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胆小如鼠霍尔莱卡
    霍鲁夫看着那燃烧的黑色火焰,然后又看了看走到面前的‘傲慢’,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傲慢’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就这么的与霍鲁夫擦肩而过,径直返回到了属于秦然的房间中,随手将门关上。顶点X23US
  
      看着关上的房门,霍鲁夫挠了挠头,仅剩余数根的头发,在指尖的拨弄下,来回摆动。
  
      什么意思?
  
      霍鲁夫一脸不解。
  
      他完全搞不懂‘秦然’的行为方式。
  
      明明帮了他,现在又无视他?
  
      而且,双方平时见了面也还算是友好的打招呼的。
  
      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难道……
  
      这是在暗示我什么?
  
      想到了什么的霍鲁夫眉头一皱。
  
      然后,握紧战斧,开始细细的搜索四周。
  
      同样皱起眉头的还有霍尔莱卡。
  
      对方拥有着与刚刚在黑炎中死亡的卡莱尔霍一模一样的外貌,浓密的头发、狭长的双眼,高耸的颧骨与十分薄的嘴唇,让人一看到,就感觉是一个刻薄之人。
  
      而且,不单单是长相,还有神情、气质。
  
      霍尔莱卡与卡莱尔霍也几乎是一模一样。
  
      如果站在一起的话,简直就像是双胞胎一样。
  
      不!
  
      不是双胞胎!
  
      应该说是复制出来的一样!
  
      霍尔莱卡坐在房间中,他用手指用力揉着发胀、疼痛的太阳穴,希望借此缓解疼痛,但是根本不见效果。
  
      头颅反而是越来越痛了,犹如是被一柄斧子劈中了一般。
  
      撕裂的疼痛让他嘴里不停的吸着气。
  
      最终,他手掌略微颤抖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支备用的药剂。
  
      如果可能的话,他并不想要用这支药剂。
  
      不仅是因为,这是他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药剂了。
  
      还因为,这药剂对他的身体有着不可逆转的伤害,还会让他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幅度的下降。
  
      不过犹豫仅仅停顿了不到一秒钟,当头疼再次来袭的时候,霍尔莱卡就拔开了瓶塞,将试管内的药剂一饮而尽。
  
      清凉的药剂一入口,就开始迅速的缓解着霍尔莱卡的疼痛。
  
      呼!
  
      霍尔莱卡长长的出了口气。
  
      不过,那眉头刚刚松开,就再次的皱紧了。
  
      静夜秘修会的秘法众多。
  
      但是《胧影转月》这门秘法却依旧是其中最为珍贵的之一。
  
      其成功后的能力,足以让任何人羡慕。
  
      当然,其难度也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怯步。
  
      那是分割灵魂的疼痛!
  
      很多人,在选择了《胧影转月》后,都是活生生的疼死的。
  
      而霍尔莱卡就是静夜秘修会近百年来,依靠这种特殊药剂,唯一一个成功将秘术《胧影转月》修炼有成的人。
  
      然后,卡莱尔霍诞生了!
  
      简单的说,卡莱尔霍就是霍尔莱卡分裂出去的‘影子’。
  
      与正常人一模一样,拥有着相当智慧,且有着自己性格的‘影子’,而且,实力也和他一样,除了不能再次选择《胧影转月》外,对方就和真正的人一样。
  
      当然了,这个‘影子’是完全受霍尔莱卡控制的。
  
      同时,《胧影转月》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影子的强大,还可以反馈自身,哪怕是自身没有学习过的技巧、秘术,只要影子学会了,自身也就学会了。
  
      很自然的,影子所见、所感受到的一切,也都会被《胧影转月》者所接受。
  
      因此,霍尔莱卡才会感到奇怪。
  
      自己的影子为什么会那么的愤怒?
  
      还有那种蔑视感,是什么时候诞生的?
  
      要知道这和平时的卡莱尔霍完全不同!
  
      ‘影子’来源于自己,霍尔莱卡很清楚卡莱尔霍是什么模样。
  
      或许有着一些盛气凌人,但面对未知的‘蛇派’,只会是小心谨慎,哪怕是表现出了‘傲慢’,那也只是伪装,不会是真正的自大。
  
      可刚刚‘影子’的骄傲自大,那是真实的。
  
      难道我被影响了?
  
      对方能够引导情绪?
  
      借此控制人心?
  
      霍尔莱卡心中一紧。
  
      知道组织内一些隐秘消息的霍尔莱卡对于那个未知的‘蛇派’,有着十二万分的小心。
  
      不然也不会等待了三天,趁着‘迷雾’和‘战神的投影’交战时,才选择出手,还派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影子’去一探究竟!
  
      但,情况却是不妙!
  
      越想越是不安的霍尔莱卡马上站了起来,他准备离开西卡城了。
  
      小心一直是他的人生格言。
  
      更何况,他的任务算不上失败。
  
      事实上,做为试探者,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至于损失的‘影子’?
  
      等到他修养一段时间,借助药剂再分裂出一个就是了。
  
      虽然这会让他越发的依赖药物,根本的实力再次受损,但是那种疼痛,他却是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而且,他根本不想失去现在的地位!
  
      他的‘影子’早已经功成名就了。
  
      要知道在静夜秘修会中,他的‘影子’卡莱尔霍可是有着‘不死者’的称呼,受再重的伤,即使是死亡了,也只是短暂的沉睡罢了。
  
      再次醒来后,就又是生龙活虎的。
  
      所以,在静夜秘修会中,他的‘影子’获得了相当的位置。
  
      并以此为契机,形成了一定的势力。
  
      而他?
  
      是默默无闻的。
  
      甚至可以说,从‘不死者’卡莱尔霍出现后,霍尔莱卡就‘死亡’了,唯有在在卡莱尔霍不方便、无法出现的时候,他才会选择出现,维持着‘不死者’的尊严、名誉。
  
      对此,霍尔莱卡并没有什么不适应。
  
      相反,他还有着一分得意。
  
      因为,这么做让他的处境变得更隐蔽!
  
      在静夜秘修会中,隐蔽就是安全!
  
      静夜秘修会可不是善堂。
  
      任何的不小心都会丧命。
  
      在这里想要活下,不单单需要实力,还需要警惕和技巧!
  
      以及……
  
      足够的随机应变!
  
      所以,霍尔莱卡打定了主意。
  
      离开!
  
      马上离开!
  
      不能停留了!
  
      霍尔莱卡迅速的离开了临时的据点,脚步不停的向着城外走去。
  
      巡逻兵对于拥有从‘影子’那里继承了强大潜行技巧的霍尔莱卡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哪怕这个时候他很虚弱也一样。。
  
      城墙?
  
      同样是这样,没有借助任何的工具,徒手攀登的霍尔莱卡,迅速的越过了城墙,来到西卡城外,然后,快速的跑入了城外的松树林。
  
      呼。
  
      顺利的进入到松树林后,霍尔莱卡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十分担忧,半路上会遭到‘蛇派’的阻击。
  
      不过,看起来,对方并没有发现他。
  
      “也对!”
  
      “在‘蛇派’的人看来,卡莱尔霍以及死了!”
  
      “《胧影转月》对于静夜秘修会的人来说,都算得上是隐秘,更何况是外人?”
  
      “哪怕是所谓的‘蛇派’,也……”
  
      轻声的自语中,霍尔莱卡习惯性的回头,他准备再看一眼西卡城就直接返回艾坦丁堡,然后……他就看到了秦然。
  
      不知什么时候,秦然无声无息的站在了他身后,霍尔莱卡的自语声顿时戛然而止。
  
      他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然。
  
      “你……”
  
      砰!
  
      一个你字,还没有落下,霍尔莱卡就被秦然一脚踹到在地。
  
      这一脚十分的突然,且快又狠。
  
      霍尔莱卡清晰的听到了自己胸骨碎裂的声音。
  
      霍尔莱卡张嘴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咔嚓、咔嚓,他的手腕、脚腕就这么的被踩断了,到了嘴边的话语,立刻变为了惨叫。
  
      “啊!”
  
      惨叫声高亢却又短促。
  
      接着,迅速消失。
  
      因为,一柄火绳枪出现在了秦然的手中,枪口正指着霍尔莱卡的脑门。
  
      疼痛让霍尔莱卡全身冷汗直冒。
  
      汗水顺着额头流入了眼睛肿,烧灼般的刺痛感让霍尔莱卡想要眨眼,但是他完全不敢,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被眼前男人的干脆和狠辣吓到了。
  
      即使,他曾不止一次继承‘影子’和猎魔人接触的经验。
  
      但是,那些猎魔人中表现最粗鲁的,也从未这样直接出手,都会和他的‘影子’交谈,给与他的‘影子’一定的反应时间,从没有一个像秦然这样直接出手的。
  
      “别开枪!”
  
      “我是静夜秘修会派来的侦察者!”
  
      “我知道静夜秘修会的秘密!”
  
      霍尔莱卡语速极快,高声说道。
  
      他害怕再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
  
      秦然没有开口,而是用目光则是打量着眼前的霍尔莱卡。
  
      类似分身术?
  
      秦然猜测着。
  
      借助着‘傲慢’的视野,他曾见过对方,但是在一模一样的外表、气质下,对方两者的气息却是完全不同的。
  
      ‘傲慢’遇到的那个,虽然被‘原罪’影响了,但是身上的气息中却不乏铁血,显然是曾出入战场拼杀过的人。
  
      而眼前这个?
  
      强大中透露着一股虚弱感。
  
      并不是对方药剂带来的。
  
      在对方服食药剂前,秦然就已经注意到了对方,甚至是观察着对方。
  
      外强内虚的对方,当时就给秦然一种虚有其表的感觉。
  
      一开始秦然还认为对方是因为类似‘分身术’的缘故,但是当对方真正意义上的开口后,秦然立刻肯定对方是真的‘弱小’。
  
      当然,为了确认对方不是在演戏,秦然微微抬高了枪口,抬脚开始踩住对方的脚腕,一点一点的向上挪动。
  
      同时,握枪的手掌,极有节奏的晃动着。
  
      这个时候,使用【梅斯丽之戒】是最好的辨别方法,但是在【梅斯丽之戒】不在的前提下,秦然也不是毫无办法。
  
      学习神秘知识所附带的一些小技巧,足够他辨别眼前的人是否说谎了。
  
      “啊啊啊!”
  
      “饶命!”
  
      “我怕疼!”
  
      “你要问什么你就问啊,我全都说啊!”
  
      “我保证说得都是事实!”
  
      霍尔莱卡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剧烈的疼痛下,他的双眼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的手掌,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但是身躯却一动不动,嘴里则是连连惨叫。
  
      这样的状态在秦然抬起了脚,终止了剧烈疼痛后停止。
  
      没有了秦然脚掌的‘束缚’,霍尔莱卡努力蠕动着身躯让自己远离秦然,但是蠕动了两下后,就看到了秦然手中的火绳枪。
  
      马上的,霍尔莱卡再次蠕动了回来。
  
      “我是一个遵从内心选择的人。”
  
      “我爱惜我的生命。”
  
      “所以,我会尽可能的用最大的筹码交换我的生命。”
  
      对方一脸鼻涕、眼泪,却十分认真的说道。
  
      “之前的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秦然很干脆的问道。
  
      “那是我利用《胧影转月》制造的‘影子’,他有着我的思维、记忆、能力,却不知道我的存在,我能够通过隐蔽的方式控制他,而他所学习到的一切,我都可以继承,包括不限于言语、记忆等等,而他获得的真切的实力,我也可以继承。”
  
      “《胧影转月》是静夜秘修会最珍贵的秘术之一,我是一次意外接触到这个秘术,然后,利用药物的方式将其修炼成功,然后,我就转入了幕后,让我的‘影子’成为了我,我成为了‘影子’的随从。”
  
      霍尔莱卡如实的说着。
  
      哪怕是涉及到《胧影转月》的秘密都没有任何的保留。
  
      接着,霍尔莱卡不用秦然询问,就继续主动的说道。
  
      “静夜秘修会这次派我来,是因为轮卡尔在执行‘棋子’任务时,发现了猎魔人的残余和另外的名为‘蛇派’的猎魔人。”
  
      “对于‘蛇派’猎魔人,议员们惊疑不定。”
  
      “因为,当初‘黑灾’时,本该完全覆灭的猎魔人,确实是有一部分逃脱了,按照议员们事后的探查,应该是得到了某些人的帮助。”
  
      “对于那些人,议员们一直在追查,但却毫无线索。”
  
      “甚至,连对方从哪来都不知道。”
  
      “这次‘蛇派’的出现,让议员们越发的肯定在普通的猎魔人之下,还隐藏着我们不知道的事实,以及……”
  
      说到这,霍尔莱卡悄悄的看了一眼秦然。
  
      在发现秦然面无表情时,这位珍惜小命的静夜秘修会成员,马上就说道:“我们最近几次任务十拿九稳的任务都失败了!”
  
      “就如同是那次彻底剿灭猎魔人一样!”
  
      “不明不白的就失败了!”
  
      “就连任务执行人员也全都死亡了!”
  
      “‘蛇派’的出现,让议员们认为是‘蛇派’猎魔人的阻击,所以,他们派出了有着‘不死者’之称的我的‘影子’。”
  
      霍尔莱卡说完停顿了一下,他在思考自己是否还有什么没说的。
  
      略微思考后,霍尔莱卡马上想到了。
  
      “‘棋子’任务,是议员们为了让那位女士更加强大而制定的计划!”
  
      “‘黑灾’之后,各地的邪异不断的出现,它们一个个渴望‘降临’,这让它们变得急躁、不择手段起来。”
  
      “稍加引导后,它们就成为了议员们最好的猎物!”
  
      “一开始议员们很成功,但是随着‘蛇派’的出现,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据我知道的,最近三次‘降临’,都失败了。”
  
      “尊敬的‘蛇派’阁下,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又或者您认为我知道的不够多?”
  
      “没关系的,我可以充当您的间谍,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吞服定期的毒药,或者说是您可以利用契约的力量。”
  
      “只要您能放过我,我做什么都行!”
  
      一边说着,霍尔莱卡就挣扎的爬起来,以匍匐的姿态,跪在了秦然的面前。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