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六章 品尝
    所有人的视线看向了脚步声响起的方向。
  
      下一刻,秦然的模样就印入了人们的眼中。
  
      含羞草明显松了口气。
  
      含羞草不知道秦然去干什么了,但是只要秦然平安归来,就是好的。
  
      李佳佳、艾美则在这一刻找到了主心骨。
  
      慌张不自觉的散去。
  
      维克多和右同样是这样。
  
      甚至,这两位比李佳佳、艾美还要对秦然有信心。
  
      反观安娜、怀崔克则是越发的尴尬了。
  
      “很抱歉,罗阎阁下。”
  
      安娜再一次的道歉。
  
      怀崔克更是愧疚的看着秦然,指了指身后那几个隐藏在斗篷内的家伙,表示自己的身不由己。
  
      而那几个明显不怀好意的家伙则是戒备的盯着秦然。
  
      哪怕是有着斗篷的阻挡,也足以让李佳佳、艾美看出这几个家伙的凝重。
  
      事实上,不单单是这些家伙凝重。
  
      她们也十分的诧异。
  
      那突如其来的火焰不仅威力巨大,瞬间就让一个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家伙变成了火炬不说,还没有引燃其它东西。
  
      就算是这个时候与餐馆的地板相接触,都没有一丝一毫要引燃的模样。
  
      虽然没有任何情况说明这和秦然有直接的关系,但刚刚的一幕,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是谁做出来的。
  
      这几个匆匆赶来的家伙心底不由升起了一丝后悔。
  
      他们后悔自己的鲁莽了。
  
      面对安娜这种强大、自律的放牧者高层,他们、它们并不害怕。
  
      因为,安娜是遵守规矩的。
  
      可眼前的秦然不同。
  
      从出现时,这位就看也没看他们、它们一眼,只是关注自己的弟弟有没有受到伤害。
  
      如果没有那诡异的火焰,也就是一个疼爱弟弟的兄长罢了。
  
      可有可这种诡异的火焰……
  
      再想了想关于秦然杀神转世的传闻……
  
      这几个家伙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轻咳了一声。
  
      “抱歉,罗阎阁下,刚刚都是‘费’自作主张。”
  
      “我们和他并不熟。”
  
      “吧台我们会赔偿。”
  
      这个家伙走出来,单手放在胸前,行了一个古礼后,就十分诚恳的说道。
  
      “3000。”
  
      秦然确认含羞草没有什么事,就是被吓了一跳后,转过身看向了这几个家伙。
  
      接着,他报出了一个价格。
  
      很公道的价格。
  
      这几个家伙没有谁会反对。
  
      而就在他们、它们准备掏钱的时候,秦然继续说道。
  
      “还有30000。”
  
      “你们吓到我的弟弟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然的声音淡漠,根本没有一点感情,尤其是那双眼睛平静的让这几个家伙心底发颤。
  
      毫不犹豫,他们、它们就连连点头。
  
      这几个家伙毫不怀疑,只要他们、它们不答应,眼前的秦然会直接干掉他们、它们。
  
      而随着这几个家伙的答应。
  
      那一直燃烧的火焰就这么消失了。
  
      亦如它出现时的突然,消失时,也是突然。
  
      而火焰消失后,那个‘费’一丁点儿东西都没有留下。
  
      哪怕是灰烬都没。
  
      看着这一幕,那几个家伙隐藏在帽兜下的面颊狠狠的抽出了数下。
  
      特别是它们,更是不自觉的微微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与秦然的距离。
  
      这算是威胁吧?
  
      安娜心底暗自猜测。
  
      他虽然反对威胁这样的手段,但是看着这几个家伙的模样,心底莫名的舒爽。
  
      怀崔克也是。
  
      做为艾城最老的放牧者,他虽然受人尊敬,但是很多时候不得不遵照放牧者的规矩来,毕竟,他的荣耀就来源于那里。
  
      剩下的其他人,也都微微松了口气。
  
      包括维克多和右。
  
      尽管这些家伙出现的时候,气势汹汹,让维克多和右很不安,但是当那火焰突然降临的时候,却让维克多、右感到的是恐惧。
  
      维克多觉得只要自己沾染上一点,就得化为飞灰。
  
      而右?
  
      仅仅是火焰上诡异的气息,就让它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
  
      果然!
  
      告死鸟大人……不,不是大人!
  
      是殿下!
  
      告死鸟殿下,比想象中的还要强!
  
      而且,这种火焰……
  
      还有告死鸟的尊号!
  
      和不死鸟有关吗?
  
      右心底默默的猜测着,目光悄悄的看向了秦然。
  
      秦然感知到了众多的目光,但他根本没有理会,因为,含羞草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襟。
  
      秦然扭过头。
  
      含羞草眼中带着一丝担忧。
  
      那是在担心他刚刚应对完大麻烦后的状态,可能会出现不适或者留下什么后遗症。
  
      秦然嘴角一翘。
  
      他不着痕迹的抬手拍了拍含羞草的手背。
  
      看到含羞草彻底的恢复了平静后,这才转过了身,直视着安娜。
  
      “我们有关约定。”
  
      秦然这样说道。
  
      “是的。”
  
      “我违反了这样的约定。”
  
      “我愿意接受接受惩罚,并且给与您补偿。”
  
      安娜很羞愧的低下了头。
  
      怀崔克也再次表示了歉意。
  
      秦然微微颔首,目光开始看向了那几个披着斗篷的家伙。
  
      他很清楚,这几个家伙才是催使安娜、怀崔克不得不提前来到自己餐馆的主谋。
  
      又一次的看到了秦然那种淡漠的眼神。
  
      这几个家伙立刻躬身行礼。
  
      “大人,我们不是有意的。”
  
      “我们愿意给与补偿。”
  
      “也愿意遵照您的意思。”
  
      神秘侧虽然不是单纯的丛林法则,但是强大的实力总是能够改变一些事情的走向,而恰好的,秦然拥有这样的实力。
  
      也有着这样的想法。
  
      “明天下午三点之后来。”
  
      他这样的说道。
  
      几个家伙如蒙大赦的离开了餐馆。
  
      安娜、怀崔克再次行礼后才离开。
  
      “将这里收拾一下子。”
  
      说完,秦然就拉着含羞草返回了楼上的卧室。
  
      目送着秦然、含羞草离去,艾美忍不住的长出了口气。
  
      “为什么我站在我的搭档旁边总是觉得好压抑,喘不上气?”
  
      这位临时助手小姐低声自语着。
  
      “因为,他很可怕。”
  
      凯丽.麦登的灵魂悄悄的说着,化为了犬灵的汤姆、杰瑞一边点点着头,一边缩紧了身躯,靠近了艾美。
  
      两只犬灵的脸上带着浓浓的,被惊吓后的胆怯。
  
      动物,总是比人类敏感。
  
      哪怕是灵魂也不例外。
  
      当然,也有例外。
  
      “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
  
      “恐惧!瘟疫!灾厄!毁灭!”
  
      “他是……”
  
      “闭嘴吧!”
  
      “他就是我的老板,而且还很强大,老师也很好,就是这些,如果你再敢胡说的话,我就把这些告诉老板。”
  
      李佳佳威胁的说道。
  
      这样的威胁太有效了。
  
      李佳佳脑海中的声音一下子就停止了,只剩下了若有若无的抽泣声。
  
      对此,李佳佳免疫了。
  
      相较于,那种尖叫,这样的抽泣,她才会在意。
  
      而维克多和右则是开始收拾餐馆内的狼藉。
  
      这两位可是铭记着刚刚秦然的吩咐。
  
      “完全粉碎了。”
  
      “很难修好。”
  
      维克多细细的检查后,这样的说道。
  
      “只能是重新买了。”
  
      “不知道颜色和其它的搭不搭。”
  
      右很感叹的说道。
  
      “等殿下的吩咐吧,我们先把这里清理出来。”
  
      维克多说道。
  
      殿下,是右告知维克多的,并且以十分郑重的口吻说必须这样尊称秦然。
  
      对此,维克多没有任何的不满。
  
      他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不单单是契约,还有实力,已经秦然表现出的承诺,都让他乐意这样做。
  
      维克多和右的清理,让其余思考的人马上反应了过来,立刻加入了其中。
  
      精英恶犬抖动了一下身躯,缓缓的站了起来。
  
      它的目光扫过忙碌的众人,摇晃着尾巴,走上了楼,爬在了主卧室门前。
  
      它知道的并不多。
  
      或者说……
  
      它只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它应该守护在主人身边,听主人的话。
  
      不论自己的主人是否强大。
  
      都应如此。
  
      可那样的强大……
  
      精英恶犬回忆着它的所见所闻,回忆着它曾窥视到的力量源头,最终摇了摇头。
  
      前所未有的强大。
  
      精英恶犬想着,吩咐着其它恶犬恪尽职守,然后,大大的打了个哈欠,耷拉下了眼皮,呼吸变得悠长。
  
      ……
  
      主卧室,含羞草很是惊喜的看着秦然。
  
      “你恢复了?”
  
      含羞草尽力避免‘封印’之类的词汇出现。
  
      虽然实力不强,但是经历颇多的含羞草,知道应该注意什么。
  
      “嗯。”
  
      秦然笑着点了点头。
  
      含羞草长长的松了口气。
  
      太好了!
  
      2567没事,还解除了封印。
  
      真是太好了!
  
      不过……
  
      这样一来,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吧?
  
      含羞草的欣喜中,浮现了一丝的惆怅。
  
      做为队友,含羞草队友秦然有着相当的了解,秦然不是一个会浪费时间的人,争分夺秒的完成应该完成的,将夺回来的时间放在自我的强大上,对方就是这么一个人,除了偶尔见到实物时的欣喜,含羞草完全想象不出,秦然会有空闲时间的模样。
  
      大概就是个钟表吧?
  
      一分一秒都不会停歇。
  
      含羞草默默的评价后,调整了一下心态。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含羞草问道。
  
      做为秦然最合格的同行者,含羞草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够耽误秦然的计划。
  
      “等待。”
  
      秦然回答道。
  
      “等待?”
  
      “是因为那个家伙?”
  
      聪慧的含羞草马上猜到了什么。
  
      “嗯。”
  
      “睡吧。”
  
      秦然点了点头,然后,结束了这次谈话。
  
      含羞草乖巧的走近了卫生间开始洗漱,当返回房间时,秦然已经靠在了沙发中。
  
      含羞草爬上床关了灯,借着月光看着习惯性融入阴影中的秦然。
  
      不知不觉中,含羞草的呼吸变得悠长。
  
      一夜无梦。
  
      当太阳升到了天空的中央,含羞草醒了过来,就如同睡前一样,秦然还是坐在那里。
  
      “早~”
  
      用被子裹着自己,露出头的含羞草冲秦然问候着。
  
      “早。”
  
      秦然从沙发中站了起来,一边走向了卧室的窗户,一边回应道。
  
      “早餐我们吃蔬菜沙拉怎么样?”
  
      “连续的羊肉,我感觉有些上火。”
  
      含羞草走向了卫生间,在洗漱前询问道。
  
      “你做的都可以。”
  
      “我先去处理一下早餐前的事物。”
  
      秦然说着就推门而出,抬手摸了摸爬在卧室门前的精英恶犬的头顶,径直向楼下走去。
  
      精英恶犬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
  
      它从爬卧变为了站立。
  
      耳朵不自觉的竖起,眼中浮现了警惕。
  
      秦然走下楼,艾美因为上班,早早的离去了。
  
      李佳佳因为夜晚的学习还没有睡醒。
  
      只有维克多、右静静的坐在大堂内。
  
      “早安,殿下。”
  
      看着走下楼的秦然,两位躬身问候。
  
      “开门吧。”
  
      秦然吩咐道。
  
      维克多、右马上行动起来。
  
      叶之餐馆的门一开,一群人就走了进来。
  
      为首的还是安娜、怀崔克,而身后跟着的人、异人、怪异却是一大群,比昨天的寥寥几人多出十几倍。
  
      其中就有秦然熟悉的松石大小姐和对方的管家免一。
  
      不过,这些人显然是得到了消息的聪明之辈。
  
      没有一个吭气。
  
      任由安娜、怀崔克和秦然交流。
  
      “午安,罗阎阁下。”
  
      “我按照约定而来。”
  
      “还有,这是我给与您的补偿,这些是昨晚那几位的”
  
      老实如安娜般的好孩子问候后,直接递过来两个盒子。
  
      一个盒子内装着的是一支巴掌大小的羽毛。
  
      并不是洁白的那种,而是发黄。
  
      【名称:飘然之羽】
  
      【类型:奇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强大】
  
      【属性:1,轻身;2,纵跃】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想要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吗?戴上它吧。】
  
      ……
  
      【轻身:行走、奔跑时,减少自身50%的重量(不可超过150KG),它是一个恒定的效果,只要在身上就有效,但无法对手持之类的物品生效】
  
      【纵跃:进行跳跃动作时,可以减少自身30%的重量,或者获得一次超凡跳跃的机会(不能超过20米),3次/日】
  
      ……
  
      另外一个盒子内则是一张支票,上面写着10。
  
      装有【飘然之羽】的盒子来自安娜,支票毫无疑问是来自那几个家伙,其中包括吧台、含羞草的惊吓赔偿。
  
      确认无误后,秦然一点头。
  
      “可以开始了。”
  
      话音落下,人群中,一个人就走了出来。
  
      对方的个头不高,黑色的短发,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带着眼罩,身上穿了一袭这个年代少见的黑色长袍,双手笼在袖子中的中年人。
  
      “见过罗阎大人。”
  
      “我是放牧者和各个家族都认可的预言家。”
  
      “将有我来对维克多阁下进行公证。”
  
      对方这样的介绍着自己。
  
      维克多看了秦然一眼,在秦然的默许下,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
  
      他早就想要摆脱自己的嫌疑了。
  
      “我需要您的一根毛发,或者一点指甲,或者一滴鲜血。”
  
      对方这样的说道。
  
      维克多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拽下了自己的数根头发,然后,为了保险起见,他又剪了一截指甲,同时刺破自己的手指,给了对方一滴鲜血。
  
      这种坦然的态度,让周围旁观的人眉头一皱。
  
      难道真不是他?
  
      预言家则是一笑。
  
      “放心,这些东西只用在这次占卜上。”
  
      “我保证它们不会外泄。”
  
      说完,这位预言家就将头发、指甲、鲜血全都吞进了嘴里,开始细细品尝起来,下一刻,对方脸色剧变。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