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五章 下一步
啪!
  
  锁链断裂的声音还在回荡,心脏中的力量已经喷涌而出,随着血液流遍了全身各处。
  
  秦然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他有许久没有体会到源力的充沛感了。
  
  恶魔之力的咆哮。
  
  原罪之力的欢呼。
  
  晨曦之力的温暖。
  
  瘟疫之力的诡异。
  
  圣刺之力的隐秘。
  
  种种由心而生,由心而动。
  
  这样的体会实在是让人怀念。
  
  当然了,秦然的收获不单单是这样。
  
  灼热从心底流出,漫延左臂,进入手掌,没有火焰出现,但掌心附近的空气,已经发生了扭曲,一行行文字凸显在秦然的眼前。
  
  【击破壁垒,恶魔燃烧术(无双→超凡)】
  
  【名称:恶魔燃烧术(超凡)】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攻击】
  
  【效果:从左手制造一团攻击力判定为Ⅲ的恶魔火焰,可持续燃烧、不可被普通的水、沙土等熄灭,有着焚灼灵魂、吞噬生命的特殊能力】
  
  【特效:恶魔之炎(你的血脉中饱含火焰,它是你的天赋,也是你身份的证明,你可以随意激发出攻击等级为略等于无、弱、较弱、一般、较强、强大、极强、Ⅰ、Ⅱ、Ⅲ级的恶魔火焰,当蓄力4秒后,火焰等级+1,有大几率激发对敌的爆炎效果)】
  
  【超凡选项1(恶魔燃烧术):极速聚集(蓄力时间减少2秒)】
  
  【超凡选项2(恶魔燃烧术):恶意漫延(蓄力后的恶魔火焰,在爆炸后,任然能够存在一段时间(由你的精神力决定,基础1秒,入阶+1秒,Ⅱ再+1秒以此类推),存在的这段时间,你可以āo控它们)】
  
  【恶魔精通1:你可以一次制造三团火焰,或者将一团火焰改变原有的形状,一切由你的心意而定(当蓄力时,你只能制造一团火焰,且无法改变火焰的形状)】
  
  【恶魔精通2:烈焰源于血脉,诞生于你的灵魂,当你需要它时,它必然出现;你可以随着意念凭空制造一团或者两团恶魔之炎,恶魔之炎出现时,并不会影响恶魔燃烧术原有的属性、特效、超凡选项】
  
  【恶魔精通3:存在于你视野中的目标超过3秒时,可以进行一次可开启的精神判定,当对方精神判定未通过时,将会被你激发出.的恶魔之炎所跟踪,直到对方死亡或者超出恶魔之炎的shè程(这一shè程是根据你的精神属性决定,基础为你半径100米,入阶+50米,Ⅱ再+50米以此类推)】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体质Ⅳ】
  
  【备注:这原本只是一个无咒、无施法动作、无施法时间的特殊法术,由炼金大师结合古代隐秘知识创造而出!但是它与你的血脉分外的契合,它唤醒了你血脉中残破的灵魂,或者说,残破的灵魂激发了它原本应有的潜力它们彼此不可分割,相辅相成】
  
  (标注1:你是依靠学习和血脉程度来掌握此项技能,因此,无法依靠积分、技能点提高技能等级!)
  
  (标注2:此技能达到当前极限)
  
  ……
  
  呼!
  
  一朵烈焰的火花出现在秦然摊开的手掌中,他看着这抹赤红,嘴角微微上翘。
  
  恶魔之炎,在任何时候,都是秦然主要的进攻手段之一。
  
  相较于,其它手段的前置,恶魔之炎无疑是直接且强大的。
  
  而这一次的意外晋升,则是让它的强大再上了一个台阶。
  
  Ⅲ级别将成为恶魔之炎的常态!
  
  即使没有了火鸦的加持,仅依靠蓄力与天赋的配合也会让它直接进入Ⅴ阶!
  
  这对秦然来说是一个相当好的消息。
  
  而好消息并不单单这一个。
  
  【击破壁垒,晨曦之剑(Ⅴ+→Ⅶ)】
  
  【晨曦之剑Ⅶ:当你能够使用真正的‘晨曦之力’时,就意味着你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晨曦骑士’了,哪怕你使用它的方式很特殊;蓄力2秒,消耗一半体力值,斩出一道100米长,判定攻击为Ⅴ的光剑,冷却无】
  
  (标注:判定体质达到了Ⅴ(弱),消耗减少)
  
  ……
  
  【击破壁垒,瘟疫之箭(Ⅴ+→Ⅶ)】
  
  【瘟疫之箭Ⅴ+:锻体术达到超凡的你,毫无疑问是一位瘟疫骑士了,你顺利的掌握了瘟疫骑士所拥有的独特攻击方式,花费1.0小时制造一支无须弓弩的瘟疫之箭锁定你视野中不超过1800米的目标,对对方造成一次Ⅳ+的穿刺伤害,且附着一次Ⅳ+级别的瘟疫感染(即使没有造成穿刺伤害,瘟疫伤害依旧会漫延),你可以储存瘟疫之箭,最多储藏6支】
  
  ……
  
  由【晨曦骑士锻体术】和【瘟疫骑士锻体术】延伸而出的特殊技能迎来了跨阶段的升级。
  
  达到了Ⅶ的【晨曦之剑】毫无疑问以其独特的、巨大的方式成为了秦然另类的杀手锏。
  
  而【瘟疫之箭】则一如既往的被秦然隐匿在了暗中。
  
  或许Ⅳ+的穿刺伤害比【晨曦之剑】的Ⅴ阶攻击判定要弱。
  
  但是光剑只有一斩之力,见识却又6支。
  
  而且,还附带着Ⅳ+级别的瘟疫感染!
  
  量变引起质变。
  
  早已经懂得这个道理,且深信不疑的秦然,认为他需要将【瘟疫之箭】隐藏在暗处。
  
  这是性格使然,也是面对危机的不二方式。
  
  不要将所有的牌都放在牌桌上,口袋里藏几张,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不是老院长告诉秦然的,而是福利院看门大叔说的,对方仅剩下的一只手,让秦然记忆犹新。
  
  恶魔之力、晨曦之力、瘟疫之力的变化是直接的。
  
  原罪之力则是无法显现的。
  
  但秦然能够察觉出他和傲慢、懒惰、暴食的亲昵,哪怕是其余宛如野兽般的原罪,也多了一种得心应手的应对。
  
  但圣刺之力却和以上的源力都不同。
  
  它仅仅发生了些许细微的变化,甚至连阶位依旧是Ⅳ。
  
  【圣者之刺Ⅳ:在没有选择变身恶魔Ⅳ和召唤欲.望之兽Ⅳ的前提下,遇到正能量时,你能够减免75%的伤害,当所承受的伤害(不论是否是正能量)达到一般、较强、强大、极强、Ⅰ、Ⅱ、Ⅲ、Ⅲ、Ⅳ级别时;你可以分别选择开启一道等级不同的‘荆棘灵光’,反弹你受到的10%、15%、30%、50%、60%、65%、70%、75%(包括Ⅳ级别)伤害,并分别受到一次轻度、中等、重度、致命伤势((包括Ⅳ级别))的治疗;当你选择变身恶魔Ⅳ和召唤欲.望之兽Ⅳ时,圣者之刺的效果不会消失,但会减弱30%】
  
  ……
  
  改变的仅仅只有一条,变身恶魔Ⅳ和召唤欲.望之兽Ⅳ时,圣者之刺的效果不会消失,但会减弱,从减弱40%降低为了30%。
  
  但只是这一条,就足以让秦然感到了兴奋。
  
  不要说是10%的差距了。
  
  哪怕是1%,都有可能影响到一场战斗最终的结果。
  
  深知这个道理的秦然,开始深呼吸,微微调动着圣刺之力。
  
  亦如它的坚韧。
  
  悄无声息也是圣刺之力的特点。
  
  除去秦然之外,谁也无法感知到这股力量的出现。
  
  哪怕是恶魔之力、原罪之力这样相反的力量,都能够十分好的配合着圣刺之力,虽然还有些不适,但是对秦然来说,却根本不是问题。
  
  而且,秦然敏锐的发现,他胸腔内的心脏越发的强劲有力。
  
  仿佛下一刻就能够进入新的级别。
  
  这让本就微笑的秦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还差一点!”
  
  秦然默默的暗道。
  
  然后,他看向了周围。
  
  空空荡荡的周围。
  
  然后……
  
  笑容渐渐消失。
  
  嘴角紧紧抿住。
  
  刚刚还强劲有力跳动的心脏中传来了难以掩饰的疼痛。
  
  那是源自灵魂的。
  
  秦然抬手捂住胸口,就如同是刚刚爬上岸的溺水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没了。”
  
  “都没了。”
  
  “一个铜板都没剩下。”
  
  秦然告诉自己应该冷静,应该坦然的面对。
  
  可是,他看着空空荡荡的周围,就是忍不住的哀伤。
  
  刚刚【贤者之石】核心,可是连装配道具装备的箱子一起吸了进去。
  
  毫无疑问,三王选择装配道具装备的箱子也是精挑细选,有着一定价值的。
  
  秦然坐在空荡荡的密室中,拿着早已经失去了作用,好像是水晶般的【贤者之石】核心,眼中闪过了些许的茫然后,瞬间就变得坚定起来。
  
  “‘掮客’!”
  
  “都是你!”
  
  “如果不是你这个混蛋的话,我怎么可能失去这么多?”
  
  “我发誓,一定要让你十、不,百倍偿还!”
  
  秦然暗自发誓。
  
  同时,注意力开始全部的放在了‘掮客’的目的上。
  
  对方为什么要让他进入这个副本世界。
  
  仅仅是错误的‘引导’他暴露?
  
  虽然这样的引导,很隐蔽,有着很大的成功可能,但如果是‘掮客’的话,目的绝对不会是一个。
  
  而且!
  
  这种显而易见的目的绝对不是对方的主要目的!
  
  让我离开巨大城市?
  
  又或者是……
  
  这里还隐藏着对我来说致命的危险,即使不暴露,也会直接危及到我。
  
  坐在地面上的秦然,右手支撑着左手肘,左手虚握,大拇指撑住了下巴,其余四指擒在嘴边。
  
  他静静的思考着。
  
  对于自己的实力,秦然有着相当的信心,但却不会狂妄自大。
  
  他并不认为自己短暂离开巨大城市,就会造成什么无可逆转的变化。
  
  毕竟,巨大城市与其他地方不同。
  
  在那里是有着自己的规则,只要足够的小心,就会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庇护所。
  
  至于‘掮客’有没有能力撤掉这个庇护所?
  
  秦然不敢肯定。
  
  可他敢肯定的是,就算有,‘掮客’也不会这么做,除非对方想要和整个巨大城市的所有人都为敌,甚至……是巨大城市本身。
  
  ‘恶意之风’的出现,被消灭,眼前的奖励,足以告知着秦然,巨大城市有着相当的一套防御机制,远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些机器人守卫。
  
  可越是这样,秦然却越是不安。
  
  尤其是在所谓的‘奖励’中。
  
  因为,他不熟悉这一切,对这一切是陌生的。
  
  而‘掮客’?
  
  设计了这一切的对方,恐怕对此了如指掌。
  
  “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秦然下定了决心。
  
  不论‘掮客’的目的是什么,他都必须要这么做。
  
  然后,秦然突然一愣。
  
  因为,他觉得,这极有可能就是‘掮客’的目的之一!
  
  想要快速脱离副本世界的方法,对于玩家来说,只有一种:大幅度的挖掘副本世界的隐秘,然后,超出常规。
  
  这么做自然是会引出超出了想象的敌人。
  
  而在眼前的副本世界……
  
  秦然微微眯起了双眼,他放下了双手,右手的手指开始敲击膝盖。
  
  这是他的习惯之一。
  
  思考遇到难题时,秦然总会这么做。
  
  而就在秦然犹豫时,他感知到了头顶上的动静。
  
  最为显眼的就是那位叫做安娜的男性。
  
  对方在他的感知中十分显眼,如同是一盏探照灯,以至于其他跟随者都变得毫不起眼,当然了,也有几个是故意隐藏在了对方的‘光辉’中。
  
  “这么的迫不及待?”
  
  秦然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这些家伙为了什么而来。
  
  维克多!
  
  【贤者之石】!
  
  环城的宝藏!
  
  都犹如致命诱惑般,吸引着这些家伙。
  
  虽然这些东西都在刚刚化为了乌有,但这些家伙可不知道。
  
  毫无疑问,如果这件事不好好收尾的话,还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了。
  
  想到这,秦然将变为了普通水晶的【贤者之石】核心装到了上衣口袋内,转身向着地面走去。
  
  ……
  
  因为,修理店门,叶之餐馆的打样时间不得不推后了一些。
  
  这让返回的安娜没有吃闭门羹。
  
  可安娜却没有任何的欣喜,反而是脸上浮现着尴尬。
  
  “很抱歉,我应该明天再来。”
  
  “可是……”
  
  安娜满是歉意的对着含羞草说道。
  
  而在安娜的身后,怀崔克同样表示了歉意。
  
  至于剩下的几个将自己隐藏在斗篷内的家伙,却根本看也没有看含羞草一眼,他们或它们的目光直接死死的盯着维克多。
  
  其中一个更是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安娜的话语。
  
  “维克多!”
  
  “你以为你的小把戏能够瞒的过我吗?”
  
  “将【贤者之石】交出来!”
  
  “将环城的宝藏交出来!”
  
  沉闷的嗓音中,带着没有掩饰的激动,以至于声音十分的高,而对方的行为更是激动,披着斗篷的对方跃过了正在表示歉意的安娜,直直的冲到了吧台前,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吧台上。
  
  砰!
  
  实木制成的吧台,瞬间稀碎。
  
  这把站在吧台内的含羞草吓了一跳。
  
  “嘿,这就是你挑选的靠山吗?”
  
  “不怎么……呃?”
  
  “啊啊啊啊!”
  
  对方冷笑的讥讽出声,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变为了惨叫。
  
  无声无息中,赤红之焰凭空出现,席卷对方全身。
  
  刹那间,对方就变为了一根硕大的火炬。
  
  烈焰熊熊燃烧中,一抹脚步声却越发清晰。
  
  踏、踏踏。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