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章 目标

      主线任务能够失败吗?
  
      面对着秦然的询问,波尔一愣后,就明白了秦然的打算。
  
      波尔不是傻瓜。
  
      在秦然提到了‘掮客’后,他就有了一些猜测。
  
      很明显,之前的那个声音应该就是来自那位巨大城市中鼎鼎有名的人物。
  
      这一点并不难猜。
  
      真正困难的是‘掮客’想要利用他做什么。
  
      但,不论做什么,只要他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掮客’的目的绝对会落空。
  
      而他?
  
      也能够还上秦然的人情。
  
      想到这,波尔开口了。
  
      “可以。”
  
      波尔尽量用正常的口吻回答道。
  
      而在心底,波尔却叹息了一声。
  
      这一次的任务如果真的能够失败的话,他也不用这么挣扎了,这是一次失败即将送命的任务,但至少他现在死的还算是有价值不是吗?
  
      莫名的,此刻的波尔面对着死亡,不仅没有了恐惧,还多出了一分揶揄。
  
      他突然的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坦然的面对死亡了。
  
      死亡,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
  
      是因为,之前从眼前的秦然身上看到过光明吗?
  
      波尔心底默默猜测着。
  
      “你杀了我吧。”
  
      “这样任务就可以直接失败了。”
  
      波尔很干脆的说道。
  
      接着,他突然发现,秦然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他,然后……
  
      啪!
  
      一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顿时,羞辱感和委屈冲上了心头。
  
      “你干什么?”
  
      波尔吼道。
  
      “没什么,只是你被周围的邪异气息影响了,我打醒你。”
  
      “现在清醒了吗?”
  
      秦然淡然的问道。
  
      清醒?
  
      波尔一怔,他努力的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陡然就变得惊悚起来。
  
      怎么回事?
  
      我虽然欠了眼前的人大人请,但我怎么会打算用命去还?
  
      这、这……
  
      刚刚的我……
  
      还是我吗?
  
      当翻看系统的提示,依旧没有任何发现时,波尔抬起头看向了秦然,脸上浮现了丝丝骇然。
  
      “那里不是万能的。”
  
      “也有超出它所预料的事情。”
  
      秦然谨慎的用其它所指代替了‘巨大城市’,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那常人不可见的邪异气息:“它们比看起来的还要危险的多。”
  
      “你刚刚是不惧怕死亡了吗?”
  
      秦然扭头问道。
  
      “对!”
  
      “非但不惧怕死亡,反而觉得这样的死亡,对我来说是解脱。”
  
      “是一种具有使命感、荣耀感的事情。”
  
      波尔点了点头,神情中满是后怕。
  
      未知总是让人感觉到恐惧。
  
      尤其是当某些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时。
  
      “我之前在摩尔萨时,也曾感知到这些东西,但是它们并没有影响到我。”
  
      “是这片松林有古怪?”
  
      波尔询问道。
  
      “有可能是这片松林有古怪,也有可能是你之前所在摩尔萨特殊。”
  
      “或者……”
  
      “就是这些邪异的气息增强了!”
  
      “它们开始变得蛊惑人心了!”
  
      秦然淡淡的回答,让波尔倒吸了口凉气,身为一名合格的独行者,他很清楚,真的如同秦然所说,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的举步维艰。
  
      一个不知不觉就能够影响到精神,且不断变强的力场,波尔此刻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现在怎么办?”
  
      波尔下意识的问道。
  
      “按照你的计划来。”
  
      秦然没这样的回答道。
  
      之前询问波尔是否能够任务失败,秦然是真的想要用自己的方式,直接让对方的任务失败,但随即秦然就反应了过来,这样的办法不可取。
  
      假如换做是其他人,这样的办法说不定能行。
  
      可秦然没有忘记,他的对手是‘掮客’。
  
      以‘掮客’那个混蛋的行为方式,必然会想到了这样最为直接、干脆的处理方式。
  
      同样的,对方也必然会有所安排。
  
      秦然可以保证,他如果真的选择杀死波尔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如果选择不杀波尔或者破坏波尔的任务主线,同样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因为,这本就是‘掮客’的意愿。
  
      ‘掮客’不希望波尔死去。
  
      ‘掮客’需要波尔替自己完成某种使命。
  
      不然的话,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布置这么多。
  
      左右为难的选择并没有让秦然失去方寸。
  
      经历了太多困难的秦然,可没有被吓到,甚至,他还有些跃跃欲试。
  
      因为,秦然很清楚,他现在占据着优势!
  
      一次意外的破坏,让他获得了这样的优势!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了解这个世界,寻找‘掮客’真正的目标,从而真正破坏‘掮客’的计划,更好的扩大自己的优势。
  
      而这需要波尔这个引子。
  
      简单的说,波尔需要活着,按照自身的想法去完成既定的目标。
  
      而秦然?
  
      则要在这一过程中,寻找到‘掮客’目的所在。
  
      是艾坦丁的王室?
  
      还是艾坦丁的宗教?
  
      又或是其它?
  
      秦然会慢慢的分辨。
  
      波尔沉默了下来,心底却是松了口气。
  
      他不知道秦然真正想要什么,但他知道秦然如果真的想要干掉他的话,那他真的就只能是等死了,没有第二条路。
  
      就算是把他的保镖拉上,也不可能是秦然的对手。
  
      与秦然相比较,那些拦路的家伙,真的是什么都算不上。
  
      而且看情形,这位‘炎之恶魔’阁下似乎要和我同行,那么……我的安全是不是不用担心了?
  
      回过神的波尔,脸上泛起了欣喜。
  
      这种欣喜感,让刚刚打扫完战场返回的阿什卡诺察觉到了。
  
      “波尔先生,你也在为我们的战利品高兴吗?”
  
      这位身材高大、健壮的保镖扛着成捆的刀剑和火绳枪,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笑容。
  
      按照契约规定,这些战利品中有他的一份。
  
      “当然!”
  
      “来让我检查一下我们的战利品!”
  
      波尔没有解释,带着笑容开始清点战利品。
  
      “这些刀剑还算不错,配上剑鞘、刀鞘的话,能够进入二等的铺子,这些火绳枪也是,虽然缺乏正规的保养,不过,一支卖出1金普顿还是没有问题的,盔甲、战马有吗?”
  
      迅速进入状态的波尔开始评估眼前的战利品。
  
      “没有。”
  
      “仅有的几匹战马已经在战斗中被波及了。”
  
      “盔甲也是一样。”
  
      阿什卡诺摇了摇头。
  
      “那真是可惜了。”
  
      “来,阿什卡诺先生将这些战利品用我们的油毡裹好放到马车的顶上,在进入西卡领后,它们会成为金灿灿的金普顿,放心,其中有你的一份,它足够你换上一身结实的板甲。”
  
      波尔叹息着,但却没有忘记自己的契约。
  
      有着波尔的承诺,保镖的干劲更足了。
  
      当保镖开始搬运战利品的时候,波尔这才恭敬的看向了秦然。
  
      “当然,您会获得最大的那一份。”
  
      波尔这样的说道。
  
      不论秦然要不要,波尔都认为他应有这样的态度。
  
      秦然不置可否的转身向着马车走去。
  
      当波尔快走两步拉开车门的时候,那些堆积、浇了油的尸体上的火焰开始蔓延了。
  
      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熊熊烈焰吞噬了一切。
  
      周围的松木早已经被阿什卡诺砍倒了,而且,这位看似鲁莽的保镖还特意清理出了一片空地,根本不会引起任何的火灾。
  
      坐在了马车中,当经过那熊熊燃烧的大火堆时,秦然透过窗子向外看去。
  
      火焰燃烧的越发剧烈。
  
      灰色的雾气则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依旧如同是大雾般笼罩着烈焰。
  
      甚至……
  
      越发的浓郁了。
  
      “虽然没有出现负能量,但是死亡依旧会让这些邪异增强吗?”
  
      秦然暗自想道。
  
      然后,他几乎是本能的想到了那位‘灾厄女士’。
  
      毕竟,按照波尔的描述那位女士可是制造了更大的死亡。
  
      对方和这些邪异有关吗?
  
      心底猜测着,秦然的目光开始扫视马车内部。
  
      这是一辆四轮的旅行马车,因此,车厢内十分的宽大,不仅有着面对面的桌椅,还有着依附在一侧车厢内的小桌子。
  
      这个时候的小桌子已经张开了,上面放着一壶加热的茶水。
  
      水壶是金属壶,茶杯也是配套,这个时候正放在一个巴掌大的炉火上,壶内传来了咕嘟咕嘟的沸腾声。
  
      波尔将经过切割,指甲盖大小的茶砖扔进了壶里,然后,又开始向里面加入了两勺蜂蜜、数粒青梅。
  
      过了一分钟,当波尔将数块点心摆放在一个餐碟内时,他拎起了茶壶,为秦然先倒了一杯后,才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科林阁下,您尝尝。”
  
      “这是艾坦丁堡贵族们流行的茶,我从战神殿内学来的。”
  
      “点心则是摩尔萨最好的蛋糕房出品。”
  
      波尔为秦然介绍着。
  
      对于食物,秦然保持着始终的热爱与从未改变的尝试。
  
      他先喝了一口茶,温热且酸酸甜甜的,感觉不错。
  
      点心不够松软,甚至有些粗糙,但称不上是难以下咽,甜味则是超出想象,似乎整个糕点都是在用糖来支撑一般。
  
      秦然又喝了一口茶,缓和着那种甜腻感。
  
      “茶不错。”
  
      秦然实话实说。
  
      至于点心?
  
      他不予评价。
  
      然后,本能的想到了含羞草烤的饼干和点心。
  
      默默的,秦然将装有点心的盘子向着波尔那里推了推。
  
      “你不爱吃甜的?”
  
      波尔抓起两个点心扔到了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道。
  
      “任何东西都需要适量。”
  
      “一旦超过了,就会变得难以接受了。”
  
      秦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很委婉的说道——看在还算是食物的面子上。
  
      “那您可能无法享受艾坦丁堡的美食了,在那里,越甜越受欢迎,烤肉都恨不得用糖来腌制,尤其是王室的一些菜品,更是以甜而闻名北陆。”
  
      波尔很遗憾的说道。
  
      一边说着,波尔还一边又吃了几个点心。
  
      看得出,波尔是一位真正喜欢甜食的人。
  
      在点心剩下一个的时候,波尔敲了敲身后的窗户。
  
      咚、咚咚。
  
      “阿什卡诺先生,想要在早餐前,来一块点心吗?”
  
      木质的窗子马上打开了,露出保镖的笑脸。
  
      “这正是我需要的。”
  
      保镖先生没有接过盘子,而是拿起点心就扔进了嘴里,与波尔相比较,对方吃得是津津有味,秦然的耳中甚至出现了对方舔手指的声音。
  
      而从刚刚战斗开始,对方就没有洗过手。
  
      马车出发前,还去上了一次厕所。
  
      不想要继续在这个影响食欲的问题上过多的思索,秦然轻轻敲了一下桌子,吸引了波尔的目光。
  
      “你已经做好了融入到艾坦丁堡上流社会的准备?”
  
      秦然问道。
  
      当然,内里隐藏着一些只有波尔才能够听明白的信息。
  
      “哪里有那么容易!”
  
      “花钱买来的爵位,虽然获得了那位国王的认可,但很难被传统的贵族们承认。”
  
      “哪怕我有人介绍进入到那个圈子,也会被鄙夷。”
  
      “即使鄙夷我的人已经败光了祖上的家产,负债累累也是一样,因为,人家有着荣耀的先祖历史,至少能够追叙到艾坦丁二世,甚至是更久远的年代。”
  
      波尔苦笑着,向秦然解释着。
  
      “很难,但并非做不到。”
  
      秦然询问着自身感兴趣的问道。
  
      “嗯。”
  
      “假如……我有一块封地的话!”
  
      “哪怕只是一个村庄!”
  
      “我也会彻底的改变现状。”
  
      波尔点了点头,没有隐瞒。
  
      在北陆,贵族最大的优势就是土地,一座座种植园,源源不断出产各种农作物,那被视为是贵族的荣耀之一。
  
      “能够拥有吗?”
  
      秦然继续问道。
  
      “暂时还不确定。”
  
      “我已经找到了一些门路。”
  
      “但是还缺少真正的认识——我无法确定那个人是否可靠,同样的,他也在试探着我。”
  
      波尔的声音压低了,他尽量用只要秦然能够听到的声音,继续说着:
  
      “从艾坦丁二世承认了‘私人土地虽然神圣不可侵犯,但国王依然拥有监察权’后,贵族之间贩卖土地并不罕见,但是那仅限于贵族,普通人是想也不用想的,一些破落贵族哪怕是饿死也不会将土地卖给普通人,因为,就算是卖出去了,他也活不了,国王的侍卫会逮捕他,剥夺他的一切后,再把他吊死在城墙外。”
  
      “当然了,购买土地的人,也会吊死在旁边,而土地则收归王室!”
  
      “最初,还有人铤而走险,但是当艾坦丁二世将自己的亲舅舅都吊死后,所有人都不敢这么做了。”
  
      “除了反叛,艾坦丁王室对于贵族土地的贩卖是零容忍的。”
  
      “所以,想要购买土地,我必须要拥有一个合法的贵族身份,而这样的事情,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秦然微微颔首。
  
      他大致了解了眼前副本世界的情况
  
      而对于波尔的情况也有了了解。
  
      至少,对方的竞争对手,绝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画面。
  
      那些人会拼尽全力的阻止波尔。
  
      之前的劫匪、窥视者就是这么来的。
  
      而且,那些人可不会轻易放弃。
  
      秦然抬起头,看向了车顶。
  
      在装满了战利品的车顶,一声微不可查的异响突然出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