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十章 石匠
    这个星期天气一直不算好,头总是灰蒙蒙的,卡尔.梵伯特心情也跟天气一样,低沉到了极。
  
      走在湿漉漉的石板街上,时不时有人向他打招呼——在这座镇里,卡尔经营着一间学院。和灰堡那些贵族子弟才能就读的学院不同,他同样面向普通民众的孩子们授课。因此在边陲镇,他有着相当高的声望。
  
      “嘿,梵伯特先生,早上好。”
  
      “先生,我的儿子表现得还好吗?”
  
      “什么时候有空,卡尔,一起去钓鱼吧。”
  
      平时卡尔总会微笑着的回应他们,但今天他只是头,一句话都没。
  
      自从目睹了安娜的绞刑后,他眼中的世界出现了裂纹——或者从离开灰堡起这道裂纹就一直存在,可他故意视而不见。他用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而学生天真单纯的笑容也从某种程度上遮掩了裂纹。
  
      直到安娜死去,他才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任何改变。那道裂痕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扩大了。
  
      对于安娜,他的记忆停留在半年前。她在学院三十多名孩子中并不显眼,普通的模样,话也不多,但有一让卡尔印象深刻。
  
      那就是她对知识的热情。无论自己教什么,文字也好,历史也罢,她总能第一个记住。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枯燥的宗教演变史,对方也能捧着书看上一整天。他也曾见过姑娘帮忙照料邻居家的羊——在阳光下,安娜细心地给羊羔刷着毛,动作轻柔的像照顾婴儿。那副画面他至今仍记得很清楚,女孩的笑容甜美怡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邪恶挂得上钩。
  
      后来街区发生过一场火灾,安娜的母亲不幸逝去,安娜也没再来学院。直到一星期前,她被证明是女巫,绞死在镇中心的广场上。
  
      被魔鬼诱惑?不洁之人?邪恶者?全是放屁!他心中第一次对教廷产生了怀疑,第一次对自己传授的知识产生了怀疑。
  
      安娜是不是女巫他不知道,但邪恶一词怎么也轮不到她!假如一个尚未成年,对世界懵懂而充满好奇的女孩也能被称为邪恶的话,那灰堡里的行政官员们都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才对!为了几百枚金龙,故意偷换石料,导致新区剧院建设过半时发生垮塌,三十多位石匠会成员因此丧命。
  
      但他们上绞刑架了么?一个都没有!法官最后宣判石匠会领袖建设不当,处以流放,石匠会勒令解散。而知道内情的卡尔为了躲避风头,不得不拖家带口逃离灰堡,一路向西,最终来到边陲镇。
  
      他办起了学院,拥有许多学生,认识了新邻居,新朋友,但灰堡上演的罪行始终刻印在脑海中。现在,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嘲弄——到底什么是邪恶,天上的诸神真能看得清楚吗?
  
      压倒卡尔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娜娜瓦。
  
      娜娜瓦和安娜不同,甚至可以完全相反。她是个极为活泼的女孩,在学院里也颇有名气。只要不上课,就很少见她有停歇的时候,不是骑在树上逗鸟,就是趴在草地里打滚。问她干什么呢,她先咯咯笑上好一阵,才回答在听蚱蜢和蚂蚁吵架。
  
      娜娜瓦的脸上总是充满笑意,这似乎是她的天性。这个悲惨困苦的世界与她无关,至少在学院里,她可以一直无忧无虑地笑下去。卡尔甚至有一丝好奇——她从出生起到现在有哭过吗?
  
      直到两天前,娜娜瓦一脸哭丧地找到他,“老师,我会和安娜一样被绞死吗?”
  
      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学生,娜娜瓦.派恩,也成为了一名女巫。
  
      “啊,那不是梵伯特先生吗!请来这边,帮我们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卡尔感到有人在拉扯他的袖子,他抬起头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走到了镇广场旁。许多年人围绕公告板嚷嚷着什么,听到梵伯特的名字,大家都自觉让开了一条道。
  
      “您来得太巧了先生,帮我们看看吧。”
  
      “是啊,本来一直是梅格那家伙读的,结果肚子痛去上厕所,到现在都没回来。”
  
      若是平时,他肯定会笑着头,然后将公告板上的内容详细解释给众人听。但现在卡尔发现自己做不到——这些人的笑容和热情不似作伪,但对他来,却比戴着假笑的面具更难以令人忍受。
  
      绞死安娜的告示也是这样贴在上面,大家也是如此兴高采烈地讨论。从某种意义上来,你们都是凶手,他在心里,你们的无知和愚昧杀死了她。
  
      卡尔强压下情绪,吸了口气,走到公告榜面前。
  
      “王子征召人手建设边陲镇,有多种档次的工作可供选择,”他念道。
  
      但我也是凶手之一,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他们?告诉他们女巫是邪恶者的人不正是自己吗?卡尔只觉得嘴角泛苦,瞧瞧我都跟孩子们了些什么,对着教会教义照本宣科,还自以为讲得不错,见鬼!
  
      “碎石人,要求男性,0岁至40岁,身强体壮。每天报酬5枚铜鹰。”
  
      “泥工匠,性别不限,18岁以上,有砌筑经验,每天报酬45枚铜鹰。”
  
      “杂工,要求男性,18岁以上,每天报酬1枚铜鹰。”
  
      “……”
  
      不,他必须做什么,如果安娜的死已无可挽回,那么至少不能让娜娜瓦重蹈覆辙。卡尔心中有个声音在呼喊,石匠会覆灭时他没有站出来,安娜被绞死时他也没有站出来,难道自己要这样一直沉默下去,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被送上绞架?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带着娜娜瓦逃离边陲镇么——他有自己的家庭,一家人从灰堡颠沛流离来到这里,情况刚有好转又要离开?更别提娜娜瓦自己就出身于富足家庭,居无定所的生活她受得了吗?
  
      “石工匠,性别不限,年龄不限,凡参与过市政建设、要塞、工事之人皆可,市政厅长期招募,每月报酬1枚金龙。”
  
      “补充条款:经验丰富,表现优异者,可授予官职。”
  
      告示读完,众人已经喧闹起来,“每月1金龙的报酬,这都比得上长歌要塞的骑兵队了!”
  
      “可你会吗?垒个粪坑都不利索,还建要塞?”
  
      “你们别光盯着这个,就前面几项也很不错啊,每天报酬都给的话,算下来不比打猎少多少。”
  
      “确实,打猎还有可能把命丢了,迷藏森林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去的地方。”
  
      卡尔.梵伯特没有关注这些,他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告示最后的印章和签名上。那是四王子罗兰.温布顿的亲笔签名。
  
      难道王子不知道没多久便是邪魔之月了吗?无论他想建什么,此刻开工都不是个好时机。看来温布顿殿下对建设一窍不通,倘若自己能用石匠会的名头引起他注意……卡尔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或许通过这份招募,他可以见到王子本人——边陲镇的最高执政者。
  
      这个念头让卡尔吞了口口水,服王子相信女巫并不邪恶?传言王子殿下想法独特,性格与常人不同,而且极为厌恶教会。不定行得通!他想,尽管最后下令绞死安娜的是罗兰王子,可看得出他并不情愿。
  
      王子本人不过二十岁出头,他应该更容易理解,那些尚处在豆蔻年华的少女们,又怎么会突然变成罪不可赦的邪恶之徒?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被当成女巫的同党,一起送上绞刑架。教会律法有明确规定,任何包庇女巫或为女巫求情者,都应视作自甘堕落的邪徒。
  
      只能寄希望于厌恶教会的王子同样将教会的律法当做废纸了。
  
      卡尔在心中祈祷。
  
      尽管不知道该向哪位神明祷告,他仍闭上双眼,祈求祝福。
  
      为了死去的安娜,为了还活着的娜娜瓦,为了他心中的裂纹不再扩大。
  
      他决定冒这个险。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