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底的答案
    热气球在空中停留了半个时辰后,缓缓降落在城堡庭院内。网
  
      吊篮一落地,被热气球吸引目光的女巫们纷纷围了上去——比起最开始时只有夜莺在场,现在女巫联盟的成员基本已全部到齐,刚从市政厅返回的书卷甚至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她问明情况后就一直担忧地望着天空,生怕这个巨大的球体坠落下来。
  
      王子殿下刚爬出吊篮,书卷和温蒂立刻上去一阵说教,劝告对方不要以身犯险。王子辩解两句后,明智地用这个新奇的玩意引开了话题。夜莺觉得有些好笑,也准备迎上去时,忽然心中一僵,停在了原地。
  
      她看到被罗兰殿下抱出吊篮的安娜眼睛里溢满了笑意,脸颊处染着一抹红晕。亚麻色的刘海被齐齐分到一边,头上挂着个小巧的夹子,出银闪闪的光芒。
  
      夜莺想起了几天前他在厂房指导铁匠操作那些大块头机器时,顺手磨削的一块银锭。
  
      那是殿下亲手制作的夹?
  
      其他女巫也嚷嚷着要乘坐热气球,很快,气囊再次鼓胀起来,这一次升空的是安娜和娜娜瓦。
  
      夜莺站在人群外,怔怔地望着热气球越来越小。
  
      她脑中全是安娜充满柔情的笑意。
  
      平时脸上总是很平静淡然的安娜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夜莺随共助会流浪的旅途中,曾在大城市的街头巷尾见过不少类似的神情,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显然殿下和安娜不是单纯地在上面看风景。尽管有闪电和麦茜在,他们不可能做到那一步,可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便很难压制下去,她忽然觉得心里像空了一块似的。
  
      虽然早就做好了决定,但真要面对这一刻时,夜莺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所谓。
  
      她走到一处角落,靠着围墙坐下,看着大家闹腾的模样,脑袋里一片空白。
  
      热气球再次降下,娜娜瓦爬出吊篮后,抢到先机的叶子立刻坐了进去。
  
      当夜莺回过神来时,罗兰已经不在庭院之中——大概被书卷说教一番后,他返回城堡忙自己的工作去了。她理应跟着前往办公室,守在王子身边,就像过去所做的那样。但夜莺站起身,却现自己迈不开脚步——她实在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罗兰,就算进入迷雾后他根本看不到自己,可夜莺仍然清楚,对方开心的模样会让她更加难受。
  
      就这样热气球上上下下,大概所有人都坐过一遍后,温蒂走了过来,“干嘛待在这里,不上去试一试吗?从天空俯瞰小镇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如果说有什么比罗兰殿下更难面对的,就是安娜了。夜莺慌慌张张地站起身,“不行,我得回办公室了。”说完她进入迷雾,走出两步才现,为什么要在庭院里使用能力?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四处张望、一脸莫名其妙的温蒂,她咬咬牙,快步离开。
  
      ……
  
      吃过晚餐,她回到卧室,四仰八叉地仰倒在床上。
  
      今天直到最后,她都没有在办公室现出身形。当殿下试探性地喊出她的名字,她也只是用手在他背后点了两下,表示自己在这儿。甚至连对方从红木桌里翻出平常令她垂涎三尺的盐焗烤鱼干都没有让她妥协。
  
      “怎么了,今天生什么事了吗?”温蒂走进卧室,带关上门,“我看到大家都在搭乘热气球时,你却独自坐在一旁。”
  
      “没什么。”夜莺翻了个身。
  
      “明明就有什么,”温蒂坐到床边,将她身子扳正,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我还以为你什么都愿意跟我倾诉呢。”
  
      “……”后者闭上眼睛,好半天才喃喃出一句,“因为安娜。”
  
      “安娜?”
  
      夜莺并不想将这些烦心事情都说出来,因为这只会让她觉得自己心胸狭窄,毕竟殿下认识的第一个女巫是安娜,而不是她。可若是不说,心里便觉得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更加难受。在共助会时,温蒂曾给了她很多帮助,每当她迷茫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总是温蒂,而对方从未令自己失望过。想到这里,她轻轻握住温蒂的手,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温蒂听完后叹了口气,“安娜不明白这事的重要性,你也不明白吗?上次就提醒过你,他不可能和女巫在一起。罗兰.温布顿是国王,需要子嗣来继承这个王国,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绝不会选择一名女巫为妻。”
  
      “他会。”
  
      “什么?”温蒂怔了怔。
  
      “罗兰殿下会娶一名女巫为妻,”夜莺忽然睁开眼睛,一字一句说道,“他亲口说的!”
  
      她本想把这个消息一直藏在心底,可现在她已无力承受这种不被理解的感觉。
  
      温蒂似乎被吓住了,过了好半天才皱眉问道,“你确定?”
  
      “是真的,”夜莺将那天书卷的问话重复了一遍,“当被提及「您有可能娶一名女巫吗」这个问题时,他的回答是「为什么不呢」。你知道我的能力,我能判断出一个人是否在撒谎话——当时他说这句话时,是认真的。”
  
      温蒂忽然抓住夜莺的胳膊,“你记住了,这句话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即使是女巫联盟的姐妹们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他注定是要成为灰堡国王的人,一个没有后代的国王意味着什么?就算没有教会,地方贵族也很难支持这样的人成为他们的王!所以这件事必须严守秘密,绝对不能说出去。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他的安全,别忘了,他能否成为灰堡的统治者,关系着所有姐妹的命运。”
  
      夜莺点了点头。
  
      “至于困扰你的这件事,”温蒂思忖了片刻,“你是想登上王后的位子,还是仅想一直陪在殿下身边?”
  
      “当然是待在他的身边,”夜莺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你现在不已经在他身边了吗?”温蒂笑了笑,“王后的确只有一位,可即使他登上王位,也依然需要你的保护。你懂我的意思吗?”
  
      夜莺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
  
      “所以在一起不难做到,难的是去接受自己做出的选择。”温蒂摊手道,“如果你做不到,就只有退让,或者更进一步……至于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答案。”
  
      ……
  
      次日清晨,罗兰打着哈欠走进办公室,打开抽屉,却现鱼干已不翼而飞。(未完待续。)8
  
      </br>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