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边陲镇防御战 下
    骑士冲锋并不是一开始就能把度提到最高,马匹体力有限,仅能在短时间内保持高。≥  常规来说,他们会在一千到八百米让马匹小跑,到五百米逐渐加,最后进入两百米才开始冲刺。
  
      而十二磅拿破仑炮射实心弹丸时,理论有效射程可达一千三百米。或许是倍径过短的缘故,罗兰打造的火炮在千米之外已经偏得没办法看了,因此他只好在训练中规定八百米内再开火。此时火炮的准头已有保障,加上炮弹在落地后依然会向前弹跳,造成线杀伤,对复数目标射击时命中的可能性还是较高的。
  
      莱恩公爵为了让佣兵先上,命令骑士在加区域内待命——这在往常来说,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区域,弓和弩都无法威胁到骑士,而后者留有充分的距离来提高马。佣兵低下的集合效率让已经就位的骑士纷纷拉停坐骑,静立在原地等待。对于火炮组来说,他们几乎成了固定的靶子。
  
      公爵不知道,当他的部队踏入这片土地时,就已经陷入了罗兰预设好的战场。中间的道路平坦宽敞,而两侧被叶子催化的植物填满,看上去像是普通草地,及膝深的杂草下却掩盖着粗壮的藤蔓,犹如一道道绊马索。骑兵若想包抄防线侧面,只能以极低的度前进。千米范围内都被索罗娅标记好了距离,地面上或许看不明朗,但在空中俯视全局的闪电眼里,战场被精确分割成数段,不同颜色的标记代表不同的距离——敌人就像在一根直尺上前进,炮兵队无需再计算炮口射角,只用按演习中预定好的步骤实施便是。
  
      凡纳组的十二磅炮第一个出怒吼。
  
      火药爆燃生成的大量气体将弹丸向外推挤出去,飞出膛口时已加到每秒四百米以上,几乎是两轮呼吸之间,炮弹带着啸音砸在地上,从两名骑士中间穿过,落入道路旁的草地中。飞溅起的泥土和碎石让马匹受惊奔走起来,其中一人来不及反应,不慎从马背上跌落。
  
      另两紧跟而至的炮弹同样射失,带起了一连串尘土。
  
      四门火炮的轮射击只有最后一组成为了幸运儿——这颗铁球前方本空无人一人,一名骑士在控制受惊坐骑时恰巧经过它的前方,盔甲在巨大的动能面前形同虚设,铁球将薄薄的铁皮连同血肉一齐洞穿后,在地上经过一次小幅度弹跳,又撞断了一名骑士的小腿。他胯下的马匹也连带被开了膛,内脏流了一地。
  
      若是骑士团处于正常加阶段,下一轮炮击就应该先调整射角,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显然震慑了公爵联军,他们甚至不知道打击从何而来,用的什么方式——炮弹的飞行度过了肉眼辨识能力。骑士没有接到攻击命令,仍然在原地徘徊,试图将躁动的坐骑安抚下来。
  
      凡纳组以最快的度完成了再装填程序,第二轮炮击开始。
  
      血肉之躯在热兵器下暴露了它的脆弱和柔软,一旦被铁球擦身而过,就是无法挽回的重伤。被直接命中的骑士除了断成数截的肢体,还有一团团飞溅开来的血雾。只有炮弹落地后形成的二次弹射,人们才能隐隐看到一个模糊的黑色幽灵,在人群中肆意掠夺同伴的生命。
  
      两轮炮击下来,公爵终于将敌人阵营中的火光、轰鸣和莫名打击联系在一起。对方似乎拥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武器,它的射程远远过弓弩,几乎和要塞的投石机相当。想到这一点,公爵命令手下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只要拉近距离,这种远距离打击武器基本就会丧失作用。
  
      然而骑士们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一部分人在听到号声后开始向小镇方向加,一部分人仍在和坐骑较劲,而还有小部分人已朝后方撤退,加上一拥而上的佣兵,整个场面混乱不堪。
  
      进攻的骑士纷纷回到主道上,炮组顿时忙碌起来,除了清理炮膛和装填弹药,他们还需要重新移动炮架。这时,闪电再次回到防线上空,手中的缎带换成了红色。
  
      红色信号意味着对方已逼近至五百米,而这个距离内,火炮平射命中率足可达到八成以上。
  
      凡纳大喊道:“射角调平!快,点火,点火!”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过,他甚至顾不上去观察战果,直接转身朝弹药配送人员吼道:“霰弹,送霰弹上来!”
  
      在操炮训练里,王子殿下曾多次强调过,若见到红色信号,炮膛里已装上实心炮弹的,应立刻击并装填霰弹。若还未装填的,应改换为霰弹,并等待对方进入三百米范围后射击。
  
      霰弹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圆桶状的铁皮罐头,里面塞满了指头大小的铁丸和锯末,罐头直径比炮膛小上一圈,因此在装填完药包后,还要额外多塞入一块薄木板,再将霰弹填入。
  
      等待闪电打出紫色信号时,四门火炮几乎同时开火。
  
      这也是凡纳次使用霰弹进行实弹射击——按殿下的说法,霰弹打出去后不易回收,因此只练程序不点火。今天他第一次目睹了这种特殊炮弹所能造成的惊人杀伤。
  
      铁皮桶在飞出炮口后因为巨大的压力差而破裂,内部的铁丸像雨点一般撒向敌人,三百米内的骑士顿时被一阵金属暴雨覆盖。人和马身上暴起点点血花,像割麦子般瞬间倒下去一片。一些铁丸在穿透人体后仍然具有不低的动能,重叠在一起的目标同样无法逃过此劫。
  
      侥幸未被弹幕覆盖到的骑士好不容易逼近到了冲刺距离,他们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冲破这道单薄的防线,屠杀那些只会龟缩在防线后操作邪恶武器的懦夫。越过最后一百五十米距离只需要短短的二十息时间,剩下的骑士纷纷伏低身子,将马提至最高。
  
      然而这一百五十米看似近在眼前,却是段遥不可及的距离,最后一轮霰弹抵近射击彻底摧垮的骑士们的战斗意志。在百米范围内,不易变形的铁丸已能穿透两到三人,炮口前方的锥形区域成为了死神的领域,冲在最前的二十余名骑士几乎无一幸免,区别只在于中几颗弹丸而已。
  
      队伍崩溃了。
  
      因为恐惧而溃散的队伍没有再挽回的可能,后面的骑士纷纷勒转马头,想要逃离战场。
  
      见到骑士团四散而逃,佣兵自然不会愿意再向前一步,他们向来是为钱干活,拼命这种亏本买卖从来轮不到他们。现在到了撤退的时候,佣兵跑得比来时快多了。
  
      溃败的浪潮卷了莱恩公爵的联军,局面很快变得无法控制,众人拥挤着向后逃窜,挤倒的人被活活踩死,谁都无暇顾及他人,只恨自己为何不多长出两条腿。
  
      游击队歌的曲调此时响彻全场,排成战列线的步兵迈出整齐的步伐,开始清扫战场。(未完待续。)8
  
      </br>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