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打扰
对于那位灾厄女士,秦然没有更多的印象。
  
  事实上,不单单是秦然,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对于这位女士的印象也是模糊不清的,只知道‘黑灾’应该和对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强大、神秘、未知。
  
  在原住民看来,那就是恐惧、可怕。
  
  可在秦然看来则是可疑。
  
  再加上‘掮客’的存在,这样的可疑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无法忽视的地步。
  
  “所谓的灾厄女士与‘掮客’那混蛋有没有关系?”
  
  秦然猜测着。
  
  他的手指再次轻轻敲击着桌面。
  
  这是他思考时,下意识的动作。
  
  而在房间外的小院里,又一次检查完马车的波尔,正在招呼着自己的保镖阿什卡诺。
  
  “阿什,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的酒。”
  
  “食物!”
  
  “食物才是我们应该在意的。”
  
  “从西卡城出发到艾坦丁堡,想要购买足够的食物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这种严冬。”
  
  波尔强调着。
  
  秦然的出现打乱了他的所有安排,有好的,也有坏的。
  
  好的是,他更加的安全了。
  
  坏的是,他可能需要一辆马车来专门装食物。
  
  而这样的花销,他暂时还负担不起。
  
  至于战利品的奖金?
  
  霍鲁夫是一个守信的人,刚刚已经给了他。
  
  那个俘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值钱,连带着那些刀剑、火绳枪,霍鲁夫总共给了800金普顿,这样的资金购买一辆带着两匹马儿的马车,自然是绰绰有余。
  
  可惜的是,这些金普顿的九成,他需要给秦然。
  
  剩下的一成中,一半是阿什卡诺的。
  
  再剩下的,才是他的。
  
  而这样的钱,可不够一辆长途马车的花销,事实上,就算是那种单人的旅行马车,也远远都不够。
  
  而且,补充足够的物资,也需要花钱。
  
  因此,他只能是在自己的马车上想办法。
  
  值得庆幸的是,这辆马车是他为了长途旅行而特意挑选的,不仅车厢宽大、暖和,车顶也是极为的结实,四五个成年人踩上去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还有车厢的后面,也有着两个独立的支架,可以存放相当的物品,只需要拿绳索捆好就行。
  
  而现在,波尔所做的就是,将刚刚购买到的肉干、面包之类的食物放在车厢顶子上,一些次要的物品放在车厢后面的架子上,并且,检查其牢固、可靠性。
  
  从战神殿返回的阿什卡诺则帮忙搬送。
  
  “好了。”
  
  绳索牢牢的将架子上的物品固定后,波尔轻轻拍了拍手掌,看着满满一车的食物,他微微松了口气。
  
  在之前,波尔对于秦然的印象只有强大、守信和冷酷。
  
  而现在,这个印象的前面,则出现了‘能吃’。
  
  对于这一点,阿什卡诺也是深有体会。
  
  因为,他晚上再次挨饿了。
  
  ‘孩子,世界那么大。’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一定要小心。’
  
  莫名的,他再次想起了养父的话语。
  
  从未有的,他觉得自己养父说得对。
  
  以后他一定要在秦然之前吃东西,不然,他总有一天会饿死。
  
  为了不被饿死,阿什卡诺已经开始考虑刚刚入手的赏金是不是应该多买点食物储备了。
  
  波尔没有理会思考的保镖,从车厢内拿出装满了金普顿的箱子,走向了秦然所在的房间。
  
  咚、咚咚。
  
  “请进。”
  
  抬手敲门,得到了回复的波尔,搬着箱子走了进去。
  
  “科林阁下,刚刚我已经拿到了赏金,一共800金普顿,而这是属于您的720金普顿。”
  
  波尔将箱子放在了桌子上。
  
  “那个赏金猎人,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值钱。”
  
  “他应该是犯过什么事,这才被给出了重赏。”
  
  一边将箱子打开,波尔一边说道。
  
  煤油灯下,金普顿特有的光辉,让秦然双眼微微一眯,眼中闪过了愉悦。
  
  金币,总能让秦然感到快乐。
  
  哪怕有的时候,它们只是代表数字。
  
  但数字的增加,也是快乐的,不是吗?
  
  “谢谢。”
  
  心情愉悦的秦然缓缓的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
  
  “科林阁下,我们明早一早出发,您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波尔问道。
  
  “没有,晚安。”
  
  秦然摇了摇头。
  
  虽然波尔和他有着相同的身份,但有些事情,秦然绝对不会告诉对方。
  
  既是因为双方关系不到,还因为保密。
  
  在没有搞清楚眼前的情况前,他暂时可不希望自己和‘迷雾之神’扯上什么关系。
  
  因此,就算是明天晚上要多跑一趟,秦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那么,晚安。”
  
  “祝您有个好梦。”
  
  波尔笑着走出了房间,嘱咐阿什卡诺检查院门后,也返回了房间。
  
  很快的,整个小院就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隔壁的旅店大堂喧闹声也变得稀少。
  
  白天忙碌了一天,晚上很少有人能够继续熬夜的,即使是那些夜猫子,也不得不考虑第二天的活计,从而选择早睡。
  
  整座西卡城也是类似。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就算是这座连接着边境摩尔萨和艾坦丁堡的城市也没有例外。
  
  除去必要的巡逻兵外,整座城市陷入了安眠。
  
  但是,西卡城的子爵府书房,却是一个例外。
  
  身材消瘦,面容红润,头发虽然花白,但精神极好的西卡子爵,拿着一块红色的绒布,轻轻擦拭着手中的双手剑。
  
  剑刃足有一米五常,巴掌宽,十分宽厚,剑柄粗大好像是长矛杆,配重更是有一个成年人拳头大小,漆黑透亮,仿佛是一个小型的连枷。
  
  毫无疑问,这柄双手剑十分的沉重,但是在身材消瘦的西卡子爵手中,却是如同无物,仿佛是在玩一根小树枝般。
  
  但一根树枝可不会让堂堂西卡领的领主如此认真对待。
  
  这位子爵大人,一寸寸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
  
  他的双眼中,浮现着隐隐的激动与期待。
  
  他怎么能够不激动?
  
  他怎么能够不期待?
  
  谋划依旧的事情,终于要成功了。
  
  那些亵渎着大地的邪异终于要化为乌有了,整个西卡领就要迎来曙光了,重新回到战神冕下的怀抱之中,沐浴光辉。
  
  一想到激动之处,西卡子爵抑制不住的握紧了手中的剑,直直向前一个竖斩,然后,跟着一个直刺。
  
  没有什么特殊的招式,就是最简单的剑术基础。
  
  但在这样的基础下,一股惨烈的气息却从书房中蔓延开来。
  
  那常人肉眼无法看到的、犹如雾气般的邪异,越发的活跃。
  
  它们悄无声息的靠近着西卡子爵。
  
  而这位子爵并没有察觉这一切。
  
  他只觉得子爵越发的有力了,甚至,比他年轻时更加的健壮。
  
  “感谢您的赐予。”
  
  一整套基础剑术演练完的西卡子爵低声祈祷着。
  
  然后,重新归于平静的他,静静等待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个身材健壮好似城墙的中年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这间书房中,虽然身穿板甲、金属靴,但是对方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但西卡子爵没有任何的意外。
  
  更没有丝毫的敌意。
  
  相反,十分的欢迎对方。
  
  “欢迎,辛克伏。”
  
  没有选择贵族的礼仪,子爵张开双臂,以战士的方式拥抱着到来的主教。
  
  而这位西卡城的主教以同样的礼节回应着子爵。
  
  “顺利吗?”
  
  子爵询问道。
  
  “嗯。”
  
  “大致顺利。”
  
  辛克伏回答着。
  
  大致顺利?
  
  子爵一愣,但深知对方性格的子爵并没有追问,而是静静等待着。
  
  果然,下一刻,这位主教就继续说道。
  
  “‘迷雾’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狡猾。”
  
  “它隐藏了自身,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如果不是冕下的启示,我们将功亏一篑。”
  
  这位主教说完,就对战神祷告了一声,子爵也马上跟着祷告,当祷告完成后,西卡子爵的声音不由压低,道:“它会成为麻烦吗?”
  
  “不会。”
  
  面对着担忧的子爵,主教摇了摇头。
  
  他十分肯定的说道:
  
  “隐匿在暗处的它或许会是麻烦。”
  
  “但被我们发现了,就不是麻烦了。”
  
  “唯一可惜的是……”
  
  “艾克。”
  
  提到新兵的名字,主教的脸上浮现了黯然。
  
  “那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就和卡尔一样。”
  
  “他们本该有着远大的前途,可是为了神的荣耀,他们却不得不牺牲。”
  
  “当一切结束时,我会以我的名义告知众人这一切。”
  
  “他们是英雄,不应该被埋没。”
  
  西卡子爵正色说道。
  
  “嗯。”
  
  主教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光是艾克、希尔,这一次牺牲的人,都将受到应有的待遇——这一点,我向你保证。”
  
  西卡子爵强调着。
  
  “我相信你会说到做到,但我们理应将牺牲控制在最小的范围。”
  
  主教提醒着盟友。
  
  “你是说宵禁?”
  
  “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
  
  西卡子爵一皱眉。
  
  “不会。”
  
  “相信我,卡尔的消失,足以值得你这么做。”
  
  “白天时封闭城门,只许进不许出,夜晚宵禁只是正常的操作,毕竟,卡尔是您妹妹的儿子——那些邪异嗜血、没有人性,但却有着智慧,会自己给出正确的判断。”
  
  主教很肯定的说道。
  
  “好的,我会安排。”
  
  子爵点了点头。
  
  接着,又是一阵交谈,过了十几分钟后,两人站了起来,相互道别。
  
  “愿神与你同在。”
  
  “愿神与你同在。”
  
  相互祝福后,子爵再次握紧了自己的剑,周围如雾般的邪异气息越发的活跃了。
  
  离开了书房的主教则是面带僵硬,眼中闪烁着猩红。
  
  ……
  
  “什么?!”
  
  “城门封闭了?”
  
  “只许进不许出?”
  
  日出时分,当波尔刚刚洗漱完毕准备出发的时候,就从旅店老板霍鲁夫那里得到了这个糟糕至极的消息的。
  
  “霍鲁夫,你不是在骗我吧?”
  
  波尔面露怀疑的看着旅店老板。
  
  并不是不信任这位旅店老板,而是她从未听说过西卡城会封门。
  
  要知道,上一次的封门还要追溯到‘黑灾’来临的时候。
  
  “波尔,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比你想象中的还希望你们离开!”
  
  “每次看到那位科林,我就觉得自己会遇上什么大麻烦。”
  
  “而我的直觉,在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相当准的!”
  
  旅店老板苦恼的挠了挠头,那仅剩余数根的头发,在这样的挠动下倔强的直立起来,让其的头顶显得更加的秃了。
  
  特别是在晨光下,十分的亮。
  
  他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且,越来越强烈。
  
  但是,嘴里却还在解释着。
  
  既是解释给波尔听,也是宽慰着自己。
  
  “西卡子爵的亲眷,那位卡尔队长遇害了。”
  
  “他很受子爵的舅舅喜爱,现在人死了,那位子爵大人,当然会要查一个水露石出。”
  
  “不过,那位子爵不会长时间封闭西卡城,最多三天!”
  
  “三天之后,你就能够离开这里了。”
  
  “放心,不会耽误你的事。”
  
  波尔想要干什么,旅店老板也是知道一二的。
  
  对此,他没有什么评价。
  
  他已经是一个退休的人了。
  
  再显赫的身份也算不了什么,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才是最好的选择。
  
  “三天?”
  
  波尔眉头紧皱。
  
  三天当然不会耽误他的事情,但会让他的计划更加的紧张。
  
  甚至,需要重新安排才行。
  
  “战神殿内的通信还能用吗?”
  
  波尔这样的问道。
  
  “当然。”
  
  “那位子爵可不会影响到战神殿。”
  
  “他是一位虔诚的信徒,绝对不会认为卡尔的死亡和战神殿有关。”
  
  霍鲁夫说道。
  
  “我去战神殿一趟。”
  
  “科林阁下的早餐,交给你准备了。”
  
  说完,波尔摸出了五枚金普顿放到了旅店老板的手中,转身就向外跑去。
  
  “交给我吧。”
  
  看着手掌中的金普顿,旅店老板一笑。
  
  如果每个客人都像波尔这样好爽的话,他一定能够长命百岁的。
  
  当然,客人中绝对不能够出现秦然这样的家伙。
  
  一想到那家伙给自己的感觉,旅店老板马上一皱眉。
  
  不过,这并不影响到他去吩咐厨房多做一些。
  
  所以,当秦然洗漱完毕后,大盆的牛奶、烤面包、香肠和蔬菜就出现在了房间中。
  
  热气腾腾的牛奶。
  
  麦香扑鼻的烤面包。
  
  肉类特有的香味与清新的蔬菜味道相融合,让一夜未睡的秦然,精神一振。
  
  而就在他抬手拿起一根面包准备将香肠和蔬菜夹入其中的时候,他怀中的【迷雾之主】突然的跳动起来。
  
  不由的,秦然皱起了眉头。
  
  他,最讨厌在吃饭的时候,被打扰了。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