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合作
日落时分,上位邪灵恋恋不舍的从软塌中站了起来,它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软塌收拾好,包括最下面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了一侧的床头。
  
  谢尔盖马上走了过来,却没有马上出声,而是默默的看着上位邪灵收拾着软塌。
  
  这个年轻人从未见过一位神灵的使者会是这样。
  
  哪怕他只见过上位邪灵一个神灵的使者,但是在传记、中,哪一个神灵的使者不是高高在上,收拾床铺?
  
  不要开玩笑了。
  
  即使是锦衣玉食,也会让那些神灵的使者不满。
  
  而我主呢?
  
  他看到的只有对生活的热爱。
  
  看看使者大人一丝不苟将被褥放在一起的模样。
  
  除去对生活的热爱外?
  
  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
  
  微微的吸了口气,年轻人决定铭记这一刻。
  
  并且,将这一切都告知所有人。
  
  他认为,这是理应传颂,且被学习的。
  
  “我需要出发了。”
  
  “接下来,交给你们了。”
  
  上位邪灵再一次摸了摸自己的被褥后,转过身这样的说道。
  
  “是,大人。”
  
  “愿您平安归来。”
  
  谢尔盖躬身施礼。
  
  周围的信徒们也一同行礼,包括那些从西卡领附近匆匆赶来避难的信徒也一样,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位使者大人的事迹,而在看到了刚刚的一幕后,更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拥有这样热爱生活的使者,自己的神,又怎么可能会是邪神呢?
  
  污蔑!
  
  这是那些家伙对自己信仰神灵的污蔑!
  
  我们要坚定不移的信仰着我主。
  
  再有人胡言乱语的话,一定要对方好看!
  
  不知不觉,在场的信徒,信仰再次坚定了一分。
  
  上位邪灵环视着周围。
  
  它以温和的口吻说道。
  
  “我会的。”
  
  “毕竟,这里有我割舍不下的东西。”
  
  温和的声音,让信徒们再次误会了。
  
  他们认为上位邪灵说的是他们。
  
  “请您多保重。”
  
  谢尔盖声音略微哽咽,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走吧。”
  
  没有更多解释的上位邪灵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再次的由谢尔盖送出了秘密的临时据点后,上位邪灵径直向着西卡子爵府邸走去。
  
  但是,还没有等上位邪灵走两步,它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一个面容枯槁,衣着破烂的老人。
  
  “这位阁下,能等一下吗?”
  
  老人站在上位邪灵面前,低声问道。
  
  “当然。”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上位邪灵带着和煦的微笑回应着对方。
  
  “我是‘圣水’冕下的信徒。”
  
  “希望和‘迷雾’冕下的使者完成一笔双赢的交易。”
  
  对方很干脆的自报家门,‘圣水’是‘腐朽之水’的自称。
  
  接着,对方隐晦的指了指身后的子爵府邸的方向。
  
  “请说。”
  
  上位邪灵表情不变的说道。
  
  “那里有‘战神’的使者,而‘枯萎’‘安眠’两者则是心怀叵测,‘圣水’冕下希望‘迷雾’冕下能够合作干掉它们!”
  
  “‘圣水’冕下只希望获得降临的机会。”
  
  “剩下的,全都是‘迷雾’冕下的。”
  
  “或许对付它们三个,对于‘迷雾’冕下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迷雾’冕下难道不希望轻而易举吗?”
  
  对方一躬身道。
  
  上位邪灵故意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询问着自己的主。
  
  实际上,这个时候,秦然已经将一切都交给了它。
  
  简单的说,只要结果不变,就任由它发挥。
  
  大约两秒钟后,上位邪灵点了点头。
  
  “好的。”
  
  上位邪灵点了点头。
  
  “那好,等到夜晚您真正出现在子爵府邸时,我会全力配合你——我们先向那位子爵出手,毕竟,他是战神的使者,一旦让他全力发挥的话,很可能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对方说完,就向着一旁走去。
  
  上位邪灵没有再看对方一眼,继续前行。
  
  绕过了两条街道。
  
  在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了西卡子爵府邸的轮廓。
  
  这位子爵的府邸坐落在比战神殿低一点的位置。
  
  占地极大,但是,从外面看去的话,却像是一个军营。
  
  就在上位邪灵打量着这位子爵府邸的时候,一抹声音却从旁边的墙壁中传来。
  
  “‘迷雾’的眷者,我们又见面了。”
  
  “不需要惊讶。”
  
  “请保持先前的姿态。”
  
  “我还不希望被发现和你私下交流。”
  
  ‘枯萎之枝’的声音清晰的进入了上位邪灵的耳朵。
  
  “很高兴与您再次见面。”
  
  上位邪灵装作欣赏风景,一边看,一边绕向了另外一侧,没有再原地停留。
  
  这副合作的模样,让‘枯萎之枝’感到了高兴。
  
  “聪明的家伙。”
  
  “我喜欢和聪明的人合作。”
  
  “一起干掉其它的家伙,将‘西卡’领变为我和‘迷雾’的怎么样?”
  
  “放心,我只占据三分之一的领土,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迷雾’的,而且,迷雾可以先行挑选!”
  
  ‘枯萎之枝’说道。
  
  “不够。”
  
  “我主所求的,不单单是这些。”
  
  “而且,即使是合作,也需要实力相当的才行,而您?”
  
  上位邪灵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但是,那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你真的以为,我所表现出的,就是我全部的力量?”
  
  “而且,我代表的不单单是我自己,还有‘安眠’!”
  
  “如果我们两个都站在‘迷雾’的阵营中,你认为我还没有资格吗?”
  
  ‘枯萎之枝’反问道。
  
  “这个我无法做主,我需要询问我主。”
  
  上位邪灵这样的说道。
  
  “这是当然,你就是个传话的。”
  
  ‘枯萎之枝’不在意的说道。
  
  又一次装模作样的停顿,上位邪灵再次开口了。
  
  “可以。”
  
  “我主答应了。”
  
  “不过,我主需要四分之三的西卡领领地,还有你和‘安眠’阁下必须要率先对付那位西卡子爵。”
  
  上位邪灵说道。
  
  “没问题。”
  
  ‘枯萎之枝’说完,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位邪灵原地等待了数秒,再没有任何的声音出现后,它这次再次前行。
  
  “站住!”
  
  在还没有靠近那位子爵府邸的时候,它就被士兵拦了下来。
  
  “你好,我是‘迷雾’的使者,应邀而来。”
  
  上位邪灵面带微笑的说道。
  
  眼前的士兵,显然是被提前吩咐过的,马上说道:“阁下,请跟我来。”
  
  说着,直接带着上位邪灵向着子爵府邸走去。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了子爵府邸的大厅。
  
  那位西卡领名义上的主人,已经站在那里静静等候了。
  
  “见过,子爵大人。”
  
  上位邪灵彬彬有礼的问候着。
  
  笑容、礼仪都是完美无缺,如果不是知道对方邪神使者的身份,西卡子爵都会认为对方来自某个传统的贵族家庭。
  
  但越是这样,西卡子爵越是警惕。
  
  他很清楚,‘迷雾’和他接触到的邪神不同。
  
  不仅没有了血腥野蛮,而且还有着体系的雏形。
  
  一想到刚刚打探的某些消息,这位子爵心中的不安就越来越严重了。
  
  冕下已经有了一个需要全力以赴的敌人。
  
  就绝对不能够再出现类似的敌人了。
  
  想到这,这位子爵阁下,很干脆的开口了。
  
  “我们合作吧。”
  
  对方说着就,双眼直直的盯着上位邪灵。
  
  上位邪灵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化,依旧是带着和煦的微笑,微微颔首,道:“好的。”
  
  ……
  
  当落日的余辉全部没入地平线后,西卡城迅速的安静下来。
  
  宵禁的命令,被如实的执行着。
  
  一队队巡逻兵开始出现在街道上。
  
  哪怕是酒馆、旅店也早早的熄灯了。
  
  唯一的照明,只剩下了街道两侧的路灯,以及城墙上的火盆。
  
  当然,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在西卡子爵府邸后的一栋建筑物内,却是灯红通明,侍卫、仆人们很奇怪的看着这一切。
  
  西卡子爵或许为人严厉,但却绝对是克己守法之人。
  
  颁布了宵禁令后,他一定是第一个遵守的人。
  
  但是,这次这位子爵大人不仅没有遵守,还反常下令的让府邸内的所有侍卫、仆人都去前院,任何人都不能给前往后院。
  
  对于这个命令,侍卫、仆人感到奇怪,但却不敢违抗。
  
  只能是目带好奇的看着后院。
  
  后院,是西卡子爵起居的地方。
  
  不同于艾坦丁四世之后的奢靡风格,这里是艾坦丁传统贵族的简约,还有着浓浓的军队风格,最多的装饰品不是挂毯、油画,而是武器、盾牌和盔甲。
  
  此刻,身材消瘦的西卡子爵正站在一套盔甲前,身材消瘦、头发花白的子爵阁下,面容肃穆的将盔甲一件一件的穿戴在身上。
  
  一旁的‘腐朽之水’祭司垂手而立,默然不语。
  
  ‘枯萎之枝’和‘安眠之鹿’则是眼神交流。
  
  ‘装模作样。’
  
  已经细细检查过这套盔甲,除去‘战神’的神徽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安眠之鹿’十分的不屑。
  
  在来子爵府邸前,它原本还以为会花费一番功夫才能够劝说对方,但谁知道‘枯萎’只是略微提了一句,对方就答应下来。
  
  那种态度告知着它,就算是它们不来这里,对方也会主动去找它们。
  
  为了所谓的‘战神’!
  
  哼!
  
  一想到那个战神,‘安眠之鹿’再次冷哼了一声。
  
  那是一个暴虐而又虚伪的混蛋。
  
  就和眼前的子爵一样。
  
  什么样的神灵拥有什么样的信徒。
  
  但是,自己却不得不和对方合作。
  
  想到这,‘安眠之鹿’心中略微的不舒服起来,但很快的,在‘枯萎之枝’眼神的安慰下,收敛了内心的情绪。
  
  看到回复平静的‘安眠之鹿’,‘枯萎之枝’松了口气。
  
  它很清楚自己的同伴因为孩子被信仰战神的兵匪杀死后,对战神的厌恶。
  
  事实上,它也十分的厌恶对方。
  
  恨不得对方去死。
  
  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和对方合作,谋求更大的利益。
  
  这些想法不是来自那个懦弱的女人,而是它借助对方的智慧,逐渐学习到的东西。
  
  很有用!
  
  当然了,它学到更多的是谨慎。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腐朽之水’的祭司,它心底冷笑起来。
  
  对方有什么打算,它一清二楚。
  
  就如同它一样。
  
  ‘降临’!
  
  成为真正的神。
  
  可惜……
  
  它们中只可能是降临一个,那就是它。
  
  哪怕多出了一个可献祭的‘迷雾’也一样。
  
  多出的‘迷雾’只会让它更加的强大,‘降临’的更加顺利,或许还无法和战神、灾厄女士一样,但却绝对会远超那些同类。
  
  一想到那个模样,‘枯萎之枝’就变得迫不及待起来。
  
  不过,它伪装的相当好。
  
  表面上,神情淡然,没有丝毫的焦急。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西卡子爵将盔甲穿戴完毕。
  
  头盔没戴上,而是放在身躯的左侧,左手半拿半夹,这位子爵阁下再次看向了两个邪异和一个邪异代表。
  
  “诸位,我想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一起出手对付‘迷雾’。”
  
  “那么……”
  
  “我希望诸位竭诚合作。”
  
  子爵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气势十足。
  
  “这就是我想要的,子爵大人。”
  
  ‘腐朽之水’的祭司微微鞠躬行礼。
  
  “我没问题。”
  
  ‘枯萎之枝’控制着悬浮在半空的头颅说道,‘安眠之鹿’没有开口,仅仅是点了点头。
  
  对此,西卡子爵没有任何的恼怒。
  
  他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贵族了,而是为了所信仰神灵,甘愿与邪恶为伍的‘暗行者’,任何的屈辱和不甘,都会成为他前进的动力。
  
  以及……
  
  力量!
  
  感受着身躯内一直被压抑的澎湃力量,子爵深深的吸了口气。
  
  接着,他转身走向了座椅。
  
  看着对方的背影,‘安眠之鹿’目光闪烁。
  
  它十分的想要一角顶穿对方。
  
  但,最终它选择了放弃。
  
  收回视线的‘安眠之鹿’,马上就注意到那个‘腐朽之水’的祭司正在看着它。
  
  “看什么看?”
  
  ‘安眠之鹿’没好气的斥问道。
  
  “我没有对‘安眠’大人不敬的意思。”
  
  “只是……”
  
  “不知道,‘安眠’大人对自己怎么想的?”
  
  这位祭司面带微笑开口了。
  
  “什么怎么想的?”
  
  ‘安眠之鹿’问道。
  
  “当然是‘降临’了?”
  
  “您认为您真的可以‘降临’吗?”
  
  对方笑问道。
  
  ‘安眠之鹿’也跟着笑了。
  
  这么直接的挑拨离间吗?
  
  它虽然不太喜欢动脑子,但是不代表就是傻子。
  
  对方想要表达什么,实在是太清楚了。
  
  而它也根本不需要去理会什么。
  
  因为,它相信‘枯萎’。
  
  事实上,就在下一刻,‘枯萎之枝’的枝条,就停在在了‘腐朽之水’祭司的咽喉前,枯萎的枝条,犹如是出鞘的长剑般,让这位祭司不寒而栗。
  
  “凡人,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
  
  ‘枯萎之枝’警告着。
  
  “我只是随意一说,您千万不要介意。”
  
  ‘腐朽之水’的祭司一边尬笑着,一边轻轻抽打着自己的嘴巴,犹如是一个小丑般。
  
  而这个时候,清晰的脚步声出现了——
  
  踏、踏踏。
  
  身着白色长袍的上位邪灵,来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