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势力
夜幕在太阳升起的刹那,就迅速的散去。
  
  光辉又一次的降临在大地上。
  
  西卡城却没有从三天前宵禁的气氛中缓和过来。
  
  那是日头都来到了头顶,整个西卡城内的行人也并不是太多。
  
  事实上,从两天前,子爵府地的大火,那位受人尊敬的西卡子爵失踪后,整个西卡城就陷入了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中。
  
  如果不是那位子爵的妹妹出面,暂时代为管理西卡城的话,恐怕一场大乱就要出现了。
  
  很多人为此庆幸着。
  
  但更多的人却为此惊讶。
  
  因为,谁也没有想到,那位早年丧夫的子爵妹妹竟然有着这样的能力。
  
  不由得,对这位男爵夫人由衷的佩服起来。
  
  毕竟,就算是一个男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将马上陷入混乱的西卡城拉回到秩序中。
  
  尤其是那些同为女人的贵妇人们,似乎也是第一次认识到这位男爵夫人般,因此,当这位男爵夫人发出了下午茶的聚会时,这些贵妇人开始精心准备,而这些贵妇人的丈夫们,更是在努力将自己最好一面表现出来的时候,变得十分小心。
  
  相较于自己的妻子、情人,他们可是知道的更多。
  
  在第二天黎明,确认西卡子爵死亡的时候,西卡城内的某些家伙立刻就不安分起来,而在西卡领附近的几股盗匪更是摩拳擦掌。
  
  但是,就在当天夜晚,那些家伙一个个的消失了。
  
  那些被联络着的盗匪,同样消失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接着,第二天还有‘不明事理’的家伙跳出来,依旧消失了。
  
  连续的消失,足以让傻子都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因此,西卡城、西卡领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知情者看向那位男爵夫人的目光变得忌惮不已。
  
  这是一个伪装极好的蛇蝎女人。
  
  甚至,不少人猜测,西卡子爵的出事和对方有关。
  
  当然,只是想想。
  
  谁也不敢说出来。
  
  毕竟,谁也不希望消失。
  
  而被西卡城诸多人顾忌的男爵夫人,这个时候并没有得意洋洋或者大局在握的从容,她焦躁不安的在子爵府邸内踱步而行。
  
  这个房间是她的,在她出嫁后都没有改变。
  
  探亲回来时,她一直住在这里。
  
  这次从她的庄园赶到这里后,她就再次回到了这里。
  
  一想到短短几天来发生的异变,这位平时深居简出的男爵夫人就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儿子失踪了。
  
  兄长死了。
  
  整个西卡家族的直系只剩下了她一人。
  
  在确认了这个事实后,她当即就想去艾坦丁堡避难。
  
  她绝对不会去见那些不怀好意的旁系亲戚。
  
  因为,那只会给她带来意外。
  
  甚至干脆就是‘心忧’儿子、兄长而郁郁而终。
  
  对于那些亲戚想要什么,她太清楚了。
  
  所以,当合作者找上门的时候,她马上同意了。
  
  她,别无选择不是吗?
  
  相较于一群如狼似虎的亲戚,她更加的相信一个神灵的使者,尤其是对方气质温和、行为优雅,长相俊美。
  
  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更是证明了她的选择没有错。
  
  那位合作者扫清了那些混蛋。
  
  她安然无恙的开始接管西卡城。
  
  但是,并不是一劳永逸。
  
  至少,她还需要度过今天的下午茶聚会。
  
  可她并没有什么信心。
  
  她很少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现自己,也不习惯这样做,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庄园内深居简出了。
  
  她更习惯阅读。
  
  在少女的时候,她就习惯牵着自己的狗,在房间中阅读,结婚后,这个习惯也没有改变,事实上,她的丈夫也十分喜欢阅读。
  
  两人最大的乐趣就是一起阅读。
  
  不过,她的儿子却没有继承两人的阅读习惯。
  
  相反的,对于长剑的爱好超过了书本。
  
  对此,她和她的丈夫并没有反对。
  
  她认为她的儿子理应有着自己的选择。
  
  她的丈夫则是认为,男孩子应该学会保护自己和家人才行对方也是这样做的,在一次必须参加的野外狩猎时,在遭遇了一头棕熊的袭击后,对方身体力行的执行着自己的誓言。
  
  男爵夫人的目光变得游离。
  
  她再次想到了自己的丈夫。
  
  那个使者和她的丈夫很像。
  
  不单单是容貌,还有气质方面,都是如此。
  
  而且,对方还答应自己寻找卡尔的下落。
  
  希望那个孩子没有事情!
  
  男爵夫人低声祷告着。
  
  祷告的神灵并不是战神,而是……
  
  ‘迷雾’!
  
  在接触到那位神使前,和自己的兄长不同,她是没有任何坚定信仰的,大都是随口念一下罢了,如果有‘书籍’之神的话,她倒是不介意信仰一下,只要对方能够提供更多的书籍。
  
  而此刻信仰‘迷雾’,则是交易的内容之一。
  
  虽然这么做似乎有点亵渎神灵的感觉,但真的只是一次交易。
  
  她信仰‘迷雾’,‘迷雾’为她提供保护。
  
  比起背井离乡的前往艾坦丁堡,信仰一个神灵似乎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特别是这个神灵并不如同传说中那样的邪恶。
  
  那么信仰一下就信仰一下吧,反正不花钱。
  
  咚、咚咚。
  
  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起。
  
  等待许久的男爵夫人,想也没想就把门打开了。
  
  上位邪灵面带微笑的站在门外。
  
  “午安,诺德男爵夫人。”
  
  上位邪灵躬身行礼。
  
  诺德是夫家的姓氏,在出嫁后,艾琳西卡就变成了艾琳诺德。
  
  而在诺德男爵意外死亡后,艾琳诺德继承了夫家的爵位、领地因为,西卡子爵并没有子嗣,她的儿子注定是要继承子爵的一切。
  
  “午安,西蒙。”
  
  男爵夫人问候着。
  
  哪怕心底焦急不安,这个时候,男爵夫人的礼仪也是完美无缺的,没有拎起裙角,那是未出嫁的少女们特有的,结过婚或者丧偶的人这么做,会被看做轻浮,她们选择更加保守的微笑礼,不用屈膝,身躯笔直,双手放在小腹上,面带微笑的颔首。
  
  如果屈膝的话,则是面对上位者。
  
  以男爵夫人的身份,以及即将继承西卡领的事实,在整个北陆大概也就那位艾坦丁六世能够承受的起这样的礼仪了。
  
  剩下的?
  
  少部分是平级。
  
  大多都得向这位男爵夫人行礼才行。
  
  “你在紧张?”
  
  上位邪灵关上了房门后,口气变得轻松起来,好像是和朋友聊天一样。
  
  这是它最近几天的发现,只要保持这种对方朋友的身份,大部分的时候,这位男爵夫人都会放松警惕,变得友好。
  
  当然,不要出现欺瞒。
  
  对方的聪明远超大多数人的想象。
  
  读过了数万本书的对方,有着常人不具备的学识。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没有实践,但却依旧令人赞叹。
  
  至少,它就做不到枯燥的坐在那里十几个小时去翻看一本书。
  
  倒是它的那位boss有着类似的兴趣,但也是因为书本中的力量罢了,远不如眼前男爵夫人的纯粹。
  
  “嗯。”
  
  “我已经很久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了。”
  
  “事实上,我除了在结婚的时候,基本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
  
  面对着友善的西蒙,男爵夫人没有隐瞒。
  
  “把他们都当做南瓜就好。”
  
  “无关轻重的南瓜。”
  
  上位邪灵笑道。
  
  “可是,南瓜不会有恶意。”
  
  男爵夫人苦笑了一声。
  
  人在面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总是这么的不自信。
  
  男爵夫人也不例外。
  
  如果是阅读理解和背诵的话,她有把握赢过所有人。
  
  “相信我,他们也不会有恶意。”
  
  上位邪灵保证道。
  
  这并不是什么敷衍或者宽慰的话语,而是真的。
  
  这可是它的boss给与它的任务,它当然不会让其失败。
  
  一群心思鬼蜮却没有力量的家伙罢了。
  
  它最擅长和这样的家伙打交道。
  
  因为,它把这些家伙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这些家伙根本不可能反抗。
  
  “嗯。”
  
  看着温和的‘西蒙’,男爵夫人微微点了点头。
  
  “你想要见卡尔吗?”
  
  突然,上位邪灵说道。
  
  “你们找到他了?”
  
  男爵夫人惊喜的问道。
  
  “找到了。”
  
  “不过,他的状态不太好。”
  
  “他遭受了‘安眠之鹿’的诅咒,虽然‘安眠之鹿’被我主杀死了,但是诅咒的力量并没有消失,甚至,变得更加难办了。”
  
  “卡尔和诅咒的力量融为了一体!”
  
  “简单的说,如果我主强行驱散诅咒的话,卡尔也会死。”
  
  上位邪灵解释着。
  
  对于那个有过数面之缘的骸骨骑士,它还是有着相当印象的。
  
  要知道,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有资格让它去挡枪。
  
  “我能见见他吗?”
  
  男爵夫人问道。
  
  “当然。”
  
  “但是,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上位邪灵善意的提醒着。
  
  它可是深知眼前的男爵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事实上,这样的人它跟在自己的boss身边见过太多了。
  
  只要维持基础的生活水平,有电有网有手机有电脑,就能够在任何一个房间内度过一生。
  
  属于极其无害的那类。
  
  这也是自己的boss选择对方的最大原因。
  
  因为,不担心对方有什么坏的、额外的心思。
  
  “好!”
  
  男爵夫人略微犹豫了一下后,这才点了点头。
  
  然后,一身黑色全身铠甲、戴着头盔的卡尔走了进来,身后是谢尔盖、霍夫这两个刚刚成为城卫军首领和子爵府邸近侍首领的年轻人。
  
  “大人。”
  
  两个年轻人行了一礼后,就如同门神一样,守在了大门的两侧。
  
  而卡尔则是站在门口犹豫不前。
  
  他当然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来之前,两个年轻人也解释了很多。
  
  可是……
  
  当真正的站在自己母亲面前时,卡尔还是心怯了。
  
  毕竟,他早已成为了邪异模样。
  
  “卡尔?!”
  
  男爵夫人则是在微微一愣后就确认了这真的是她的儿子。
  
  那个在她十五岁就生下,从小顽皮捣蛋,十六岁就偷偷跑去加入巡逻队,从来不肯听她话,自认为独当一面的儿子。
  
  上前两步,男爵夫人抬手触摸卡尔的面甲。
  
  她没有掀开自己儿子的面甲。
  
  因为,她感到了自己儿子再颤抖。
  
  那是恐惧、害怕。
  
  恐惧她看到他此刻的模样。
  
  害怕他失去了她。
  
  “放心吧。”
  
  “我是你的妈妈,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也不会去强迫你,而且,诅咒并不是不能够解除的。”
  
  男爵夫人轻声说道。
  
  卡尔想要告诉自己的母亲,他这个状态和诅咒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他根本说不出口,更不用说他已经丧失了言语的能力了。
  
  最终,卡尔只能是点了点头。
  
  在之后的一个多小时中,这位男爵夫人嘴巴就没有停下来,一直在叙述着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
  
  卡尔默默的听着。
  
  上位邪灵很知趣的暂时离开了房间。
  
  直到侍女前来通知,下午茶会要开始时,上位邪灵才再次敲了敲门。
  
  “诺德男爵夫人,下午茶会马上开始了。”
  
  上位邪灵提醒着。
  
  “我准备好了。”
  
  那位男爵夫人开门走了出来,然后,站在上位邪灵面前,以略带恳求的眼神看着上位邪灵,道:“西蒙你能够陪我一起吗?不需要肩并肩的走在一起,你只需要在角落里看着我就好。”
  
  “当然。”
  
  为了以防万一,上位邪灵都需要隐身在旁。
  
  现在有了男爵夫人的邀请,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太好了!”
  
  男爵夫人带着雀跃,身着礼服的对方,在侍女的陪同下向前走去。
  
  谢尔盖、霍夫向着神使大人行了一礼后,快步跟了上去。
  
  卡尔则是站在原地没有动,盯着上位邪灵,灵魂之火颇为复杂的跳动着。
  
  “怎么了?”
  
  上位邪灵很干脆的问道。
  
  “你说过,你救我是因为看到了我的痛苦,你愿意背负我的痛苦。”
  
  以亡灵的方式,卡尔和上位邪灵交流着。
  
  “是的,我的兄弟。”
  
  “我从不会介意背负你的痛苦。”
  
  “不论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
  
  上位邪灵再次露出了那温和的笑容。
  
  “那么替我照顾好我的母亲。”
  
  “我不希望她再次痛苦。”
  
  “而做为交换,我会日夜向‘迷雾’祷告。”
  
  卡尔回答道。
  
  “要称呼为我主。”
  
  上位邪灵提醒道。
  
  “我会日夜向我主祷告,为你和我的母亲。”
  
  说完,卡尔转身就走向了下午茶会的会场。
  
  他当然不能够光明正大的参加。
  
  但是,他不介意在阴影中守护自己的母亲。
  
  谁要是敢不识趣的跳出来,他不介意拉着对方到墓园谈谈心,看看那心的颜色是红的,还是黑的。
  
  “为我和你的母亲?”
  
  上位邪灵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
  
  然后,它马上就开心的发现,自己又为boss找到了一位强有力的帮手。
  
  更加重要的是,随着这次茶话会后,整个西卡领将成为自己boss的后花园,为自己的boss源源不断提供人手,缓解自己boss最大的不足。
  
  同时,它开始下意识的制定着‘迷雾’教会的扩张计划。
  
  一个西卡领怎么能够匹配自己的boss?
  
  边境摩尔萨。
  
  北陆的中心艾坦丁堡。
  
  乃至是整个北陆,都应该有着‘迷雾’才对。
  
  只有这样才能够配得上自己的boss。
  
  我果然是boss最得力的随从!
  
  上位邪灵美滋滋的向着茶话会现场走去。
  
  答应了了别人,自然要信守承诺。
  
  它可是不是言而无信的邪灵。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