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冻土
波尔?
  
  果然和那混蛋有关联!
  
  秦然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对于这位自称被‘魔女困顿’的独行者,秦然一直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事实上,对于任何靠近的陌生人,秦然都是这样的态度。
  
  尤其是在多了‘掮客’这样的敌人后,秦然更是越发的警惕了。
  
  “这就是你一直以来所谋划的吗?”
  
  秦然再次打量这座宫殿,目光最终锁定在了眼前泛着蓝白色光辉的椭圆形大门。
  
  “请帮帮我!”
  
  波尔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然可以感受到那种急促与虚弱。
  
  突发事件和受伤?
  
  秦然猜测着。
  
  但这并不是他进入眼前大门的理由。
  
  没有确定是否存在危险前,秦然不会擅自行动。
  
  而该怎么确定危险?
  
  啪!
  
  秦然抬手打了个响指。
  
  上位邪灵应声出现。
  
  “您最忠诚、谦卑的仆人,听候您的召唤,时刻为您服务。”
  
  上位邪灵一出现就躬身行礼。
  
  随着秦然力量的解封,它的力量也跟随解封了。
  
  这让上位邪灵越发的确认,自己是离不开秦然了。
  
  因为,它不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契约力量完全的渗透了它的根本,而且这种力量还在缓慢的改变着它。
  
  好坏暂时说不上来。
  
  但它预感是好事。
  
  前提是,眼前的Boss乐意这么做。
  
  要知道双方的契约是以Boss为主的,Boss说什么就是什么。
  
  它?
  
  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也,不敢反抗。
  
  没有谁比它更清楚,眼前的Boss是什么样的人了。
  
  它绝对不希望成为Boss的敌人。
  
  所以,在直起身的时候,上位邪灵马上就直直的向着泛着蓝白色的椭圆形大门走去。
  
  当然,在此之前,已经将有关含羞草的一切通过契约的力量向秦然汇报道。
  
  在得知含羞草无恙后,秦然放下了最后一份担心,视野跟着上位邪灵进入了那扇‘门’后的世界。
  
  ……
  
  马车来到了一处山坡上,茂密的松树林配合着魔法的灵光遮蔽着马车的痕迹,波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仅是因为疲惫,还因为他受了极为严重的伤。
  
  伤处在小腹,是因为他和敌人拼杀时,被一剑刺中,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的那件针对性道具的话,那个时候就被刺穿了身躯,丢掉了小命。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好受。
  
  当然了,刺中他的人,更不好过,那位刺中他的人被他一剑削掉了脑袋,死去了领头者令伏击者们顿时一乱,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利用另外一些道具,暂时逃到了这处山坡上,隐藏在了茂密的松树林中。
  
  “波尔先生。”
  
  压低了的话语声,依旧显得洪亮。
  
  一个足有两米高的男子走了过来。
  
  对方不仅高大,还极为健壮,亚麻的砍袖,粗布的裤子,牛皮靴,手中拎着长柄的斧枪,斧刃上满是血迹,枪尖上还挂着一截肠子。
  
  壮汉走了两步,发现了这截肠子,毫不在意的一抖斧枪,将其甩了出去,然后走到波尔面前,检查着波尔的伤势,当发现没有伤到内脏时,壮汉松了口气,将随身的水囊递了过来。
  
  “喝一点,对你的伤有好处!”
  
  扭开的水囊内,一股扑面而来的劣质酒味,让波尔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顿时,伤势被牵动,刚咳嗽了一声的波尔就忍不住的痛呼出声,不过,在看到壮汉要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波尔连连说道。
  
  “不用了,阿什卡诺。”
  
  “我会自己治疗的。”
  
  曾经见识过对方包扎技术的波尔绝对不允许自己由对方包扎,只要他还不想死的话。
  
  壮汉挠了挠头,半蹲在波尔身边,看着波尔拿出纱布、酒精后,双眼就离不开酒精了。
  
  “味道不错。”
  
  壮汉这样的评价着。
  
  “但你不能够去喝它。”
  
  波尔强调着。
  
  “为什么?”
  
  “它让我想到了生命之水!”
  
  壮汉追问道。
  
  这让波尔感到异常的头痛,他此刻终于理解当他提出两枚金普顿雇佣对方时,那位诺万神父的欣喜是为什么了。
  
  并不是因为对金普顿的欣喜,而是因为摆脱麻烦的欣喜。
  
  “它让你想到了生命之水,但并不是生命之水!”
  
  “还有,我们应该更关注眼前的局面。”
  
  波尔试图让阿什卡诺明白眼前的局势。
  
  可马上的,波尔就绝望了。
  
  “不过就是一百多个烂番薯,我们马上就能够砍翻他们!”
  
  “来,站起来,让我们一起战斗!”
  
  阿什卡诺斗志昂扬的说道。
  
  “阿什卡诺,我和你不一样,这样的伤势足以让我失去行动力,我暂时无法战斗了。”
  
  波尔指了指自己的伤口,解释着。
  
  “你不能战斗了?”
  
  阿什卡诺一愣,这位壮汉再次挠了挠头,然后一摆手道:
  
  “没事!”
  
  “那你在这里等着,等我砍翻那一百多个烂番薯!”
  
  说完,阿什卡诺就站了起来,拎起了斧枪。
  
  “等、等等。”
  
  “回来!”
  
  看着站起来就向着山坡下冲去的保镖,波尔大声喊着,对方听到了,但是却用力的挥了挥手,用更大的声音回应道:“我去去就回!”
  
  随着这样的声音,保镖的身影消失在了松林内。
  
  波尔无力的放下了抬着的手。
  
  他并不担心这位保镖的安危,也从未担心这位保镖会说谎。
  
  他知道对方的实力和性格。
  
  既然说了,那是肯定会做到的。
  
  但是……
  
  他们的敌人可不单单是山下的那群盗匪。
  
  那群盗匪只不过是试探的棋子罢了,真正的杀招远远没有到来。
  
  接着,波尔苦笑了一声。
  
  他这个连对方试探的棋子都对付不了的家伙,想什么对方的杀招,都是没有用的,接下来的他,恐怕……难逃一死了。
  
  想到死亡,波尔全身一颤。
  
  他,恐惧死亡。
  
  面对死亡,他数次挣扎。
  
  可最终,还是要难逃一死啊!
  
  想着自己在巨大城市里的努力,波尔又一次的苦笑起来。
  
  他没有怨恨那些人的见死不救,更没有怨恨不公平。
  
  世界上哪里来的公平?
  
  所谓的公平,大多数的时候,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事实上,如果换做是他,面对着他这样不知来历的‘求助者’,大部分的时候也就是警惕,剩下的只会是敌意罢了。
  
  “你们那些家伙,估计快要见到我了。”
  
  “和你们一样,我也没有逃离出去。”
  
  “甚至,比你们还会惨一点。”
  
  回忆着最初进入巨大城市,然后逝去的好友们,波尔摇了摇头掏出一瓶药水灌了下去,他还没有放弃努力。
  
  波尔深知他所面对的敌人是个什么性格,他这个屡次坏掉对方好事的家伙落在对方的手里,想要单纯的死亡那是不可能了。
  
  被折磨一番是必须的。
  
  之后?
  
  恐怕还会生不如死一段时间。
  
  现在的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自我了断。
  
  可,他还是怕死。
  
  在真正的生不如死到来前,他还是惧怕着死亡。
  
  “我果然是个胆小鬼!”
  
  波尔轻声叹息着,他握着长剑,努力支撑自己站起来。
  
  腹部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哪怕有着药剂的辅助治疗,但这样简单的动作,依旧让纱布迅速的变红,让他的体力大幅度的消耗着。
  
  背部靠在马车上,波尔又一次的喘息起来。
  
  受了伤后,应该好好休息,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敌人来了!
  
  不是那些看得见的敌人。
  
  而是看不到的敌人。
  
  借助着从无法无天那里购买来的特殊道具,波尔清晰的看着那些无形的生物慢慢的围拢过来,气温不由自主的降低了。
  
  波尔很清楚,该怎么对方这些无形生物:火焰是对付这些东西的不二法门。
  
  可惜的是,这个时候隐藏在这里的他根本不敢使用火焰。
  
  这会暴露他的行踪。
  
  看不见的敌人很麻烦,但一群看得见的敌人也很麻烦,如果两者合二为一的话,就是最为麻烦的事情了。
  
  值得庆幸的是,波尔提前做了准备。
  
  在离开摩尔萨时,他不仅花费了两枚金普顿在战神殿内雇佣了阿什卡诺这位保镖,还花费了二十金普顿给自己的马车布置了一些东西。
  
  而这个时候,就用到了。
  
  波尔用手捂着自己的小腹,鲜血透过纱布沾染在了手上,他用满是鲜血的手一按车门。
  
  烙印在车门内的无形的法阵立刻运转起来。
  
  吼!
  
  一声巨大的如同雷鸣的吼声在波尔心底响起,也在那些无形的生物心底响起。
  
  与被赐予了勇气的波尔不同,那些无形生物遭受到了灭顶之灾。
  
  啪、啪啪!
  
  犹如是玻璃碎裂的响声中,一个又一个的无形生物破灭了。
  
  但是,波尔根本来不及去关注这些。
  
  他转身向着马儿走去。
  
  这些来自摩尔萨之外的马儿,是最好的战马,爆发力强,耐力持久,虽然需要精心打理,但却是战场上的好帮手。
  
  不论是经过,还是撤退都是如此。
  
  而波尔花费了大价钱购买这两匹战马,为的就是这个时候。
  
  他解开了缰绳。
  
  可还没有等到波尔翻身上马。
  
  两匹健壮的战马突然嘶鸣起来。
  
  唏律律!
  
  尖锐的嘶鸣中,两匹本该温顺的战马四踢乱刨,不安的抖动着鬃毛,到了后来,更是窝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在喘息,就如同是死了一样。
  
  波尔身躯摇晃,一把扶住了马车,这才没有摔倒在地。
  
  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幽暗。
  
  冰冷随之出现,急速的蔓延。
  
  战神殿的祝福,让波尔对抗着这样的冰冷,但是情况却不乐观,冰冷源源不断的涌入波尔的体内,战神殿的祝福却是渐渐的消退。
  
  对于一个泛信徒来说,如果不是金普顿够多的话,那位神父是不可能替他祈福的。
  
  但即使是祈福了,效果也是有限的,甚至是真正的信徒,也很难受到那位战神的祝福,不单单是战神,从‘黑灾’之后,神灵们就越来越少关注人间了。
  
  更多的是一些邪异存在出现。
  
  特别是被猜测,带来了‘黑灾’的‘灾厄女士’更是受到了更多的崇拜。
  
  只不过,在整个北陆,那位‘灾厄女士’依旧是隐匿在暗处。
  
  可对方的影响却越来越深远。
  
  比如这个时候,感受着‘灾厄戒令’的波尔,很清楚自己遇到的是什么。
  
  “‘灾厄女士’的祭司?”
  
  “不!”
  
  “如果是‘灾厄女士’的祭司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直接出手我就死定了。”
  
  “应该是从某位祭司处隐秘处购买了属于‘灾厄女士’祝福过的超凡物品。”
  
  迅速想明白的波尔越发的绝望了。
  
  他有准备。
  
  对方同样有准备。
  
  而且,比他还要全面、厉害。
  
  这要怎么办?
  
  难道真的只剩下死亡了吗?
  
  波尔心底的绝望,让他几乎失去了力气。
  
  属于战神残留的祝福,完全的褪去了。
  
  剩下的就是冰冷。
  
  波尔准备迎接自己悲惨的未来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抹声音突然从心底出现——
  
  “你看起来需要帮助?”
  
  声音温和、陌生,但对波尔来说却是救命稻草。
  
  “是的。”
  
  “我需要帮助。”
  
  “我要付出什么?”
  
  波尔问道。
  
  “付出?”
  
  “不需要太多!”
  
  “基本是免费的!”
  
  那个声音回答道。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是波尔早已经洞悉的真理。
  
  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
  
  特别是这种诡异的出现方式和莫名的强调,更是让波尔明白,自己恐怕是遇到了那些邪异的存在了。
  
  可现在的他有得选择吗?
  
  仅仅是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后,波尔就喊道:
  
  “我愿意付出你所说的代价!”
  
  “请帮帮我!”
  
  声音落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冰冷仍然在蔓延。
  
  死亡继续在靠近。
  
  波尔这个时候已经无法站立了,他跌倒在马车旁,脸与冰冷的泥土触碰,就如同他在巨大城市里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真的是糟糕透顶的局面。”
  
  波尔嘴唇蠕动着道。
  
  这个时候,他想到了曾经对无法无天的承诺。
  
  估计要失约了。
  
  还有……
  
  2567。
  
  那个面对着他这个落水狗时,依旧选择公平的男人。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实力能够恢复,他一定要和对方组队完成一次副本世界,尽全力的帮助对方拿到最高的评价,获得最好的战利品。
  
  不为什么。
  
  就为了对方的公平。
  
  以及,还恩情。
  
  对方的那种公平是让他苏醒后,为数不多感到人生不那么灰暗的时候。
  
  不过……
  
  一切无法达成了。
  
  脸沾染着泥土,全身无力的波尔,静静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一抹淡然的声音突然响起。
  
  “冰冻的泥土也有芬芳吗?”
  
  波尔全身一颤。
  
  他听出了声音是谁。
  
  他不可置信的一抬头。
  
  立刻,他看到了熟悉的人,和记忆中一样冷漠的姿态,就那么随意的站在冻土上,站在松林间,与背后皎洁的月亮交错出一道深邃的身影。
  
  “2567!”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