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一章 核心
恶犬的速度飞快。
  
  凶猛程度更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在有着精英恶犬的带领下,这一队恶犬的实力要更胜一筹。
  
  三头恶犬直接扑在了隐藏在街道转角的‘信使’身上,撕咬瞬间开始,一时间,血肉横飞。
  
  “救……呜!”
  
  对方刚想要开口,其中一头恶犬就咬在了对方的喉咙上,猛地一撕扯,‘信使’喉管就完全破裂了,但是并没有倒下。
  
  承受了对普通人来说致命一击的这位信使捂着喉咙,转过身想要逃跑。
  
  这时才猛然间发现,不知何时,两只恶犬挡在了他的退路上。
  
  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一头体型更大恶犬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这头体型更大的恶犬没有如同其他恶犬一样嘶吼。
  
  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但越是这样,越让‘信使’感到惊恐。
  
  咬人的狗不叫。
  
  ‘信使’十分清楚这个道理。
  
  而换作恶犬的话吗,那就是……杀人、吃人了!
  
  “放过我!”
  
  “我会告诉你……”
  
  可惜的是,精英恶犬没有给‘信使’机会。
  
  一声令下,五头恶犬同时扑向了‘信使’。
  
  身受重伤的‘信使’,两分钟后就被撕咬成了一地的碎片。
  
  看着尸骨无存的敌人,精英恶犬的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嘲讽。
  
  在信封上下毒这种拙劣的手段,它不是没有见过。
  
  但知道自己的主人蓄养着它们一群恶犬还这么敢的傻子,它还是第一次见。
  
  难道不知道,它们对于毒物很敏感吗?
  
  迈着轻松愉快的小碎步,精英恶犬带着恶犬们返回到了秦然身边。
  
  “去后门洗洗,别把血迹带回餐馆。”
  
  秦然吩咐着,脚尖一挑,那满是毒液的信,就进入了一侧的下水道中。
  
  精英恶犬带着五只恶犬绕到了后门。
  
  后门是一片空地,最初这里是旅店用来停车的地方,一旁的水管也是为了洗车方便,而现在空地成为了流浪猫狗晒太阳的地方。
  
  水管和下面的池子则成为了恶犬们和流浪猫狗的洗澡池子。
  
  晒着太阳的流浪猫狗们,除了刚加入的几个在恶犬们出现后,飞速逃窜外,剩下的只是略微警惕的看着恶犬们。
  
  当发现精英恶犬坐在了水管旁,拿爪子拨开了水龙头后,这种警惕就慢慢的消散了。
  
  水哗哗的流着,恶犬们十分有序的凑过去,冲洗着自己。
  
  很显然,恶犬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冲洗了。
  
  除去一开始鸡飞狗跳外,剩下的随着时间,变得习惯了。
  
  冲洗完毕的恶犬们,一个个抖动着皮毛,返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精英恶犬关好水龙头,扭身打开厨房门,穿过厨房进入到餐厅,讨好的蹭了蹭含羞草后,就窝在了秦然脚边。
  
  “一群见财起意的家伙。”
  
  “不需要担心。”
  
  秦然对含羞草说道。
  
  含羞草点了点头。
  
  这种见财起意的人,含羞草见识过太多了。
  
  因此,含羞草根本不会关心这些人的下场,转过身就走进了厨房。
  
  厨房内,锅铲声很快响起。
  
  秦然则是眯着眼看向了门外。
  
  松石家族的汽车出现在了巷子口,那位松石家族的大小姐刚一下车,就闻到了血腥味。
  
  开车的司机警惕的走过去检查了一遍后,返回来低声对着自家大小姐汇报着。
  
  “小角色,你们处理了吧。”
  
  松石家族的大小姐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至于这种小角色为什么盯上了秦然?
  
  松石家族的大小姐自然是心知肚明。
  
  无非就是这些家伙知道了秦然拿到了那些环城准备充当诱饵的战利品罢了。
  
  十余件不错的魔法道具,对大家族来说不算什么。
  
  可对这些家伙来说,却是值得冒险了。
  
  只是可惜……
  
  这些家伙明显挑错了对手。
  
  想要对付罗阎?
  
  松石摇了摇头,迈步走进了餐馆。
  
  “可以点餐吗?”
  
  松石很干脆的问道。
  
  “还不到营业时间。”
  
  秦然回答道。
  
  “难道不能够稍微破例吗?”
  
  “不如我帮你把那些家伙找出来,你让罗叶给我做一些好吃的怎么样?”
  
  松石提议道。
  
  “不怎么样。”
  
  秦然摇了摇头。
  
  那些家伙就是些被贪婪蒙蔽了视野的零散神秘侧人士,比之普通的巫蛊之人都不如,就是抱着万一的想法来的。
  
  这种人,根本不需要在意。
  
  因为实在是太多了,就和杂草一样,根本难以追究。
  
  所以,只要来一批杀一批就好。
  
  总有一天会杀完的。
  
  秦然对守家的精英恶犬和五头恶犬十分的有信心。
  
  “真是小气的人。”
  
  “我最讨厌和你这种男人谈事了。”
  
  “什么都会斤斤计较。”
  
  松石一边说着一边向后打了个手势。
  
  一直注意着这里的松石家族司机和两个保镖中的一个立刻行动起来。
  
  对方从车子的后备箱中拿出了一个箱子。
  
  随着对方的步履,箱子中钱币的摩擦就让秦然有了一个准确的猜测。
  
  200枚金渡钱。
  
  不错的收益。
  
  对于需要渡钱的秦然来说,将十件用不到的道具、装备换成金渡钱,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尤其是价格并不低。
  
  按照秦然了解过的价格,那些道具、装备大致也就是能够换取180-220金渡钱。
  
  200金渡钱,是中间的价格。
  
  如果想要换取最大的价值,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对一向缺少时间的秦然来说,是不可取的。
  
  “那些东西我看过。”
  
  “这些差不多……”
  
  “成交。”
  
  松石说着免一给的说辞,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
  
  松石一愣。
  
  “你说什么?”
  
  “我说成交。”
  
  秦然重复了一遍。
  
  松石好看的眉头一蹙。
  
  秦然吝啬的本质,松石已经隐约发现了。
  
  之前就不给她食物。
  
  ‘冬夜战’也不给她食物。
  
  刚刚还是不给她食物。
  
  这样的家伙怎么会这么好说话?
  
  难道……
  
  猛地,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松石的心中。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松石大声的说道。
  
  然后,不等秦然反应,就继续说道。
  
  “告诉你!”
  
  “不要痴心妄想了!”
  
  “你是不可能的!”
  
  “不、不过,你要是能够嫁过来的时候带着罗叶的话,我也是、是可以的。”
  
  说到最后,松石的声音不自觉的结巴起来,脸也有点发红。
  
  家族十分看好秦然。
  
  杀神转世的身份,对于松石家族来说十分的有吸引力,而在‘冬夜战’敏锐的发现了维克多的阴谋,更是让家族里的人对秦然的评价高了许多。
  
  如果不是松石家族还是她父母做主的话,那些所谓的家老肯定会采取一些手段,让她乖乖的成亲了。
  
  不过,就算有父母在前面,松石对自己的婚事也是很上心的。
  
  万一真的到了年纪,父母亲自安排怎么办?
  
  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
  
  要不然她干什么会跑到父母相识的地方去?
  
  还不是为了找到一个好的入赘的人选?
  
  秦然自然是不行的。
  
  哪怕再被家族所有人看好,也不是她想要的。
  
  可含羞草很好啊!
  
  只是家族完全不看好含羞草。
  
  可如果秦然嫁过来的时候,带着含羞草的话,岂不是两全其美了?
  
  既满足了家族的需要,也满足了自己的需要!
  
  松石家族大小姐一时间为自己的机智所折服。
  
  而秦然则是完全的脸黑了。
  
  “滚!”
  
  一个字很干脆明了的告知了松石,秦然是什么态度。
  
  嗯?
  
  这样的反应,对松石来说有些措手不及。
  
  “难道不行吗?”
  
  松石家族大小姐两眼泪汪汪的看着秦然。
  
  “滚!”
  
  秦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不是桌子上还放着一箱渡钱的话,秦然保证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死亡之踢。
  
  “罗阎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的!”
  
  “松石家族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富有,如果你……”
  
  松石显然不想要放弃。
  
  她想要继续劝说秦然,并且是讲事实,陈述利害关系的那种,可话语才出口,厨房的帘子就被撩了起来。
  
  含羞草走了出来。
  
  面色如常,嘴角含笑。
  
  可是看着此刻的含羞草,松石却是心中一紧。
  
  “客人您好。”
  
  “现在还不到我们的营业时间。”
  
  “请您稍后再来,可以吗?”
  
  面对着含羞草温和的询问,松石本能的站了起来,连连点头。
  
  “好、好的。”
  
  “我晚上再来。”
  
  说完,松石就准备向着餐馆外走去。
  
  “等等。”
  
  含羞草出声道。
  
  “还有什么事?”
  
  松石僵直着身躯,转过身。
  
  “我们可不是黑店。”
  
  “既然收了钱,那么晚上的时候,请您在家中等待。”
  
  “我们会派人将东西送到您家中的。”
  
  含羞草温和的笑着。
  
  松石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朵小白花。
  
  然后,小白花迎风摇曳的变成了遮天蔽日的食人花。
  
  没有什么咆哮。
  
  更没有什么怒吼。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
  
  你不要开口。
  
  也不乱乱动。
  
  不然……
  
  吃了你!
  
  恍惚间,松石跌跌撞撞的出了门。
  
  一出门,风一吹,松石就觉得全身阵阵发凉。
  
  这个时候,松石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冷汗已经打湿了她的全身,而且。一种胆怯感从心底升起。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松石问着自己。
  
  我是在怕罗叶吗?
  
  不!
  
  不会的!
  
  罗叶那么的人畜无害!
  
  罗阎!
  
  没错,一定是罗阎!
  
  可恶的家伙!
  
  霸占着罗叶不说,还用气息威胁我!
  
  混蛋!
  
  松石狠狠的跺了跺脚。
  
  不过,却没有再返回餐馆的勇气,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的车上。
  
  发动机的响声中,汽车迅速的驶离了小巷子。
  
  “我、我是不是吓到松石了?”
  
  含羞草愣了愣,然后,才缩着脖子,胆怯的看着秦然,双手忍不住的抓住了秦然肩膀的衣服。
  
  “没有。”
  
  “是我叫她滚蛋的。”
  
  “去做饭吧。”
  
  “我饿了。”
  
  秦然拍了拍含羞草的手掌说道。
  
  “嗯。”
  
  “马上就好了。”
  
  含羞草笑着点了点头,快步的返回了厨房。
  
  秦然看着厨房放下的窗帘,心中并没有什么吃惊。
  
  以含羞草的财力,在巨大城市中购买一些超出这次副本限制的装备、道具并不奇怪。
  
  至于愤怒?
  
  谁沦为陪嫁谁都会愤怒吧?
  
  那位松石家族的大小姐真的是选错了对手。
  
  对于松石被含羞草震慑,秦然丝毫不在意。
  
  含羞草和松石比,该站哪边?
  
  这还用选吗?
  
  含羞草比松石重要一万倍。
  
  秦然对此心知肚明。
  
  但对于松石家族竟然派出了这位大小姐上门谈生意,而不是那位更恰当的管家免一,秦然同样有着猜测。
  
  松石并不是草包。
  
  不论是实力,还是智商,都远超普通人。
  
  但被家族保护的太好了。
  
  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任性而为。
  
  这样的人,可不适合谈生意。
  
  相反,管家免一却是面面俱到。
  
  正常情况下,一定是管家免一出面,而现在却是松石出面。
  
  那么……
  
  “松石家族找到维克多的踪迹了吗?”
  
  秦然默默的想道。
  
  除去这一点外,秦然暂时想不到其它的可能。
  
  不过,对于维克多竟然会出现在艾城,却是令秦然有些惊讶的。
  
  巧合吗?
  
  还是?
  
  思考中的秦然抬起了头,他打了个响指。
  
  啪!
  
  上位邪灵应声出现。
  
  “为您服务,我的**。”
  
  “我需要你帮我盯着松石家族,有什么异样,记得通知我。”
  
  想要找到精心隐藏的维克多是很难。
  
  但是,想要找到松石家族的人却不难。
  
  以上位邪灵的能力办到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轻而易举的。
  
  “好的,**。”
  
  上位邪灵说着就消失不见。
  
  秦然从沙发椅中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厨房传来的香味越发的浓郁了。
  
  他知道,马上就该开饭了。
  
  ……
  
  维克多用力的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但是根本没有用,小腿以下的部分,早已经被污水浸泡的失去了知觉。
  
  而且,冰冷的寒意还不断的从麻木中蔓延。
  
  身上越发的冰冷,让维克多知道这具替身坚持不了多久。
  
  他随时可能面对死亡。
  
  可他别无选择。
  
  这里是他必须要来的。
  
  他只希望,他留在外面的手段,能够迷惑足够多的人。
  
  让他有时间能够拿到那……
  
  的核心!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