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九百二十二章一败牛魔王
当蛮力达到一定境界时,真的可以造成一种连大道规则都达不到的WwW..lā
  
  力与力的基础碰撞,四溢出去的波浪,如潮汐般推过三界,引发了一连串的后果。
  
  玉帝趴在桌子底下,好像是是在发抖,却又好像是在看好戏。
  
  三界的混元强者们,高居于天外天,冷眼旁观,好似不屑,又好似郑重。
  
  西牛贺洲五庄观的镇元大仙睁开了闭合了上万年的双眼,抛出一张法符,笼罩亿万里之遥,守护这里的生灵,不受打扰。
  
  一条条如龙般的气脉,将绵绵气运,汇聚到他身后的人参果树的树根之上。
  
  这一击,将很多强者真的惊动了,他们都缓缓从最少长达万年的沉睡或者修炼之中苏醒。
  
  咚!咚!咚!咚!
  
  两个牛魔王各自退后数步,脚下踩出雷电之痕。
  
  这是时空被蛮力撞破之后,发出的混沌之雷,是灭世之景物。
  
  “好!果然有劲!你这七十二变学的倒也不错!”牛魔王很不客气的大声夸赞,显然牛皮之厚,已经是到了一定境界。
  
  现在古传侠的力量,都是从他那里借来的,他夸古传侠,岂不正是在夸耀自己?
  
  只是古传侠却又变了回去,不再以牛魔王的形态,与牛魔王对抗。
  
  之前变化,乃是牛魔王突来,古传侠一时没有应对之法,这才不得不如此。
  
  此非长久之计。
  
  毕竟会被自己打败的都是弱者,如牛魔王这样屹立多年年的强者,面对来自自己的压力,只会是临阵突破,战斗力、蛮力再上一层。
  
  “变回来作甚?自从那猴子被关起来,老牛我可是许久没有感受过自己的强大了!还没爽够呢!”牛魔王说着,又是一棍子挥来,依旧是那样的蛮力,野蛮到丝毫没有道理。
  
  “想要爽?我让你爽个够!”古传侠脚下一跺,立发于地,感受着整个世界的脉搏。
  
  手中的大道剑丸,化作了笨拙的重剑。
  
  一剑劈出,就犹如泰山朝着牛魔王压去。
  
  远古的泰山可并非后世被分裂成无数小块,散落诸天世界的泰山。
  
  它能够成为神之归所的象征,高大雄伟,简直是万古闻名。
  
  古传侠一剑化作泰山,压在牛魔王的身上,他那原本笔挺的脊梁,顿时就弯曲了一大截。
  
  “区区一座泰山,算得了什么?有本事,你再来两座!”牛魔王暴戾大喝一声,一肩膀将泰山抗了起来,身躯反而膨胀起来。
  
  他的膨胀并非法天象地那种略带浮肿的膨胀,而是单纯的肌肉律动,是一种野蛮之力,疯狂涌动、生长的膨胀。
  
  他似乎就要将泰山丢出去。
  
  古传侠毫不停留,唰唰唰,又是四剑挥出。
  
  华山、衡山、恒山、嵩山。
  
  四座名山与泰山合一,同时压在了牛魔王身上。
  
  这四座山,在远古时代,确实远远不如泰山出名,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神圣之山。
  
  古传侠以剑化山,等同于将五座神山都搬到了牛魔王的身上。
  
  这下子牛魔王就有些扛不住了,挺直的腰杆再度的弯曲下来,满口的利齿獠牙咬的咯吱作响。
  
  “好!好一个五座神山。只可惜,你不是佛祖,我也不是那只蠢猴子,想压住我老牛?你简直做梦!”
  
  牛魔王摇身一变,幻化成一头几乎可以填满天地空间的巨大魔牛。
  
  此牛身高八万丈,体型健硕,肌肉凝结。有牛角凝练风雷,口鼻之中喷出熔岩之火。
  
  全身一抖,那五座神山,竟然开始纷纷破碎崩塌。
  
  古传侠以剑气描绘出的五座神山,依旧是压不住这头恐怖的魔牛。
  
  只是,古传侠真的是想要镇压牛魔王吗?
  
  当然不是!
  
  他只是在借机凝聚力量罢了!
  
  金刚琢此时已经如同太阳般耀眼,绽放出来的银辉,让无数生灵感到双目刺疼。
  
  如果放在平时,这样耀眼而又明显的攻击,牛魔王轻轻松松就能躲开,根本不会给古传侠命中的机会。
  
  不过很可惜,现在他正被五座神山压制着,难以做出很迅速的反应。
  
  嗡嗡嗡!
  
  金刚琢在古传侠的手心之中,以超过光速的频率,迅速的转动着,带着极强的螺旋力量。
  
  “咄!”
  
  古传侠大喝一声,将手里的金刚琢打了出去。
  
  这一击正击中了牛魔王的鼻子。
  
  牛魔王浑身皮糙肉厚,倘若是再在别处,即便是古传侠蓄力已久,也未必能够对其造成多大的伤害。
  
  但是牛鼻子却是牛身上天生最软弱的地方,这一击打中,牛魔王便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金刚琢那可直击元神的力量,打在牛魔王的元神上,更令他头脑昏沉。
  
  古传侠正要乘胜追击。
  
  一股狂风夹杂着三味真火,便朝着古传侠袭来。
  
  古传侠微微一躲闪,便见有一红衣女子,托着牛魔王的尾巴,将他迅速的拉到了一片血海之中。
  
  “铁扇公主!”古传侠摇了摇头,不再追赶。
  
  铁扇公主乃是西方老魔血河老祖的女儿,血河老祖虽然不是混元,却是上一纪元,某位参与最后决战的混元强者,陨落后留下的鲜血所化。
  
  这鲜血在与这一纪元的某些契机交融后,便诞生了血河老祖。虽然不是混元,却又一些混元威能。
  
  情况虽然和古传侠不同,但是实力却是最少相当,古传侠并非非要杀了牛魔王不可,故而不再追赶。
  
  “好了!烦人的老牛算是赶走了!现在到你了!”古传侠将视线转向阴阳魔主。
  
  阴阳魔主脸上表情僵硬而又冰冷,没有多言,显然已有惧意。
  
  忽然天边日月尽退,有暮光莫名而来,衬托云霞,呈现五彩。
  
  有一佛陀,骑着神鹿而来。
  
  有诗为证。
  
  一天瑞彩光摇曳,五色祥云飞不彻。鹿鸣空内九臬声,紫芝色秀千层叶。中门现出真人相,古怪容颜原自别。神舞虹霓透汉霄,腰悬宝箓无生灭。灵鹫山下号燃灯,时赴蟠桃添寿域。
  
  古传侠目光微缩,再也无有半分心思去管什么阴阳魔主。
  
  “燃灯古佛!”
  
  “终于来了!”
  
  古传侠在对付各路妖魔之时,就一直防备着燃灯古佛,警惕他骤然出手。
  
  如今看来,是他小瞧了这位代表佛门过去的古佛祖。
  
  虽然只有三招之力,但是却并不屑以偷袭建功,大大方方而来,携带着无穷混元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