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入戏
    所有的信徒都震撼的看着浮现于上位邪灵头顶的虚影。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自己神灵的模样。
  
      相较于,最初的抽象。
  
      此刻的具体,自然是更加的深入人心。
  
      似乎,‘迷雾之神’本就该是这个样子。
  
      既有着肆意的棱角,也有着强壮的身躯,还有着全心全意的守护。
  
      是啊,守护。
  
      那朵白色的小花,就是我主对我等的守护!
  
      莫名的,所有的信徒都觉得,那朵白色小花就是自己!
  
      人们再一次的匍匐在地。
  
      人们再一次的祷告着。
  
      当一次完整的祷告完成后,所有人才再次激动的看着那个虚影。
  
      “这就是我们的主吗?”
  
      他们深深凝视着虚影,将其牢牢的刻印在心底。
  
      数个擅长作画的信徒已经拿出了纸笔开始描绘起来。
  
      一笔一画间,‘迷雾之神’的模样迅速的出现在了纸张上。
  
      上位邪灵再画作出现7张后,就收起了虚影。
  
      虽然这对它来说,再支撑多长时间都没有问题,但它却没有这么做。
  
      “它们符合我主的数字。”
  
      指着完成的七张画像,上位邪灵轻声说道。
  
      每个神灵都有着象征、予以,‘迷雾之神’自然应该有,但却不全,现在‘迷雾之神’是它的Boss,它自然需要完善这些。
  
      而7这个数字,上位邪灵认为很合适。
  
      它的Boss对这个数字很喜欢。
  
      “谨遵我主的意志。”
  
      所有的信徒纷纷躬身。
  
       7张完成的画作,被放在了临时据点的祭台上,没有完成的则迅速的在祷告后,被投入了火焰之中。
  
      “火与焰是我主的武器。”
  
      “也是我等需要学会使用的技巧。”
  
      上位邪灵抬起左手,指尖冒出了一簇烈焰。
  
      当然,这样的烈焰是虚幻的,根本无法瞒得过强大的人,但对眼前的信徒来说却足够了。
  
      他们无法分辨真假。
  
      当然了,就算是能够分辨真假,上位邪灵也能够解释就是了。
  
      叮!
  
      就在所有信徒看向上位邪灵左手的火焰时,上位邪灵的右手突然出现了一枚金普顿,大拇指一挑,金币发出一声脆响,翻滚飞起,然后,被上位邪灵的左手接住,按在了右手的手背上。
  
      “金币,我主赐予我等的盾牌。”
  
      “当你迷茫不知所措时,它会给与你一个准确的答案。”
  
      “正面为肯定,反面为否定。”
  
      “我主将窥视迷雾,给与我们答案。”
  
      上位邪灵说着最后一个象征。
  
      它实在是太清楚自己的Boss有多么的勤俭节约了。
  
      你说吝啬?
  
      抱歉,那是你说的。
  
      我这里有契约,我只能实话实说,就是勤俭节约。
  
      数字7,火焰,金币。
  
      当三个象征告知信徒后,上位邪灵转身向着大门走去了。
  
      顿时,所有的信徒都安静了下来。
  
      信徒们,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哪怕是这位‘眷者’大人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安然的回来,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告知他们这些信徒一切。
  
      但越是这样,越是让他们感到难受。
  
      “大人,我送送您。”
  
      谢尔盖代表所有的信徒,走到了上位邪灵的身边,轻声说道。
  
      “嗯。”
  
      上位邪灵点了点头,然后,用目光扫过临时据点内的所有信徒,似乎要将所有人记住一般,这样的扫视持续了近十秒钟。
  
      而当那道身影消失在门后时,信徒中有人忍不住的再次哭了起来。
  
      不过,没有人让自己哭出声。
  
      他们捂着嘴,默默的流泪。
  
      大人已经代替他们去战斗了。
  
      他们就不应该再让大人担忧了。
  
      上位邪灵听到了那压抑的哭声,它的脸上,再次浮现了一抹怜悯。
  
      “不必为我伤心。”
  
      “不必为我难过。”
  
      “我们终将在我主的神国相遇。”
  
      “我只是先行一步。”
  
      上位邪灵微微低头,轻声说完,不在等年轻人回答,快步的消失在了夜幕中。
  
      在目送着上位邪灵的身影消失后,谢尔盖这才回过神,他身躯站得笔直,身躯微微前倾,声音压低的说道:“大人,请您慢走一步,我等会努力追逐您的脚步。”
  
      缓缓的吸了口气。
  
      感受着西卡领夜晚的冰冷,年轻人的双眸却仿佛是燃烧的烈焰般。
  
      他站直看了身躯。
  
      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们……”
  
      “必在神国相遇!”
  
      话语声落下,谢尔盖转身返回了临时据点。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谢尔盖。
  
      刚刚眷者大人说的很明白,这里一切都交给了谢尔盖。
  
      年轻人,成为了领导者。
  
      “我等遵从我主的意志,将我等的兄弟姐妹接到这里,接受我主的庇护。”
  
      “不光是西卡城,还有西卡城周围,以东南西北为队伍。”
  
      “四支队伍马上出发,明天天黑前必须返回。”
  
      谢尔盖说道。
  
      “是。”
  
      很自然的,四个带着武器的原本的警卫成为了四支临时队伍的领头者。
  
       然后,在谢尔盖的掩护下,通过了西卡城的西门。
  
      谢尔盖本身就是西卡城西门的负责人。
  
      而这些人,大部分也是西门的侍卫。
  
      夜,越发的深邃了。
  
      四支队伍的离去,谁也没有发现。
  
      或者说,有发现的,但也在某些特殊的影响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隐匿在暗处的上位邪灵收回了自己的幻术,它站在城墙上默默的注视着四支队伍的远去,天空一片黑色,星光黯淡,月色近无。
  
      呼、呼呼!
  
      来自北方的夜风不断的刮着,压得火盆内的火左右摇摆,上位邪灵转身向着城内,缓步而行。
  
      遁入了虚空的身影,无法被发现。
  
      只有它能够听得到自己的脚步声。
  
      它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对于Boss交给自己的任务,上位邪灵一向是尽善尽美的。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时间上并不着急。
  
      也许……
  
      可以做得更好?
  
      上位邪灵的目光突然的看向了城外。
  
      略微沉吟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
  
      卡尔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
  
      疼痛,瞬间让他清醒了一分,耳边的低语也沉寂了下去,他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战马。
  
      “菲尼莎,这里是哪里?”
  
      卡尔问道。
  
      不是他不想用更加简单的方式来判定。
  
      而是……
  
      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了。
  
      在不久前,一次耳边低语的爆发中,他彻底的失去了光明。
  
      黑暗的出现,让他一下子慌乱起来。
  
      差一点!
  
      就差一点沦为了怪物!
  
      庆幸的是,在最后一刻,他挣扎了出来。
  
      但,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他能够摸到自己的眼眶,已经没有了眼珠。
  
      对此,他没来得及悲伤、愤怒,就自己告知着自己一定要冷静。
  
      只有冷静才能够对抗那耳边的低语。
  
      “快到西卡城了。”
  
      菲尼莎准确的回答着。
  
      似乎是因为之前的危险,他和菲尼莎的关系越发的亲密了,两者之间的沟通,再也没有了一丝隔阂,可以清楚的明白双方之间的想法。
  
      而且,菲尼莎似乎也变得越发的聪明了。
  
      不单单是单纯对卡尔的关心,还会安危自己的主人。
  
      “卡尔,我们马上就到了。”
  
      菲尼莎传递着这样的想法,蹄声越发的清脆,但下一刻,这样的蹄声却是一顿。
  
      一股不怀好意的气息靠近着这里。
  
      卡尔看不到了,但是感知却越发的敏锐了。
  
      一把握紧自己的长剑,直直向前一斩。
  
      剑柄上,属于战神殿的赐福,早已消失,那红色的宝石黯淡无光,但是剑刃的锋锐却是依旧在。
  
      而做为一名家境富裕,以自己武力为傲的贵族,佩剑自然不是什么普通货色,除去战神殿的赐福外,还有着轻便、锋锐的附魔。
  
      普通的长剑与之碰撞,只需要两次,就能够斩断。
  
      而此刻,灌注了卡尔全力的一剑,更是将那不怀好意的袭击一剑斩断。
  
      通过剑刃的触感,卡尔能够感受到那是一支长枪。
  
      木质的杆,铁质的头。
  
      大部分装备在最低等的步兵中。
  
      很多劫匪也愿意使用这种兵器。
  
      不仅价格低廉,还简单好用,只需要四五个人,经过训练,就能够组成一支让人不容小觑的小队。
  
      而且,大部分的长枪兵不会是单独行动的。
  
      因此,在将长枪一剑而断后,卡尔马上伏在了马背上,不是需要骑兵的贵族青年,很清楚遇到了长枪兵时,应该怎么做。
  
      而就在卡尔伏倒的刹那,四支长枪就擦着他的后背而过。
  
      虽然双眼看不到了,但是卡尔能够想象得出,这些攻击落空的长枪兵脸上的失望,同样的,借着这个空隙,卡尔整个人滑下了马背,计算着长枪的长度,双方的距离,一步迈出后,手中的长剑就是一记横扫。
  
      噗!噗!
  
      鲜血喷散的声音。
  
      温热的鲜血溅了他一身。
  
      手上、脸上全都是。
  
      但这个时候,卡尔没有时间去擦拭,转身一个下滑,他从菲尼莎的肚子下穿过,手中的长剑再次一挥。
  
      噗!噗!
  
      剑刃入体的声音中,鲜血如同是喷泉般喷散而出,距离最近的卡尔犹如是被浇灌般,从头到脚淋了一身。
  
      下意识的,卡尔摸了一把脸。
  
      然后……
  
      他看到了。
  
      虽然有些模糊,但是确实是看到了。
  
      这?!
  
      卡尔用力的摇了摇头,他之前已经触摸过了,他连眼珠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两个黑漆漆的眼眶,这要怎么才能够看得到?
  
      一个不好的想法出现在了卡尔的心底。
  
      下意识的,他转身看向了自己的战马菲尼莎。
  
      没有了健壮的身躯,没有了飘扬的鬃毛,更没有了灵动的双眼,只剩下了一具骸骨,一具战马的骸骨。
  
      骨骼粗壮、惨白,眼眶内灵魂之火闪动。
  
      他抬起了双手。
  
      手掌上没有一丝血肉,骸骨组成的手掌,随着他的意念而动。
  
      “我死了?”
  
      卡尔不可置信的自语着。
  
      可是,却没有声音发出。
  
      有着的,只是那刚刚燃起的灵魂之火的跳动。
  
      然后,他猛地想到了什么,立刻,低头去查看。
  
      他看到了熟悉的西卡城士兵服饰。
  
      轰!
  
      卡尔如遭雷击般,身躯摇摇欲坠。
  
      “我杀了自己人?”
  
      “我杀了自己人?”
  
      他质问着自己。
  
      耳中的低语越发的清晰了,卡尔蜷缩着身躯,眼中的灵魂之火,又一次的极速跳动起来,不是正常的跳跃,而是宛如即将熄灭时,那种垂死的挣扎。
  
      “卡尔,不要放弃!”
  
      “卡尔,坚持你自己!”
  
      菲尼莎的声音从心底响起。
  
      做为战马,它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但它知道,在这样下去,那个一直盯着他们的家伙,一定会得逞。
  
      事实上,那个家伙已经来了。
  
      “痛苦吗?”
  
      “想要哀嚎吗?”
  
      “但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感觉,是不是更加的痛苦了。”
  
      幽幽的话语声中,一头鹿从密林中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在看到这头鹿时,菲尼莎就发出了警告的嘶鸣。
  
      “还不够啊。”
  
      “还差的太远。”
  
      “当我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你们虐杀,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时,我也想要嘶吼,但是我的舌头却被割了下来,我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只能看着。”
  
      “看着。”
  
      鹿缓缓的说着,越走越近。
  
      身影终于完全的显现。
  
      头颅还算完整,仅有几个刀痕,头顶的鹿角却早已折断,被一根根枯枝代替,身躯更是仅剩余些许血肉,残余的骨头上,还有着刀痕和细密的啃食痕迹。
  
      “那不是我们!”
  
      “我们没有做过!”
  
      战马菲尼莎反驳道。
  
      “但却是和你们一样,无故闯入我的家的人!”
  
      “所以……”
  
      “承受痛苦的诅咒吧!”
  
      近乎骸骨的鹿,双眼中闪烁起了腥红色的光芒。
  
      “不!”
  
      “我们是为了躲避敌人……”
  
      “唉!”
  
      战马菲尼莎还想要解释,希望化解误会,而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声叹息。
  
      突兀的叹息声,令双方一惊。
  
      菲尼莎和近乎骸骨的鹿都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灰色的长袍,没有带着帽兜,一张普通的面容上,带着悲悯的神情,他一步步的向着这里走来,无视着骸骨鹿的恶意气息,就这么的站到了卡尔身旁,抬起手放在了骷髅的头顶。
  
      “迷途的孩子啊,你受苦了。”
  
      声音悲痛,宛如感同身受。
  
      被邪异声音侵扰的卡尔身躯一颤,茫然的抬起来头。
  
      他看到了眼前的男人。
  
      一个面对他骸骨面容,依旧悲悯不减,反而目光变得越发心疼的男人。
  
      “你、你,是谁?”
  
      卡尔问道。
  
      问出来时,他才回过神,自己的声音别人又听不到,这样的问话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眼前的男人,听到了。
  
      因为,对方一丝不苟的回答着。
  
      “我是曾和你一样痛苦的人。”
  
      “我主救了我。”
  
      “我主背负了我的痛苦。”
  
      “同时,我主看到了你的痛苦。”
  
      “所以,我出现在了这里,我的兄弟。”
  
      上位邪灵说着,脚步一动,它的身躯挡在了卡尔的面前,它的胸膛被宛如鹿角般的树枝刺穿了,而它笑容依旧不减,温和的看着卡尔,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来替你承受痛苦。”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