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一章 无法等待
幽魂女士一愣。
  
  1000?
  
  什么意思?
  
  它呆愣的看着被破坏的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反而是,维克多反应极快。
  
  “很抱歉,是我们的鲁莽,让您遭受了不必要的损失。”
  
  “我们愿意照价赔偿。”
  
  维克多诚恳的说道。
  
  他没有一点作假,而是真心实意的认为应该赔偿。
  
  毕竟,门就是他们损坏的。
  
  并且,维克多一边说着一边就摸向了口袋,但随即维克多的脸色就尴尬起来。
  
  他,没钱。
  
  或者准确的说,他连这个世界的钱都没有见过。
  
  只是知道钱的含义罢了。
  
  尴尬的维克多看向了幽魂女士。
  
  后者立刻掏出了一枚金豆子,放在了秦然面前的吧台上。
  
  秦然拿起金豆子,放入了一旁的钱盒子内后,继续说道:“很抱歉,我们已经打烊了,有什么想吃的,明天请早吧。”
  
  “不、不。”
  
  “我们不是来吃东西的。”
  
  “我们是来寻求庇护的。”
  
  “我遇到了一些无法解决的麻烦,需要您的帮助……当然,我们乐意付出符合您身份的身价。”
  
  幽魂女士语速极快的说道。
  
  它当然不会说出‘幽暗主宰’。
  
  更不会提到‘告死鸟’。
  
  即使这些都是事实,眼前的人更是‘告死鸟’本身也是一样,因为,它不知道它冒然说出的话,会引起什么改变。
  
  如果是好的话,自然是万事大吉。
  
  可如果是坏的……
  
  想了想那位‘幽暗主宰’的恐怖,幽魂女士认为小心无大错。
  
  维克多也是这样想的。
  
  “哦?”
  
  “多少?”
  
  秦然表现的如同是一个生意人般。
  
  哪怕这就是他想要的进展,他也需要一个介入的理由。
  
  一个装满了金豆子的钱袋子被幽魂女士放在了吧台上。
  
  钱袋子的绳索是松开的,在放到吧台上的刹那,就露出了里面吗,满满的金豆子,在灯光下,金色的光辉变得很耀眼。
  
  “你们的麻烦是它?”
  
  “这些不够。”
  
  秦然拿起钱袋子颠了颠后,指了指已经走到了餐馆门口的腥红骷髅,缓缓的说道。
  
  “我们暂时就这么多。”
  
  “事后我们会给您补齐。”
  
  幽魂女士说道。
  
  它随身带着这些金豆子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更多。
  
  秦然摇了摇头。
  
  “概不赊账。”
  
  他很认真的说道。
  
  这样的认真,让走进来的腥红骷髅笑出了声。
  
  “果然,你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好久不见,阎罗阁下。”
  
  腥红骷髅问候着秦然。
  
  “嗯。”
  
  秦然十分冷淡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表现,很符合放牧者的身份、立场。
  
  对此,腥红骷髅完全的不在意,它最在意的就是维克多和那个摔倒在地,吐了它一脸的混蛋。
  
  然后,在腥红骷髅的注视下,那个摔倒在地的家伙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先是饱含歉意的看了它一眼后,就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袋子,就要向着吧台放去。
  
  腥红骷髅眼眶中的灵魂之火一抖。
  
  它当即抬手就向着安娜抓去,但却抓了个空。
  
  安娜被秦然拎着脖领子,拽进了吧台内。
  
  而那个袋子也落在了吧台上。
  
  啪!
  
  清脆而有力。
  
  不是单纯的金属声。
  
  而是更加值钱的东西。
  
  秦然拿起了袋子,当打开看到内里的宝石时,嘴角一翘。
  
  “交易成立。”
  
  秦然说着,手一抬,袋子就稳稳的落在了钱盒子边。
  
  接着,他转过身看向了腥红骷髅。
  
  “请离开。”
  
  “这里不欢迎你。”
  
  秦然说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腥红骷髅沉声道。
  
  “当然。”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那么,你是不是应该更加体谅我的难处?”
  
  秦然笑道。
  
  腥红骷髅没有开口,眼眶中的灵魂之火窜起了老高,附着在它身躯上的腥红色犹如是灯一般闪耀起来。
  
  莫名的气息瞬间充斥在了餐馆前厅。
  
  维克多再一次的体会到了窒息的感觉。
  
  不!
  
  不单单是窒息!
  
  维克多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抽走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
  
  幽魂女士的身躯已经开始扭曲了。
  
  呕吐无力的安娜眉头微微一皱,面容上浮现了一丝痛苦。
  
  “你知道的,我原本不想这么做。”
  
  “我更愿意用委婉的方式来达成目标。”
  
  “但是,总有人会出来破坏。”
  
  “所以……”
  
  砰!
  
  腥红骷髅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被突如其来踹到了脸上的一脚打断了。
  
  它完全想不到,在自己的可以影响到灵魂的秘法中,秦然还能够动。
  
  不仅能够动,而且这一脚的力量也超出了它的想象。
  
  咔!
  
  鞋子底印在骷髅头上,腥红骷髅如同是被卡车撞击般,径直飞了出去,摔在了街道的尽头,而一道细小的裂纹则从它的头颅上方出现,漫延到了眉心位置。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秦然的第二脚如影随形。
  
  依旧是头颅的位置!
  
  砰!
  
  秦然一脚踩下,宛如是钢铁厂的气锤,腥红骷髅的四肢、躯干抑制不住的上扬,柏油路面直接塌陷了数米。
  
  而且,还在继续的塌陷。
  
  因为,秦然不断的踩击着。
  
  一脚连着一脚。
  
  一脚重过一脚。
  
  腥红骷髅连连挣扎。
  
  但,根本无用!
  
  它竖起了双臂,希望做出有效的防御,但它那堪比精钢的身躯,根本无法阻挡对方的踩踏。
  
  仿佛踩踏它的不是一个人,还是深渊巨魔一般,在那脚掌触碰到双臂的时候,就连带着双臂,一起踩向了它的头颅。
  
  轰!
  
  脑袋中再次响起了一阵嗡鸣,但腥红骷髅根本顾不上这些了。
  
  它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反击。
  
  嗡!
  
  在腥红骷髅周围,一道道腥红色的秘法印记出现了。
  
  这些印记刚一出现,四周就响起了阵阵呢喃。
  
  或是狰狞。
  
  或是邪异。
  
  又或诱惑。
  
  不一而足,但它们却都足够强大。
  
  “小心!”
  
  感受着身体中灵魂的战栗,维克多径直喊道,安娜更是努力的念出了一段咒语,他希望帮到秦然。
  
  至于幽魂女士?
  
  在腥红色的秘法印记出现的时候,就委顿在地,无法动弹了。
  
  而秦然却是充耳不闻。
  
  他继续一脚一脚的踩着。
  
  腥红骷髅笑了。
  
  “真是自大!”
  
  “或者说,你认为你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提前取得胜利?”
  
  “你太小看我了!”
  
  “成为我的养分吧!”
  
  腥红骷髅大吼出声。
  
  顿时,那些猩红印记就好像活过来一般,迅速的向着秦然、腥红骷髅身上袭来,就如同是一根根红色的藤蔓般,将两者彻底的笼罩了进去。
  
  安娜的术式完成了,一支光箭shè向了这些腥红色的印记。
  
  但,根本没有用处。
  
  腥红色的印记略微晃动了一下后,就恢复了正常,甚至是,扩大着蔓延范围。
  
  从仅仅是笼罩了腥红骷髅和秦然变为向街道蔓延。
  
  安娜脸色一变。
  
  “这是什么?”
  
  维克多问道。
  
  “某种不知名的秘法。”
  
  “能够吞噬一切,转换给施法者。”
  
  安娜沉声说道。
  
  维克多一惊。
  
  “那有没有办法……”
  
  “有!”
  
  安娜点了点头,缓步向前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
  
  “这种秘法的限制相当的多,而且有着极大的破绽:吞噬上限!”
  
  “只要达到了一定上限,这样的吞噬,就会被反噬。”
  
  “现在交给我吧!”
  
  在距离那个红色藤蔓不足十米时,安娜站定。
  
  可就在这个时候,腥红的藤蔓上突然的冒出了一抹鲜血,是真正的鲜血,安娜可以发誓。
  
  因为
  
  呕!
  
  安娜再次吐了个天昏地暗。
  
  刚刚恢复的力量,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血色藤蔓来回转动、翻滚、凝聚,腥红骷髅缓缓的浮现。
  
  先是骷髅头的部分,接着是胸骨。
  
  当达到腰腹位置时,停了下来。
  
  “你很强。”
  
  “但你的弱点太明显了。”
  
  腥红骷髅冷声说道,然后,它看向了维克多。
  
  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中毫不掩饰的释放着杀意。
  
  “你!”
  
  “一切都是你!”
  
  “我说过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一定说到做到!”
  
  腥红骷髅的声音犹如冬季的寒风,冰冷刺骨,可维克多却没有一丁点的害怕和担忧。
  
  或者准确点说是,一开始他确实是担忧来着。
  
  但是,当他细细的感知到了此刻腥红骷髅的气息时,却不担心了。
  
  这个时候的腥红骷髅不强吗?
  
  强!
  
  十分的强大!
  
  他连对方十分之一都不如!
  
  对方只需要抬抬手就能够要了他的小命。
  
  但是!
  
  对方和那位‘幽暗主宰’相比较却是大有不如!
  
  那种强大,完全是生命本质上的碾压感【】。
  
  就如同是食物链顶端的俯视!
  
  ‘幽暗主宰’是这样了。
  
  那‘幽暗主宰’所追随的‘告死鸟’又会是什么模样?
  
  维克多十分的期待。
  
  甚至,因为这份期待,维克多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
  
  腥红骷髅看到这抹笑容后,心底涌起了一丝不安,但是,它却没有找到这一丝不安来自哪里。
  
  “虚张声势!”
  
  腥红骷髅冷笑着。
  
  它的力量已经蔓延到了猎物的体内,它准备结束这次无意义的战斗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股无可匹敌的吞噬力量出现在了下面。
  
  不是它构筑的秘法力量。
  
  而是……
  
  来自秦然的身体之内的力量。
  
  一股它从未见过,却能够感到恐惧的力量。
  
  咚、咚咚!
  
  本该逐渐无声的心跳,变得清晰、有力。
  
  但更重要的是,每一次心跳,它都能够感知到秘法力量再被吞噬。
  
  而且,不单单如此。
  
  那股令它恐惧的力量还以秘法力量为桥梁,冲入到了它的体内。
  
  它的力量再被急速吞噬着。
  
  它想要阻止那股力量。
  
  但根本做不到。
  
  因为,是它主动侵入了对方的地盘。
  
  陷阱?
  
  生死徘徊间,腥红骷髅的脑海中出现了这股想法。
  
  但它不愿意承认。
  
  因为,它还没有输!
  
  “给我去死!”
  
  “你这个怪物!”
  
  腥红骷髅高高举起双臂大吼着。
  
  嗡!
  
  嗡嗡!
  
  腥红骷髅的双臂内,一道道烙印在它骨骼内,不断滋养,做为底牌的秘法,立刻化为无形的尖刀刺向了秦然的灵魂,但就如同是棉花扔在了淤泥中,不仅无声无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还被迅速的吞噬。
  
  更让腥红骷髅恐惧的是……
  
  它听到了吞咽、咀嚼的声音。
  
  而在这样的声音中,还夹杂着一阵含糊不清的语句。
  
  “好、好吃。”
  
  好吃?
  
  腥红骷髅一愣。
  
  随即,它就感觉到被什么东西咬在了身上。
  
  疼痛不可抑制的弥漫。
  
  “松口!”
  
  腥红骷髅高声痛呼道。
  
  随之回应的则是
  
  咔嚓!
  
  它的左臂被咬了下来,然后带着一阵嘎吱脆的响声,被那股无形的力量咀嚼、吞咽了下去,接着,还不等腥红骷髅反应,它的头骨就被咬住了。
  
  “不!”
  
  腥红骷髅绝望的大吼。
  
  但‘暴食’并没有停下。
  
  反而是吃得更加起劲了。
  
  同样的,秦然也没有阻止。
  
  在第一次看到腥红骷髅时,秦然就对对方可能会拥有的攻击方式有所了解,而在那腥红印记出现,且暴食就雀跃不已的告知了秦然自己的‘饥饿感’,并且保证这些东西很好吃,又不堪一击后,秦然就放手交给了‘暴食’。
  
  他早已经学会了相信‘暴食’。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他得给与‘暴食’指点。
  
  但谁也无法否认‘暴食’的强大与特殊。
  
  就如同这个时候,极速膨胀的‘原罪之力’开始向着其它源力传输由暴食吃下转化的力量。
  
  恶魔之力、晨曦之力、瘟疫之力、圣刺之力立刻暴涨。
  
  不同于以往吸食‘渡钱’后,力量用来突破。
  
  这一次五大源力完全是自己的增长。
  
  这种野蛮的增长方式,令秦然眯起了双眼。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源力的极速增多。
  
  不过,却是以最‘基础’的级别!
  
  连‘入门’级别都做不到!
  
  尽管五大源力还在不断的增长着,却依旧无法达到量变引起质变的程度,哪怕这个量早已经超过了。
  
  “封印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唯一的原因,在他的眼前仿佛再次出现了那锁链遍布的空间,还有那扇大门,然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能再等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