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章 意外的攻击
从腥红骷髅出现,视线就未挪动的维克多、幽魂女士,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杀气腾腾敌人的异样。
  
  维克多侧过身子小心翼翼的看去。
  
  而幽魂女士则是紧紧锁定着腥红骷髅。
  
  他担心这是对方故意的。
  
  不过,在看到身后真的有人,且看清楚那个人的容貌时,维克多眼中却闪过一丝惊艳。
  
  俊美的容貌,仿佛不是来自人间,而是大教堂壁画、墙绘中的天使、神灵。
  
  只是,衣着破旧。
  
  风衣的角磨出了原本的颜色,裤子膝盖处也是如此,皮鞋则是更脏,沾染了应该是呕吐物之类的东西。
  
  如果不看面容,只看打扮的话,就像是一个酗酒成瘾的醉汉。
  
  维克多在打量着安娜。
  
  安娜也在看着维克多。
  
  嗯?
  
  几乎是瞬间,安娜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眼神清澈,宛如孩童赤子。
  
  没有了以往的隐晦,只有纯真和机灵。
  
  这是怎么回事?
  
  安娜不明所以。
  
  而这个时候,幽魂女士终于转过了身。
  
  “安娜大人?!”
  
  它在看到安娜后,马上惊呼道。
  
  “安娜?”
  
  维克多愣了愣,目光询问着幽魂女士。
  
  “安娜大人是放牧者的高层之一,实力很强。”
  
  幽魂女士低声解释着。
  
  “也就是说,我们安全了?”
  
  维克多松了口气。
  
  “不!”
  
  “安娜大人是您曾经为数不多的‘敌人’他一直认为您有所隐瞒,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保持着克制的姿态。”
  
  “而现在……”
  
  幽魂女士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维克多就苦笑起来。
  
  很明显,现在他的‘计划败露’了,这位安娜就迫不及待的赶来了。
  
  要干什么?
  
  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维克多拉着幽魂女士,两人缓缓的向着一侧移动,腥红骷髅没有动,安娜也没有动,很快的,三方就呈现出了一个三角形的站位。
  
  维克多、幽魂女士警惕的看着腥红骷髅、安娜。
  
  而后两者?
  
  则是无视着维克多、幽魂女士,仿佛对方的眼中只有各自。
  
  无形的气息,压迫着维克多、幽魂女士再次后退。
  
  幽魂女士的身躯泛起了一层涟漪。
  
  而维克多的感觉要更加的明显。
  
  他感觉创补上气来,而且四肢僵直,就如同是溺水一般。
  
  “维克多大人,您只是灵魂受损,失去了记忆。”
  
  “不然的话,您也可以这么强!”
  
  幽魂女士安慰着维克多。
  
  维克多听得出来。
  
  所以,苦笑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之前幽魂女士说出强大时,他并没有在意。
  
  直到这时,他才对这个强大有了认识。
  
  我以前也能够做到这样吗?
  
  我以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个疑惑再次出现在维克多的脑海中,让他感觉太阳穴发胀,脑袋发懵。
  
  “啊!”
  
  一声痛呼从维克多嘴里响起,维克多就这么的跌倒在了地上。
  
  幽魂女士马上转身查看。
  
  而这声痛呼则如同是发令枪般,腥红骷髅动了。
  
  没有冲向一直盯着的安娜。
  
  而是冲向了跌倒在地的维克多。
  
  速度飞快,在暗夜中,犹如是一抹红色的流光,呼吸间就出现在了维克多的面前,向着瞪大双眼的维克多抓去。
  
  “滚开!”
  
  幽魂女士抬手挥出了一道阴冷的气息。
  
  这股气息化作一道阴风,直袭腥红骷髅。
  
  不过,腥红骷髅却连躲闪都没有,直直的撞在了阴风上,继续的向着维克多抓去。
  
  就在腥红骷髅即将抓住维克多脖颈的时候,一支洁白的手掌搭在了猩红骷髅骸骨般的爪子上,安娜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腥红骷髅的身边。
  
  “抱歉。”
  
  “他对我们很重要。”
  
  “不能够让你带走。”
  
  即使是面对敌人,安娜仍然是温和的说道。
  
  “哼!”
  
  腥红骷髅冷哼了一声,径直加大了力道,但是安娜的手掌却依旧牢牢的抓紧了它,不单单是身躯的力道,还有自身的力量,似乎也被锁死了,完全用不上来。
  
  不但如此,随着时间缓慢的推移。
  
  腥红骷髅惊骇的发现,它积攒了百年的力量,竟然在缓慢的消失。
  
  “松手!”
  
  腥红骷髅低喝着。
  
  “不可以。”
  
  “你需要答应我,不再对维克多出手才行。”
  
  安娜摇了摇头。
  
  “做梦!”
  
  腥红骷髅怒吼着。
  
  它怎么可能放弃!
  
  维克多这个让它所有计划都付诸东流的混蛋!
  
  它不仅要从对方的嘴里问出环城宝藏的下落,还要将对方扒皮抽筋才行!
  
  就连灵魂,它都不想放过!
  
  它要让对方生不如死!
  
  恨!
  
  滔天的恨意,让腥红骷髅早就放弃了平时虚伪的模样,它不想要虚与委蛇,也不想要再等待,它就想要干干脆脆的先掰断维克多的四肢收取一部分的利息。
  
  “去死吧!”
  
  腥红骷髅眼眶中的灵魂之火熊熊燃烧着,仿佛要窜出来一般。
  
  而那骸骨的面容上仅存的一些血肉,开始扭曲。
  
  有些更是崩裂。
  
  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调动着身躯内隐藏的力量,腥红骷髅准备要和眼前莫名其妙的家伙拼命了。
  
  可是,还没有等它完成术式,就猛地发现眼前的家伙不对劲。
  
  一直温和的面容,似乎泛起了一抹……难受?
  
  搭着它的手掌,也变得有些松动。
  
  更重要的是,一直消融它力量的力量,开始消退了。
  
  发生了什么?
  
  是陷阱?
  
  想要引我出手?
  
  腥红骷髅狐疑的看着安娜,没有冒进。
  
  然后……
  
  “呕!”
  
  看着那骷髅脸上的鲜血,安娜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恶心,张嘴就吐。
  
  之前为了让胃好受一点,才吃下的能量棒此刻已经成为了面糊状,混杂着酸水,喷了腥红骷髅一脸。
  
  粘稠、酸臭的呕吐物,从腥红骷髅的头顶而下,划过了面颊,跌落在地。
  
  腥红骷髅呆愣住了。
  
  它宛如石化。
  
  从它复生开始,它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攻击。
  
  甚至,可以说,这是在它失去了胃部后,第一次从灵魂深处,体会到了异样的恶心感。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它宁肯没有这样的体会。
  
  哪怕是重伤倒地,它都不希望遭受这样的‘攻击’。
  
  羞辱!
  
  耻辱!
  
  并发自灵魂的恶心感迅速的变化为了怒意。
  
  如同是火山爆炸般,冲击着灵魂。
  
  “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你这个混蛋!”
  
  腥红骷髅咆哮着。
  
  “抱歉。”
  
  安娜十分诚恳的表达着歉意,但是,下一刻,他就忍不住的又呕吐出口。
  
  呕!
  
  呕吐物再次的糊在了腥红骷髅的脸上。
  
  感知着体内软绵绵的力量,安娜毫不犹豫的松开手,抓住维克多、幽魂女士,转身就跑。
  
  在这个状态下,他可没有把握赢得过腥红骷髅。
  
  “去叶之餐馆!”
  
  “那里有人能够帮我们!”
  
  幽魂女士低声说道。
  
  它清晰的感知着身后,腥红骷髅的强大。
  
  一般人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除了那位神鬼莫测的‘幽暗主宰’。
  
  可惜的是,现在的它已经找不到对方了。
  
  但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所追随的那位‘告死鸟’还在。
  
  它知道去哪找到对方。
  
  而且,就算是还没有觉醒的‘告死鸟’不是这个腥红骷髅的对手,那位强大的‘幽暗主宰’也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出手相助。
  
  有了这样的想法,幽魂女士的语气相当的肯定。
  
  虽然在心底,他很好奇那间他才刚刚去过的餐馆怎么会有能够对抗身后腥红骷髅的存在,但是能够清晰感知到幽魂女士肯定与信心的安娜没有犹豫,就直奔叶之餐馆而去。
  
  难道是那位厨师吗?
  
  安娜猜测着,脚下加快了速度。
  
  即使刚刚呕吐,全身酸软,安娜的速度依旧不容小觑,在腥红骷髅摸了一把脸的时候,就已经消失在了天边。
  
  看着安娜消失的方向,腥红骷髅狞笑出声。
  
  下一刻,也消失不见了。
  
  当所有人都消失时,一侧的阴影中秦然、上位邪灵走了出来。
  
  “真是出乎预料的攻击啊!”
  
  上位邪灵感叹着。
  
  “怕血?”
  
  秦然则是低声自语着,然后,整个人消失不见。
  
  上位邪灵很清楚自己的boss是要做什么去,不过,它并没有跟去。
  
  因为,它发现‘幽暗主宰’这个身份貌似很好用,自然是需要去布置一下,让这个身份变得尽善尽美了。
  
  ……
  
  餐馆内,除了留宿的艾美外,只剩下了李佳佳在进行打烊的收尾工作。
  
  再确认最后一个凳子都擦干净后,李佳佳心情愉快的走向了厨房。
  
  “逃!”
  
  “快逃!”
  
  “灾厄的前兆出现了!”
  
  耳边再次的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李佳佳根本不予理会。
  
  什么逃跑!
  
  什么灾厄!
  
  统统都是假的!
  
  但是,那个声音却用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力歇的方式在李佳佳的脑海中嘶吼着,这让李佳佳不得不停下脚步。
  
  “闭嘴!”
  
  李佳佳在心底大吼着。
  
  虽然对于脑海中的这个声音无比的烦躁,但是这么长的时间,李佳佳也学会了该如何和这个声音‘沟通’。
  
  “不!”
  
  “灾厄……”
  
  “闭嘴!”
  
  “如果你再不闭嘴的话,我就去求老师或者老板,将你从我的身体中挖出来。”
  
  李佳佳这样的说道。
  
  毫无疑问,这样的话语是十分有用的。
  
  下一刻,脑海中的声音就消失了。
  
  李佳佳神清气爽的吐了口气,然后,径直的走向了厨房。
  
  每天打烊后的这段时间,是李佳佳最喜欢的。
  
  因为,在这段时间内,她不仅可以尽情的锻炼自己的厨艺,她的老师,也会尽心的给与她一些指导。
  
  不过,今天明显有些意外。
  
  她在厨房内不仅看到了自己的老师,还看到了自己的老板。
  
  她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明明说了在地下训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只要安静的保持微笑就好。
  
  “一会儿,我需要处理一些麻烦。”
  
  提前一步返回到厨房的秦然看着含羞草说道。
  
  “嗯。”
  
  “我给你煲了汤。”
  
  “还加了一些我刚刚调制成功的药材……对身体好。”
  
  含羞草微笑的点了点头。
  
  跟在秦然的身边,含羞草早就习惯了这种危险突如其来的日子了。
  
  事实上,眼前的这种根本不算什么。
  
  那种秦然连开口提示都做不到,就发生的袭击,都出现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所以,含羞草很淡定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秦然笑了一下,转身向外走去,路过李佳佳身边的时候,他微微点头,却没有停留,直接向外走去。
  
  虽然李佳佳的身体内有点奇怪的东西,但是他清楚,对方是个思维清晰的存在。
  
  简单的说,对方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厨房的帘子再次放了下来。
  
  呼。
  
  李佳佳长长的吸了口气。
  
  “老师,你每次面对老板,就没有感觉到压力吗?”
  
  李佳佳向含羞草问道。
  
  她每一次看到秦然,总感觉心悸。
  
  就仿佛是漆黑的夜晚突然置身在荒芜的旷野上一般,空寂、死气沉沉却又危机四伏。
  
  “一开始有。”
  
  “后来,就慢慢的习惯了。”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含羞草面带微笑的说着。
  
  “是吗?”
  
  “也许是因为老师您是弟弟的缘故,所以,身为兄长的老板才会特别照顾你吧?”
  
  李佳佳歪着头道。
  
  “兄长?”
  
  含羞草嘴角含笑的摇了摇头。
  
  李佳佳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但她能够看得出自己的老师,在提前老板的时候,也是不一样的,要比平时更加的温和。
  
  彼此间的与众不同吗?
  
  带着这个猜测,李佳佳走到了案板旁,开始在含羞草的指导下,进行着新的练习。
  
  而在餐馆前厅,秦然全神贯注的准备着。
  
  他没有任何的分神,完全没有听到厨房内的对话。
  
  “怎么了?”
  
  借宿的艾美看着走出来的秦然,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
  
  “去厨房待着吧。”
  
  “这里一会儿,可能会有麻烦。”
  
  秦然淡淡的说道。
  
  “好。”
  
  经历数次特殊事件的艾美十分从善如流的冲进了厨房内。
  
  而就在下一刻,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砰!
  
  大门是被撞开的。
  
  安娜拎着维克多、幽魂女士摔进了餐馆中。
  
  在他们的身后则是腥红骷髅。
  
  “请问您是这间餐馆的老板吗?”
  
  维克多挣扎的站起来问道。
  
  “嗯,是。”
  
  秦然端起来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指了指被撞坏的门,道:“1000。”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