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二章 起源
腥红的藤蔓开始枯萎。
  
  腥红的印记开始黯淡。
  
  站在其中的秦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嗡!
  
  无形劲气勃发而出,枯萎的藤蔓化为了飞灰,黯淡的印记消失无踪,唯有剩下半具身躯的腥红骷髅跌落在了秦然脚下。
  
  “你、你……”
  
  腥红骷髅眼眶中的灵魂之火连连闪动,它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秦然根本没有给它开口的机会,一脚踩在了那头骨上,脚掌微微用力。
  
  咔嚓!
  
  腥红骷髅的头颅碎裂一地,灵魂之火直接熄灭。
  
  而秦然并没有就此停脚。
  
  他一脚一脚的踩在腥红骷髅身上,直接将其身躯彻底的碾成了粉末后这才停下,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串一直挂在腥红骷髅手腕上的念珠。
  
  有些破旧。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收敛自己的战利品。
  
  【名称:腥红之月】
  
  【类型:奇物】
  
  【品质:Ⅳ】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1,驱日;2,揽月】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腥红之月,总会高高悬挂夜空,它代表着灾厄的开始,也是杀戮的礼赞!】
  
  ……
  
  【驱日:驱除小范围内的阳光(十公里方圆之内),让其陷入黑夜,并且持续一个小时,1次/3日】
  
  【揽月:沐浴月光十二小时,将会增加揽月时间1小时,最多储蓄12小时,此时储能:0】
  
  ……
  
  “Ⅳ阶?”
  
  秦然眼中闪过了讶异。
  
  他知道能够被腥红骷髅戴在手腕上的东西自然不一般,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件道具竟然达到了Ⅳ阶的程度。
  
  这是他进入这个副本世界后,获得的品质最高的道具。
  
  只可惜……
  
  依旧带不出去。
  
  这就决定了这件道具的价值有限。
  
  不过,【腥红之月】的功能依旧让秦然感到神奇。
  
  他可没有忘记腥红骷髅初见时偷天换日般的能力。
  
  而环城的范围,可是远远超过十公里的。
  
  “单单凭【猩红之月】不可能做到那样的程度。”
  
  “腥红骷髅应该有特殊的秘法配合,才能够让【腥红之月】在环城那样的环境中,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
  
  秦然暗自猜测。
  
  这样特殊的方法是什么,秦然暂时没有深究。
  
  不仅是因为腥红骷髅已经死了,还因为,他体内的五大源力还在增长着——以‘基础’的方式,按照正常的状态,此刻属于他的五大源力在这个时候理应达到了‘大师’级别,乃至是更高的级别,可在缺少了最为关键的一点后,它们只能够以最初的姿态填充着秦然的身躯。
  
  此刻,这样的填充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
  
  但是……
  
  按照秦然的估算,如果继续再怎么增长下去,这个极限并不会太远了。
  
  两个小时,不、一个小时后,他身躯内的五大源力就会达到一个极致。
  
  然后会发生什么?
  
  秦然心知肚明。
  
  所以,他的目光看向了维克多等人。
  
  他要尽快解决眼前的麻烦。
  
  而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维克多和幽魂女士却是全身一抖。
  
  刚刚秦然摧枯拉朽的干掉了腥红骷髅,接着将对方挫骨扬灰的模样,他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太狠了!
  
  幽魂女士心底暗自发怵。
  
  它在任何时候都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成为敌人。
  
  维克多也是一样。
  
  甚至,维克多有更加深的体会。
  
  因为,他很清楚他接下来相当长的时间需要和对方打交道。
  
  因此,维克多没有任何的犹豫。
  
  “罗阎大人,感谢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我和右希望追随您左右。”
  
  “当然,一切以您的一直为主。”
  
  维克多说完,直接单膝跪地。
  
  幽魂女士也没有犹豫,单膝跪在了维克多身旁。
  
  “嗯。”
  
  早从上位邪灵那里了解到一切的秦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后,目光看向了再次站起来的安娜,后者苦笑的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抱歉,不是故意把你这里弄脏的。”
  
  “只是我身不由己……”
  
  “我会补偿你。”
  
  安娜解释着,但是他敏锐的发现了秦然眼神中的不耐烦,马上变得直截了当。
  
  在看到秦然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安娜这才松了口气。
  
  安娜不希望和秦然战斗。
  
  他,同样被秦然吓到了。
  
  不过,不是气势,而是秦然体内蕴藏的可怕力量。
  
  尽管那股力量很微弱,但是那种极具侵略的气息,却让安娜深知其中的可怕。
  
  因为,仅仅是在感知到那股气息的刹那,他的眼前就仿佛看到了一头漆黑的的怪兽,但这仅仅是开始,下一刻,他就被滔天的烈焰所淹没。
  
  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耳边更是不住的回响着——
  
  “杀!”
  
  “杀!”
  
  “杀!”
  
  烈焰的焚烧下,尸山血海的画面不住的冲击着安娜的灵魂。
  
  如果不是他足够强大的话,安娜知道自己一下子就得崩溃。
  
  “杀神转世吗?”
  
  “不!”
  
  “是更加可怕、恐怖的存在。”
  
  安娜回忆着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立刻摇了摇头。
  
  杀神转世,他见过。
  
  虽然强大,但绝对不如眼前的秦然可怕。
  
  这样的可怕,早已经超出了他所认知的极限。
  
  因此,安娜对于接下来的谈话,有了极为正确的选择。
  
  “罗阎阁下。”
  
  “维克多的事情,您听闻过吗?”
  
  安娜很客气的问道。
  
  “嗯。”
  
  “不过,不是他。”
  
  “至少,不是我眼前的他。”
  
  秦然点了点头,然后,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样的话语,让站在那里的维克多激动莫名,他满怀感激的看着秦然。
  
  有人相信他!
  
  还有人愿意相信他!
  
  从他在那个地下洞窟中醒来后,这是第一个愿意相信他的人!
  
  真正的人!
  
  不是,右这样的幽魂。
  
  要知道,哪怕是安娜,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是目带审视、怀疑的,更不用说那些还没有见到就散发着浓郁恶意的家伙了。
  
  “大人!”
  
  激动的维克多嘴唇颤抖,最终,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向着秦然鞠躬致意。
  
  做出了约定,他自然要按照约定来。
  
  绝对不会有任何二心。
  
  这是他的誓言!
  
  但此刻,维克多却决定要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完成眼前秦然所吩咐的一切。
  
  不然,他不知道该如何报答秦然的信任。
  
  “没错。”
  
  “确实不是他。”
  
  “我的能力告诉我,他不会干出之前的事情——不过,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一点。”
  
  安娜说道。
  
  “你要当众验证?”
  
  秦然立刻猜到了安娜想要做什么,他的目光看向了维克多。
  
  “我愿意证明我的清白。”
  
  维克多掷地有声的说道。
  
  “时间?”
  
  秦然看向了安娜。
  
  “明天午夜时分。”
  
  “还在您的餐馆,怎么样?”
  
  安娜笑着问道。
  
  “好。”
  
  秦然一点头,直接返回了餐馆,艾美这个时候已经从厨房内走了出来。
  
  “没事了?”
  
  这位临时助理问道。
  
  “除了门需要你修理一下。”
  
  秦然这样说着,脚步不停的向厨房走去。
  
  “我是你的助理,不是修理工!”
  
  艾美抗议着,但是下一刻却从吧台一侧拿起了工具箱。
  
  她也不想修理。
  
  但是,晚上她是住在餐馆大堂的,如果不修好的话,她第二天肯定得在寒风的吹袭下生病。
  
  “我来帮忙。”
  
  “很抱歉,之前情况危急。”
  
  维克多马上走了过来,幽魂女士自然也跟了过来。
  
  不知不觉中,门口就剩下了安娜一人。
  
  他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不,不是排挤。
  
  而是孤立!
  
  对此,安娜苦笑出声。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对方才是‘一家人’。
  
  而他?
  
  就是一个食客罢了。
  
  深吸了口气,安娜转身向外走去。
  
  这里发生的一切,需要他来告知放牧者的高层,还有阻止那些因为贪婪而忘乎所以的家伙,不然的话,真的是要出大事。
  
  至于那隐藏在幕后的家伙?
  
  安娜一眯双眼,凌厉的目光闪过。
  
  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
  
  不过,下一刻,这样的目光就消失了。
  
  甚至是变得涣散。
  
  在巷子口,腥红骷髅被踩成灰的地方,些许的血迹残留在那。
  
  呕!
  
  剧烈的呕吐声开始回荡在小巷前。
  
  放牧者的高层之一,安娜再一次酸软在地。
  
  ……
  
  那剧烈的呕吐声,清晰的传到了餐馆厨房内。
  
  秦然一皱眉。
  
  “李佳佳去打扫一下。”
  
  “我不希望,我的餐馆门口,会有这样的恶臭。”
  
  “然后给怀崔克打电话,让他来接人,记住收取打扫费用。”
  
  秦然吩咐着。
  
  “是,老板!”
  
  李佳佳马上就走了除去。
  
  她同样不希望那股酸臭味污染到餐馆,因此,动作快捷。
  
  含羞草目送着李佳佳离去,在厨房的帘子再次放下后,这才转身看向了秦然。
  
  “怎么了?”
  
  与秦然的默契,让含羞草敏锐的发现秦然是故意支开李佳佳的。
  
  “有些意外。”
  
  秦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拉起了含羞草的手,伸出手指,在含羞草的手心里写道。
  
  掌心的酥痒感,让含羞草脸一红。
  
  但马上,含羞草就抬手在秦然手心里写了起来。
  
  “很麻烦?”
  
  “嗯。”
  
  “很麻烦。”
  
  “所以,你把这个收好。”
  
  “假如你这里发生了什么意外,而我被绊住的话,你就把里面的东西喝下去。”
  
  秦然一边回应,一边将准备好的小瓶递给了含羞草。
  
  这是一个金属制成的小瓶。
  
  巴掌大小,密封极好。
  
  里面应该是装着液体,含羞草接过去的时候,听到了液体撞击瓶壁的声音。
  
  含羞草没有询问这是什么,只是将其贴身收好后,就从一旁的砂锅中端过了煲好的汤。
  
  秦然笑着接过了汤碗。
  
  汤色清亮,内里飘着些许虫草花,肉的气味混杂着药物的味道,不仅没有难闻,反而有了一种相辅相成的感觉。
  
  而喝了一口,秦然就双眼一亮。
  
  厚重的肉味完全的草药融合了。
  
  不仅没有了油腻感,而且还多出了一种清香,就如同是在咬一根竹笋,却又比竹笋多了一分浓香。
  
  “这是什么汤?”
  
  感受着从胃中升起的暖意,秦然问道。
  
  “滋补汤。”
  
  “名字我还没有想好。”
  
  “等我找到了它真正的食材后,再命名。”
  
  含羞草大大的眼睛中,浮现着笑意。
  
  引子竟然不知不觉完成了。
  
  真是太好了。
  
  等到一切都齐了后,就能够进行下一步了。
  
  以食蓄力!
  
  食为天道!
  
  含羞草自己都不相信,结合着【都伊尔的菜谱】、【关食录】等秦然带回来的菜谱和一些资料,仅仅依靠着普通食材就能够完成这一步。
  
  而且,不单单是完成了引子。
  
  还有……
  
  【如有神助】!
  
  这是含羞草在熬完滋补汤后,突然出现的天赋。
  
  就这么的突兀出现就在了天赋栏中,解释很简单:当专心做一件事时,神灵都会站在你的身边给与你帮助。
  
  而且没随着【如有神助】天赋的出现,含羞草发现自己【心灵手巧】的天赋也恢复了。
  
  至于其他?
  
  还是被封印的状态。
  
  对此,含羞草并不在意。
  
  而【如有神助】这个天赋,含羞草也没有隐瞒秦然,以手写掌心的方式告知了秦然。
  
  “如有神助?”
  
  秦然一挑眉,他尽全力的展开感知,当发现感知中,并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存在窥视这里时,才舒展了眉头。
  
  “很不错的天赋。”
  
  “但要小心。”
  
  秦然提醒着。
  
  “嗯。”
  
  含羞草乖巧的点了点头。
  
  做为巨大城市的居民,经历了数次副本世界的玩家,含羞草胆子依旧很小,但是见识却远远的超过了一般人。
  
  含羞草很清楚,有的时候被青睐并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当青睐者高高在上,而被青睐者弱小无助的时候。
  
  看着含羞草脸上担忧的神情,秦然一笑,他抬手摸了摸含羞草的头顶。
  
  “放心吧。”
  
  “一切有我。”
  
  秦然说着,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在确认含羞草看不到后,秦然脸色一冷。
  
  “这些最好不是你在搞鬼!”
  
  “还有那些可能被吸引的家伙,你们最好别靠近!”
  
  “如果真的有敢靠近……”
  
  “杀无赦!”
  
  带着心底护食般的誓言,秦然径直向着地下走去。
  
  而拿着扫把簸箕刚刚返回餐馆大堂的李佳佳却再次听到了脑海中的声音。
  
  这一次,比以往更加的尖锐刺耳。
  
  完全就是尖叫。
  
  “戮神者!”
  
  “毁灭者!”
  
  “灾厄的源头!”
  
  ……
  
  “闭嘴!”
  
  对于这些胡言乱语,李佳佳冷哼了一声,就不再理会,返回厨房,进行睡觉前的收工了。
  
  她认为,那就是胡言乱语。
  
  她认为,这都是不可信的。
  
  但在艾城内,最古老的那座神庙内,那被誉为永恒之火的圣光,突然熄灭了。
  
  然后……
  
  在那位虔诚的大祭司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神像上出现了裂纹。
  
  接着——
  
  啪!
  
  神像碎裂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