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九百二十九章你欠我的
    古传侠闻言,并不意外。
  
      张三丰就是张三丰,自然有他的骄傲,他不屑于成为任何人,也不屑于继承任何人的志愿。
  
      若非如此,这些年,他有无数的机会,趁机证道混元,成为当世第一位混元强者。
  
      “你不找他,不过他却还是要找你。为了躲你,他这些年也算是煞费苦心,转世了一次又一次,差不多也该圆满现身了。”古传侠说道。
  
      古传侠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轮回之力,正在快速朝着华山移动而来。
  
      来者内里一袭黑衣,外面却罩着一件白色的鹤氅,步履不急不缓,速度却超群。
  
      他一路登山,吸引了无数的视线,有华山弟子前去阻拦,却被他轻易的晃过。
  
      燕赤霞与知秋一叶同时出手,伸手抵达此人身前只是,只觉着掌心一软,触摸到的竟然只是一股凝聚成实质的阴寒气流。
  
      “真气化形!?”燕赤霞微微一愣,背后的仿制轩辕剑出鞘,看也不看,便一剑朝着身后扫去。
  
      叮!
  
      长剑被来人五指扣住。
  
      那原本可以开山断流的一剑,如此轻易被拘,显示来者拥有极强的手上功夫。
  
      “说来就来!这世上的人,果然都经不起念叨。”古传侠笑着看着张三丰说道。
  
      声音从山巅往下传扬:“赤霞!放他上来!”
  
      声音所过,做客华山的诸天万界来客,无不停下了手中的活,嘴边的话,露出侧耳倾听的表情,虽然在揣测发生了什么,却无人说话,无人敢询问,更不便随便议论。
  
      来者松开燕赤霞的长剑,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山顶走去。
  
      山巅之上,浮云顿生。
  
      云烟浩渺之中,此人疾步而行,看到古传侠身边的张三丰时,表情未变,只是神情更加的郑重。
  
      “你果然在此!”来人盯着张三丰说道。
  
      张三丰看着来者,面露一丝苦笑,摇摇头道:“你又何必特意寻来?你我之事,已经是上一纪元,上一辈子的事情了。你掌控轮回,莫非还看不清么?”
  
      来人闻言,哈哈大笑:“张三丰!你这么说话,可有意思?你的上一世的道是超脱,故而为天庭之主。如今这一世的道却是那滚滚的红尘。二者虽然不是绝对对立,却也有构造混元之气象。故而你可以大言不惭。”
  
      “只是你既然无心与我继续针锋相对,又为何铸造纯阳之道?”
  
      “张三丰?你我上一世,斗了无数年,现在你想退出?迟了!你我必须有一战,这是你欠我的。”
  
      古传侠看着来者,开口说道:“果然便是你,难怪我的成长,一直伴随着府君的痕迹,你投资我,如此之早,如今因已深重,硕果累累,不知你要如何?”
  
      古传侠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莫名,带着一种难以言语的危险。
  
      所谓‘升米恩,斗米仇’,古传侠固然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但是他欠这位府君太多,按道理府君提出任何要求,即便是再过分,他都无法拒绝。
  
      但是他现在是混元武祖,现在除了入灭转世而至的弥勒佛之外,他就是唯一的混元强者。
  
      又岂能真的被府君牵着鼻子走?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来者嘿嘿笑道:“我记忆苏醒之前,恩恩怨怨不必再提,真正开始布局,也要从你进入地府时开始算起。我与你之恩,便从此时算起。”
  
      “你欠我的人情,你还还是不还?”
  
      他这一句话,就等于将二人之间的恩怨因果,削掉了一半。
  
      一半的恩果,值得古传侠为他专门去做一件事,却不至于付出太多的代价。
  
      “你想要我帮你对付张三丰?”古传侠看着眼前之人反问。
  
      来人却摇头道:“张三丰既然有决心斩断过去,我黄殇又岂会弱于他?我和他自然有一场胜负,但是那无关大道,只是对过去的一个交代。”
  
      “我要你做的是,帮我从弥勒佛那里夺一条道来。”
  
      不错!府君转世正是黄殇,此人自从创下了神功之后,便一直将精神依附于神功之中,不断转世,借体重生。
  
      这是一种本能,躲避张三丰的同时,也在领悟轮回之奥妙,于不断轮回所受的胎中之谜中,开启上一世的记忆,明白自身的真实身份。
  
      上一世,他和张三丰,都是远古最早的一批先天神灵,神权天授,所掌之道,根本无法选择。对立是天生的。
  
      转世为人后,其实都不愿再走老路。
  
      “你要哪条道?”古传侠其实心知肚明,却开口询问。
  
      “自然是九阳之道。至阴至阳相合,混沌乃生。”黄殇说道。
  
      古传侠点点头道:“好!我帮你去取!”
  
      黄殇创九阴,墟竹创九阳,分别是阴与阳的武学极致。旁人练了,只能得其过程,而无法得其结果。
  
      因为道已经被他们走出来了,后人邯郸学步,又怎么走得到终点,看得到本身?
  
      看古传侠答应下来,张三丰和黄殇都松了一口气。
  
      如果古传侠不答应,那么他们二人难免需要继续上一世的恩怨,继续拼个你死我活。
  
      只是二人近乎同源而生,始终势均力敌。
  
      以二人的天资、资源,远古时代,若不是一直在相互消耗,只怕混元之位,早就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如今转世,脱了先天神灵之形,成为了人族,就等于打破了禁锢。岂有再重新跳回怪圈的道理?
  
      不过二人落后了古传侠一步,即便是最终终于悟通了混元,这一纪元最后争雄,他们只怕也参与不进来,还要等到下一纪元才是。
  
      “你既然是府君,那王重阳定然就真的是地藏王了!没想到,还真被他骗过去了。我若不是见到你,只怕还难以确定他的身份。”古传侠感叹道。他说话的时候,自动屏蔽的天机,故而此话唯有在场的三个人知道。
  
      除了他们,即便是混元强者回溯时空,也找不到这一段对话的影像。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假的地藏王时,就不会有人相信,他居然主动削弱了自己,藏身在自己的躯壳里,披着佛门的皮相,走着道门的路子,甚至融合了当今纪元儒门手段。彻彻底底的三教合一,想要以三位一体的法子,催生混元。虽然不对立,却三足鼎立。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古传侠看的越清楚,越是感叹,天下人皆不可小觑。
  
      他侥幸成为混元,只能说他运气好,并不能说明他真的比别人更高一等,更聪明,更有本事。
  
      (未完待续。。)(83中文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