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反应
“嗯,这就是蛇派!”
  
  “化身为蛇,寄予黑暗。x.”
  
  秦然淡淡的说道。
  
  黑暗、化身为蛇……
  
  霍鲁夫愣愣的站在那里,嘴中不由自主的轻声念叨着。
  
  没有谁比霍鲁夫这个退役的猎魔人更加的清楚这句话的意思了。
  
  蛇。
  
  在所有正常人的眼中都没有一个好的形象。
  
  它,常常被赋予冷血、无情的模样。
  
  它,常常被代指为阴险、狡诈的形象。
  
  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希望和蛇挂钩。
  
  但一些猎魔人,甘愿为蛇。
  
  甘愿栖息在永恒的黑暗中,无法再看到光明。
  
  霍鲁夫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他的耳边再次的回响起了他成为猎魔人时,站在自己的老师面前,发下的誓言
  
  我们不属于光明。
  
  我们不属于黑暗。
  
  我们行走于死亡边缘。
  
  没有礼赞的荣耀。
  
  没有圣歌的传诵。
  
  我们只有内心的骄傲。
  
  在这一刻,他对于誓言有了更深的理解。
  
  “不属于光明,也不属于黑暗,只因心中的信念而游走在死亡的边缘,你们比我这个退役的老家伙,更能够称之为是猎魔人。”
  
  霍鲁夫语气中带着敬佩。
  
  因为,他完全能够想象混入静夜秘修会中的这些蛇派伙伴究竟面对的是什么。
  
  危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一旦被发现自然是死亡。
  
  但更多的却是煎熬。
  
  违反着猎魔人信念,不得不配合静夜秘修会的煎熬。
  
  那……
  
  恐怕是生不如死。
  
  秦然坦然的面对着霍鲁夫敬佩的目光,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在我们选择成为猎魔人时,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们早已经做出了选择。”
  
  “为了我们的亲人、朋友,万死不辞!”
  
  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并不是谎言,而是真实的。
  
  真实的话语,最容易引起共鸣。
  
  至少霍鲁夫被感染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战斧。
  
  他重重的捏紧了斧柄。
  
  还有一群不知名的伙伴们在默默的前行,在冒着生命的危险中,替他们充当着保护伞,替他们负重前行。
  
  一些人自然需要这样。
  
  他们只是普通人。
  
  可他……真的需要吗?
  
  霍鲁夫问着自己。
  
  这个时候的他觉得他就这么退休,太过草率了。
  
  还有另外一群和他一样的家伙。
  
  自认为可以了,就颓然的坐在阳光下养老。
  
  而事实上呢?
  
  一群年轻人正在替他们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羞愧感,从霍鲁夫心底升起。
  
  猎魔人并不是没有退休一说。
  
  但是!
  
  他可没有到猎魔人真正退休的年纪,他和那些家伙只不过是因为‘黑灾’,而变得逃避现实罢了。
  
  现在?
  
  他们还要继续逃避下去吗?
  
  看看眼前的家伙。
  
  尽管看起来很成熟,但那只是气质,真正的年纪能有多大?
  
  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接受老师的训练。
  
  而对方已经独当一面了。
  
  蛇派没有其他人了吗?
  
  肯定是有的!
  
  但为什么让一个年轻人独当一面了?
  
  除去眼前的年轻人确实是实力出众外,恐怕蛇派同样在‘黑灾’中损失惨重,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应该是死伤殆尽了,眼前的年轻人才不得不站了出来。
  
  蛇派遭遇了危机依旧选择战斗。
  
  狼派为什么不行?
  
  顿时,霍鲁夫打定了主意。
  
  他要告知那些老家伙们,猎魔人还没有消亡!
  
  不!
  
  猎魔人,永远不会消亡!
  
  狼,孤傲在天空下奔跑。
  
  蛇,隐匿在黑暗中……永生!
  
  蛇派不灭亡,猎魔人就永在。
  
  而做为狼派?
  
  他不介意给蛇派带来更多的庇护同时,让狼派再次的奔跑起来。
  
  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和辨别。
  
  对于‘黑灾’中的一些隐匿事情,霍鲁夫始终有着某些不好的猜测。
  
  “蛇派的事情,交给你们自己了。”
  
  “狼派……”
  
  “我们会再次出发。”
  
  说完霍鲁夫转身就向着自己已经坍塌的房间走去,在那退役的猎魔人身上,爆发出了一股说不出的生机。
  
  再没有了那沉沉的暮气。
  
  秦然注视着对方。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
  
  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蛇派,已经真正的出现了。
  
  这一切就足够了。
  
  “‘掮客’你的布局中不仅多出了一枚没有预料到的棋子,而且,随着这枚棋子的出现,一枚已经消失的棋子同样返回了棋盘,你的布局中的应激反应又会是什么呢?”
  
  秦然嘴角微微上翘。
  
  他从不担心对手会有所反应。
  
  只要行过,就必然会有痕迹。
  
  而这些痕迹,就会是他最需要的线索。
  
  只要抓到了这些线索,他就可以将被动化为主动,然后,找到‘掮客’在这个副本世界的根本。
  
  他可是十分好奇,‘掮客’为什么要在这个副本世界布局的。
  
  当然,还有波尔。
  
  想到波尔,秦然略微沉吟后,就向着小院一侧的房间走去。
  
  那里是波尔的房间。
  
  房间中,波尔喝着清茶。
  
  他期望用茶水来压住心中的焦躁。
  
  但是,喝了两口后,他就忍不住的站起来,在房间中踱起了步子,自从整个西卡城戒严后,在房间中踱步,就成为了他的习惯。
  
  而另外一个新习惯就是去亚南旅店的大堂打探消息。
  
  只不过,打探到的消息,却令波尔越发的急躁了。
  
  西卡子爵确认死亡!
  
  子爵的妹妹将成为新的领主!
  
  不知道那位新的领主,多会开放整个领地!
  
  万一拖的时间稍微长一些……
  
  想到这,波尔心中一紧。
  
  要知道,这可是和他的小命挂钩。
  
  不然的话,他一个玩家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副本世界的贵族身份。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次是他的关键点。
  
  如果能够顺利的完成,他就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
  
  甚至,能够追上那位的脚步……
  
  一想到‘炎之恶魔’,波尔就想到了最近西卡城发生的一起。
  
  虽然他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他本能的觉得,最近发生在西卡城的这些事情,应该是和那位‘炎之恶魔’有着相当关系的。
  
  而毫无疑问的,那位‘炎之恶魔’在这些事情中必然获得相当的收益。
  
  对此,波尔没有什么嫉妒。
  
  有着的只是羡慕。
  
  一种对实力强大后‘自由’的羡慕。
  
  同时,这样的羡慕,让他勇气倍增!
  
  “以‘炎之恶魔’为目标!”
  
  “或许我现在还差得很远,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达到那样的程度!”
  
  “而到了那个时候……”
  
  随着脑海中的想法,波尔的脑海中开始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身影,立刻,不可抑制的仇恨出现在了波尔的心底。
  
  “也许你已经远离了。”
  
  “但是巨大城市内还有着你的遗留!”
  
  “他们继承了你的一切,享受着远超其他玩家的收益。”
  
  “同样的,他们也会继承你的仇恨!”
  
  波尔不由自主的捏住了拳头。
  
  但是,他没有冲动,反而是越发冷静的思考着自己的计划。
  
  而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请进。”
  
  波尔十分客气的说道。
  
  虽然没有看到敲门的人,但是他知道只有那位才会敲门。
  
  他的那位保镖从来不知道敲门是何物,哪怕他告知了无数次,也是这样。
  
  至于其他人?
  
  他选择独门独院,为的就是安静,没有谁会来这里的,老板霍鲁夫更是会选择更恰当的地方交谈,绝对不会是这里。
  
  而那些不怀好意者,可不会敲门。
  
  秦然推门而入。
  
  波尔早已经站了起来。
  
  “科林。”
  
  波尔用假名称呼着秦然。
  
  “你之后的计划还有什么?”
  
  “在真正继承爵位后。”
  
  秦然询问道。
  
  ‘掮客’既然关注着波尔,那么波尔必然有着用处。
  
  他暂时不知道,但不代表不存在。
  
  “我在顺利继承爵位后,我希望获得更高的声望和位置虽然我最初的想法,只是希望达到眼前的基础就可以。”
  
  波尔没有隐瞒的说道。
  
  对于眼前的‘炎之恶魔’,波尔自认为没有隐瞒的必要。
  
  不单单是实力,还因为波尔很清楚秦然为什么这么问。
  
  对方必然有着自己的计划。
  
  而这样的询问,就是不希望双方的计划有冲突。
  
  “很不错。”
  
  秦然点头道。
  
  这不是敷衍,而是真实的夸赞。
  
  独行者,如果没有超额完成任务的心态,早晚会被淘汰。
  
  甚至,还不如选择拉帮结派活得更好。
  
  显然,波尔是明白秦然的意思。
  
  他附和着点了点头,然后苦笑出声。
  
  “我一开始选择基础,是自认为的‘量力而行’,而现在选择‘超额’,也不过是因为我的不甘心罢了。”
  
  “在之前,我一直回避着‘之后怎么办’这个问题!”
  
  “我只是在想‘我先度过眼前的难关,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可是我忽略了,就算我幸运的度过了眼前的难关,但之后也会再次陷入‘难关’!”
  
  “如果我没有一次丰厚的收益,我将会永远陷入这种恶性的循环中。”
  
  “还不如……”
  
  “搏一把!”
  
  说到这,波尔仿佛是松了口气般,心中的焦虑、急躁感,在这一刻似乎彻底的消失不见了,他以舒适的姿态靠在椅子中,全身放松、瘫软,嘴角有了一抹真正的笑意。
  
  “好轻松。”
  
  “说出来,总算是轻松多了。”
  
  “科林你知道吗?”
  
  “自从‘醒来’,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后,我就很焦虑那种原本走在所有人前边,此刻却落在了所有人后边的落差感,还有马上就要‘丧命’的危机感,让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为了活下去,我卑躬屈膝,我思考鬼蜮伎俩。”
  
  “我认为我做得都对。”
  
  “为了活下去,这样做有什么错?”
  
  “但倒霉的是,每一次我都会碰到你,每一次都是失败告终,我几乎都绝望了,然后……”
  
  “你和我进行了一次公平的交易!”
  
  “让我有了一直想要获得的机会!”
  
  “而无法无天更是真诚的帮助我,那种真诚是真的,不是虚伪的,我能感觉的到,我忽然发现我又有了朋友。”
  
  “那感觉,真棒!”
  
  波尔絮絮叨叨起来,那模样就和无法无天差不多,甚至,还要絮叨。
  
  无法无天是习惯性的嗦和吊人胃口。
  
  而波尔则是压抑许久后的倾述。
  
  但幸运的是,做为无法无天的朋友,秦然习惯了这样的嗦,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他静静的听着,然后,当波尔停下后,秦然端起了眼前的清茶。
  
  “敬无法无天!”
  
  秦然说道。
  
  “敬无法无天!”
  
  波尔毫不犹豫的端起了茶杯,和秦然轻轻一碰后,就一饮而尽,然后,笑呵呵的说着:“我还答应那家伙,回去请他喝酒。”
  
  “希望他最近的胃口别太好,不然,我估计得留在酒馆打工了。”
  
  “那里的收费实在是太贵了。”
  
  说着,波尔就一耸肩膀。
  
  丰收酒馆的收费昂贵,几乎是人尽皆知的。
  
  虽然时不时有免费的酒水、饮料,但你敢一毛不拔的话,那位老板娘的刀可是很锋利的。
  
  尽管大部分的时候,无法无天都会挡在你的面前,但无法无天也总有自身难保的时候所以,去丰收酒馆的独行者知道随身准备个3-5积分,是没有错误的。
  
  3积分的茶饮。
  
  5积分的啤酒。
  
  能够恰好的抚平那位老板娘的怒气。
  
  “相信我,无法无天的胃口一直很好。”
  
  “而在那里打工,远不如你现在更努力一点。”
  
  有了无法无天做为话题缓冲后,秦然也开始打趣道。
  
  “没错。”
  
  “祝我们都一切顺利!”
  
  波尔再次端起了茶杯。
  
  秦然与对方一碰杯后,饮尽了茶水,他放下杯子,声音不自觉的压低道:“一个战神信徒的身份,对你有帮助吗?”
  
  战神信徒的身份?
  
  波尔一愣后,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有!”
  
  “虽然那位的光辉有所黯淡,但是在艾坦丁堡,战神依旧是主流。”
  
  “诸多的贵族,包括王室在内,都是信仰着那位。”
  
  “可想要获得那位信徒的身份并不容易,那不是金普顿就能够搞定的事情。”
  
  波尔很肯定的说道。
  
  事实上,雇佣阿什卡诺做为保镖,除了阿什卡诺实力强大外,波尔最看重的就是对方的养父,那位墨那神父。
  
  但很可惜的是,那位墨那神父不单单是金普顿就能够打动的。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对方愿意看在金普顿的面子上帮忙。
  
  “如果你知道了一些隐秘的消息,足以帮助你。”
  
  “我在西卡城里遇到了一些隐秘的存在。”
  
  “应该是霍鲁夫所说的静夜秘修会。”
  
  “他们和西卡城最近一系列的事情有关那位神父应该对这个消息很关心,同样的,在以最快的速度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并不会介意给与你更多的帮助。”
  
  秦然缓缓的说道。
  
  波尔双眼一亮。
  
  然后,毫不犹豫的一点头。
  
  “我懂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