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九章 不可承受之痛
虚空中,莫名的存在惨吼连连。
  
  它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存在盯上了。
  
  它现在就想要摆脱这个家伙。
  
  而‘暴食’则是死死咬住不放。
  
  至于‘餐桌礼仪’?
  
  开玩笑,谁和你讲‘餐桌礼仪’了,吃到嘴里咽下去才是真的。
  
  所以,‘暴食’一边死死咬住,一边咀嚼、吞咽。
  
  “好、好吃!”
  
  ‘暴食’向自己的兄长传达着这个想法。
  
  “好吃,你就多吃点。”
  
  秦然淡淡的回应道。
  
  秦然从不担心暴食会吃撑,事实上,‘暴食’想要吃饱都是很困难的,最近更是只能在含羞草的厨艺下稍稍满足。
  
  现在,有了送上门的食物,秦然并不介意让‘暴食’放开了吃。
  
  有了秦然的回应,‘暴食’彻底的放开了。
  
  他一开始还是克制着的。
  
  而现在?
  
  那死死咬住了对方的嘴,如同是潮水一般向前汹涌的漫延。
  
  莫名的存在吓得就差尖叫了。
  
  它知道这恐怖的家伙想要干什么。
  
  将它全部包裹住,然后,直接吞掉。
  
  它丝毫不怀疑对方能够做到这一点,哪怕它的身躯足够庞大,也只不过会是让对方会拥有更多的饱腹感罢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莫名的存在心底一沉,那无可描述、不可名状的身躯,就这么的一分为二了。
  
  一半,是自由的。
  
  一半,被‘暴食’吞了下去。
  
  感受着剩余一半的身躯,莫名存在心头都在滴血了。
  
  不单单是它积攒的力量消失了一半。
  
  它的‘神性’也受损了。
  
  甚至就连‘神格’都有了被降格的危险。
  
  愤恨!
  
  仇怨!
  
  它恨不得把‘暴食’吞下去,但是,它很清楚,它真要真么干的话,被吞食的一定是它。
  
  它刚刚已经尝试过了。
  
  它……找不到对方的身躯。
  
  就一张嘴。
  
  不停吞食的嘴。
  
  吞下去的东西直接出现在了虚空外,那个强壮蝼蚁的体内。
  
  哪怕是它,都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世间怎么能够出现这样不合常理的怪物?
  
  莫名的存在感受着那张大嘴又要靠过来,当即大吼道:
  
  “你这个没有任何餐桌礼仪的莽夫!”
  
  “我驱逐你!”
  
  属于它的‘餐桌礼仪’中一部分立刻运行,‘暴食’无声息无形的被驱逐出了这里,返回到了秦然的体内。
  
  这让莫名的存在松了口气。
  
  但这口气才松了一半,就被死死的卡在了喉咙中。
  
  因为……
  
  ‘暴食’再次的回来了!
  
  顺着它布置的‘餐桌礼仪’的仪式,沿着本不该存在的精神力量,一步一步飞速的向着它靠近着。
  
  “这怎么可能!”
  
  感受着那浩瀚如海的精神力量,莫名存在不可置信的低吼着。
  
  它是没有眼睛,如果有眼睛的话,一定会瞪得溜圆。
  
  那是已经可以达到与它类似位格的精神力量了,但是对方却还保持着脆弱的模样,尤其是那一缕缕神火,更是不符合对方的位格。
  
  难道……
  
  这一切都是陷阱?
  
  莫名存在心底一动,它回忆着曾经的老仇人,回忆着那些恨不得杀它后快的家伙们,越想越是这样。
  
  这就是陷阱!
  
  一个彻头彻尾针对它的陷阱!
  
  “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莫名存在狠声道。
  
  在‘暴食’即将再次进入到‘餐桌仪式’的这边时,莫名存在行动了起来。
  
  顿时,一张圆的餐桌出现在了虚空中。
  
  木质的圆桌上,有着一个比圆桌略小的玻璃托盘,在托盘正中央放着一个漆黑的花瓶,里面空空如也。
  
  一个光洁的银质盘子出现在托盘一侧,秦然的虚影站在了盘子中。
  
  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一切。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那个虚空中的存在。
  
  无法描述对方的外貌。
  
  这样的无法描述,并不是说不出,而是在秦然眼中对方在变化着。
  
  上一刻像个巨型的大章鱼。
  
  下一刻就变成了一个海星。
  
  前者可以铁板。
  
  后者能够煲汤。
  
  秦然补充了一下。
  
  秦然看着对方,莫名的存在也在看着秦然,很自然的感知到了秦然的一些恶意心思。
  
  “我不会放过你的!”
  
  莫名存在这样的说道。
  
  然后,在察觉‘暴食’距离自己就一步之遥后,莫名存在恶意的笑出了声。
  
  “我承认,我失算了。”
  
  “但,我没有失败。”
  
  对方这样的强调着,然后,就洋洋自得的说道:
  
  “‘餐桌仪式’,食物不能浪费,但能够换取!”
  
  “遇到不喜欢的食物,过掉,转到其他人面前!”
  
  “你既然还在我的‘餐桌仪式’中,我就能够进行这样的换取——放心,这不单单是换取,还有着我这个主持者的诅咒!”
  
  “我诅咒你遇到最痛恨你的敌人!”
  
  话音落下,餐桌上的那个漆黑瓶子内就喷出了如墨般的雾气。
  
  一只无形的大手转动着玻璃托盘,让虚影话的秦然从莫名存在一侧,转向了远方。
  
  那是真正的远方。
  
  秦然的身影从盘中消失。
  
  另外一些东西从盘子中诞生了。
  
  那是一辆马车。
  
  金色的马车,瞬间就脱离了餐盘,甚至,整个餐桌都被压碎了。
  
  莫名的存在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巨大的仿佛囊括了整个苍穹的马车从身上碾了过去,直接化为了虚无,消散在虚空中。
  
  而马车内的四道身影却是仿若无觉。
  
  一男两女面对面而坐。
  
  最小的孩童则坐在男人的膝盖上。
  
  男子靠在椅子中,坐姿懒散却拥有着无法说出的威严,仅仅是坐在那里,就好似是太阳般光照大地,他的膝盖上做着一个小女孩。
  
  面容稚嫩、天真,眉目间与男子有着七分相像。
  
  女孩抬手搓动着男子下巴上的胡茬,时不时发出笑声。
  
  在这笑声中,男子面容瞬间融化,露出了父亲般慈和的笑容。
  
  两位女士同样面带微笑,但仅仅是对男子和孩子。
  
  两者间的气氛却有些微妙。
  
  一公正恪守。
  
  一邪异自我。
  
  双方互看了一眼,同时撇过了头。
  
  小女孩看到两位母亲的模样,立刻拉了拉父亲的衣襟。
  
  “爸爸,我已经调转了马车!”
  
  “我们马上就能够回到酒馆了!”
  
  “我已经非常想念莱茵克斯阿姨了。”
  
  “不能叫阿姨。”
  
  “你要称呼为姐姐。”
  
  一旁公正恪守的女骑士长纠正道。
  
  “嗯,你要叫姐姐,不能是阿姨。”
  
  邪异自我的女士立刻附和道。
  
  接着,话题不自觉的就偏离了,车厢内的气氛瞬间缓和,小女孩冲自己的父亲笑着眨眼,那位父亲悄悄的给自己的女儿比了个大指姆。
  
  然后,就如同任何一位慈和的父亲一样,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顶。
  
  在女儿看不到的瞬间,父亲眼中金色的光辉闪烁了一下。
  
  马车速度更快了。
  
  瞬间就消失在了虚空中。
  
  当马车消失后,这里什么都没有了,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一座奢华的宫殿内。
  
  ‘掮客’将三枚完整的【贤者之石】放入了眼前的魔法阵中。
  
  这是由一个圆与三角组成的魔法阵。
  
  三角在外,圆在内。
  
  三角的每个角上都放着一件特殊的灵物:
  
  最上边是一颗头颅,头颅虽然被斩下,但是头上的蛇发却依旧狰狞的吐着信子。
  
  左侧的角上则是一只眼睛,足有拳头大小的眼睛,雷霆闪烁。
  
  右侧的角上放着一些蛇蜕,本该薄而轻盈的蛇蜕却压得地面不住下沉,似乎里面装着整个世界一样。
  
  三枚完整的【贤者之石】放在了三角与圆交汇的地方。
  
  当确认无误后,‘掮客’微微松了口气。
  
  “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掮客’低声自语着。
  
  然后,在这个时候,‘掮客’感受到了诅咒的气息。
  
  “该死的疯女人!”
  
  ‘掮客’低声冷笑着。
  
  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哪怕是为了眼前的计划顺利进行,他选择了沉睡,但是对于巨大城市内发生的一切,他是了如指掌的。
  
  ‘吴’,大名鼎鼎的祈愿者。
  
  一个早晚会和他对上的家伙。
  
  因为,对方是站在秦然那边的。
  
  而且,对方的能力,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碍眼了。
  
  虽然经过了层层布置,但是他并不能够百分之百的迷惑对方。
  
  一旦被对方看破的话……
  
  有了这个想法的‘掮客’,选择了一次简单的布局。
  
  他在第一次被对方诅咒的时候,选择了硬生生的承受,为的就是麻痹对方,而第二次才是反击的开始。
  
  想到这,‘掮客’毫不犹豫的走进了这个魔法阵。
  
  这是他下一步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他几乎是倾尽了所有,才布置出来,哪怕是顺带做为应对那个疯女人的诅咒,都是大材小用了。
  
  所以,‘掮客’静静等待着,那个疯女人受到教训。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平息怒火。
  
  但是,‘掮客’马上的就发现了不对劲。
  
  诅咒力量比想象中的要强!
  
  不!
  
  是强的太多了!
  
  完全不是‘祈愿者’能够达到的程度,即将获得了‘诅咒’类唯一称号的玩家,也不可能达到这一的程度。
  
  嘶、嘶!
  
  蛇发高高昂起发出了长嘶,犹如是多米诺骨牌的开始,那可孕育着雷霆的眼珠开始观察左右,些许的蛇蜕上出现了高山、大海的虚影。
  
  三枚【贤者之石】来回闪烁。
  
  站在魔法阵中的‘掮客’第一时间就受到了影响。
  
  不行!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感受着这股诅咒力量,知道意外发生的‘掮客’马上就要启动预备计划。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股粉碎的疼痛从下面传来。
  
  ‘掮客’双手本能防御,双腿加紧。
  
  然后,还没有等到有任何的赎回,粉碎的疼痛再次出现了。
  
  一次、两次、三次。
  
  青筋从‘掮客’的脑门上崩出,他已经无法站立了,只能是跪倒在魔法阵中。
  
  而这个时候,魔法阵自动的进入了反击的模式。
  
  它按照‘掮客’所安排的,以最强有力的方式‘回击’了第一个下咒者。
  
  三枚完整的【贤者之石】,足以完成一次近乎神圣的‘大祈愿术’,更不用说还有这么多的‘祭品’!
  
  它完成的很顺利。
  
  甚至,称得上漂亮。
  
  但‘掮客’没有任何的欣喜。
  
  感知到那个气息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靠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的‘掮客’,强忍着疼痛,启动了最后的逃生计划。
  
  光芒闪烁,‘掮客’消失在了宫殿中。
  
  ……
  
  “我不认为‘掮客’那混蛋会第二次被你诅咒。”
  
  “他一定会有防御措施!”
  
  “甚至,是反制!”
  
  看着自己好友在地上一字排开摆放着十个诅咒稻草人,酒馆老板娘忍不住的劝说着。
  
  “我知道。”
  
  “所以,我做了占卜!”
  
  “这个时候,是我的最佳机会——‘祈愿者’是不擅长诅咒,但是我会以我擅长的方式,让诅咒更加的恰到好处!”
  
  ‘吴’说完再次从袖子中拿出了大锤,对着眼前的十个诅咒稻草人开始了狠狠的砸击。
  
  轰、轰轰!
  
  看着一个粉碎的稻草人,酒馆老板娘一捂脸。
  
  因为,她看得出自己好友砸击时,第一受力点是在哪里。
  
  可怕!
  
  默默的酒馆老板娘退出了小厅。
  
  ……
  
  光辉闪动。
  
  秦然出现在了宫殿中。
  
  目光警惕的扫过这个奢华的宫殿,秦然的双眼直直的盯住了地面上的魔法阵。
  
  外围三件失去了原本力量、扭曲变形的施法材料,秦然不认得,但是【贤者之石】他可是认得的。
  
  “三枚完整级别的【贤者之石】!”
  
  “果然……”
  
  “之前那家伙就在这里。”
  
  秦然眯起了双眼。
  
  他之所以控制‘暴食’稍缓,任由对方完成了‘餐桌仪式’,无非就是听到了对方的描述。
  
  而且,有着‘暴食’之前的吞食、消化,他确认对方没有说谎,一切都是真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掮客’那混蛋跑得这么快。
  
  但,并不是没有线索。
  
  秦然扭头查看四周。
  
  一些东西足以说明,‘掮客’在这里待得足够久。
  
  “是在销声匿迹后,就待在这里吗?”
  
  “这个魔法阵……”
  
  就在秦然还在观察时,宫殿正中央的位置,一抹蓝白色的光辉突然出现,形成了一道椭圆形的大门。
  
  在大门出现的一瞬间,一陌生与就从门内传来。
  
  “我愿意付出你所说的代价!”
  
  “请帮帮我!”
  
  声音急促、虚弱。
  
  且十分耳熟。
  
  是……
  
  波尔!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