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章 问
    波尔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在心底呼喊。
  
      做为一个刚刚苏醒的独行者,一些必要的常识,他还铭记在心。
  
      哪怕再惊讶秦然的出现,也尽力保持着镇定。
  
      当然,也就是这一刻。
  
      下一刻——
  
      月光下的秦然,就这么的被切碎了。
  
      就如同是一面被铁锤击打的镜子般,啪的一声碎了。
  
      “啊!”
  
      波尔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然后,他看到粉碎的秦然,再次恢复了原状,站在了月光中。
  
      这是……
  
      “啊!”
  
      波尔心底的想法还未完整的出现,秦然再次的碎了,接着,又恢复了原状。
  
      而当第三次开始的时候,波尔已经波澜不惊了,甚至,连刚刚弥漫心中的恐惧都没有了,他坐了起来,靠着马车,擦了擦脸上的泥土,静静的看着秦然碎了又复合,复合之后又碎。
  
      整整十次之后,秦然才停了下来。
  
      然后,就这么的向着黑暗走去。
  
      惨叫声突然从一侧的阴影中传来。
  
      波尔很清楚,秦然是干什么去了。
  
      那个隐秘的窥视者!
  
      对方是必须要除掉的。
  
      “你和‘掮客’是什么关系?”
  
      突然,身后传来的秦然的声音。
  
      波尔脸上出现了茫然,接着,他才扭过头,看着身后的秦然,露出了苦笑,道:“我很希望和哪位有些关系,至少,这会让我现在不这么的被动。”
  
      秦然默不作声的看着波尔。
  
      大约两秒钟,这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应该没有关系吧?
  
      上位邪灵判断着波尔的神情、眼神。
  
      当然了,这一切还需要自己的Boss来判断。
  
      “科林,感谢你的支援。”
  
      “我现在需要去帮阿什卡诺了!”
  
      波尔突然的报出了一个名字。
  
      跟随秦然进入多个副本世界的上位邪灵微微点了点头。
  
      科林,又一个假名字。
  
      但应该符合这里的风格。
  
      宫殿中,借助上位邪灵眼睛看着一切的秦然抬起头,看向了宫殿一侧。
  
      不知何时,那里已经开始垮塌了。
  
      墙壁后,是黑色的虚无。
  
      很显然,‘掮客’在这里不止做了一层保险。
  
      第一个穿过蓝色椭圆形大门的生物,一定会受到袭击。
  
      垮塌的宫殿就是第二个。
  
      一环扣一环,这很符合掮客的性格。
  
      至于现在穿过蓝色椭圆形大门还有没有危险?
  
      试验一下,就可以了。
  
      啪!
  
      秦然抬手打了个响指。
  
      上位邪灵再次出现在了秦然的身旁,它又一次的穿过了蓝色椭圆形的大门,接着,那种分割再次的出现了。
  
      同时,宫殿垮塌的速度更加的快了一些。
  
      当上位邪灵第三次进出蓝色椭圆形大门后,在切割开始的同时,宫殿已经垮塌了一半。
  
      “步步紧逼吗?”
  
      秦然摆手阻止了上位邪灵再次进出蓝色椭圆形大门的做法,他指了指黑色的虚空,道:“去试试那里。”
  
      看着那不详的黑色。
  
      感知着其中的危险。
  
      上位邪灵脸上毫无表情的向着黑色虚空走去,心底却是快哭出来了。
  
      它刚刚已经死了三十多次了啊!
  
      被切割成一片片的,很疼的啊!
  
      现在还要遭受更多的未知危险?
  
      再接触到黑色虚空的时候,又一次的,上位邪灵开始怀念西海岸的阳光了。
  
      但是,下一刻,上位邪灵却愕然的发现,它又一次的站在了山坡的松林内,而且,毫发无伤。
  
      这才是正确的通路?
  
      真是狡猾的家伙!
  
      上位邪灵评价着那个Boss的敌人。
  
      甚至,上位邪灵猜测,这是对方留给自己的后路!
  
      设想一下,对方所在的宫殿如果被突然的突入,当那蓝色的椭圆形大门出现时,突入者会怎么选择?
  
      十有八九会选择蓝色大门!
  
      接着,宫殿垮塌,黑色虚空出现,无形的压力下,会让更多的突入者冲入大门。
  
      要知道,那扇大门可是看不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简单的说,一个小伎俩,就能够给突入者造成大麻烦。
  
      即使有着一两个聪明人或者自作聪明的人拿‘掮客’开路,也终究会得不偿失,因为,上位邪灵敢肯定,对方身上隐藏着对蓝色大门伤害免疫,乃至是控制的东西。
  
      一旦对方通过,恐怕局势会瞬间扭转。
  
      安全的黑色虚空会变成真正的绝境!
  
      可怕的家伙!
  
      幸好我的Boss也不简单。
  
      上位邪灵庆幸的看着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秦然,在秦然的吩咐下,马上隐入了暗中。
  
      站在原地秦然,眉头微皱。
  
      滞涩!
  
      就如同是走进了泥潭,莫名的束缚。
  
      当然,不仅仅如此。
  
      他还感知到了浓浓邪异。
  
      浓浓的邪异感,犹如是雾气一般,笼罩着秦然视野所能够看到的地方。
  
      是这里有特殊的情况?
  
      还是……
  
      这个世界都是这样?
  
      后者的猜测让秦然眉头皱得更紧了。
  
      因为,按照常理,在这样浓郁的邪异感下,必然是负能量厚重,正常生物无法存活的,可这里却是一切正常。
  
      有着的,只是邪异感。
  
      却没有负能量!
  
      很奇怪,却又独特的世界!
  
      “‘掮客’不仅是单纯的威力波尔,还要通过波尔进入这个世界?”
  
      “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秦然看着这如同雾气一般的世界,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向着远处走去的波尔的背影,对方腰间挎着长剑,手中还拎着一支火绳枪。
  
      很初期的火药武器,制作却极为精良,整体呈现出一种黑色,有着秦然认知中后世枪械的扳机、枪托、瞄准镜等等,但却在枪的左侧枪托与扳机间的位置,挂了一个圆鼓鼓的弹匣。
  
      在月光下,那个弹匣绽放着淡淡的魔法灵光。
  
      砰!
  
      波尔扣动扳机,枪口火光一闪,远处正在围攻阿什卡诺的一个劫匪就被打穿了身躯。
  
      弹匣上的魔法灵光微微闪动,本该完成清理火药,再次装填火药,压实后再装入弹丸的波尔直接再次扣动了扳机。
  
      砰!
  
      又是一声枪响。
  
      又一个劫匪倒下了,比之前那个还要惨,头颅都被打碎了。
  
      无疑,除了装填速度外。
  
      这支火绳枪的威力,也超出了同一时代的水平。
  
      秦然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看向了山坡下的空地。
  
      数量众多的劫匪乱哄哄的凑在一起,紧紧的围住了波尔的那个保镖,但是真正能够对那个保镖造成伤害的,却是有限的几人而已,大部分的人都是嘴里叫喊着,不停的对空气挥动着武器罢了。
  
      而在波尔返回战场后,劫匪们越发的混乱了。
  
      “后面!后面!”
  
      “注意后面!”
  
      劫匪乱糟糟的喊着,本就没有什么章法的阵势,彻底的散了,一部分人向后看去,一部分人则是干脆闪避可能到来的火枪射击。
  
      秦然还看到两个慌乱的劫匪面对面的撞到了一起,跌倒在地上,然后,被周围的劫匪从身上踩了过去。
  
      乌合之众!
  
      没有经过任何的战阵训练,个人的实力也……很差。
  
      秦然看着波尔的那位保镖,阿什卡诺挥动手中的长柄斧枪,左劈右砍,前冲后突,如入无人之境。
  
      每一次都会有数个劫匪倒下。
  
      数分钟后,小半的劫匪就倒在了阿什卡诺的脚下。
  
      剩下的,直接一哄而散。
  
      看到敌人跑了战斗得极为兴奋的阿什卡诺,越发的兴奋了,他怒吼着,一把扯下了那件坎肩,赤膊上身,向着溃逃的劫匪冲杀而去。
  
      一侧的波尔却是长出了口气,收起了火绳枪。
  
      他是知道自己保镖的实力的。
  
      一百多个没有组织,单凭个人的劫匪,根本不可能对他的保镖造成什么威胁,但是,他依旧担心自己的保镖出事。
  
      毕竟,这是他之后计划重要的资本之一。
  
      一旦损失了,那真的是会影响到全局。
  
      还有……
  
      波尔悄悄的看向了秦然。
  
      他可没有忘记之前的声音。
  
      那声音不像是秦然的,虽然有着一丝淡漠,但更多的是傲慢,远不是秦然这种无视的感觉。
  
      是另外的人吗?
  
      波尔猜测着,却不敢询问秦然。
  
      他太清楚眼前的人了。
  
      不单单是因为对方所遵守的公平,还因为那‘炎之恶魔’的名号。
  
      尤其是后者,真的是波尔胆战心惊的同时,记忆犹新。
  
      “阿什卡诺,这是科林。”
  
      波尔很干脆的为自己的保镖介绍着秦然。
  
      相较于,主动问秦然,面对自己的保镖,波尔就轻松多了,他有条不紊的继续介绍着:“他是我们的援军,这次我能够活下来,多亏了他。”
  
      “感谢你科林!”
  
      “如果波尔出了什么事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是阿什卡诺,你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要不我们……”
  
      “阿什卡诺,你现在需要的是打扫战场,我可不希望我们一会儿还要面对一群站起来的死尸!”
  
      一开始阿什卡诺的话语,让波尔微笑点头,但是到了后面,波尔却是脸色大变,他急忙打断了自己保镖的话语。
  
      “科林阁下,我可以向您保证,他不是有意的……”
  
      “这里很特殊?”
  
      “还是这个世界很特殊?”
  
      秦然径直问道。
  
      “这个世界很特殊!”
  
      波尔立刻说道,然后,他略微思索,总结了一下言语后,张嘴说道:
  
      “这个世界几十年前还有着活跃的神灵,很强大的那种,但是随着一次‘黑灾’,所有的神灵开始销声匿迹,反而是一些邪异开始出现了。”
  
      “尤其是整个北陆!”
  
      “战神殿内有二十年没有接受过战神祝福的‘眷者’了。”
  
      “反而是一些邪异,特别是那位‘灾厄女士’频频的展现着自己的能力。”
  
      波尔说到这,特意一顿,他在等待秦然询问‘灾厄女士’,但是秦然却是默然不语。
  
      等待了片刻,没有见到秦然开口,波尔继续的说道:
  
      “‘灾厄女士’据说是南方某个小城崇拜的神灵。”
  
      “当然,在北陆看来,就是邪神。”
  
      “几十年前,十万的北陆的军队攻击了那里,小城一夜被灭,但是,灾难开始了!”
  
      “归途的军队中不断的有人病倒,不断的发热、出血弥漫整个军队,军队还没有返回北陆的首都艾坦丁堡,就几乎是全军覆没了。”
  
      “但更可怕的事情才刚刚发生:北陆开始蔓延那种灾难。”
  
      “大量的人死去。”
  
      “平民、骑士、贵族,乃至是王室。”
  
      “战神殿没有一丁点的办法,甚至还是重灾区,那些平日里可以以一敌百的勇猛战士,在灾难前,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有人说,这是‘灾厄女士’的诅咒!”
  
      “许多人相信这一点。”
  
      “因为……”
  
      “当某些人开始信仰‘灾厄女士’的时候,灾难开始不断的消退。”
  
      “当艾坦丁堡建立起了一座‘灾厄女士’的神庙时,灾难从艾坦丁堡消失了。”
  
      “所以,北陆各地,开始建立了一座座‘灾厄女士’的神庙,几乎与战神殿分庭抗礼。”
  
      “不过,我认为这是战神殿在美化自己罢了,他们现在的局势说是苟延残喘,都不为过。”
  
      波尔详细的介绍着北陆。
  
      神灵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
  
      他不止遭遇过一次所谓的神灵。
  
      有强大的,也有弱小的。
  
      有真实的,也有伪装的。
  
      但不论是哪一种,秦然都明白一点:在弱小的神灵,也不能够以凡人看待。
  
      因此,对于‘战神’、‘灾厄女士’秦然在没有真正的了解前,是不会做出更多评价的。
  
      将刚刚波尔的描述记在心里后,秦然开始询问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你呢?”
  
      “我?”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商人,从边境摩尔萨倒卖一些东西到北陆的内陆,好不容易积攒了一些积蓄,我准备前往艾坦丁堡。”
  
      “艾坦丁六世刚刚颁布了一条法令:可以用金普顿来换取爵位,虽然只是最低等的爵位,但我认为这是一次机会。”
  
      “我现在的生意已经处于了一个瓶颈,如果有了爵位的话,一定会有着更大的突破,当然了,很多人不愿意见到这一幕。”
  
      “所以,我被袭击了!”
  
      “哪怕我故布疑阵,派出了很多队伍,自己只是带着阿什卡诺轻装简行的上路,还是被逮住了。”
  
      波尔还算详细的介绍着自己。
  
      与波尔同为玩家的秦然,迅速的明白了波尔这次的主线任务,恐怕就是和爵位有关了。
  
      至于任务难度?
  
      绝对不低。
  
      因为,之前的窥视者,虽然秦然只是借用了上位邪灵的视野,但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十分的有技巧,且实力不弱,特别是对波尔有针对性的了解。
  
      秦然可以肯定,如果不是他意外出现在这里的话,波尔绝对难逃一死。
  
      不论是那个窥视者,还是‘掮客’,都是对波尔不怀好意的。
  
      尤其是后者。
  
      对方不是失败了一次就退缩的人。
  
      现在返回了巨大城市的对方,一定在布置、谋划的什么,想要挽回此刻的失误。
  
      想到这,秦然很干脆的开口了。
  
      “波尔,你的主线任务能够失败吗?”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