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八章 餐桌礼仪
声音清晰,但却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亦如秦然平淡无波的表情。
  
  面容苍白的苦修士身躯僵直,宛如被冻僵了般。
  
  崩溃大哭的预言家没有再痛哭出声,但小声的抽泣,却比之前的大哭还要可怜。
  
  两个知道相当多隐秘的人,看着站在面前的秦然,只能做出一些本能的反应。
  
  至于更多?
  
  那就是忍住没有颤抖了。
  
  被预言家拉住,共享了‘预言’视野的苦修士,他看着眼前荒无人烟,被漆黑笼罩的旷野,心底的绝望一层层的出现。
  
  因为,他能够看到那漆黑是什么。
  
  不是自然的黑暗。
  
  更不属于普通超自然的黑暗。
  
  在那里的是‘吞食’!
  
  吞食一切的恐怖。
  
  漆黑的怪物慵懒而又高傲,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饥饿,就如同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祗,俯视人间的一切。
  
  且,不屑一顾。
  
  咬着牙,苦修士才没有弯下腰。
  
  不过,这也就是极限了。
  
  当远处出现了一抹烈焰光辉的时候,苦修士很干脆的坐倒在了地上。
  
  他瞪大的双眼中,出现了一个熔岩恶魔。
  
  与漆黑怪物不同。
  
  这个熔岩恶魔全身上下散发着狂暴、混沌的气息。
  
  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靠近。
  
  他就已经发现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污染,耳边开始出现邪异的窃窃私语。
  
  更为恐怖的是……
  
  他无法阻止这样的变化。
  
  苦修士终于知道了好友为什么会崩溃大哭了。
  
  死亡,不可避免。
  
  苦修士的脸上出现了苦涩。
  
  他努力的坐直了身躯,希望在死亡来临的时候,能够坦然一些。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要站起来。
  
  可腿有点发软,实在是坐不到。
  
  熔岩恶魔越来越近。
  
  然后……
  
  一切消失了。
  
  他再次回到了教堂中。
  
  在他的身后是低声抽泣的预言家,他保持着一个还算得体的坐姿。
  
  他的面前没有了漆黑的怪兽,也没有了熔岩恶魔。
  
  只剩下了,秦然。
  
  一个看起来普通、冷漠的年轻人。
  
  但这越发的让苦修士明白,对方的可怕了。
  
  邪神!
  
  经历了死亡,却逃过了轮回,再次苏醒的邪神!
  
  回忆着脑海中的漆黑和烈焰,苦修士十分肯定眼前年轻人的身份,毕竟,不论是那漆黑还是烈焰,上面邪恶的气息几乎是不用分辨就可以确定的。
  
  唉,这就是我们的终点吗?
  
  苦修士心底叹息了一声后,拍了拍自己好友的肩膀,努力的让自己的好友平息下来。
  
  接着,他尽量的让自己坐在地上的身躯保持笔直后,说道:
  
  “我看到了冕下您的来历。”
  
  “也明白了您的身份。”
  
  “诸多离去者之一。”
  
  “亦或本该腐朽者之一。”
  
  “我们无法对您要求什么,也不敢要求什么,只是请求您遵守古老的契约……”
  
  一边说着,苦修士的袖子中就出现了一柄匕首。
  
  匕首不长,却不小巧。
  
  匕首刃十分的宽,让其看起来有些像菜刀。
  
  苦修士将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他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我的灵魂将成为您的祭品。”
  
  “随您……享用!”
  
  怪异的匕首直直刺下。
  
  但却没有刺穿胸膛。
  
  满脸泪水,夹杂着鼻涕的预言家双手握着苦修士的手腕,用力的摇了摇头,泪水和鼻涕散在了苦修士缝着补丁,但很干净的袍子上。
  
  秦然默不作声的后退了一步。
  
  我见过很恶心的东西。
  
  但不代表我乐意接触。
  
  保持在了一个安全距离后,秦然看着预言家。
  
  “您的归来,您的复苏,我看到了。”
  
  “您想要找的东西,我也看到了。”
  
  “我希望和您做个交易。”
  
  预言家低声祈求着。
  
  看到了我想要找的东西?
  
  秦然眼中闪过了狐疑。
  
  说实话,他并不相信眼前的预言家看到了什么,就算是看到了什么,也就是自己吓自己。
  
  而且……
  
  还吓得不轻。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试探对方。
  
  “交易?”
  
  保持着淡漠的声音,秦然缓缓的问道。
  
  “是的,交易!”
  
  “我将给您一个信息,它将直指您的对手……那个对手就是您要找的,对吗?”
  
  预言家用力的点了点头,残留的鼻涕顺势甩出,黏在了苦修士的袍子上,拉出了一根晶莹剔透,却极为粘稠的丝线来。
  
  秦然的目光不自觉的偏移了一下。
  
  然后,才惊讶的发现,眼前的预言家,似乎比想象中的要知道更多。
  
  至少应该知道一些隐秘的事情。
  
  而所谓的‘对手’?
  
  秦然并不认为对方看到了‘掮客’。
  
  先不说‘掮客’本身给自己设立的层层防护,根本不应该是一个普通预言家能够找到的,如果真的这么容易找到,‘掮客’的坟头草都得三米高了,想要干掉那混蛋的人,真的是宛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
  
  单单是‘巨大城市’的防护,就足以让眼前的预言家无可奈何。
  
  更何况,一个只是看到他‘表层’的人,怎么可能会‘看’到那么多。
  
  那么,为什么预言家会说出类似‘准确’的话语?
  
  很简单。
  
  这就是一个话术。
  
  假如他真的是对方话语中描述的那样,自然而然的不可能没有一个敌人,而在这些敌人中,他必然有极为想要除去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说他想要找到对方并不突兀。
  
  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准确的。
  
  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秦然却很乐意知道对方所知道的隐秘事情。
  
  看到秦然点了点头,预言家大喜过望。
  
  他张嘴就说道:
  
  “您的对手就隐藏在这里!”
  
  预言家还在叙述着。
  
  可却没有声音传出,只能怪看到他嘴巴一张一合,宛如是被扔上了岸的鱼,预言家自己却仿若无觉,继续的说着。
  
  苦修士明显的发现了不对。
  
  一抬手,就捂住了预言家的嘴。
  
  但却晚了。
  
  窗外的阳光变得黯淡。
  
  窗下的阴影变得深邃。
  
  黯淡的阳光没有了应有的光辉。
  
  深邃的阴影却多出了一抹冷冽。
  
  咔、咔咔。
  
  小教堂内的地面上开始浮现一层冰霜,凝结的声音充斥期间,所有的东西都被这冻结的声音所扭曲,桌子、椅子就如同是被拧干的毛巾一样,蜡烛、烛台凝成了最初的油脂,汇聚成了一滩,一道类人形的身影在其中凝聚,散发着油脂的腥臭味。
  
  苦修士、预言家已经被冻结了,完全看不到这一切。
  
  秦然也在冰封中,但他的视野却接受着这一切。
  
  看着这仿佛是失去了色彩的世界,他的嘴角微微上翘。
  
  不是怪异!
  
  至少不是普通的怪异!
  
  夹杂着极为混**的信仰之力!
  
  类似老书本般的神灵?
  
  还是……
  
  心底的猜测,让秦然默默无声的站在那,静静等待对方的出现。
  
  类人形的身影很快凝结完毕。
  
  它走到了苦修士的面前。
  
  “愚蠢的白痴!”
  
  它这样的评价着。
  
  “该死的懦夫!”
  
  看向了预言家后,它又说了一句,接着,目光看向了秦然。
  
  “狂妄自大的傻子!”
  
  “你永远不知道,你遇到的是谁!”
  
  “是谁?”
  
  “当然是……”
  
  下意识就想要回应的类人形,猛地发现了不对劲,它下意识的就要后撤,但是却慢了一步,本该被冰冻的秦然一抬手,身体表面的冰霜就彻底的崩裂,左手手掌捏住了对方的脖颈,微微用力,对方用蜡凝聚的脖颈,就出现了裂缝。
  
  可是,类人形的对方,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是发出了一声冷笑。
  
  本该被束缚的对方,双手变为了蜡烛做成的利剑,直刺秦然。
  
  然后对方惊恐的感受到了那一惊人的热量从它的脖颈出出现。
  
  它的身躯,连带着双臂再次的融化,以比凝结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速度。
  
  然后……
  
  ‘蜡烛液’开始了蒸发!
  
  融化不可怕,它可以再次凝聚。
  
  可如果是蒸发呢?
  
  它不可能再次获得身躯。
  
  立刻,心底的空间占据了它的思维。
  
  “饶命!”
  
  “我永远交出‘钥匙’……”
  
  喊声戛然而止,汹涌的恶魔之炎淹没了对方,秦然默默的看着燃烧的对方,即使是对方身躯中浮现了一枚水晶球,漂浮在秦然的眼前,秦然都没有在意。
  
  直到对方真正的死去了。
  
  秦然这才看向了水晶球。
  
  水晶球有拳头大小,到印着秦然的身影。
  
  【名称:???】
  
  【类型:奇物】
  
  【品质:???】
  
  【攻击力:???】
  
  【防御力:???】
  
  【属性:???】
  
  【特效:???】
  
  【需求:???】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
  
  【备注:???】
  
  ……
  
  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了秦然的眼中,他眉头微皱。
  
  很显然,他的神秘知识无法识别,或者需要专门特殊的知识识别。
  
  在一切未知下,秦然谨慎的没有碰这枚水晶球,任由对方漂浮在那,他看向了苦修士、预言家。
  
  黑白色退去了。
  
  被冻结死去的两人,却安然无恙。
  
  两人再次看到了秦然。
  
  一个身躯僵直,一个低声抽泣。
  
  然后,脸色苍白的苦修士,努力坐直了身躯。
  
  “我看到了冕下您的来历。”
  
  “也明白了您的身份。”
  
  ……
  
  亦如之前的话语。
  
  一模一样。
  
  神情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甚至,就连那柄特殊的匕首,都回到了苦修士的袖子内,当对方掏出匕首的时候,预言家再次阻止了,再次说着刚刚的话。
  
  那个从蜡烛内诞生的怪物,又一次的开始凝结。
  
  秦然抬手就是一记恶魔之炎。
  
  对方顿时蒸发了。
  
  又一颗水晶球漂浮在了秦然面前。
  
  然后,身躯僵直的苦修士,低声抽泣的预言家再次出现了。
  
  秦然微微一皱眉,去没有更多的行动。
  
  他等着一切走完流程后,再次抬手一记恶魔之炎,将还没有出现的怪物蒸发掉。
  
  水晶球的数量顿时变成了三颗。
  
  犹如是卫星一般,三颗水晶球围绕着秦然。
  
  ……
  
  莫名的虚空中,紧紧注视着这里的存在,发出了低声而又恶意的笑声。
  
  “才三次!”
  
  “这就是一个开始!”
  
  对方说着,就再次的笑了起来。
  
  对方已经有好久没有玩这种小游戏了。
  
  陡然出现的有资格者让对方乐不可支,以及迫不及待,乃至是有些不管不顾的将对方拉入了这个小游戏中。
  
  毕竟,它有好久没有见到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但它还有着克制。
  
  一套完整的‘餐桌礼仪’,会让食物更加的美味,也会让它吃得更加安心。
  
  所以,它在静静的等待着。
  
  等待着食物犯错。
  
  犯错的食物才会发酵。
  
  不过,渐渐的,它发现这个食物有些不同。
  
  十次!
  
  二十次!
  
  三十次!
  
  对方没有改变任何的目标,一直在盯着正确的选择。
  
  “哼!”
  
  “很谨慎。”
  
  “但这样的谨慎,能够维持多久呢?”
  
  “你终究会改变目标的!”
  
  “就如同曾经发誓不会伤害无辜的圣堂骑士一样,那个美味的点心是在第几次对苦修士和预言家出手的呢?”
  
  “第一百零一次?”
  
  “还是第一百零二次?”
  
  “不着急,我会慢慢的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在秦然第两百次,继续攻击那个蜡烛怪的时候,捕食者有些坐不住了。
  
  蜡烛怪并不是凭空出现的。
  
  餐桌礼仪也不是随意使用的。
  
  这一切都是需要它的力量供给。
  
  蜡烛怪死一次,它的力量就消耗一分。
  
  餐桌礼仪维持一秒,它的力量就要多消耗两分。
  
  必须要改变一下了!
  
  它这样的想道。
  
  然后,动用了‘餐桌’外的一丝力量。
  
  立刻,那黑白的世界开始改变了。
  
  细密的鳞片出现在了苦修士的身上,他的指甲开始边长,牙齿变得锐利,呼吸间,苦修士就变成了一个披甲的怪兽。
  
  咔嚓!
  
  怪兽一回头,就将预言家的脑袋咬下去一半,然后,开始吞食预言家。
  
  血肉横飞。
  
  碎骨一地。
  
  秦然注视着这一切,等到蜡烛怪登场的时候,抬手一记恶魔之炎,再次让蜡烛怪变为了蒸汽。
  
  “为什么不出手!”
  
  “苦修士已经是怪物了!”
  
  “你应该先干掉苦修士才对!”
  
  咆哮声在虚空中回荡。
  
  那个存在不甘心的,又来了一次。
  
  这一次它没有让苦修士细嚼慢咽,再一口咬死了预言家后,就直扑秦然,然而,秦然没有任何的反击,躲闪间等到了蜡烛怪出现,一记蒸发。
  
  即使是预言家同时变为了怪物,也没有改变秦然的选择。
  
  又是三百次后。
  
  虚空中的存在沉默了。
  
  它发现,这个资格者好像和它以前碰到的有些不一样。
  
  越发虚弱的身躯告知着它,这次的食物丢失了。
  
  它叹息着,解除了这次狩猎,并且牢牢的记住了这个食物的模样。
  
  它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和对方玩游戏了。
  
  接着,它准备离开了。
  
  而就在它隐去痕迹前,它突然听到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只要听声音,就能够感觉到对方是很饥饿的那种。
  
  更加重要的是……
  
  那不是它的。
  
  没有犹豫,它加快了隐秘的速度,但是一张无形的大嘴,狠狠的咬住了它的触须,将它死命的往外拽。
  
  “松口!”
  
  “该死的!”
  
  “你这个没有任何餐桌礼仪的家伙,给我松口!”
  
  它连连大吼,但是那大嘴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是越发的用力拽了。
  
  而且……
  
  一边拽一边咀嚼着。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