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变化
隐藏在‘雾气巨人’中,秦然的杀意席卷整个西卡城。
  
  所有感知到这股杀意,心怀叵测的人都是全身战栗。
  
  所有感知到这股杀意,有着诸多想法的邪异们,则是不敢置信。
  
  尤其是,‘枯萎之枝’‘安眠之鹿’!
  
  做为算是和‘迷雾’用过接触的两个邪异,这个时候瞪大了‘双眼’,看着那遮天蔽日的‘雾气巨人’,感受着其‘威视’,它们对于自己一开始信心满满的计划开始动摇了。
  
  而一旁的‘腐朽之水’则是在震惊后,变得无比愤怒。
  
  不过,这愤怒并不是针对‘迷雾’。
  
  而是针对两个合作者。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不值一提吗?”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不用在意吗?”
  
  “还是说……”
  
  “你们一开始就是想要算计我?”
  
  ‘腐朽之水’以特殊的方式与‘枯萎之枝’和‘安眠之鹿’交流着,并且,在交流中,不自觉的拉开了距离。
  
  它在提防两者。
  
  而且,没有掩饰。
  
  因为,不需要了。
  
  那个一直相信两者的‘残腐之寒’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而它?
  
  可不想成为对方那样。
  
  ‘枯萎之枝’‘安眠之鹿’想要解释什么。
  
  但是,两者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
  
  它们是真的不知道‘迷雾’是这么的强大。
  
  就如同‘残腐之寒’一样。
  
  西卡城内最重要的祭坛被毁,让‘残腐之寒’直接陷入了愤怒,不管不顾的冲了出来,它没有想到更多。
  
  只希望干掉那个毁掉它祭坛的家伙。
  
  它从没有想到会招惹到‘迷雾’。
  
  一个从未想象过,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的‘迷雾’。
  
  它希望说一声误会。
  
  可‘迷雾’会认可吗?
  
  或者说,换做是它的话,它会认可吗?
  
  答案自然是不会认可。
  
  不仅不会认可,还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对方。
  
  想到这,‘残腐之寒’想也不想转身就跑。
  
  这么做,自然会让它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信徒散去,但是这又不算什么,面对这些愚民,它有的是办法再次聚集。
  
  它,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去。
  
  等到想办法和‘迷雾’和解后,一切自然是会恢复原样。
  
  ‘残腐之寒’是这样想的,自然也是这样做的。
  
  一转身,‘残腐之寒’就向着自己信徒占据着的街道跑去。
  
  这个时候,只有在西卡城的老巢才能够让它拥有安全感。
  
  不单单是心理上的,还有实际的——上千亡魂!
  
  在那街区的地下,它‘埋藏’了上千亡魂。
  
  有的是它的信徒。
  
  有的则是它的猎物。
  
  最好,这些都变成了它的底牌。
  
  一次足够保命的底牌。
  
  ‘看’着‘残腐之寒’举动的辛克伏冷笑了一声。
  
  “虚有其表!”
  
  目光扫过了‘残腐之寒’,落在了‘雾气巨人’上时,这位战神的主教直言不讳。
  
  一旁的西卡子爵,则是符合的点了点头。
  
  “雾气本就是无形。”
  
  “除去‘毒’外,‘迷雾’不可能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它只是在吓唬……”
  
  西卡子爵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一团熊熊燃绕的烈焰,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残腐之寒’的身上。
  
  这一团扭曲着虚空的烈焰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残腐之寒’完全没有想象得到,‘迷雾’会做出这样的攻击。
  
  当灼热的空隙席卷它时,它才反应了过来。
  
  面对着这从天而降的火球,它没有了任何躲闪的余地,只能是硬抗。
  
  呼!
  
  一层足有一米厚的冻气笼罩在它的身躯上,散发着恶臭的腐败气息。
  
  而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亡魂从地下钻出,融入到了这些腐败的气息中。
  
  无形的腐败气息,显出了漆黑的颜色。
  
  只要看到这股漆黑,所有人都会心悸不已。
  
  一些体质弱的人,更是干脆的摔倒在地。
  
  漆黑涌动,‘残腐之寒’没有人形的脸上,浮现着残忍。
  
  它准备释放亡魂的尖叫。
  
  上千汇聚在腐败气息内的亡魂高高的昂起了头,一股特殊的力量在它们体内凝聚。
  
  “腐臭为盾。”
  
  “冰寒为剑。”
  
  “‘迷雾’,你真的以为只有你才隐藏了……”
  
  轰!
  
  秦然没有和对方废话的心思,恶魔之炎加速的撞在了漆黑的腐败气息上。
  
  宛如是烈阳融雪。
  
  熊熊燃烧的烈焰摧枯拉朽的就焚尽了那些漆黑的腐败气息,然后,再撞在了冻气上。
  
  轰!
  
  又是一声轰鸣,地面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瞬间冻气瓦解。
  
  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莫名痛苦的声音。
  
  ‘残腐之寒’被恶魔之炎正面撞上了。
  
  哪怕是突破了‘腐臭’‘冰冻’两层保护,但是恶魔之炎的威能并没有任何的下降,相反的,在‘恶意蔓延’这一超凡选项下,恶魔之炎以秦然的意志为核心,开始汇聚在‘残腐之寒’的身躯上,剧烈的燃烧着。
  
  下一刻,痛苦的疼痛喊声,就变为了凄厉的求饶声。
  
  “饶、饶命!”
  
  求饶声随着翻滚的烈焰,席卷着整个街区。
  
  被‘残腐之寒’信徒占据着的街区在烈焰的吞噬下,化为了废墟。
  
  ‘残腐之寒’的声音渐渐变弱。
  
  很快的,就悄然无声了。
  
  然后,再次起风了。
  
  ‘雾气巨人’随风而散,不留一点行踪。
  
  只剩下城中目瞪口呆的凡人,不知所措的邪异,以及……心中震惊的西卡子爵、主教辛克伏。
  
  西卡子爵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惊讶,他转过头看向了辛克伏。
  
  这位身材健壮的如同是城墙般的中年男子,脸上似乎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那略微急促的呼吸却在告诉西卡子爵,对方心中的震惊与他一模一样。
  
  “我们应该改变计划了。”
  
  “‘枯萎之枝’‘安眠之鹿’‘腐朽之水’‘残腐之寒’吸引了我们太多的目光,让我们将‘迷雾’忘接了。”
  
  “现在,我认为它才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西卡子爵说道。
  
  “没错。”
  
  “终止现在的计划。”
  
  “我们需要重新商议。”
  
  主教辛克伏点头道。
  
  “终止?”
  
  “没有其它的办法吗?”
  
  西卡子爵一皱眉。
  
  要知道,为了将这些邪异聚集起来,他开始花费无数,不单单是金普顿,还有一条条的生命,包括他最疼爱的晚辈卡尔。
  
  现在直接终止,实在是让他无法接受。
  
  可理智告诉他,这是最好的办法。
  
  但情绪上,却又抱着一丝幻想。
  
  “没有!”
  
  “但凭我们是无法对付我们不了解的邪异。”
  
  主教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那……”
  
  “冕下呢?”
  
  子爵略微犹豫后,压低了声音问道。
  
  “冕下全身心的在对方灾厄所带来的灾难,根本不可能再分心了!”
  
  “你要知道,相较于那位,这些邪异连癣疥之疾都算不上!”
  
  “我们在这个时候无法给冕下分担更多,那么,就不要让冕下承受更多。”
  
  主教再次摇了摇头。
  
  “懂了。”
  
  “我会妥善安排的。”
  
  子爵这样的回答着。
  
  “我会前往野外,寻找更多有可能‘迷雾’诞生的信息,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
  
  主教说完,就离开了塔楼。
  
  看着辛克伏的背影彻底消失,西卡子爵的面容上突然的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以至于整个人的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
  
  他单膝跪地,面朝战神殿。
  
  “冕下啊,我会做到极致的。”
  
  “我一定能够为您分担。”
  
  耳边的呢喃声,在这个时候似乎变为了战神的赞颂,西卡子爵心中越发的激动,面容更是扭曲到了一个极致,五官都要挪移了。
  
  离开子爵府邸,辛克伏并没有走正门,而是选择了那条密道。
  
  当他再次走到地面上时,阳光再次普照整个西卡城,似乎之前的大雾就是一场梦一样,但是脑海中整个街区陷入火海的画面,却让这位主教大人明白,一切都是真实的。
  
  “意外吗?”
  
  “真实该死的。”
  
  低声的咒骂,夹杂着些许俚语出现在了这位主教大人的嘴里。
  
  一直等待在外边的战神殿的一位佩剑执事,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主教大人。
  
  他从没有想过一向高贵、沉默、可靠的主教大人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尤其是那些俚语,似乎并不是属于西卡领。
  
  主教是土生土长的西卡领人,怎么会说其它的俚语?
  
  疑惑出现在了这位执事的心底,但是他完全没有机会问出来了。
  
  他的脖子,已经被自己的主教大人扭断了。
  
  扑通。
  
  拿走了属于战神殿的神徽后,尸体被随手丢弃在小巷子里。
  
  辛克伏没有任何的在意。
  
  他很清楚,这具尸体很快就会被人发现,但是却不会有人告知战神殿。
  
  因为,没有人希望惹上麻烦。
  
  也没有人不希望发上一笔。
  
  特别是尸体的身份还是隐秘的时候,一个足够殷实的钱袋,能够解决任何的问题,在西卡城内并不缺少这样的人。
  
  杀戮让内心再次平静下来的辛克伏开始迈步走向了西卡城的另外一侧。
  
  有着相当丰富经验的他当然不会再去野外寻找线索。
  
  要野外搜索那只对一些‘黑灾’初期从野外出现的邪异有用,但是‘迷雾’不同,那种强大,显然不是那些以往常见的邪异。
  
  对方已经是另一种程度,完全不同以往的对手了。
  
  这样的对手,他可不希望与之正面交手。
  
  而且,西卡城的布局已经结束。
  
  哪怕是出现了一些意外,但是大致的结果,却是不影响的。
  
  现在,他只需要静静的欣赏就可以了。
  
  辛克伏这样的想着,壮硕的身影很快,就变得瘦小、普通,面容也变得平平无奇,向外走了几步后,很自然的融入到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
  
  还算是运气不错的波尔,在战神殿中顺利的寄出了信。
  
  他在信中详细的向对方讲述了发生在西卡城的意外,并恳请对方再多等自己两天,为了表示诚意,波尔还在信封中,夹入了一张50金普顿的汇票。
  
  汇票是艾坦丁堡的王室做为担保,在整个艾坦丁,乃至是北陆都可以顺畅的通行。
  
  “感谢您的帮助。”
  
  波尔将1金普顿递给了身旁的神甫。
  
  这是传递信息的必要费用,也是对战神的供奉。
  
  但是,神甫却没有伸手接过,反而是神情略显呆滞。
  
  波尔顺着神甫的目光,看向了神殿的外侧。
  
  西卡城的战神殿并不大。
  
  如果相比较,与摩尔萨的战神殿相差无几,除了装饰稍微奢华一些外,构造都是一个主建筑物和广场组成。
  
  主建筑物包括了祈祷、忏悔室和神职人员的居住、日常场所。
  
  而大部分的信徒,都只能在广场附近活动,很难进入到到主建筑物内。
  
  此刻的,波尔就是这样。
  
  他所处的位置,就是战神殿的广场。
  
  战神殿或许不大,但是却足够的高,因此,站在战神殿的广场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西卡城内的一切,自然也包括城外。
  
  波尔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出现在城外的‘雾气巨人’,看着那从天而降的火球。
  
  莫名的,他在这个时候想到了那位‘炎之恶魔’阁下。
  
  不!
  
  不会的!
  
  雾气不是2567的风格!
  
  而且,2567也没有出手的理由!
  
  对方不是一个随意出手的人!
  
  波尔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金普顿塞入到了神甫的手中,转身就向着亚南旅店跑去。
  
  哪怕心中否认,但还有着一丝怀疑和好奇。
  
  快速的返回到了旅店,波尔径直的来到了秦然所在的房间。
  
  然后,就在他准备敲门的时候,波尔停了下来。
  
  他以什么态度去询问?
  
  或者说,他有什么立场去询问?
  
  如果惹怒了对方,一个不好……
  
  想到了什么的波尔全身一个激灵,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他缓缓的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慢慢的转过了身,若无其事的走向了旅店大堂。
  
  我已经确认不是2567的风格了。
  
  那就不需要再多确认什么了。
  
  没有必要的事,不需要花费时间、精力。
  
  尤其是好奇心,完全是多余的。
  
  从心选择的波尔瞬间解脱,一脸坦然的融入到了议论纷纷的人群中。
  
  旅店老板狐疑的看了一眼波尔,下意识的想要询问什么,但是一阵阵的疼痛感,却从脑海中蔓延开来。
  
  霍鲁夫脸色一变,立刻拿起一旁的烈酒,大口大口的灌了几口。
  
  感受着疼痛感的消失,霍鲁夫松了口气。
  
  至于刚刚想要对波尔的询问,这个时候更是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现在只是怀疑。
  
  自己的‘病情’,不会是加重了吧?
  
  一瞬间,霍鲁夫变得略微惆怅起来。
  
  而返回房间中的秦然却是看着手中的【迷雾之主】面带微笑。
  
  【迷雾之主】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
  
  十分意外的变化!
  
  .。m.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