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手势
巴掌大小水晶模样的【迷雾之主】,安静的躺在秦然的手中,其中的浑浊物,略微消散,有些剔透之感,但十分的少。
  
  外表的变化十分细微,需要细细观察才能够看到。
  
  而属性的变化,却是显而易见的。
  
  【名称:迷雾之主】
  
  【类型:杂物】
  
  【品质:Ⅰ】
  
  【攻击力:无】
  
  【防御力:Ⅰ】
  
  【属性:1,迷雾控制;2,毒雾侵袭;3,冻气侵袭】
  
  【特效:1,西卡之领;2,回应;3,祝福】
  
  【需求:精神Ⅰ,‘迷雾’尊称】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黑灾时,意外诞生的物品,不同于前任粗糙的使用,它在你的手中,逐渐的显现出了自己应有的能力,一次完美的‘猎杀’,让它开始被你彻底的掌控,但在使用时,你依旧需要有着强大的精神力,以及意志力,还有相应的尊称】
  
  ……
  
  【迷雾控制:召唤一片半径200米的迷雾,笼罩视野内的位置;2次/日】
  
  【毒雾侵袭:在迷雾中,散播体质判定为B+级别的毒雾,需要进行三次判定,三次判定失败者,将会受到致命的毒素伤害,两次失败者,将会承受一次强大级别的毒素攻击,一次失败者将会承受较强级别的毒素攻击,三次判定都通过者,将免受毒雾攻击,但依旧身处迷雾】
  
  【冻气侵袭:在迷雾中,可以发动较弱、一般级别的冻气攻击,冻气无法离开迷雾范围】
  
  ……
  
  【西卡之领:在西卡领范围内,‘迷雾’的名号获得了的认可,持有‘迷雾之主’的你,可以随意调动出现在西卡领之内的雾气,且加入毒雾、冻气(不可超过毒雾、冻气侵袭范畴),但是会视情况消耗你的体力。】
  
  【回应:你已经被当做了‘迷雾之神’,你可以借助‘迷雾之主’简单的回应信徒的祈祷,这会消耗你的体力】
  
  【祝福:在西卡领之内,当你的信徒向你祈祷时,你可以消耗体力,给与一次迷雾祝福(迷雾祝福:在雾中清晰可见,且能够抵挡毒素、寒冷)】
  
  ……
  
  原有的属性不同程度的增长。
  
  而新出现的属性【冻气侵袭】,毫无疑问是因为,他击杀了那个‘残腐之寒’的缘故。
  
  “猎杀?”
  
  秦然看着备注中显眼的提示,双眼不由一眯。
  
  他开始猜测,这是否就是‘掮客’想要进入这里的原因。
  
  眼前的副本世界明显不同于其他副本世界。
  
  只需要掌握某些特殊的道具,就能够通过最为直接的‘猎杀’,获取最直接的力量,同时,还能够获得支持。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新出现的特效【祝福】。
  
  他完全可以想到,【祝福】配合着【回应】,将会是什么样的局面:似乎成为‘神灵’,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需要稍微操作一下,就能够完美的达成。
  
  而且,随着势力的扩张,特效【西卡之领】必然会变大。
  
  “在这里成为‘神灵’,就是你的目的吗?”
  
  “或者说……”
  
  “你的目的之一?”
  
  秦然沉吟着。
  
  对于‘掮客’,这种对手再怎么的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他可不希望因为一时的大意,而功亏一篑。
  
  因此,在向上位邪灵传递了一些信息后,他就收好【迷雾之主】走出了房间,向着亚南旅店的大堂走去。
  
  有些事情,他需要再次和波尔确认。
  
  至于之前波尔在他门前徘徊?
  
  秦然毫不在意。
  
  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打扰到了他。
  
  旅店大堂内,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有关‘迷雾’的尊号,不断的被提起。
  
  有些人疑虑重重。
  
  有些人兴致勃勃。
  
  还有些人根本就是凑热闹。
  
  疑虑重重的,看得出都是战神的信徒。
  
  兴致勃勃的,则是一些泛信仰者。
  
  凑热闹的,却是闲得无聊的人,在哪里都不缺这样的人。
  
  而走进来的秦然,则没有打断这些人的议论,就如同他们从不会知道,自己议论的‘神灵’,正从身边走过一般。
  
  “上午好,科林。”
  
  “需要来点什么吗?”
  
  “我请客。”
  
  当秦然径直做到了波尔的对面时,波尔下意识的开口了,不过,话语才出口,这位经济并不富裕的商人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说了怎么样作死的话语。
  
  万一眼前的‘炎之恶魔’胃口大开,把亚南旅店的食物再吃上一遍怎么办?
  
  不、不可能的。
  
  他才刚刚吃了早饭。
  
  应该不太饿。
  
  对!
  
  不太饿!
  
  波尔心底安慰着自己。
  
  事实上,也如同波尔预料的那样,刚刚吃了早饭的秦然,真的不太饿。
  
  不过……
  
  有人请客吃饭,拒绝的话,不是秦然的风格。
  
  所以,他扭过头对着霍鲁夫招了招手。
  
  旅店老板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虽然刚刚头疼来袭,让他难受了好一会儿,但是,他还是清晰的听到了波尔刚刚‘豪迈’的话语,做为清楚知道秦然饭量的霍鲁夫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毕竟,这可都是金普顿啊!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霍鲁夫才觉得秦然是一个不错的客人。
  
  一个人就顶的上百人。
  
  不论在哪里,只要掏钱,就是好客人,就会收到欢迎。
  
  “给我先来十人份的烤肉。”
  
  “还有你腌制的小菜。”
  
  “面包不用了,鸡蛋糕的话,多来些。”
  
  秦然不等霍鲁夫开口,就直接说道。
  
  这里离厨房又不太远,他闻得一清二楚,旅店的午餐是烤肉、面包和腌制的小菜,其中还有蒸的鸡蛋糕。
  
  “好的,马上来。”
  
  霍鲁夫笑着招呼旅店的侍者。
  
  而波尔则是在计算这一餐,他需要的花费。
  
  十人份当然不算什么。
  
  可最重要的是前缀‘先来’。
  
  万一烤肉味道不错的话……
  
  顿时,波尔捂住了自己的钱包,如果秦然一路这样吃下去的话,他觉得自己可能到不了艾坦丁堡了,半路就得去另谋出路。
  
  放心,我不会一次吃垮你的。
  
  懂得勤俭节约的秦然,心中默默的说完,就直接开口了。
  
  “之前,我们见面时,你在对谁祈祷?”
  
  秦然问道。
  
  “不知道。”
  
  “是对方在联系我的。”
  
  “在我遇到了危机的时候,对方的话语出现在了我的心底——语气很温和,貌似没有恶意,而且,告知我帮助是免费的。”
  
  “可我知道,免费的才是最昂贵的。”
  
  波尔摇了摇头,没有隐瞒。
  
  已经不是第一次回答的波尔,这一次依旧没有任何的不耐,他尽可能的细致的说道,但他所知道的并不多。
  
  “嗯。”
  
  秦然点了点头,就不再讯问了。
  
  切入点是波尔。
  
  通过波尔,进入这个副本世界。
  
  再夺取‘迷雾’的权柄。
  
  或者是其它邪异的权柄。
  
  接着,再继续壮大。
  
  虽然还没有对眼前这个副本世界的邪异进行过深入的了解,但是‘枯萎之枝’‘安眠之鹿’的态度却告知着秦然,这里的邪异并不友善,相互的猎杀更是正常的。
  
  坐在那里,秦然开始再次推演‘掮客’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后,可能会做什么。
  
  期望从中,得到对方真实的目的。
  
  然后,很自然的,秦然想到了战神殿和灾厄女士。
  
  因为,按照‘掮客’可能的发展,这两位,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绕开的。
  
  而其中,那位经历‘黑灾’而崛起的灾厄女士,更是值得在意。
  
  “你对‘灾厄女士’知道什么?”
  
  秦然问道。
  
  “相信我,我知道的并不你知道的多。”
  
  “我只是一个在边境摩尔萨靠着一点小聪明和些许的好运气才发家的商人,在此之前,我混得并不如意。”
  
  “不然的话,我也不会为自己谋求更可靠的身份了。”
  
  波尔苦笑的摊了下手。
  
  他相信秦然能够听懂他话语中的意思。
  
  或者说,每一个玩家都能够听懂。
  
  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玩家最要紧的不是什么探索副本世界,而是要符合你所拥有的‘身份’,秦然也经历过这个过程。
  
  因此,秦然点了点头。
  
  他认可波尔的话语。
  
  但不代表,他会放弃。
  
  “你觉得谁可能知道这些?”
  
  秦然继续问道。
  
  波尔没有回答,而是用眼睛看向了霍鲁夫。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同样的,被注视的霍鲁夫也做出了回应。
  
  因为,秦然和波尔的话语并没有隐瞒他,以他的耳力,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真的是听得一清二楚。
  
  下意识的,霍鲁夫就要拒绝。
  
  不过,话语并没有出口,这位旅店老板就犹豫了。
  
  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很难说清楚,哪一天就会彻底的逝去,与其这样死得不明不白,还不如将一切交代清楚了。
  
  心中有了主意的旅店老板说道:
  
  “先吃饭。”
  
  “吃完了,谈。”
  
  烤肉被端了出来。
  
  整块的、被粗盐腌制过的肋排,在火焰上烤制后,切成了一块一块的,整齐的装满了一个大的盘子,青脆椒做为小料装在了小碟子内,被一同端上来,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胡椒、孜然等调料,对于西卡领来说,香料之类的东西,都是稀罕物,哪怕艾坦丁有着香料园也一样,可那是靠近艾坦丁南方了,在北方依旧珍贵。
  
  很自然的,珍贵就代表着价格昂贵。
  
  普通旅店是不可能供应的。
  
  想要吃,得自己准备,或者去艾坦丁堡的餐厅。
  
  鸡蛋糕则是放在了大钵碗中,上面撒了一点葱花,金黄色与翠绿色让人食指大动,同样的,没有酱料。
  
  小菜是一种野菜,遍布在野外,没有人特意种植,价格低廉,所以,装满了一盆,摆在了秦然的旁边。
  
  秦然抓起烤肉,混着青脆椒,放入了嘴中。
  
  咔、咔。
  
  肉汁和青脆椒的口感,十分的贴切。
  
  尤其是那种厚重感,更是将青脆椒的丝丝苦味压制了。
  
  青脆椒也是从南方引进的。
  
  但是,不同于其它蔬菜的娇气,青脆椒完全拥有着野菜的生命力,哪里都能活,而且,当北陆的人们发现青脆椒的丝丝苦味十分的解油腻时,立刻受到了北陆所有人的喜爱。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如同贵族一样享用茶叶的。
  
  将烤肉咽下,秦然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块鸡蛋糕送入了嘴里。
  
  火候恰到好处,不老也不稀,保持着弹口感。
  
  虽然仅仅只是一些粗盐调配,但胜在鸡蛋的新鲜,足以让人称赞了,就如同一旁的小菜般,都是那么的新鲜,爽脆入口。
  
  一口烤肉,一口鸡蛋羹。
  
  秦然风卷残云般的将十人份的食物一扫而空。
  
  感受着‘暴食’默默传来还想吃的念头,秦然却克制着自己。
  
  羊,不能一直薅。
  
  特别是在只有一只的时候。
  
  要更加的珍惜,爱护。
  
  秦然看着波尔忐忑的神情,教导着‘暴食’。
  
  然后,也不管‘暴食’有没有听懂,目光看向了霍鲁夫。
  
  “吃好了?”
  
  旅店老板问道。
  
  “还不到午餐时间,为了午餐,我得克制自己。”
  
  秦然回答道。
  
  你已经吃了十个人的午餐了!
  
  旅店老板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后,转身向着自己居住的院子走去。
  
  秦然快步跟了上去。
  
  波尔犹豫了一下后,也跟了上去。
  
  在霍鲁夫居住的小院中,旅店老板邀请两人进入了他的房间。
  
  无论是秦然,还是波尔,都不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普通的房间了。
  
  除去,必要的家具外,这里没有任何的装饰。
  
  哪怕是平民,都不会这么做。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苦修士。
  
  “坐。”
  
  霍鲁夫从外面搬进来两个凳子,示意秦然、波尔后,自己则坐在了床上。
  
  “你们知道猎魔人吗?”
  
  霍鲁夫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这不是谎言,他知道猎魔人,但不是这个世界的猎魔人。
  
  而波尔则知道的更多。
  
  “传闻中,猎魔人们应该是在调查‘黑灾’时,就死伤殆尽了吧?”
  
  波尔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旅店老板。
  
  “不用试探。”
  
  “我就是你嘴里说的,应该死伤殆尽的猎魔人之一。”
  
  “而且,不是唯一的那个。”
  
  旅店老板没好气的说道。
  
  波尔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然后,打量了一下霍鲁夫胖大的身材,唔,怎么说呢,好像和他印象中、传闻中的猎魔人并不一样。
  
  “怎么了?”
  
  “退休发福,难道不可以?”
  
  旅店老板再次瞪了波尔一眼。
  
  然后,他扭头看向了秦然。
  
  向着秦然比划了一个十分陌生的手势:两手合十,右手逆时针旋转,当右手四指卡在左手食指上时,左手的小指微微向下,当左右手的大拇指高高竖起时,上午的阳光恰好照射进来,对面的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狼头的阴影。
  
  “你见过吗?”
  
  旅店老板问道。
  
  “见过。”
  
  秦然点了点头,在旅店老板面露惊喜的刹那,他继续说道:“我不仅见过,还很擅长手影戏,不光是狼,你看我还会鸽子、狐狸和蛇。”
  
  旅店老板:……
  
  .。m.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