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演?我职业的!
死亡,是任何生物都不愿意接受的。小说.
  
  上位邪灵也一样。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是不死的。
  
  但是,‘死亡’带来的疼痛却是真的存在,是上位邪灵无法逃避、拒绝的,就如同是面对自己的boss一般,是必须要承受的。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面对自己的boss,它无法反抗。
  
  可面对那些给它死亡的家伙……
  
  它要让那些混蛋知道,它可不是什么家伙都能够杀的。
  
  上位邪灵呲着牙,右手一把抓住了胸前的藤蔓,然后,就这么的一转身,它将藤蔓在自己的身躯上缠绕一圈后,早已准备的左手,猛地一把抓住了剩余的藤蔓。
  
  接着,用力一拽!
  
  砰!
  
  连带着一捧泥土,藤蔓被连根拔起。
  
  可看到那根藤蔓根部的所有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呼。
  
  因为,那根部竟然是一个……人头!
  
  没有了头发的人头,一根根纤维从毛囊中生出,‘拧’成了一根干枯的藤蔓。
  
  而且,这颗人头还是‘活’的。
  
  对方瞪着双眼,看着上位邪灵。
  
  “无知的搅局者,你是谁?”
  
  对方声音高傲、冷漠,刚一开口就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感觉。
  
  如果是在平时,上位邪灵并不介意先给对方一脚,然后,再把对方剁碎,但是在这个时候,它可是代表着boss,代表着‘迷雾之神’,自然应该有着相应的仪态。
  
  在一群‘迷雾之神’信徒的注视下,上位邪灵的脸上出现了丝丝悲悯。
  
  “迷途的羔羊,你也困顿在了‘雾中’吗?”
  
  “不要彷徨,不要恐惧,请你默念我主的名号。”
  
  “你会得到救赎!”
  
  上位邪灵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双手,一个转身,它就将束缚解开了。
  
  不仅这样,它还将这颗头颅捡了起来,用自己的袍袖轻轻的擦拭着对方脸上的泥土。
  
  “冻土的滋味我知道。”
  
  “很冷吧?”
  
  “不用担心,你之后再也不会感到严寒了。”
  
  捧起了那颗头颅,以面对面,眼对眼的平等姿态,上位邪灵轻柔的说道。
  
  哪怕对方的藤蔓依旧不停穿刺、抽打着上位邪灵,但那声音却没有任何的怨恨。
  
  温和、平缓。
  
  犹如……
  
  阳光!
  
  刚刚还有着丝丝冰冷的地下据点,似乎被冬日的暖阳,照射了进来,充满了温暖。
  
  看着这一幕,‘迷雾之神’的信徒们热泪盈眶。
  
  不需要有什么更多的言语、姿态来,信徒们纷纷跪拜在地,一个个虔诚的咏颂着‘迷雾之神’的名号。
  
  这就是我们信仰的神灵。
  
  仁慈、悲悯。
  
  或许有时行事偏激。
  
  但……
  
  那恐怕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毕竟,神灵已经失去了眼睛、耳朵,做为信徒,奉献一些肢体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我们不是活下来吗?
  
  这,就足够了。
  
  眼前是被任意伤害,而面不改色,还浮现着温和、暖心微笑的‘使者’。
  
  周围是虔诚到几近狂热的信徒。
  
  被上位邪灵捧在手中的‘头颅’愣住了。
  
  ‘迷雾之神’不就是一个趁乱而起的小邪神吗?
  
  不要说和战神、灾厄女士相提并论,即使是它们这样的存在,也是不如的。
  
  正因为这样,它才会得到‘迷雾之神’重伤消失的消息后,选择第一时间出击。
  
  它希望吞食对方。
  
  获得对方的权柄,扩充到自己的权柄中。
  
  掠夺对方的信徒,扩充到自己的信徒中。
  
  这么一来,它绝对能够成为它们几个中的佼佼者。
  
  或许还是无法和战神、灾厄女士相提并论,但却有了更大的潜力,至少,如果出现什么机会的话,它也许能够成为第二个灾厄女士。
  
  可眼前的一切,似乎却在告诉它,它往日了解到的‘迷雾之神’,并不是真实的。
  
  至少,它没有这样的‘使者’。
  
  它也可以确定周围的那几个家伙也没有这样的‘使者’,也可以确定,这并不是那几个家伙假扮而成的。
  
  因为,它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对方对某个存在拥有着无与伦比的虔诚与舍弃一切的信念!
  
  这样的虔诚,这样的信念,可不会出现在它们这样的家伙身上。
  
  只会出现在最狂热的信徒身上。
  
  而这样的信徒,必然会成为它们的使者。
  
  可惜的是……
  
  它并没有这样的使者。
  
  不光是它,周围的那几个家伙也不可能有。
  
  战神殿可能有。
  
  灾厄女士也可能有。
  
  可是……
  
  那些使者绝对不可能拥有眼前‘使者’的实力。
  
  使者的实力,少部分是自身的,大部分是被赐予的。
  
  简单的说,使者是否强大,与被信仰的神灵有着极大的关系。
  
  而眼前这个强大的使者则从侧面反映出了那个一直被它们忽视的‘迷雾之神’,是相当强大的!
  
  当然,应该不可能超过战神与灾厄女士。
  
  因为,眼前的这个使者,应该是那种万中无一极为契合‘迷雾之神’的狂信徒才对。
  
  不!
  
  已经不单纯是使者了。
  
  而是……
  
  眷者!
  
  可恶!
  
  真是幸运的家伙!
  
  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信徒?
  
  为什么我没有合适的眷者?
  
  头颅心中满是嫉妒。
  
  但是,它却停了下来。
  
  在知道自己这个‘替身’无法获得想要的一切后,又何必白费力气。
  
  而且,得罪一个强大的异神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它和其它几个异神,需要的是盟友。
  
  一个重伤、弱小的‘迷雾之神’当然不够资格。
  
  可一个强大的‘迷雾之神’却有着资格。
  
  毕竟,它们有着相同的敌人。
  
  “做为‘迷雾之神’的眷者,想必你对现在的西卡并不是一无所知吧?”
  
  头颅调整了一下语气,再次开口道。
  
  我当然不知道。
  
  我要知道,你以为你还能开口说话?
  
  上位邪灵心底一阵腹诽,面容上的笑容却越发的温和。
  
  “我知道一些。”
  
  “主的信徒们,需要主的庇护。”
  
  “所以,我出现在了这里。”
  
  上位邪灵说着,目光看向了匍匐在地的信徒,眼中的柔和,让与它对视的信徒们一个个感动的再次涌出了泪水。
  
  很自然的,眼前这些信徒们的心灵越发的坚定了。
  
  “无上的主啊!”
  
  “请您聆听我等的祈祷,我等奉行您的意志,卑躬您的伟大,持有您的名,将会光耀世间,我们的一切由您赐予……”
  
  祷告声再一次的响起了。
  
  不过,这一次的祷告,却并不如同告文一般,带着祈求。
  
  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恩。
  
  细微的变化,带来的却是质的变化。
  
  感受着那种纯粹的信仰之力,头颅越发的嫉妒了。
  
  这让它控制不住的冷哼出声。
  
  “一味的逃避可换不来生存!”
  
  “我成为,我们都小觑了你们的神,将它一直以来的隐忍,当成了弱小,但是它现在已经暴露除了自己的实力。”
  
  “你认为,那两个家伙还会坐视你们的神继续‘旁观’下去吗?”
  
  说到最后,头颅冷笑连连。
  
  战神、灾厄女士怎么坐视暴露的‘迷雾之神’?
  
  恐怕之前已经发现了些许的端倪,这才出现了相应的试探。
  
  而‘迷雾之神’也不希望坐以待毙,才会派出自己的‘眷者’在这里等自己。
  
  且,已经准备了足够的‘兵力’!
  
  看看那些可怜的凡人,这个时候恐怕恨不得为‘迷雾之神’去死了吧?
  
  小恩小惠就被收买的家伙们,真是……可悲!
  
  自认为看破了一切的头颅,目光炯炯的盯着上位邪灵。
  
  “我主,很强大!”
  
  “但我主需要顾忌的太多了。”
  
  “我等迷雾中的羔羊,是我主最大的担忧,我主舍弃了双眼,摒弃了双耳,都是为了我等,现在又要为我等出战……”
  
  上位邪灵的声音哽咽了。
  
  它全身微微颤抖,努力的闭上了双眼,希望抑制泪水的流出,但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上位邪灵划过脸颊的泪痕。
  
  他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本就激动的内心,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
  
  他们一个个放声大哭。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主为他们舍弃了眼睛、耳朵,但是却从没有在这一刻感到痛苦。
  
  都是为了保护我们。
  
  都是为了保护我们。
  
  而且……
  
  现在,又要为了保护我们而战斗。
  
  而我们呢?
  
  除了在这里祈祷,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不!
  
  不能这样!
  
  一个穿着皮甲,带着长剑,本身就是类似警卫的信徒抬起了头,他双眼前所未有的坚定,眼神中透露出了一往无前的决心。
  
  “大人,我愿追随我主的脚步。”
  
  “我主愿为我等而战。”
  
  “我愿为我主效死!”
  
  说完,警卫拔出长剑,左手抓住剑刃,握着剑柄的右手一拉,顿时,鲜血涌出,染红了剑刃。
  
  誓言!
  
  这是‘迷雾之神’的誓言。
  
  而这犹如是多米诺骨牌效应般,周围的警卫一个个拔剑宣誓,剩余的信徒有的拿出了匕首,没有匕首的干脆咬破了手指。
  
  一次次的宣誓声开始在地下临时据点内响起。
  
  “我愿追随我主的脚步!”
  
  “我主愿为我等而战!”
  
  “我愿为我主效死!”
  
  ……
  
  坚定的声音。
  
  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
  
  而这样的决心,在头颅的眼中却是最直接的信仰之力。
  
  比之前的还要纯粹。
  
  甚至是,澎湃!
  
  该死!
  
  心中再次嫉妒的头颅,不愿再待下去了。
  
  “‘迷雾之神’愿意加入到我们的反抗中?”
  
  对方问道。
  
  上位邪灵微微颔首。
  
  面对着答应了的上位邪灵,对方一个翻滚就离开了上位邪灵的双手,在跌入地面的时候,微微蠕动后,就消失在了土地中。
  
  “那就明天夜晚降临时,去西卡子爵的府邸!”
  
  “那里将会是我们这次的聚会之所!”
  
  在即将消失的时候,这抹声音传入了上位邪灵的耳中。
  
  上位邪灵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对方的消失。
  
  而周围的信徒却在头颅消失后,将目光都看向了上位邪灵。
  
  “大人,我们现在做什么?”
  
  那个最先站出来的年轻小伙问道。
  
  “当然是治疗你们的伤势。”
  
  “我主虽然保护着大家,但却无法救助大家自我的伤害。”
  
  上位邪灵面不改色的说着。
  
  要是可以的话,它不介意替自己的boss降下神迹,可惜的是,它自己虽然近乎不死,但是却不擅长治疗。
  
  尤其是治疗人类。
  
  它,毕竟是个邪灵。
  
  喜欢晒太阳已经是异数了。
  
  如果在懂得治疗的话……
  
  它恐怕要怀疑自己之前的刺客记忆是假的了。
  
  而为了不让自己boss的颜面受损,它不得不说得有技巧一些。
  
  boss是在保护你们,可你们对自己的伤害,却不是boss保护的范围。
  
  这样的借口很容易说服人。
  
  就如同提高警惕可以防范意外,但要是作死的话,再高的警惕都不行。
  
  这样的理由,获得在场信徒的一致信任。
  
  在所有人简单包扎的时候,上位邪灵走到了那个引起它关注的年轻警卫面前。
  
  “谢尔盖。”
  
  上位邪灵这样称呼着对方。
  
  在进入这里后,上位邪灵就已经铭记了几乎所有人的名字。
  
  这样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
  
  既有刺客的记忆,也有着邪灵的天赋。
  
  “大人。”
  
  已经包扎完的年轻人马上走了过来,恭敬的回礼道。
  
  眷者的身份,足以让所有信仰‘迷雾之神’的人对上位邪灵保持尊敬。
  
  “尽快将我主的信徒集中到这里。”
  
  “战争既然不可避免。”
  
  “我们就要做好一切准备,这里将会是我主信徒的庇护所。”
  
  上位邪灵缓缓的说道。
  
  “庇护所?”
  
  “我们不是要战斗吗?”
  
  年轻人一愣。
  
  “战斗是我的事情。”
  
  “而你们的任务是守护这里。”
  
  “守护那些手无寸铁的我主信徒。”
  
  上位邪灵的脸上再次浮现了悲天悯人的神情。
  
  年轻人全身一颤,他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眷者,渐渐的眼神中多出了敬仰。
  
  如果说之前的尊敬是因为强大的实力、眷者身份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的敬仰则是因为上位邪灵即将做出的牺牲。
  
  是的,牺牲!
  
  以自我的牺牲,来换取他们活下来的计划。
  
  诸神之战,凡人岂能参与?
  
  所以,他刚刚是报了必死之心的。
  
  其他人也是一样。
  
  而现在?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上位邪灵。
  
  上位邪灵刚刚的话语没有掩饰,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大人!”
  
  “大人!”
  
  一声声急切的呼喊中,上位邪灵摆了摆手。
  
  “我获得我主赐予时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如同你们一样,但不同的是,我已经燃烧成了火把,理应去对抗那些灾厄、黑暗。”
  
  “而你们?”
  
  “还是火种!”
  
  “你们要留下来,将我主的光辉撒遍整个艾坦丁,整个北陆。”
  
  “让所有世人都铭记,我主真正的模样!”
  
  话音落下,上位邪灵抬起了双手,仿佛是拥抱天空般,一尊虚幻的影像出现在了它的头顶
  
  撕裂天空的双翼,炽热绵长。
  
  刺破苍穹的双角,螺旋而上。
  
  强壮的身躯,不屈不挠站在大地上。
  
  宽厚的黑布,遮住了这具身躯的眼睛、耳朵,但却没有遮住他嘴角暗藏的温柔,因为,他的手中,拈着一朵洁白的小花。
  
  那朵花,仿佛就是他的一切!
  
  他的所有!
  
  他的,整个世界!——
  
  s——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