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秘辛
旅店老板静静的看着秦然比划出的手影戏,沉默了片刻后,这才摇了摇头。
  
  “不同的。”
  
  “它们是没有灵魂的。”
  
  旅店老板这样说道。
  
  “灵魂?”
  
  “你的也就是普通的手影戏,也没有灵魂啊?”
  
  波尔一愣。
  
  咳、咳。
  
  旅店老板轻咳了数声,他是第一次发现波尔这么的让人讨厌,连交谈技巧都不会,你怎么成为商人的?
  
  你的名声、商人资格怕不是买来的吧?
  
  在旅店老板的瞪视下,波尔讪讪的挠了挠脸颊,不再言语了。
  
  旅店老板再次看向了秦然。
  
  “你是不是认为我在骗你?”
  
  旅店老板问道,然后,不等秦然开口,就继续的说道:“有的时候,看不到,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如果你有足够的天赋的话,你应该能够看到它的。”
  
  “我也认为你能够看到它。”
  
  “可惜的是……”
  
  说着,旅店老板惋惜的摇了摇头,似乎在惋惜着什么。
  
  波尔没有开口。
  
  但波尔从心底的认为,这是霍鲁夫在坑人了。
  
  他在边境摩尔萨的时候,见识过类似的手段。
  
  有的人也自称为猎魔人,还有干脆说自己是半神的,然后,用这种玄之又玄的话语做为开头,讲述一系列看起来你应该需要担心的事情,但最终,都会转移到金普顿上。
  
  简单的说:金普顿是万能的,能够解决一切。
  
  总结一下,就是:我,唬你,打钱。
  
  还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当然了,霍鲁夫不同。
  
  至少,霍鲁夫应该是一个有点本事的骗子。
  
  不然也不可能活到退休了。
  
  “小子,我从你的目光中看到了你似乎在想着对我很不敬的事情,我认为需要好好教导一下你了。”
  
  霍鲁夫看着波尔,语气不善起来。
  
  他发誓,要不是自己退休了,一定会把波尔吊在城门上吹一晚上的夜风。
  
  “有的时候,事实总是这样的难以接受。”
  
  “我能体会那种伪装成他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但是,该醒来的时候,还是要醒来。”
  
  “你是霍鲁夫,不是其他人。”
  
  “哪怕你曾经是其他人,现在也是霍鲁夫,是亚南旅店的老板,一个有点神秘的退休老家伙,我很珍惜你这样的朋友。”
  
  “也不介意你的过去。”
  
  波尔用力拍打着霍鲁夫的肩膀。
  
  他说的是实话。
  
  在最初副本的时候,如果不是对方的数次帮助,根本不可能混到现在的程度,不要说是边境摩尔萨小有名气的商人,恐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对于恩情,波尔是铭记在心的。
  
  所以,他不介意霍鲁夫和自己吹吹牛。
  
  但是……
  
  他现在不是一个人。
  
  还带着秦然。
  
  一个足以令人恐惧到极致的家伙。
  
  虽然对方有着诸多的称号,但是‘炎之恶魔’才是对方最深入人心的称号,欺骗一个被称之为‘恶魔’的家伙,会是什么下场?
  
  波尔可不认为秦然这样的人会忍耐。
  
  因此,他一边劝说着霍鲁夫,一边向秦然打着眼色。
  
  目光中带着丝丝哀求。
  
  他不希望失去一个朋友。
  
  但令波尔意外的是,秦然根本没有理会他,反而是目光注视着刚刚的霍鲁夫比划出狼影的墙壁。
  
  秦然的异样,自然引起了霍鲁夫的注意。
  
  旅店老板一把拍开了波尔的手掌,目光中带着丝丝狐疑。
  
  “你看到了什么?”
  
  有过一次教训的旅店老板可不希望自己的激动换来的是‘我很擅长手影戏,不光是狼,你看我还会鸽子、狐狸和蛇。’的答案。
  
  不过,为了确认,旅店老板再次摆出了狼的手影。
  
  “可能是你的手有些胖。”
  
  “它看起来有些臃肿。”
  
  “像阿拉斯加。”
  
  秦然诚恳的回答着。
  
  波尔得到提示,细细的看了看,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真像!”
  
  波尔赞同道。
  
  霍鲁夫:……
  
  霍鲁夫发誓,如果他不是退休了,一定将这两个家伙一起吊在城门上吹两晚的夜风。
  
  呼吸!
  
  呼吸!
  
  数次深呼吸后,霍鲁夫终于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
  
  他看得出来,眼前的两个人是故意的。
  
  故意不接他的茬。
  
  至于为什么?
  
  毫无疑问,双方还是缺乏必要的信任。
  
  哪怕他单方面的认为,双方是可以信任的。
  
  可眼前的两人却不是这样。
  
  科林他不熟,不知道。
  
  对方一脸的冷淡、默然,也让他不好把握,但是波尔他很熟啊,看看那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一脸歉意的波尔,要不是知道对方的发家史,他早就被骗过去了。
  
  混蛋!
  
  一想到自己被对方戏弄,霍鲁夫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他可是抱着留下遗言的心态和对方交谈的。
  
  却不被信任?
  
  真是难受。
  
  心里难受的旅店老板,声音变得冷硬起来。
  
  “你们想知道‘灾厄女士’?”
  
  “我有一些独家的消息。”
  
  “不过,你们想必理解,一位神灵的信息可不是那么便宜的。”
  
  “多钱?”
  
  秦然很干脆的问道。
  
  “5000金普顿!”
  
  旅店老板报了一个价格。
  
  秦然直接扭头看向了波尔。
  
  他,钱不够。
  
  “多少?”
  
  波尔结结巴巴的问道。
  
  要知道,他购买爵位的资金才3000金普顿,而他这个边境摩尔萨小有名气的商人明面上全部身家加起来也就是差不多5000金普顿罢了。
  
  故意的!
  
  霍鲁夫是故意的!
  
  不然不可能恰好掐住了他的全部身家!
  
  波尔顿时猜到了什么,立刻,可怜巴巴的看向了旅店老板。
  
  他也不像这样啊,可他身不由己啊,现在做主的是那个‘炎之恶魔’,他就是一个听命行事的,何必为难他?
  
  内心的话语,让波尔越发的可怜了。
  
  可惜,旅店老板根本无视着波尔。
  
  “不赊账。”
  
  “必须现金。”
  
  霍鲁夫抱着肩膀一昂下巴。
  
  波尔苦笑了一声,然后,开始脱鞋了。
  
  在鞋垫下面,他摸出了一张汇票。
  
  上面有着数字5000。
  
  然后,散发着气味的汇票,被波尔摆在了桌子上。
  
  看着这张汇票,霍鲁夫惊疑不定的看着波尔。
  
  “边境的几支马匪的消失,和你有关?”
  
  话语是疑问的,但是语气却是极为肯定。
  
  旅店老板开始重新打量这个他自认为了解的小商人。
  
  而秦然?
  
  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知道,在与波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秦然就察觉到了对方靴子里的异响,还有那独特的属于钱币的气息,虽然无法确定多少,但直觉告诉秦然应该是很大一笔。
  
  对于自己的直觉,秦然十分的信任。
  
  这一次也不例外。
  
  所以,他选择了公平交易。
  
  霍鲁夫沉默了大约两秒钟后,拿起了那个带着气味的汇票,直觉开口道:
  
  “‘灾厄女士’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诡异、神秘。”
  
  “祂绝对不是那个小城中所供奉的神灵。”
  
  “也不是周围的邪异。”
  
  “但,‘黑灾’确实是因对方而来。”
  
  “同样的,我们猎魔人,也是因为‘黑灾’而大规模的死亡,哪怕最初的我们并不是为了去追寻‘黑灾’的。”
  
  略显绕口的话语中,旅店老板脸上出现了一抹难以察觉的伤感。
  
  秦然、波尔没有开口,静静的听着。
  
  不过,旅店老板却没有直接讲述。
  
  “你们知道‘静夜秘修会’吗?”
  
  对方问道。
  
  秦然摇了摇头,对于眼前的副本世界,他所知的并不多。
  
  波尔虽然经历过一次,但同样没有接触过太过隐秘的组织,因此,也跟着摇了摇头。
  
  “它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组织。”
  
  “从艾坦丁一世建立帝国前,它就存在着。”
  
  “甚至,根据猎魔人间的秘闻,是艾坦丁一世就是因为得到了它的帮助,才一统北陆。”
  
  “这样的秘闻是真实可信的,不是传闻。”
  
  “至于它为什么帮助艾坦丁一世?”
  
  “我也不知道,猎魔人中也没有人知道。”
  
  “但我们很清楚,这个组织为什么会突然刺杀艾坦丁一世。”
  
  “什么?”
  
  波尔惊呼道。
  
  他知道这样不礼貌,但是他真的克制不住自己的惊讶了。
  
  不同于秦然的不了解,曾经在这待过‘一段时间’的波尔可是清楚的知道艾坦丁一世所代表的含义。
  
  强大到可以屠龙。
  
  伟大到可以建立帝国。
  
  麾下聚集着来自不同公国的人马,这些人有的甚至是世仇,但是在艾坦丁一世人格魅力的感染下,纷纷放弃了仇怨,投入到了那位大帝的麾下。
  
  而且,不单单是这样。
  
  传闻中,当时的北陆是百国争霸,艾坦丁只是一个乡下的小贵族,不仅在成年的时候失去了封地,而且还被驱逐出了所在的公国,流亡到了现在的艾坦丁堡,当时的艾坦丁堡还被叫做爱彼德堡,是一位大公的领地。
  
  在来到爱彼德堡后,艾坦丁已经做好了艰难生存的打算,但是就在这位大帝准备操持一些下贱活计维持生计的时候,爱彼德大公召见了他,并且将唯一的女儿嫁给了他,然后,等到他和那位大公之女成婚后的一个月,爱彼德大公就染病逝世。
  
  接着,周围的几个公国发现有机可乘,立刻组成了30000联军向着爱彼德堡冲来。
  
  大公新丧,大公之女继承了爵位,但是公国内暗流汹涌,女大公疲于应付内乱,但是外敌就在眼前,这个时候,身为女大公的丈夫艾坦丁站了出来,率领着100骑兵出城。
  
  艾坦丁打算和联军和谈,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可等到艾坦丁出现在联军面前的刹那,天降流星。
  
  30000联军飞灰湮灭。
  
  联军中的数位大公,也一起死了。
  
  联军的数个公国顿时陷入内乱。
  
  反而是艾坦丁和女大公迅速的平定了内乱,然后,对着联军公国出兵。
  
  据记载,大帝没费力气就吞下了这些地盘,因为,每到一城,一城就降,所有民众就被大帝的魅力所感染,开门跪迎。
  
  一直到北陆全部统一。
  
  除去最好的遇刺身亡外,艾坦丁一世的一生完全就是传奇的一生。
  
  “艾坦丁一世是被‘静夜秘修会’刺杀的?!”
  
  “等等!”
  
  “当时正值壮年的艾坦丁一世正在准备讨伐南方,而‘黑灾’来自南方……难道?”
  
  波尔猜测着,目光闪烁的盯着旅店老板。
  
  “和你的猜测类似。”
  
  “凡是走过,必有痕迹。”
  
  “当‘黑灾’出现时,猎魔人们发现了这样的痕迹,所以,大家组织起来,想要一探究竟。”
  
  “结果?”
  
  霍鲁夫笑了一下,没有继续。
  
  但是笑声中的悲凉却是不言而喻。
  
  猎魔人在调查‘黑灾’时死伤殆尽,可不是什么传闻,而是事实。
  
  甚至,不少人认为,猎魔人已经灭亡了。
  
  “如果说是静夜秘修会主导了这一切的话,他们是为了……”
  
  波尔眉头微皱。
  
  他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黑灾’后,整个艾坦丁帝国差点崩溃离析。
  
  几十年前还十分活跃的战神,几乎是销声匿迹。
  
  而突如其来的‘灾厄女士’则是神光闪烁。
  
  答案显而易见了。
  
  造神!
  
  不!
  
  是,封神!
  
  利用这一切的一切,塑造出‘灾厄女士’的形象来。
  
  想到这,波尔心中一震。
  
  因为,他想到了‘灾厄女士’出现后,北陆发生的种种邪异、诡秘。
  
  很明显,‘静夜秘修会’绝对不单单是只为了塑造一个‘灾厄女士’而来。
  
  下意识的,波尔看向了秦然。
  
  他希望从秦然这里得到更准确的答案。
  
  但令波尔失望的是,秦然依旧是面无表情。
  
  波尔相信秦然应该能够从霍鲁夫的话语中猜到了这一切,但是这样的冷静?
  
  难道‘炎之恶魔’提前知道?
  
  不可能的!
  
  波尔想要摇头,但是,马上的他就想到了对方诡异的出现。
  
  然后,莫名的他又想到了那个‘雾气巨人’。
  
  想到了从天而降的火焰。
  
  想到了‘灾厄女士’的封神。
  
  当这些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波尔看向秦然的目光变了。
  
  变得谨慎、害怕,且担忧。
  
  就如同是兔子看到了老虎一般。
  
  霍鲁夫没有注意到这样的目光,他继续说着。
  
  “是啊,我们猎魔人几乎死伤殆尽了。”
  
  “残留下的,也都是老弱病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一些训练基地保存完好,让我们不至于断了传承,而那位‘灾厄女士’?”
  
  “祂没有好过。”
  
  “我们准备的礼物,让祂到现在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成为神!”
  
  “但我们注定无法彻底断绝祂成神,只能是拖延时间。”
  
  “而这个时间就快要结束了。”
  
  “所以,我们需要帮助。”
  
  “不是无偿的,猎魔人千年的积累,成神的机会,都将是酬劳!”
  
  说着,旅店老板诚恳的看着秦然。
  
  秦然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很干脆的说道——
  
  “我拒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