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能者多劳
    救命?
  
      两个匍匐在地,虔诚祈祷的信徒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然后,他们用他们的主交给他们的方式摒弃着这样的幻觉。
  
      做为‘迷雾之神’的核心信徒,他们与其他信徒是不同的,不单单是地位更加的高,还因为他们拥有着他们的主,赐予的能力。
  
      一抹灰色的雾气瞬间充斥在这个房间内。
  
      他们的身影隐匿在了雾气中。
  
      但是,往日里的那种安全感却没有出现。
  
      有着的只是不断的惨叫声与撕咬、吞咽声。
  
      “松口!”
  
      “松口,你这个怪物!”
  
      “好、好吃!”
  
      属于他们主的哀嚎声中,夹杂着一抹含糊不清的声音。
  
      置身于浓雾中的两人面面相觑。
  
      雾气没有阻挡两人的视野,反而让两人看得越发的清晰,他们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惊恐和不可置信。
  
      是真的!
  
      他们的主真在遭受着莫名的袭击!
  
      怎么办?
  
      惶恐开始浮现在心底。
  
      然后……
  
      砰!
  
      两人的头颅直接炸裂了,脑浆四溅,染红了整个密室。
  
      曾为他们的主献祭了双手、手腿的两人,在这个时候献祭了他们的生命与灵魂。
  
      情愿?
  
      不情愿?
  
      这些都不重要。
  
      就如同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一样,即使是做为旁观,他们也没有资格。
  
      两道灰蒙蒙的灵魂,不用指引,就进入到了一处隐蔽之地。
  
      他们融入到了一个巨大的、灰色圆筒状,没有眼睛,只有小小嘴巴,好像是蛆虫般的怪物身躯内。
  
      不!
  
      不是怪物!
  
      而是‘迷雾之神’!
  
      在‘黑灾’后出现在西卡城的一位神灵。
  
      当然,绝对不是什么正神。
  
      这位神灵最喜欢的就是献祭,以血肉做为献祭的祭品更是必须的,而它的神像则是一个抽象的圆柱体。
  
      没有雕刻眼睛、鼻子等,自誉为‘无法直视世间的恶’,而那张嘴则誉为‘告知信徒脱离苦难的根’。
  
      经历了最初的几次‘神迹’后,不少饱受‘黑灾’折磨,无法从战神殿、灾厄女士那里获得庇护的人们,选择信仰了这位‘迷雾之神’。
  
      虽然在信仰的几个月后,大部分人都变得不正常、失踪,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假如其中。
  
      一来,那样的庇护真的有用。
  
      二来,对方的信徒中,有着‘代行者’称号的两人不断的鼓吹,展现神迹。
  
      秦然本来不知道这些。
  
      但是,当那两个‘代行者’主动的向他发出‘邀请’,‘暴食’咬住了那所谓的‘迷雾之神’后,一些信息很自然的出现了。
  
      他抬头打量着这个地下巢穴般的地方。
  
      借助着‘暴食’的眼睛略微观察、感知后,秦然就确定这里还是属于西卡领的范围。
  
      冻土的味道、气味,足以让秦然确认这一点。
  
      同样可以确认的,在不远处的祭台上放着两件不错的道具。
  
      恋恋不舍的,秦然挪开了视线,再次放在了眼前的‘迷雾之神’的身上。
  
      对方还在挣扎。
  
      一道又一道灰蒙蒙的灵魂融入到了对方的身躯内。
  
      很明显,对方期望用自己信徒的‘力量’来阻止自己被吞噬的下场。
  
      但是,这位‘迷雾之神’显然有些太小觑‘暴食’的力量了,或者说……‘暴食’的胃口。
  
      ‘暴食’之所以没有一口就吞下对方。
  
      不是,力量不够,胃口不好。
  
      而是在等待。
  
      他铭记着兄长的教导:等待会让食物变得美味。
  
      而一切就如同他兄长说的那样,仅仅两分钟,眼前的食物,就变得好吃了数筹,在又等待了两分钟,发现这个食物没有任何变化后,‘暴食’略微松开了咬着对方的嘴,顿时,‘迷雾之神’就向着前方窜去。
  
      机会!
  
      逃生的机会!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松开的‘迷雾之神’,只知道这是它难得的逃生机会,因此,前冲的势头不仅快,而且,毫不停留。
  
      然后……
  
      它一头撞进了‘暴食’静静张开的无形大嘴里。
  
      略微咀嚼了一下,‘暴食’就咽了下去。
  
      以‘暴食’独有的力量为核心,‘迷雾之神’被迅速的消化成了五大源力,开始静静的返回给秦然。
  
      而随着‘迷雾之神’的被消化,那种‘邀请’的力量瞬间消失了,‘暴食’再次的返回到了秦然的体内。
  
      量不多,但很精纯。
  
      远远超过了他依靠时间的积累。
  
      秦然微微的睁开双眼。
  
      他还在马车内。
  
      对面是等待下车的波尔。
  
      “科林阁下?”
  
      波尔脸上浮现了担忧。
  
      秦然突然静坐了数分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而能够让‘炎之恶魔’关注的事情,一定是大事。
  
      不敢,波尔却铭记着自己的身份,不敢直接询问,只是小心翼翼的旁敲侧击。
  
      “没事。”
  
      “一次美妙的下午茶。”
  
      “点心不错。”
  
      “弄得我也有些真饿了。”
  
      秦然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了车窗外。
  
      一如‘邀请’时的情形一般,亚南旅店硬朗的风格让人记忆犹新。
  
      不同的是,阿什卡诺已经帮助旅店老板霍鲁夫将战利品搬到了一旁的小院内。
  
      这个时候,保镖和旅店老板正站在马车旁。
  
      “下午茶?”
  
      波尔一愣。
  
      他无法联想到刚刚秦然的模样和下午茶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好像笑了一下?
  
      什么样的下午茶能让‘炎之恶魔’开心?
  
      或者说……
  
      那食物真的那么好吃?
  
      不太确定的波尔收敛了心神,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再将秦然迎下来后,波尔立刻和霍鲁夫来了一次男人的拥抱。
  
      亦如秦然幻境中看到的那样,两人用力的拍打着各自的后背。
  
      啪啪啪作响间,两人疼得呲牙咧嘴。
  
      不同的是,那位身躯胖大的老板打量他的眼神和幻境中不同了。
  
      热情依旧在,但是更多的却是警惕。
  
      哪怕秦然是跟着波尔一起来的,也没有任何的消退。
  
      “科林,强大的意思。”
  
      “看得出,你名副其实。”
  
      “希望我们能够和平相处。”
  
      霍鲁夫松开了波尔后,直接走到了秦然面前,双眼再次扫视秦然后,脸上出现了凝重,不过,这位老板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道:“霍鲁夫。”
  
      “科林。”
  
      秦然报出了假名,与对方手掌微微一握后,就收了回来。
  
      那位旅店老板也是一样。
  
      甚至,对方的左手一直放在腰际,全身隐藏在脂肪下的肌肉都是紧绷着的。
  
      这种状态一直到秦然离开都没有改变。
  
      目送着秦然走进了旅店大堂,霍鲁夫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擦了擦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的汗水。
  
      “他可靠吗?”
  
      霍鲁夫问道。
  
      “相信我,没有谁比他更可靠的了。”
  
      波尔解释着。
  
      不过,这样的解释,并没有让旅店老板放心,他开始强调着。
  
      “我只是希望能够安全的过我的退休生活。”
  
      “不希望卷到什么大事件中。”
  
      “你明白吗?”
  
      霍鲁夫直视着波尔。
  
      在这样的直视下,波尔显得有些心虚。
  
      他之所以会选择亚南旅店,除了霍鲁夫热情外,就是因为霍鲁夫的实力不凡,而且,霍鲁夫还是个善良的家伙,不会见死不救。
  
      简单的说,波尔希望自己更加的安全一点。
  
      他原本准备再离开的时候,多付一些住宿费,当做补偿,但是现在霍鲁夫的询问,却让他不得不直说了。
  
      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够继续住在这里。
  
      “霍鲁夫,我惹了点麻烦。”
  
      “不过,你放心,我尽量会自己搞定,不会麻烦到你。”
  
      “事实上,有科林在,我大部分的时候会很安全,但是意外难免会发生。”
  
      “我希望关键的时候,可以获得你的帮助。”
  
      波尔走到了霍鲁夫身前,压低了声音。
  
      “在他身边会安全?”
  
      “该死的,你知道我在他的身边是什么感觉吗?”
  
      “如坐针毡!”
  
      “上一次,我有这样感觉的时候,还是我16岁独自一人面对‘狂逝者’的时候——给你个建议,为了小命着想,你理他远点。”
  
      与波尔有着不错交情的霍鲁夫劝说着。
  
      而波尔则是一脸的苦笑。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更加独立的、自由的活动。
  
      但是,情况不允许啊。
  
      先不说,他能够活下来,全靠对方。
  
      单单是对方的性格,就让他不敢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
  
      对方是追求公平的人。
  
      在他没有给与救命之恩的报答前,他认为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不然……
  
      能够救自己一命的‘炎之恶魔’,夺走自己的小命,也不会太难。
  
      看着波尔的苦笑,霍鲁夫瞬间明白了。
  
      抬起胖大的手掌,拍了拍波尔的肩膀后,旅店老板就走向了隔壁的小院。
  
      “放心,天黑前你就能够拿到你应得的。”
  
      “然后,明天天亮我就会祝福你一路顺风。”
  
      “我可不想自己的旅店毁于一旦。”
  
      边走,霍鲁夫边说道。
  
      “什么旅店毁于一旦?”
  
      保镖挠了挠头问道。
  
      “没什么。”
  
      “这是殷切的祝福。”
  
      “阿什去给我们的马儿喂点草料,然后检查一下马车,接着,我们需要好好的吃一顿——放心,今天的食物,我买单,大家可以放开了吃。”
  
      波尔错开话题后,给与了保镖承诺。
  
      在保镖先生发出欢呼的时候,波尔则是抬起头看了看突然阴云密布的午后天空。
  
      应该会没事的……吧?
  
      毕竟,我什么都没做。
  
      对!
  
      我什么都没做!
  
      那些人对我的追杀,也不可能波及到西卡城。
  
      除非他们都不要命了!
  
      一切都会好的!
  
      明天一早我就离开西卡城,一旦出了西卡领,那些人的势力根本就影响不到我,然后,迅速的进入艾坦丁堡的范围,完成我的主线任务。
  
      接着?
  
      我要马上返回巨大城市,去‘丰收酒馆’找无法无天,请他喝一杯。
  
      感谢他对我的帮助,和给我带来的好运气。
  
      心底有了明确想法的波尔直接推开了旅店的大门,热气如浪潮一样扑面而来,迅速驱散了他身上残余的寒冷。
  
      但是本该热闹的旅店大堂,这个时候却是鸦雀无声。
  
      因为,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大堂中央的桌子。
  
      阿什卡诺坐在那里,秦然坐在他的对面,而这个时候,这位保镖先生瞪大了双眼,嘴巴微张的看着秦然。
  
      或者准确的说,秦然面前三摞足足要顶到了天花板的盘子。
  
      那些盘子在大概十分钟前还是装满了蜜汁烤肉的。
  
      而现在……
  
      空空如也!
  
      光洁如新,就和洗了一般。
  
      咕咚。
  
      保镖先生咽了口唾沫,惊骇的看着吃了二十人份,肚子却没有一点变化的秦然,整个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科、科林,你怎么这么能吃?”
  
      “我支持一份就吃不下了。”
  
      “你能吃二十个我的,这也、这也……对了,怪不得你这么强,墨那说得有道理,能吃的都很强!”
  
      保镖先生语无伦次的说道。
  
      说着说着,他一扭头看向了一旁的侍者。
  
      “给我也来一份蜜汁烤肉。”
  
      “不!”
  
      “来两份!”
  
      “一份蜜汁烤肉,一份粗盐烤肉!”
  
      “我也要尽快的强大起来!”
  
      保镖先生这也说道。
  
      “抱歉,先生,我们没有实物了。”
  
      面对侍者的回答阿什卡诺一愣,随后就大怒,他站起来走到侍者面前,一低头,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你为什么要骗我?亚南旅店怎么会没吃的?”
  
      “亚南旅店在之前有吃的。”
  
      “但是,都被您的同伴吃完了啊!”
  
      侍者结结巴巴的说道。
  
      “胡说,科林才吃了二十份!”
  
      “怎么会没有?”
  
      阿什卡诺一把抓起了对方,用额头顶住了对方的额头,一双牛眼满是不善,侍者全身发软,用快哭出来的声音道:“他吃了的是百人份,不是二十份!”
  
      保镖先生再次一愣,手一松,侍者从手中滑落。
  
      他终于想起离开摩尔萨时,他的养父墨那一脸和蔼的和他说的话:‘出去了说吃五份,不是一份。’
  
      一份等于五份,那二十份是多少?
  
      站在原地的保镖先生抬起手,掰着手指算了算,然后,没有算清楚,下意识的开始拖鞋,准备把脚趾也加进去。
  
      波尔马上过来阻止着自己的保镖。
  
      他可不希望霍鲁夫认为自己的旅店遭受到了毒气袭击。
  
      “请给我再准备六份食物。”
  
      波尔说着,掏出了两个铜克的小费,递给了侍者后,目光看向了秦然。
  
      “七分饱正好。”
  
      “我去散散步。”
  
      在波尔的注视下,秦然尽量坦然的站了起来。
  
      他才不承认一时听到有人请客,没有控制住食量吃多的事情。
  
      一定是蜜汁烤肉的蜜汁太甜了,一下子就吃多了。
  
      然后,甜的吃多了,就想吃点咸的,咸的吃多了,就得靠甜的综合,结果,不知不觉就吃多了。
  
      没错!
  
      就是这样!
  
      秦然略带满意的擦了擦嘴角,向着旅店外走去,而就在他推开旅店大门的时候,阴沉的天空,突然想起来雷声。
  
      轰隆隆!
  
      冬日惊雷,让西卡城的人们下意识的一抬头。
  
      恍惚间,他们似乎发现战神殿的方向亮了一下。
  
      但是,细细看去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秦然站在旅店的门口,眼神闪过了一抹嘲弄。
  
      想抢他的战利品?
  
      太天真了。
  
      他,可不是一个人。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