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黑色之莲
    金属的杯子放在宽厚、结实的桌面上,杯子表面没有任何的装饰,十分的粗糙,但也足够结实、量大,内里的甜蛋酒更是在阳光下显得清亮不已。
  
      甜蛋酒不仅便宜,而且十分的受人喜爱,尤其是在北陆靠近边境摩尔萨附近,能够给人带来暖意的甜蛋酒更是几乎成为每个外出人的必须。
  
      霍鲁夫也不例外。
  
      哪怕他已经退休了,他也十分喜欢在午后来上这么一杯。
  
      不过,今天却是一个例外。
  
      端着酒杯的霍鲁夫一直愣愣的盯着空处,目光涣散,陷入了沉思。
  
      旁边的伙计看着自己老板这副模样,马上悄声的退了出去。
  
      连续几天来,这些伙计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老板时不时发呆的情况了。
  
      一开始还有人询问,但霍鲁夫每次都是闭口不谈,或者是着急了,直接斥责后,这些伙计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房门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又过了几分钟后,霍鲁夫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
  
      蛇派?
  
      真的有蛇派?
  
      退休的猎魔人挠着头顶上所剩不多的头发,一脸的狐疑。
  
      他再次回忆起了前两天那个自称为‘蛇派.科林’的男人。
  
      对方的话语,他一开始是不相信的。
  
      哪怕对方表现的很强大,行事风格方面也很像猎魔人,但对于对方所说的蛇派,他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的。
  
      所以,他只认为对方是杜撰、胡诌。
  
      如果对方当时解释的话,他一定会固执己见的认为对方是骗子。
  
      可对方非但没有解释。
  
      甚至,连辩解的意思都没。
  
      就说了一句‘知道的,总要知道,不知道的,永远不会知道!’后,就这么的返回了房间。
  
      而且,在之后的这几天里,对方一次都没有找过他。
  
      他熟知这种技巧。
  
      事实上,他曾经也用类似的技巧,唬骗过不少讨厌的家伙。
  
      但……
  
      真的是唬骗技巧吗?
  
      一天、两天、三天。
  
      从一开始的完全不相信,到现在,霍鲁夫变得半信半疑起来。
  
      因为,他左思右想,他都没有值得对方唬骗的地方。
  
      他的旅店?
  
      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不错的产业。
  
      但是对于对方这样强大的人来说,真的是不屑一顾的。
  
      他留下的装备?
  
      更不可能了。
  
      那些东西,他原本就想要送给对方的,在他向对方展示‘孤狼印记’的时候,就准备这么做了,他相信对方也应该感觉到了,不然不可能那么干脆的拒绝。
  
      一想到对方当时手影戏的回答,霍鲁夫不由呼吸急促。
  
      “真是混蛋家伙!”
  
      “不论你是不是蛇派,都是个讨厌的家伙!”
  
      “不过……”
  
      “真的有蛇派吗?”
  
      “区别于一般的猎魔人,隐藏在暗处的猎魔人吗?”
  
      霍鲁夫低声轻语着。
  
      他回忆着猎魔人的历史。
  
      似乎真的每次到了猎魔人应该灭绝的时候,总会莫名的再次延续下来,就如同有不知名的存在,一直保护着猎魔人的‘火种’般。
  
      如果真的有蛇派的话……
  
      好像就能够解释这一切了。
  
      也正因为这样,霍鲁夫没有冒然的联系他熟知的猎魔人。
  
      他,不确定他曾经熟悉的猎魔人,是否还能信任。
  
      那一次导致猎魔人几近覆灭的战争,虽然名义上是因为追查‘黑灾’,但是他总认为猎魔人的内部也出现了问题。
  
      不然的话,不可能直接溃败。
  
      也许,蛇派的人也知道了。
  
      甚至,蛇派的人,也隐藏在那次战争中,发现了什么,却没有及时的传出去,但却给与了一定的暗示,因此,蛇派越发的隐秘了。
  
      他们没有马上再次传播猎魔人的‘火种’,而是隐藏了下来,寻找着事情的真相。
  
      而来找我,也是经过了一番试探后,才确认我没有问题。
  
      然后,希望从我的嘴里知道一些隐秘。
  
      霍鲁夫静静的思考着。
  
      思维不由自主的向着好的一面想着。
  
      这是人的惯性。
  
      喜欢好的一面,厌恶坏的一面。
  
      当事情出现是,总是抱着侥幸,哪怕真正的恶意降临,都依旧抱有一份侥幸,不到死亡来临,是不会改变的。
  
      即使霍鲁夫是猎魔人,也不会改变这一点。
  
      因为……
  
      霍鲁夫从心底也不肯接受猎魔人的惨败。
  
      即使他选择了退休。
  
      再次犹豫了片刻,霍鲁夫决定一会儿就和那个科林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他不能够在这么等下去了。
  
      在等下去,他就真的该秃了!
  
      小心翼翼的将仅剩余的几根头发,从左梳到了右边,贴合在头皮上后,将杯中的甜蛋酒一饮而尽,感受着从胃中升起的火热感,霍鲁夫揉了揉肥硕的肚子,目光却是不由自主通过窗户看向了战神殿的方向,那里乌云密布、雷霆翻滚。
  
      “战神?”
  
      “嘁。”
  
      霍鲁夫很不屑的撇了撇嘴。
  
      猎魔人,之所以不让人喜欢,和他们的信仰有着极大的关联。
  
      他们不信仰任何一位神灵,哪怕是装模作样也不会。
  
      他们只相信师长、父母、家人和朋友。
  
      他们只相信手中的武器。
  
      他们不属于光明。
  
      他们不属于黑暗。
  
      行走于死亡边缘。
  
      没有礼赞的荣耀。
  
      没有圣歌的传诵。
  
      只有内心的骄傲。
  
      下意识的抬起头,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感受着胸腔内心脏强有力的跳动,霍鲁夫裂开嘴,大踏步的向着他的衣柜走去。
  
      折叠的战斧。
  
      破旧的风衣。
  
      烂边的帽子。
  
      旁边还有一个背包,同样充斥着年代感,一支短铳插在背包一侧,另外一侧则别着数支飞刀,背包内则是有着一些杂物。
  
      霍鲁夫拎起折叠的战斧,顺手抄起背包。
  
      手一抖,折叠的战斧,立刻伸展开来,变为了一柄长柄的战斧。
  
      单手拎着战斧,霍鲁夫对准身侧一个竖劈。
  
      轰!
  
      斧子带着沉闷的破空声,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石板铺成的地面直接破碎了,烟尘渲染而上,整个房间中的视线被彻底的遮挡,而霍鲁夫手中的战斧,则是再次一个横扫。
  
      呜!
  
      斧刃带起了劲风,卷起了层层烟尘,劈砍在了看似虚空的地方。
  
      砰!
  
      一道人影被砸了出来。
  
      这是一个全身都包裹在灰黑色衣物中的人影,在落地的瞬间,就好似烟雾一般,翻滚开来。
  
      看着这一幕,霍鲁夫冷笑了数声。
  
      如果是之前,他被那个混蛋的‘挑唆’能力无声无息中影响到的时候,这样的隐藏方式自然是天衣无缝的,可现在?
  
      面对着一个真正清醒的猎魔人,这样的隐藏就和鸵鸟把脑袋扎进沙土里一样。
  
      霍鲁夫直接拔出了短铳。
  
      不同于常见的短火绳枪,这支短铳要更加的粗大,枪口有成人拳头大小,而当扳机扣下的瞬间——
  
      轰!
  
      火光闪烁,宛如火炮般。
  
      细小的弹丸以笼罩的方式,将霍鲁夫面前100°,五米以内的所有东西都粉碎了。
  
      不论是桌椅,还是敌人。
  
      那全身包括着的敌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一块好肉,乌漆嘛黑间,全身抽搐,瞪大了双眼看着霍鲁夫,然后没了气息。
  
      霍鲁夫丝毫没有理会这个敌人,脚掌用力,急速的后退。
  
      砰!
  
      胖大的身形径直撞塌了身后的墙壁。
  
      而就在霍鲁夫离开房间的刹那,地上的尸体好似充气一般的膨胀起来,接着,火光闪烁。
  
      轰!
  
      霍鲁夫居住的房间,直接被炸上了天。
  
      脱离了对方自爆范围的霍鲁夫没有任何实质的伤害,但却有些灰头土脸的,他一边用力吐了两口嘴里的泥土,一边将手中的战斧向身后刺去。
  
      敌人,不止一个!
  
      在爆炸的余波中,包裹全身的敌人,一个个显出了身影。
  
      他们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将霍鲁夫包围其中。
  
      这些身影如同之前的敌人一般,都拥有着类似人类的体型,但是气息却宛如野兽,哪怕是被绷带遮挡着脸庞,也都能够听到沙哑的吼声。
  
      它们犹如狼群一样,围绕着霍鲁夫打转,寻找着推移猎魔人的弱点。
  
      霍鲁夫眯着眼,手中的长柄战斧横在了身前,胖大的腰身微微躬下,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硕大的酒桶般。
  
      然后……
  
      飞速的旋转!
  
      长柄战斧上下翻飞!
  
      一道道极速掠过空气的斧刃,切割空气,带起了一道有一道的风刃。
  
      下一刻,当这些风刃汇聚的时候,一道小型龙卷风出现了。
  
      它疯狂的旋转,强劲的吸力,让围拢在四周的敌人,迅速的被卷入其中,撕成了碎片。
  
      但是,更多的敌人却却出现在了周围。
  
      他们没有丝毫恐惧,就这么紧紧盯着霍鲁夫。
  
      他们在等待!
  
      等待霍鲁夫疲惫的那一刻!
  
      他们都清楚这样的招式很强。
  
      但绝对不可能持久!
  
      一旦霍鲁夫慢下来的时候,那就是对方死亡的时候!
  
      对此,克莱尔霍十分的确定!
  
      站在人群中的卡莱尔霍目光冰冷的看着霍鲁夫,虽然从轮卡尔那里知道了所谓的‘蛇派’,但是卡莱尔霍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
  
      一群躲藏在阴影角落中的家伙,如果是在‘黑灾’在之前,或许还能够给他们造成些许的麻烦,可是现在?
  
      完全不可能!
  
      他们的目标早已经不在这些凡人身上了。
  
      倒是‘迷雾’比想象中的要麻烦!
  
      克莱尔霍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突然出现的浓郁雾气。
  
      这个不声不响就完成了‘降临’,竟然真的成为了半神般的存在。
  
      “这么说来,所谓的蛇派猎魔人,也不是一无是处。”
  
      高傲的口吻中,身着黑色长袍的克莱尔霍轻蔑地一笑。
  
      半神?
  
      他当然不是。
  
      但,他绝对不会惧怕半神。
  
      毕竟,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神灵。
  
      所以,他选择了最为直接的方式。
  
      杀死霍鲁夫,再干掉那个所谓的蛇派猎魔人。
  
      然后?
  
      如果更多的蛇派猎魔人蹦出来就好了。
  
      他会将对方全部干掉。
  
      最后,自然就是所谓的‘迷雾’了。
  
      不过,那不是他所要操心的了。
  
      他身后的神灵会很好的处理对方。
  
      凡人处理凡人之事。
  
      神灵自然交给神灵处理。
  
      这是北陆的规矩。
  
      静夜秘修会虽然隐秘、诡异,但却在拥有了‘灾厄女士’做为后盾后,就不再介意遵守这样的规矩了。
  
      毕竟,对他们有利不是吗?
  
      就好像是现在,他可以完全不用理会对方的神灵,用绝对的优势来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感受着旋风越来越小,看着体力开始逐渐不支的霍鲁夫,卡莱尔霍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傲慢、轻蔑了。
  
      他又一次的赢了!
  
      这样的感觉……
  
      实在是美好!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从一侧传来,卡莱尔霍脸上傲慢、轻蔑的笑容达到了一个极致,他转过身看着从一侧阴影中走出来的秦然。
  
      “蛇,不应该是躲藏在阴影中吗?”
  
      “显露出来的蛇,可是没有危险的。”
  
      卡莱尔霍缓缓的说着,然后,眉头微微一皱。
  
      秦然脸上的那种高傲的蔑视感,让他很不舒服。
  
      他习惯这样看别人。
  
      但不习惯别人这样看他。
  
      尤其是当这种感觉还是真实,不是伪装的时候,卡莱尔霍莫名的感到了一丝愤怒。
  
      “上!”
  
      卡莱尔霍挥了挥手。
  
      立刻,周围的下属就向走出来的秦然冲了上去。
  
      与包围霍鲁夫的方式一模一样。
  
      人数的优势,被这些人发挥到了一种极致。
  
      但是——
  
      嘶嘶!
  
      阵阵的蛇嘶声,突然的响起。
  
      一条条粗大的蛇影从地下窜出,缠绕在了这些人的身上。
  
      刹那间,这些围拢过来的人就呆愣在了原地。
  
      不单单是这些人,包括卡莱尔霍也一同被震慑。
  
      他们长大了嘴,面容惊恐,身躯扭动。
  
      “啊啊啊!”
  
      “别过来!”
  
      “滚开!”
  
      卡莱尔霍嘴里大声的吼着,双手凭空挥舞着,驱打着本不该存在的巨蛇。
  
      【剑技.万蛇】!
  
      一种名为剑技,实则为精神秘术的幻术。
  
      幻术,知道假的时,就是假的。
  
      但如果当成了真的……
  
      那就是真的!
  
      黑色的巨大长剑出现在秦然的手中。
  
      没有任何的花哨,就这么直直的将卡莱尔霍劈成了两半。
  
      巨大的疼痛让卡莱尔霍清醒了过来。
  
      “幻、幻术?”
  
      “真的很不错!”
  
      “但,你用疼痛将我带出来了,这就是你最大的失误!”
  
      被劈成两半的卡莱尔霍迅速的清醒了过来,他不但没有死亡,相反还神采奕奕的盯着秦然,准备再次发动进攻。
  
      不过,他再一次的看到了那种让他极为不舒服蔑视的神情。
  
      “我要杀了你!”
  
      “杀了……啊啊啊!”
  
      愤怒中的卡莱尔霍大吼着,但是下一刻,吼声就被惨叫声代替。
  
      黑色的火焰从对方的身躯上出现,欲.望之火熊熊燃烧着。
  
      ‘傲慢’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就这么转身向着霍鲁夫走去,在他的身边,黑色的火焰开始弥漫开来,静夜秘修会的人全部陷深陷其中,
  
      宛如一朵朵深渊之莲,
  
      绽放。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