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四章 意外的来客
等价。
  
  什么是等价?
  
  这个真的极难判定。
  
  最直观的例子,对于无法无天这样的人来说,朋友、亲情就是无价的,拿什么都不要期望,他会和你还,反而你得担心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后,会不会被无法无天打爆头。
  
  但是,掮客就不一样了。
  
  这家伙,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那就都能够换。
  
  至于感情?
  
  别逗了。
  
  那种家伙的感情早就换成了交易后的价值。
  
  秦然,也很乐意交易。
  
  但秦然与掮客不同的是,他知道什么能交易,什么不能交易。
  
  就如同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够伤害含羞草和无法无天。
  
  因为,这两人是真诚对待他的。
  
  他人以诚待我,他必然要以诚待人。
  
  这是老院长告诉他的。
  
  他一直铭记在心。
  
  哪怕是最为困顿的生活,都没有改变他这样的想法。
  
  也许有人会嘲笑这样的幼稚思维,但秦然却是不管不顾。
  
  毕竟,如果连最后一点底线都没了……他还是他吗?
  
  也许可能还是。
  
  可,秦然不愿意见到那个‘他’。
  
  连尝试的想法都没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抽象的等价交换。
  
  不过,大部分人不乐意去做罢了。
  
  梆、梆。
  
  敲击声陡然一顿。
  
  又一次想到了什么的秦然抬起了头。
  
  “为您服务。”
  
  上位邪灵一鞠躬。
  
  “去,在以找到这块【贤者之石】核心的位置半径10公里内,进行彻底的搜查。”
  
  秦然说道。
  
  “明白。”
  
  迅速反应过来的上位邪灵,转身就消失不见。
  
  秦然则轻笑了一声。
  
  “希望有意外的收获。”
  
  他这样的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维克多要拿回【贤者之石】的核心并不让人意外,甚至,可以说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想要依靠【贤者之石】核心挽回劣势却是有着一个前提条件:足够有价值的物品。
  
  按照上位邪灵的描述,故意布局后的维克多当时的状态可不好。
  
  在拿到了【贤者之石】核心后,对方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等价交换’,那么,很自然的,那些交换物必然不会放在太远。
  
  半径十公里就是一个恰当的范围。
  
  坐在椅子中的秦然微微向后靠了一些。
  
  他心中再次默默的向着维克多说了一声谢谢。
  
  真心实意的那种。
  
  对方帮了他太多次了。
  
  之前在环城。
  
  还有此刻,不仅帮他准备好了‘等价交换’的物品,还让他有了极为重要的参考物。
  
  尤其是后者。
  
  如果能够达成的话,就足以让他完成自己的一些想法。
  
  秦然没有离开地下储藏室。
  
  他静静的等待着。
  
  而上位邪灵并没有让他失望。
  
  仅仅半个小时后,就带回了一个箱子。
  
  “Boss。”
  
  上位邪灵将箱子打开,递给了秦然。
  
  里面是一柄短剑。
  
  剑刃狭长,把手带着弧度,在灯光下,泛着丝丝青红色。
  
  【名称:歌德之刃】
  
  【类型:武器】
  
  【品质:Ⅱ】
  
  【攻击力:Ⅱ】
  
  【属性:1,割裂;2,焚寂】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歌德之刃来自百年前的传奇猎魔人歌德,它与那位猎魔人一起,享受着荣耀的巅峰】
  
  ……
  
  【割裂:任何被歌德之刃割裂的生物(包括灵魂类生物),都会进行一次体质不低于Ⅱ阶的判定,当判定通过时,将承受一次强大级别的二次伤害,当没有通过时,伤口将会保持‘流血状态’,且无法进行自疗或治疗】
  
  【焚寂:在流血状态持续12小时时,将会出现一次Ⅱ阶的火焰伤害,烈焰从伤口迸发,席卷一个标准单位的全身(以人类最为标准单位),当焚寂触发后,割裂状态消失。】
  
  ……
  
  看着手中的短剑,秦然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无疑,【歌德之刃】是一柄非常不错的短剑,两个属性相当的实用。
  
  但,真正让秦然在意的却是【歌德之刃】所代表的价值。
  
  “以装备、道具,做为等价交换物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嘴角不由的微微上翘。
  
  m要知道他现在最不缺少的就是装备、道具。
  
  “守在这里。”
  
  秦然吩咐着,转身向下走去。
  
  上位邪灵弯腰行礼后,就坐在了那个破旧的椅子中,虽然它很好奇郊外牧场后续的发展,但它不会违背秦然的吩咐。
  
  不过,这并不代表它会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毕竟,这个时候的它,也是有着手下的。
  
  啪!
  
  学着秦然的模样,上位邪灵打了个响指。
  
  数个已经隐藏在罗兹牧场附近的幽灵,就向它共享了视野。
  
  已经向下走去的秦然,对于上位邪灵的所作所为是一清二楚的。
  
  对此,秦然并不介意。
  
  甚至是相当乐意的。
  
  因为,他知道这么做的好处有多大。
  
  在这个副本世界中,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最缺少的早已不是被封印的实力了,而是……人手!
  
  秦然从不会认为自己是万能的。
  
  他有着擅长的方面。
  
  也有着不擅长的方面。
  
  就如同对巫蛊之术神秘知识的学习,他就需要全神贯注,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才有可能入门,但是上位邪灵却是随意翻看一下就会了。
  
  这本身就是天赋的曾重点不同。
  
  而假如老书本在的话,秦然相信老书本不仅会学习的更快,甚至可以推导出更适合他学习,变得通俗易懂的知识来。
  
  量变会引起质变!
  
  是亘古不变的。
  
  所以,秦然不会介意更多的帮手加入到他的阵营。
  
  当然了,其中必然有着限制。
  
  “大人。”
  
  度和悄然返回的白色怪异对着秦然行礼。
  
  两个完全可以相信的怪异,就是秦然乐意见到的帮手。
  
  “讴,我需要你去做些事情。”
  
  秦然看向了曾经的白色怪异。
  
  “大人,您请吩咐。”
  
  “只要不是让我守门,我什么都乐意去做。”
  
  讴如实的说道。
  
  守了百年大门,它实在是太过厌烦这种站在门前一动不动,看着任何景色都一成不变的日子了,它需要的是四处走动,见识不同的风光。
  
  “我需要你尽可能快的游历整个世界。”
  
  “第一,收集信息。”
  
  “第二,收集人手。”
  
  秦然吩咐着。
  
  对于眼前的世界,秦然有了了解,但却了解不深,他需要一个帮手,能够帮他了解更多的隐秘。
  
  如果能够再获得更多的帮手,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而还有什么是比曾经的白色怪异更适合的吗?
  
  对方不仅实力不错,还有一颗躁动的心。
  
  “乐意之至!”
  
  曾经的白色怪异马上再次鞠躬行礼,它的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欣喜。
  
  “度会告知你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
  
  “然后,你去餐厅去领取旅费,顺带告诉李佳佳,我在这里训练,如果有人问的话,直接告诉他们就好。”
  
  “还有……”
  
  “祝你一路顺风,讴。”
  
  秦然说道。
  
  “我会完美的完成您的任务,大人。”
  
  曾经的白色怪异认真的说道。
  
  秦然微笑的点了点头,推开了藏宝室的大门,走了进去。
  
  大门缓缓的关闭。
  
  身后传来了度对讴的各种提醒。
  
  很中肯。
  
  有着【思欧迪之石】在,秦然并不担心。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战利品。
  
  这并不是秦然第一次检查自己的战利品。
  
  但每一次的检查,都让他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就如同是吃含羞草做出的食物一样。
  
  都是那么的……美好!
  
  仿佛是国王一样,秦然迈步在藏宝室内,他的目光一件一件的扫过这些装备、道具。
  
  一共两百七十三件!
  
  每一件的模样,他都烙印在了脑海中。
  
  重量都铭记在心。
  
  触感更是记忆犹新。
  
  甚至,就气味都能够记住。
  
  秦然也不想这样。
  
  但是,不由自主就记住了。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无奈。
  
  身体的本能是无法压制的。
  
  而且,堵不如疏。
  
  所以,他再次的擦拭着这些装备、道具。
  
  一件件的擦拭,且一丝不苟。
  
  当做完这些后,他才继续向下走去。
  
  度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在下面开辟出了更大的密室,就如同他记忆中的那个空间一样。
  
  虽然随着【贤者之石】核心的出现,让他现在有了更好的解决办法,但是秦然的性格决定了他总会选取最稳妥的办法。
  
  看着悬挂在各个位置的锁链,还有那矗立在半空中的大门,秦然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开始了第一次的演练
  
  演练如何在躲避隐形的攻击下,扯断所有锁链!
  
  ……
  
  “罗阎呢?”
  
  走进餐馆,在发现秦然不在后,松石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老板在地下室,进行训练。”
  
  李佳佳如实的说道。
  
  这并不是她擅自泄露秦然的行踪,而是秦然的那个黑随从刚刚才告知她的,让她告诉那些可能会询问他行踪的人,他去了哪里。
  
  李佳佳不知道秦然为什么这样做。
  
  这和她所知道的秦然的性格不太相符,但是,李佳佳从没有多想,她只知道自己听从吩咐就好。
  
  至于剩下的?
  
  她相信她的老板会搞定。
  
  不行的话,还有她的老师。
  
  在李佳佳的心中,她的老师永远是最强大的。
  
  站在厨艺巅峰的罗叶,世界无敌?
  
  嗯。
  
  就是无敌的。
  
  她不认为谁能够抵御她老师的厨艺。
  
  看看眼前的松石家族的大小姐就知道了。
  
  嘴上问的是罗阎,但是眼睛却一直看向厨房。
  
  “罗叶为什么不出来?”
  
  松石明知故问着。
  
  “你说呢?”
  
  李佳佳没好气的反问道。
  
  如果没有客人的话,她就可以在厨房向老师学习做菜了,而不是在这里招呼人。
  
  “我猜他在做菜。”
  
  “我要十份!”
  
  松石傻兮兮的笑着,一边笑着一边擦着口水。
  
  这副模样的松石家族大小姐,让李佳佳的眼中浮现了更多的敬佩。
  
  很自然的,这不是对松石。
  
  而是对她的老师!
  
  老师厨刀下的奴隶!
  
  李佳佳如此评价着。
  
  然后,她开始按照老师的吩咐,整理着吧台,哪怕这里已经足够的干净了,可李佳佳并不介意这里更加的干净一点。
  
  叮咚。
  
  餐馆的门,再次的被推开了。
  
  挎着这季新款的包,艾美走了进来。
  
  “我的拍档回来了?”
  
  艾美这样的问道。
  
  “回来了,在地下室训练。”
  
  李佳佳重复的说道。
  
  “真是没有一点情趣的家伙,罗叶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艾美嘟囔了一句,就转移了话题。
  
  “羊肉汤和饼子。”
  
  李佳佳说道。
  
  “给我来一份。”
  
  艾美说着目光就看向了松石,然后,眉头微皱。
  
  长相狐媚。
  
  衣着不错……嗯?这不是昨天才刚刚出来的新款。
  
  鞋子也是。
  
  那个口红,难道是艾美达的999吗?
  
  可恶!
  
  她是谁,怎么能够这么快买到的?
  
  艾美这样的评价着。
  
  心底则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敌意。
  
  面对着艾美打量的目光,松石则是不自觉的坐直了身躯。
  
  她眼角的余光飘过了对方。
  
  妆容精致。
  
  面容一般。
  
  衣服也一般,还是上季的。
  
  鞋子也是。
  
  咦?!
  
  这个包,难道是刚出的新款包吗?
  
  我竟然忘了背。
  
  大意了。
  
  松石心中默默的说道。
  
  丝丝火焰,出现在了两个女人之间。
  
  李佳佳莫名其妙的看着不知觉相互敌视的两个女人。
  
  她们怎么回事?
  
  有病吗?
  
  身为女人的李佳佳完全不理解这莫名其妙的敌意是怎么回事,对于她来说,有着这个闲工夫琢磨一下厨艺才是真的。
  
  叮咚。
  
  门再次响了起来。
  
  身材矮小消瘦的Jǐng长泰迪挠着头上的卷毛走了进来。
  
  “罗阎老板呢?”
  
  Jǐng长泰迪问道,目光则是不着痕迹的扫过了松石。
  
  双方的仇怨……
  
  算不上是仇怨。
  
  但又算不上是恩情。
  
  十分的复杂,让泰迪决定暂时不管了。
  
  “老板在地下的训练室,你需要去看他吗?”
  
  李佳佳问道。
  
  “不了、不了。”
  
  “有什么吃的?”
  
  Jǐng长泰迪摆了摆手,干笑的坐在了角落里。
  
  他是来吃饭的,又不是真的来看秦然的。
  
  刚刚只是客套一下。
  
  看着Jǐng长泰迪的模样,李佳佳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本来就是被老师的厨艺吸引来的,反而要问老板在不在。
  
  一群虚伪的家伙!
  
  带着这样的评价,李佳佳再次开始了对于厨艺的琢磨,不过,还没有等李佳佳进入状态,门铃就再次响了起来。
  
  叮咚!
  
  “快跑!”
  
  “快跑!”
  
  “恐怖的家伙来了!”
  
  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佳佳一皱眉。
  
  还没有等她喝止,就发现松石、泰迪神情严肃的看向了大门口。
  
  难道?
  
  李佳佳一愣。
  
  她不是傻瓜,知道事情不对。
  
  但是,还没有等李佳佳有所反应,一位陌生的客人就推门进来了。
  
  年纪不大,相貌俊美的不似来自人间,甚至,难以分辨出男女。
  
  不过,却穿着略显破旧的风衣和裤子。
  
  皮鞋也有点脏。
  
  而在对方的脸上更是有些局促。
  
  但是对方的鼻子却不停的嗅动着。
  
  对方很不好意思的欠了欠身,看着李佳佳问道:“叨扰了,能够给我来一份食物吗?当然,我会付钱的。”
  
  顿时,李佳佳心底的不安就没了。
  
  只要吃下了老师的食物。
  
  再强大的敌人都不足为虑。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