍不住的再次笑了起来。
  
  秦然是真的回来了!
  
  不是之前几次做梦!
  
  真好。
  
  “你在笑什么?”
  
  外面收拾被褥的秦然问道。
  
  “我想到了今天要给你做什么菜了!”
  
  “期待吗?”
  
  刷着牙的含羞草扭过头看向了秦然。
  
  “万分期待。”
  
  秦然笑道。
  
  然后,他的眉头一皱。
  
  “怎么了?”
  
  含羞草瞬间发现了秦然的表情变化。
  
  “一点小事。”
  
  “交给我了。”
  
  秦然说着,拍了拍含羞草的头顶,转身就向着楼下走去。
  
  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巷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仅有一封信,留在地上。
  
  秦然没有碰触那封信,而是抬头看向了远处巷子的尽头。
  
  有的时候,总有人会自作聪明。
  
  这些人不会反省自己。
  
  尤其还带着恶意时,秦然不会手下留情。
  
  不知何时,精英恶犬,带着五只恶犬,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不需要任何吩咐,六只恶犬直接的扑了出去。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