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夜幕

      那些饱含恶意、饥饿的目光很隐晦。
  
      若有若无的盯着‘迷雾之神’的信徒们,而这些信徒则是十分的惶恐,他们不断的祈祷,希望得到自己的‘主’的回应。
  
      而一些信徒则在消失着。
  
      很显然,那些躲藏起来的家伙,正在用这种手段逼迫着‘迷雾之神’现身。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一旦‘迷雾之神’现身的话,会遭遇到什么。
  
      身受重伤的‘迷雾之神’绝对会被直接撕碎、吞噬。
  
      他毫不怀疑这一点。
  
      那种饥饿感,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不过,现在?
  
      他需要改变这样的事实。
  
      不仅是因为‘迷雾之神’这个身份有助于他了解更多眼前副本世界的信息,还因为【迷雾之主】特效的【西卡之领】让秦然有着相当的兴趣。
  
      现在只是‘西卡之领’,那如果扩大的话会成为‘艾坦丁’,乃至是出现‘北陆’吗?
  
      秦然思考了片刻后,抬手打了个响指。
  
      啪!
  
      “为您服务,我的boss。”
  
      一直站在阴影中的上位邪灵应声走了出来,它微微欠身等待着秦然新的命令。
  
      “‘迷雾之神’需要一个使者去解救它的信徒。”
  
      秦然这样说道。
  
      “明白,boss。”
  
      上位邪灵躬身后退入了阴影之中,消失不见。
  
      而秦然则是收好了这些战利品,站了起来,向着旅店的大堂走去。
  
      他还没有吃晚饭。
  
      虽然这里的厨子手艺肯定比不过含羞草,但是对于食物,秦然一向宽容,只要能够入口,他就不会放弃。
  
      秦然所居住的院子和旅店的大堂只有一墙之隔,但想要进入旅店的大堂,却需要走出院子才行。
  
      而在院子的门口,他看到了旅店的老板霍鲁夫。
  
      这位身材胖大的旅店老板明显就是在等他。
  
      在看到秦然后,直接开口道:“我们谈谈?”
  
      “在这里?”
  
      秦然反问道。
  
      “当然不是。”
  
      “去我那里。”
  
      “放心,不会耽搁你的晚餐,我请客。”
  
      霍鲁夫笑着,指了指旅店另外一侧的院子。
  
      与秦然在幻境中看到的院子十分的相像,却没有了那位腼腆的伙计,有着只是将一个个食盒搬进来的厨子。
  
      在小院的房间中,一张硕大的方桌上,食盒被一一打开。
  
      土豆饼、鱼汤和香肠。
  
      总共两大份。
  
      “不介意的话一起?”
  
      霍鲁夫问道。
  
      “可以。”
  
      秦然看着自己那边多出对方十倍的分量,微微点了点头。
  
      土豆饼是炸出来的,里面夹着鸡蛋,咬一口咔咔作响,酥脆异常,而鱼汤则是奶白色,鱼肉完全的融入到了汤水中,些许的鱼刺则是完全的被捞出来,最让秦然惊讶的是香肠,看似普通的肉肠中,加入脆骨,让口感瞬间提升了一倍不止。
  
      一口土豆饼,一口鱼汤,然后,再咬一口香肠。
  
      说要谈谈的霍鲁夫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而是风卷残云的扫荡着桌上的食物。
  
      秦然的手掌更是快到带起了一道道残影。
  
      十分钟不到,眼前的食物就被一扫而空。
  
      霍鲁夫擦了擦嘴,满足的拍着肚子。
  
      秦然则看向了厨子。
  
      “还有吗?”
  
      秦然问道。
  
      顿时,霍鲁夫一愣。
  
      “你还没吃饱?”
  
      要知道这可是和下午时分一样的百人份食物,还是加大加量装。
  
      按照霍鲁夫的估计,秦然理应吃不完这些才对。
  
      能吃完就超出了霍鲁夫的预料,而不够……霍鲁夫则是完全没有想到。
  
      “难道午后的时候,你克制了食量?”
  
      霍鲁夫瞪大了双眼。
  
      “午餐七成饱就好。”
  
      秦然很正经的回答道。
  
      “那晚餐?”
  
      霍鲁夫指了指桌子上干净的好像是洗过的盘子、碗。
  
      “香肠不错,我打算晚餐和夜宵一起吃了。”
  
      秦然老实的说道。
  
      “你、你的胃口真好。”
  
      霍鲁夫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剩下了这么一句,然后,他冲着厨子摆了摆手,立刻,厨子就向着大堂跑去。
  
      一进大堂,有关秦然饭量的讨论还在进行着。
  
      看着那热切的模样,厨子暗自摇了摇头,犹如是一位智者看到了愚民般。
  
      还讨论呢?
  
      吃得已经全没了!
  
      心底带着这样悲悯的感叹,厨子开始搬运食物。
  
      当厨子将最后一份食物搬到小院时,一位住客感觉有点饿了。
  
      “有什么吃的?”
  
      “给我来点。”
  
      住客向着侍者问道。
  
      “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旅店晚上的食物,都被中午的那位客人吃完了。”
  
      侍者苦笑着说道。
  
      话音落下,整个大堂内落针可闻,一直抿着甜蛋酒的波尔都呆愣在了椅子上。
  
      “中、中午的那位客人?”
  
      “是我的同伴吗?”
  
      波尔结结巴巴的问道。
  
      “是的,波尔先生。”
  
      面对着侍者肯定的回答,波尔不自觉的嘴角抽搐。
  
      要知道,在他最初的打算中,是要完全管秦然的食宿,可以秦然的食量……不要说购买爵位了,恐怕还没到艾坦丁堡我就得被吃穷吧?
  
      这样的食量,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只管住宿的话,2567阁下应该会理解的吧?
  
      波尔陷入了纠结。
  
      而整个旅店的大堂则是在惊愕中吵翻了天。
  
      这样的声音传入到了一侧的小院的房间中。
  
      霍鲁夫抿了抿嘴,很是同情那些闲的没事干的家伙,然后,他看着吃饭速度丝毫不减的秦然,整个人陷入到了对人生的怀疑中。
  
      他能吃,是因为他有着胖大的身躯,有着异于常人的胃口。
  
      但是眼前的人?
  
      吃了这么多,肚子都是平平的。
  
      好像食物不是装入到了胃里,而是进入了异次元的空间。
  
      脑海中回忆着有没有这样先例的霍鲁夫目光逐渐变得奇怪起来。
  
      因为真的有这样的例子!
  
      但是……
  
      看着完全人类模样的秦然,霍鲁夫又摇了摇头。
  
      那种存在的强大时毋庸置疑的,但却没有人形,就是漆黑的怪物,只知道吞食、吞食,不停的吞食,似乎连理智都没有。
  
      而眼前的秦然?
  
      不仅拥有着理智,而且还很谨慎。
  
      各种观察的痕迹虽然微不可查,但是不论是行走坐卧,都在保持着一个极为警惕的模样,如果能够成为……
  
      我在想什么呢?
  
      我自己好不容易才退休了,又怎么能推荐别人?
  
      霍鲁夫自嘲一笑。
  
      然后,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秦然将所有的食物一扫而空。
  
      在厨子端来茶水,秦然喝了一杯后,这位旅店老板才正式开口。
  
      “对西卡城怎么看?”
  
      旅店老板面带微笑的问道,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旅店老板的话,秦然会认为对方是西卡城的官员,专门用来掩盖某些事实的家伙。
  
      “还不错。”
  
      “很繁华。”
  
      秦然这样的回答道。
  
      面对着秦然的回答,霍鲁夫扭动着胖大的身躯,在椅子嘎吱嘎吱的响声中,这位胖老板压低了声音。
  
      “你知道的,我想问的不是这些。”
  
      “而是更加隐秘的东西。”
  
      “那些看不到,却能够听到的。”
  
      “或者说……”
  
      “你发现了危险吗?”
  
      霍鲁夫一边说着,一边力争用更加妥当的词汇来描述着。
  
      无疑,这样的描述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头雾水的,但是对秦然却是知道的十分清楚,他的身体前倾,双手手肘承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巴。
  
      “你是以什么样的立场来询问我的?”
  
      秦然没有正面回答。
  
      “一个刚刚请你吃了晚饭的、可怜的、退休的,只想要过安生日子的老家伙。”
  
      霍鲁夫力求可怜的眨了眨眼,但那肥硕的脸庞没有丝毫的说服力,反而看起来有些滑稽。
  
      但是秦然没有嘲笑对方。
  
      对方后续的描述,秦然没有当真,但是请他吃饭确实是事实,尤其是那个脆骨香肠,对方明显是下来心思的。
  
      因此,秦然很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后,回答着。
  
      “危险我发现了。”
  
      “但我不能确定到达什么程度。”
  
      “有可能会消弭于无形,也有可能会惊天动地。”
  
      “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无法确认。”
  
      “是这样吗?”
  
      霍鲁夫长长的吸了口气,肥硕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他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原本以为远离了艾坦丁堡一切就会变得不同,但是看起来西卡城也是一样。”
  
      “那种耳边的低语,时不时的就会响起。”
  
      “无辜的人,经常在一夜过后就消失不见。”
  
      “市场里,心思鬼蜮的家伙为了金普顿无恶不作。”
  
      “而西卡城名义上的管理者却是视而不见。”
  
      “甚至,暗自参与其中。”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很多人都加入了其中,有的是为了逃避现实,有的是为了寄托,有的干脆就是为了心中最肮脏的思维。”
  
      “而做为旁观者,我无能为力。”
  
      霍鲁夫说完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无奈、苦涩了。
  
      秦然没有开口劝说对方。
  
      他不认为双方的关系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就如同他不认为对方会是旁观者一样。
  
      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个道理,秦然早就懂了。
  
      “好了,好了。”
  
      “没事说说心里话,还是有助于发泄的。”
  
      “你今天早点睡,明天早点走。”
  
      “祝你们一路顺风!”
  
      霍鲁夫冲着秦然摆了摆手。
  
      “感谢你的晚餐。”
  
      秦然起身告别了,霍鲁夫没有起身相送,而是目送着秦然消失在小院外后,这才缓缓的站起来,走向了里面的房间。
  
      那里是他的卧室。
  
      除去一张宽大的床外,就只有一个衣柜。
  
      霍鲁夫抬手摸了摸衣柜。
  
      “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猎人的荣耀……”
  
      声音微不可闻,只剩下了苦笑。
  
      霍鲁夫都没有发现自己是一个这样喜欢苦笑的人。
  
      然后,这一抹苦笑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他又听到了那些声音。
  
      “滚!”
  
      “滚出去!”
  
      “我不会被你们蛊惑的!”
  
      低低的压抑在喉咙中的吼声,霍鲁夫放在实木衣柜上的手掌,不自觉的捏紧,清晰的手掌印出现在衣柜门上。
  
      那胖大的身躯一斜,就倒在了床上。
  
      他的嘴中不停的呢喃着。
  
      “猎人的荣耀。”
  
      “守护猎人的荣耀。”
  
      “守护……”
  
      ……
  
      刚刚离开小院,准备返回自己房间的秦然突然一皱眉。
  
      邪异的气息突然的浓郁起来!
  
      下一刻,他就开启了【追踪】视野。
  
      在这特殊的视野内,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白天那几股满是活力的邪异气息,越发的活跃了,如果打比喻白天的邪异气息是乌龟爬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这几股邪异气息就是动如脱兔了。
  
      而相反的则是战神殿!
  
      在阳光下,璀璨无比的战神殿,在夜幕中却变得略微黯淡起来。
  
      不过,依旧是光辉夺目。
  
      在秦然的注视下,这几股邪异气息努力的靠近着战神殿,可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靠近,这几股邪异气息就如同是被烈焰灼伤一般,疯狂后退。
  
      无疑,哪怕是在获得了‘天时’后,这几股邪异气息和战神殿相比较,依旧是差的太远了。
  
      可这并不代表这几股邪异气息的努力没有奏效。
  
      至少,更多的低语声开始出现了。
  
      秦然听到了。
  
      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能力,就这么的出现在了耳边。
  
      这声音,无法说清楚是在说什么。
  
      但却在勾动着他的情绪。
  
      与白天时被独立针对不同,此刻这种勾动情绪的手段是面对着所有西卡城的人。
  
      不少人已经惊慌的大吼大叫起来。
  
      更多的人则是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而不少人,更是开始咏颂‘战神’的名号,期望神灵能够保佑自己。
  
      其中,并不缺少‘迷雾之神’的信徒。
  
      甚至,此刻‘迷雾之神’的信徒越发的虔诚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使者大人’。
  
      这位无所不能的‘使者大人’正在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靠近西卡城平民区的一处新开辟处的地下据点。
  
      超过两百的‘迷雾之神’信徒聚集在这里。
  
      这并不是所有的‘迷雾之神’信徒,但却是最大的一支。
  
      也是被数道不怀好意视线盯着的一支。
  
      上位邪灵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看着这些匍匐在地的人,它心底满是荒谬,它一个邪灵竟然会被凡人跪拜?
  
      真是感谢boss让它有这样奇妙的体验。
  
      因此,它用越发庄重的神情,语调,缓缓的说道:
  
      “神知你们所想。”
  
      “必会保佑你们所在。”
  
      “必会……”
  
      上位邪灵还在背着自己的台词,但是咏颂还没有完成,一根干枯的藤蔓就这么的穿透了它的胸膛。
  
      感受着那疼痛。
  
      上位邪灵低下头看着那根藤蔓,嘴角不由向下,满是无奈。
  
      我原本以为不用死的……
  
      真的好疼!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