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逐渐完整
    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霍尔莱卡,秦然眉头微皱。?  ww?w?.?r?a?n?w?e?n?`c?o?m?
  
      那些源自【神秘知识】的小技巧实在是有着出乎人预料的效果。
  
      当然,并不是他的【神秘知识】升级了,而是眼前的霍尔莱卡太过脆弱了,对方的‘意志力’略等于无。
  
      就好像是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扎就破。
  
      这样的‘意志力’完全和小孩子差不多。
  
      “是【胧影转月】这种秘术的缘故?”
  
      秦然没有妄下猜测。
  
      对于和灵魂相关的一切,都是神秘的,即使是擅长精神的秦然,也不会认为擅长灵魂领域,那是他所学的【神秘知识】所无法涉及的。
  
      不过,他并不缺少类似的应对手段:上位邪灵!
  
      邪灵本身就是极为擅长灵魂领域的。
  
      那是天生的天赋,是后天学习都难以达到的。
  
      甚至可以说,因为有着上位邪灵的存在,让他足以称之为擅长灵魂领域。
  
      毕竟……
  
      上位邪灵和他自己有什么区别?
  
      没有的。
  
      上位邪灵的就是他的。
  
      而他的,自然还是他的。
  
      由上位邪灵检查对方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啪!
  
      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
  
      天空中的雾气巨人已经散去了。
  
      但是对‘迷雾’的祈祷却是久久不息。
  
      虔诚的谢尔盖和霍夫两个年轻人不用说,即使是身穿黑色铠甲的卡尔都默默的祈祷起来。
  
      出生在拥有西卡子爵这样虔诚信徒的家庭里,卡尔并不反感神灵。
  
      只不过,卡尔对于战神只是泛信仰罢了。
  
      类似口头上的那种。
  
      因为,在卡尔看来战神的教义实在是令他无法真正的接受,家人、伙伴、朋友,比战斗本身更可贵,他可以为了家人、伙伴、朋友而去战斗,但是不希望因为战斗失去家人、伙伴、朋友。
  
      相反的,‘迷雾’的教义却很符合他的想法。
  
      为了兄弟姐妹,奋不顾身。
  
      只要你岁月安好,我就可以负重而行。
  
      无论光明。
  
      不论黑暗。
  
      在火焰亮起的那一刻,我将勇往直前。
  
      虽然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对卡尔来说,这就足够了。
  
      因为,他早已经不再迷茫。
  
      看着怯生生站在那的母亲。
  
      他怎么可以迷茫?
  
      他太清楚,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
  
      宅。
  
      不谙世事。
  
      不知人心险恶。
  
      哪怕喜好阅读,也不过是为了逃避现实。
  
      当然,他的母亲是一个好人。
  
      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这是更加糟糕的事情。
  
      他完全可以想象周围一群人是怎么看待他的母亲:猎物!
  
      可口、可以瓜分的猎物。
  
      对此,他那位很宅,但并不愚笨的母亲应该也察觉到了。
  
      不然也不会和‘迷雾’教会合作。
  
      但……
  
      不够!
  
      不论是他的母亲,还是‘迷雾’教会,都太‘软弱’了。
  
      改变,需要的是鲜血!
  
      只要鲜血的浇灌,才能够让人认可,才能够让人……望而生畏。
  
      你们做不到。
  
      那,我来做!
  
      我以敌之鲜血、尸骨,守护!
  
      我以骸骨之躯,守护!
  
      我守护自己的母亲!
  
      守护曾经的伙伴!
  
      守护未来的朋友!
  
      守护……整个西卡!
  
      下一刻,曾经的侦骑队长,现在的骸骨骑士向着那些‘告密者’走去。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让那些震惊的贵族清醒过来,他们看着坍塌的战神殿,面面相觑后,脸上满是不知所措。
  
      然后……
  
      锵!
  
      卡尔手中的长剑已经出鞘。
  
      剑刃掠过这些贵族的脖颈。
  
      噗!
  
      鲜血喷散,头颅飞起。
  
      没有一个逃脱。
  
      或者,准确的说,这些贵族努力的逃了,但是面对骸骨化后的卡尔,根本逃不了。
  
      至于反抗?
  
      更是不可能的!
  
      骸骨化后,早已步入超凡的卡尔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挡的。
  
      完全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残肢断臂间,黑色的铠甲上被猩红所掩盖。
  
      卡尔一抖手中的长剑,转过了身。
  
      一直关注着这里的西卡城贵族们身躯颤抖的后退。
  
      他们惊恐无比。
  
      对于只是偶尔参加一些郊外狩猎的西卡贵族来说,眼前血腥的一幕,他们没有尿出来,就是因为要谨守贵族风度。
  
      谢尔盖、霍夫丝毫不畏所动。
  
      两个年轻人向着卡尔微微颔首,眼中带着认同。
  
      事实上,两个年轻人正在等待使者大人的命令。
  
      对于‘叛徒’,两个年轻人同样是零容忍。
  
      “看到前行的路了吗?”
  
      上位邪灵缓步走到卡尔面前,轻声问道。
  
      “看到了,大人。”
  
      卡尔尊敬的称呼上位邪灵。
  
      并不是客套,而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不单单是因为之前的救命之恩,还因为最近几天上位邪灵对他母亲的照顾。
  
      不然就算他能够救出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也会失去以往安逸的生活,而已他母亲野外生活为0的技巧,根本不可能安心的度过余生。
  
      这一切都值得感谢。
  
      “那就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累的时候,告诉我。”
  
      “我,和兄弟姐妹们愿意分担你的一切,我们与你同行。”
  
      上位邪灵温和的笑道。
  
      卡尔看着面前温和的男子,有些恍惚。
  
      他仿佛回到了那个傍晚,在被棕熊袭击的时候,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温和的笑着,冲着他和他的母亲挥了挥手,然后,一往无前的冲向了那头棕熊。
  
      用力的摇了摇头,卡尔将这样的画面驱逐出脑海。
  
      “好。”
  
      卡尔说道。
  
      然后,他突然全身一颤。
  
      他的母亲走到了面前,拿着衣襟擦拭着他染血的铠甲,华美的衣襟,立刻被血污沾满。
  
      “不光有,西蒙。”
  
      “还有我。”
  
      “虽然我帮不了你太多,但是我是你的母亲,我愿意站在你的身后支持你。”
  
      男爵夫人轻轻的说道。
  
      “嗯。”
  
      面对着自己的母亲,不太擅长言辞的卡尔只能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这么站在那里,任由母亲将自己的铠甲擦拭干净后,目光看向了周围其他的贵族。
  
      地上的尸体,让灵魂之火带来的威压呈几何倍数的增加。
  
      顿时,这些贵族全身颤抖。
  
      不少人摔倒在地。
  
      贵族风度在这刻彻底的扫地。
  
      卡尔心底冷笑。
  
      贵族的威严?
  
      存在过吗?
  
      也许存在过,但绝对不是他们。
  
      他们只不过是躺在荣誉上的蛀虫罢了。
  
      他不喜欢和这些蛀虫接触。
  
      所以,卡尔很干脆的问道。
  
      “谁还有异议?”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卡尔沉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
  
      这些贵族早就被吓破了胆,不仅是被卡尔吓到了,还被‘迷雾’的强大吓到了。
  
      他们可分不清楚什么是投影、什么是分身,什么是本体,他们只看到了‘迷雾’战胜了‘战胜’,而且,战神殿还坍塌了。
  
      “我、我们愿意服从艾琳.诺德.西卡大人的意志。”
  
      “您的意志将是至高。”
  
      “您的意志将是神圣。”
  
      这些贵族说着越矩的话语。
  
      至高,在贵族中指的是那位远在艾坦丁堡的国王。
  
      而神圣,则是指神灵。
  
      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指出这一切。
  
      谄媚期望活命的贵族们本身就是故意的,根本不可能自己打脸。
  
      上位邪灵一行,则乐意见到这一切。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男爵夫人代表的就是‘迷雾’教会在西卡城、西卡领中的高层力量。
  
      没有之一!
  
      上位邪灵微笑的看着自己主导的这一切。
  
      想必boss很乐意看到这一切吧?
  
      接下来……
  
      思考着的上位邪灵,接到了秦然的召唤。
  
      “卡尔、谢尔盖、霍夫,这里交给你们善后了。”
  
      上位邪灵转过身说道。
  
      “西蒙你要离开?”
  
      男爵夫人略带不舍的问道。
  
      “我需要继续去帮助我的兄弟姐妹们。”
  
      “就如同给与你们帮助一样。”
  
      上位邪灵面上的怜悯一闪而逝。
  
      “那我还能见到你吗?”
  
      男爵夫人再次问道。
  
      这个时候,卡尔也看向了上位邪灵。
  
      “当然。”
  
      “只要你在心底呼喊我,我就会尽全力的赶来。”
  
      上位邪灵面对着两人的目光,跟坦然的说道。
  
      那种坦然、诚恳的感觉,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男爵夫人脸上的忧愁马上消失不见,卡尔灵魂之火的跳动也恢复了平时的状态。
  
      上位邪灵微笑的消失在了原地。
  
      对于它来说,这位男爵夫人可是‘迷雾’教会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为了boss的事业,它必须要尽心尽力的呵护对方才行。
  
      当然了,一切以boss为主!
  
      面对着boss的召唤,自然是需要尽全力的赶到了。
  
      ……
  
      “竭诚为您服务,boss。”
  
      城外,上位邪灵应声而出,然后,就很自然的看向了匍匐在地面的霍尔莱卡。
  
      通过秦然刚刚稍稍放开的契约力量,它已经了解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来,看着我!”
  
      上位邪灵这样的说道。
  
      下意识的,霍尔莱卡就抬起了头。
  
      然后,霍尔莱卡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阴冷。
  
      冰寒。
  
      只有烙印在灵魂中的一双眼睛正在上下审视。
  
      “《胧影转月》?”
  
      “这明明就是分割灵魂!”
  
      莫名之中,霍尔莱卡听到了这样的话语声。
  
      接着,霍尔莱卡就彻底的陷入到了昏睡之中。
  
      当霍尔莱卡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头顶的天花板是陌生的,身上的被褥则是温暖软和的。
  
      略微偏过头,他看到了自己的‘导师’。
  
      一位可敬、博学的人。
  
      在他最迷茫的时候,给与了他指点。
  
      虽然对方不承认‘导师’的身份,但是他却坚持的这样认为。
  
      “导师,我怎么了?”
  
      霍尔莱卡挣扎的想要坐起来。
  
      “别动,你现在很虚弱。”
  
      “《胧影转月》的后遗症已经让你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再有几次的话,即使是我,也无法将你救回来,特别是你使用的那些药剂,更是加剧了这一过程。”
  
      “还有……”
  
      “叫我西蒙。”
  
      上位邪灵快步走过来,让霍尔莱卡躺好。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霍尔莱卡面色颓然,轻声叹息着。
  
      做为当事人,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很不乐观,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达到这种程度。
  
      “很抱歉,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
  
      “不,导师。”
  
      “这是我的选择!”
  
      上位邪灵的话语被打断了,霍尔莱卡面容郑重的看着上位邪灵,一字一句的说道:“在那里,只有有价值的人才能够活下去,而我只是想活下去才选择了《胧影转月》,不过,我也庆幸自己选择了《胧影转月》,如果不是它,我不可能遇到您,也不可能知道我究竟想要做什么。”
  
      “曾经的我,浑浑噩噩的宛如亡灵,一天重复着一天,毫无意义。”
  
      “是您告诉了我,如何活得精彩。”
  
      “是您让我知道了,守护他人也可以让我感到快乐。”
  
      上位邪灵拍了拍霍尔莱卡的肩膀,双眼带着真诚。
  
      “你守护了大家。”
  
      “现在轮到大家守护你了。”
  
      “回来吧,‘迷雾’冕下已经成为了半神,我们有了守护大家的力量!”
  
      上位邪灵诚恳的说道。
  
      “不!”
  
      霍尔莱卡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的霍尔莱卡脸上浮现了一抹神圣与凛然之感,他不顾身体的虚弱,坐了起来,看着上位邪灵,道:“导师,我们的敌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黑灾’和那个女人的出现更仿佛是迷局一样,我努力的试探,都无法看清楚其中的一切,但我肯定,其中有着我们必须要在意的事情,不然的话,我们只会重蹈狼派的覆辙!”
  
      “所以,我还不能够离开。”
  
      “至少,在我查清楚真相前,我不能够离开。”
  
      “而且……”
  
      霍尔莱卡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
  
      “半神并不是那位冕下的极限,我会努力的给那位冕下争取时间!”
  
      上位邪灵沉默了半晌后,才再次抬起头看着霍尔莱卡。
  
      霍尔莱卡与自己的导师对视着。
  
      两者异口同声的说道。
  
      “蛇,衔尾而生。”
  
      “蛇,藏于迷雾。”
  
      “蛇,行与阴影。”
  
      “蛇,窥视黑暗。”
  
      ……
  
      好似誓言,犹如祷词。
  
      声音洪亮,然后嘶嘶作响,犹如群蛇起舞。
  
      接着,一道道蛇的虚影真的就这么出现在了周围,扬天长嘶。
  
      站在房间外的霍鲁夫静静的听着这样的话语,看着那些起舞的群蛇,他扭过头看着面容淡然的秦然,轻声询问道:“这就是蛇派?”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