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志气
波尔在马车进入西卡领的范围内,都没有发现异常。
  
  最终,他只能归结到自己不够敏锐。
  
  他认定了秦然必然是发现了什么。
  
  接着,他暂时将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因为一队骑兵来到了他们的马车旁。
  
  这是一支五十人的骑兵队伍,穿着金属的胸甲,背着火绳枪,带着长剑,马鞍一侧还带着弩箭,几乎是全副武装,且杀气腾腾。
  
  胸甲上有属于那位西卡子爵的长剑家徽,而在上面则是战神殿的染血着火的长剑徽章。
  
  西卡子爵是虔诚的战神殿信徒,自身的家徽自然在战神殿家徽之下。
  
  “先生,早安。”
  
  领头的骑兵十分客气的问候着波尔,目光则是在保镖阿什卡诺和车顶的战利品、俘虏身上扫视,既有警惕,也有羡慕。
  
  警惕,来源于战斗。
  
  羡慕,也来源于战斗。
  
  战斗让我们强大,也让我们富有,但也会带来死亡——对于这句战神殿的名言,北陆人都是铭记在心的。
  
  “阁下,早安。”
  
  波尔推开了马车的门,走了下来,没有摘下皮毛,而是右手握拳,轻轻敲击了一下胸口。
  
  战神殿的礼仪,让骑兵头领眼中的警惕少了一分,而当波尔拿出了自己、保镖和秦然的身份证明后,对方的神情彻底的缓和了。
  
  接着,当波尔拿出了一个酒壶,递给对方时,对方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笑意。
  
  “来自摩尔萨的自酿酒。”
  
  波尔笑道。
  
  “皮毛和酒,摩尔萨的最棒!”
  
  骑兵头领笑道,然后,这位头领压低声音道:“西卡领最近不太平,总有一些家伙想要没事找事,你们尽量白天赶到城镇内,入城时你们就说是卡尔的朋友,他们会给与你们应有的礼遇。”
  
  “多谢,卡尔阁下。”
  
  波尔再次锤击了一下胸口,一小袋子钱币从袖口滑出,不着痕迹的挂在了骑兵头领的马鞍上。
  
  对方笑着回礼,轻锤胸口后,这支骑兵队伍继续向着马车来时的方向而去。
  
  波尔目送这支骑兵离去后,才返回了车厢。
  
  “感谢墨那神父,要不是他多送给我了几份身份证明的话,我们刚刚就有麻烦了。”
  
  “西卡领的骑兵可不会随意出动,周围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波尔低声说着,就看向了秦然。
  
  波尔认为,秦然应该知道这件事。
  
  毕竟,之前这位‘炎之恶魔’就发现了什么。
  
  至于是他们反杀劫匪,引出了西卡领的骑兵?
  
  别开玩笑。
  
  如果真是那样,刚刚那支骑兵队伍可不会这么客气。
  
  面对着波尔的目光,秦然淡然的拿起了茶杯。
  
  发生了什么,秦然有所猜测。
  
  但,他不会告诉波尔。
  
  或者任何人。
  
  牵扯到神灵的事情,只需要想想就好,任何的言语都应该埋在心底,那是最安全的选择,不是吗?
  
  而直面神灵?
  
  暂时是不需要的。
  
  现在,他需要的是更多的信息。
  
  更何况,他最优秀、性价比最高、无惧死亡、适应性最好的手下已经去和对方‘接触’了,秦然相信,很快他就能够有一些消息了。
  
  秦然不说,波尔不敢问。
  
  “我们继续上路了。”
  
  “加快速度!”
  
  波尔拍了拍身后的窗户,强调着。
  
  “好的,波尔先生。”
  
  “我们会在日落前,赶到西卡,然后,我要去战神殿给老墨那写信,把这次的额外收益寄给他,他应该能够换一身新的皮袄,还能多囤点肉了。”
  
  阿什卡诺说道。
  
  然后,马车前进的明显快了许多。
  
  墨那神父,阿什卡诺的养父,边境摩尔萨战神殿的神甫,唯一被艾坦丁堡战神殿承认的边境摩尔萨的神职人员,一个很不错的小老头。
  
  秦然曾听波尔说起过。
  
  按照波尔的话语,他得到过对方很多的帮助,不单单是强有力的保镖阿什卡诺,还有前期的一些指点。
  
  当然,也包括那些身份证明。
  
  在北陆,没有什么是比战神殿的身份证明更好用的了。
  
  哪怕是艾坦丁的王室都不如战神殿,更不用说是各个领主了。
  
  各个领主的身份证明,在各个领地内可以通行,但是想要离开领地,就需要谨慎了,最好不要选择去敌对、关系差的领地。
  
  因为,那只会是自找麻烦。
  
  波尔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通过墨那神甫的关系,搞到了战神殿的身份证明,而为了保险起见,波尔还多准备了几份。
  
  秦然从波尔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身份证明。
  
  没有照片,却又一张类似素描的画像,下面是名字和简单的描述:科林,青年男子,黑发黑瞳。
  
  画像是波尔赶工的。
  
  画工非常不错,无法说是惟妙惟肖,也是基本符合秦然此刻模样的特征。
  
  “科林阁下,您最好随身携带它。”
  
  “这里的身份排查比想象中的还要严——‘虽然神暂时收敛了目光,但我们应替神继续注视人间的恶’,战神殿、灾厄女士的信徒都身体力行的执行着这一点。”
  
  “还要各地的领主,也是这样。”
  
  “毕竟,他们不希望自己的领地内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波尔提醒着秦然,然后,再次向着暖炉中,夹了数个炭块。
  
  冬季的北陆是十分寒冷的,尤其是边境摩尔萨、西卡领和王都艾坦丁堡,如果能够选择,大部分的贵族会去利维亚过冬,包括王室。
  
  不过,今年不行。
  
  因为,艾坦丁六世刚刚颁布的‘法令’。
  
  秦然向着座椅内靠了靠,尽量以舒服的姿势听着波尔的描述。
  
  他发现波尔之所以能够和无法无天合得来,绝对是因为两人都有着相同的特质:话痨。
  
  无法无天属于那种明显的,在那里都能说个不停。
  
  波尔是暗藏的,在巨大城市内保持着沉默,一进入副本世界就无法克制的那种。
  
  此刻也不例外。
  
  马车一边前行,坐在温暖的车厢内,波尔的讲述就没有停下过。
  
  “在‘黑灾’肆虐后,整个北陆奇怪的事情就多了起来,我当初刚进入这里的时候,就遇到过,耳边不停的出现呓语,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我可以保证那不是幻觉或者幽魂之类,但却搞不清楚是什么,我连续失眠了三天,最终进入战神殿找到墨那神甫,在神甫的帮助下,我才摆脱了困境,科林阁下,您知道那是什么吗?”
  
  “还有,在边境摩尔萨第一次跟随商队穿行边境线,晚上露营时,我再次听到了那耳边的呓语,比以往更加的明显,庆幸的是我带着墨那神甫给的‘祝福符文’,那晚我紧紧的握住符文,等到天亮时,那呓语消失了,而整支商队除了我,所有的人也都不见了,他们将所有的货物抛下,就这么的消失了。”
  
  “还有、还有……”
  
  波尔的讲述继续着。
  
  其中墨那神甫给与的‘祝福符文’出现的频次相当的高。
  
  甚至,每次都扮演着救命道具的角色,这让秦然有了好奇心。
  
  “我能够看看那个符文吗?”
  
  秦然问道。
  
  “当然可以。”
  
  波尔没有拒绝,将符文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鹅卵石,上面画着诸多线条,你很难说出这些线条组成了什么,杂七杂八,却又有一定的规律。
  
  而且,不是很难看。
  
  只是,秦然在看到后,莫名就觉得……膈应。
  
  甚至是,带着一丝恶心。
  
  没错,就是膈应、恶心。
  
  没有任何的危险。
  
  更没有一点恶意。
  
  但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大堆排泄物突然的出现在面前,上面还飞着苍蝇一样,那种膈应、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眉头一皱,秦然再次向后靠了靠。
  
  “科林阁下,您需要亲手拿着看一下吗?”
  
  波尔一边说着一边究竟符文递了过来。
  
  “不。”
  
  “请你收好它。”
  
  “我已经感知到了它的不凡。”
  
  秦然很明确的说道。
  
  “当然!”
  
  “墨那神甫说过,只要不在遇到奇怪的事情时,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它一定能够保证我的安全。”
  
  得到了秦然的肯定,波尔对手中的符文越发的珍惜了,他抬手细细的抚摸着符文,然后,珍重异常的收入到了自己的怀中。
  
  这模样,让秦然将桌上属于自己的茶杯,挪动了一点距离,尽量远离对方。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茶杯再和对方有任何的接触。
  
  但是……
  
  之前已经接触过了。
  
  莫名的,秦然觉得有些反胃,他强忍着用‘恶魔之炎’净化对方的想法,降临控制着思维发散开来。
  
  而波尔在看到秦然思考后,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开始继续的向着暖炉中加碳,让车厢更加的暖和。
  
  冬日里车厢内的温暖,让秦然的思维十分活跃。
  
  他最先确认了一点:这个世界因为‘黑灾’,而发生了变化。
  
  毫无疑问,在这个有着神灵的世界里,世界的变化,就是神灵间发生了变化。
  
  旧神们的权柄受到了挑战。
  
  新神们正在日益壮大。
  
  而在其中,一些莫名的、古怪的家伙趁机混了进去。
  
  有可能是邪神。
  
  也有了可能是魔鬼。
  
  还有可能是恶魔。
  
  甚至还可能是……人!
  
  它们开始制造混乱,期望获得更大利益的同时,不论是什么存在,所有的家伙门都是先紧紧盯着各自的地盘,不仅高度紧张,还相互试探,正因为这样,当他出动了一些‘警报器’后,迅速的有存在做出了反应。
  
  早已不是菜鸟的秦然,迅速的总结着。
  
  然后,他微微眯起了眼。
  
  “那些邪异的宛如雾气的东西是什么?”
  
  秦然心底自语着。
  
  常人无法看到,自然归纳到超凡。
  
  但在这个还有着神灵的地方,超凡最直接、最容易的就是和神灵挂钩。
  
  “那股视线来自战神殿?”
  
  秦然不确定的想着。
  
  因为这些邪异的宛如雾气的东西,让人很难与战神挂钩,哪怕是那种邪恶的以杀戮为乐的屠夫战神也一样。
  
  不仅没有沙场的血与火的试炼,就连一丝丝战斗的气息都没有。
  
  有着的只是诡异感。
  
  倒是十分符合那位‘灾厄女士’的感觉。
  
  “是对方吗?”
  
  秦然猜测着,又一次的想到了之前全副武装的骑兵队伍。
  
  如果真的是那位灾厄女士的话,这里的争斗将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激烈。
  
  一方异动,另外一方马上回击。
  
  “已经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了吗?”
  
  秦然双手交叉,肘关节支撑在桌子上,虚掩着口鼻。
  
  他在思考,这里面有没有‘掮客’的手笔。
  
  所以,他对遁入地下的上位邪灵发布了新的指令:主动参与。
  
  ……
  
  “主动参与?”
  
  “我只是个邪灵,不是神灵啊!”
  
  “我宽容、伟大、浩瀚、强大的Boss,能不能让我拥有正常的人生?”
  
  躲藏在地下,逃避着那道目光的上位邪灵祈求着。
  
  秦然的回答十分的干脆。
  
  “不能。”
  
  “邪灵不是人,不可能拥有人生。”
  
  这样直白的话语,令上位邪灵想放声痛哭一场。
  
  它不是人,但也应该有人权吧?
  
  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全年无休不说了,薪水、奖金更是一分没有,这个也不说了,那它至少应该获得一分尊重吧?
  
  最起码的尊重得有吧?
  
  实在是太欺负邪灵了!
  
  我要是再不做出什么的话,我就不是邪灵!
  
  “快点干活。”
  
  秦然淡然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
  
  “好的。”
  
  “竭诚为您服务,我的Boss!”
  
  上位邪灵毕恭毕敬的一行礼后,马上就行动起来。
  
  至于刚刚的内心话?
  
  哪有什么内心话,就是说着玩吗?
  
  当然,也不全都是玩笑。
  
  至少,它现在正在做事情:努力的完成Boss的委托。
  
  感知着那道巡视的视线即将消失,上位邪灵却突然的露出了身影,此刻的它面色苍白,一幅遭到了反噬的模样,在上位邪灵的身躯上,左突右起,就好似是身躯中藏着什么东西,即将钻出来一般,任何一个人看到此刻上位邪灵的模样,都不会怀疑上位邪灵正在遭受什么巨大的变故。
  
  但就算是这样,上位邪灵依旧迅速的奔跑着。
  
  一出地面,就向着马车离去的方向追去。
  
  而在这个方向,那支全速前进的骑兵则是越来越近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