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炽热的心
readx();    罗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头顶是熟悉的天花板,连每一道裂纹都和记忆里的模样重合。
  
      这是自己的……卧室?
  
      他偏过头,望向两侧肩膀——无论是左边还是右边,看上去都完好无损。试着动了动双手,也同样没有问题。
  
      一切就像场梦境般。
  
      但他知道这绝不是梦境,侦查魔鬼和遭遇袭击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实!自己能安然无恙躺在卧室里,就说明她们已经逃脱了魔鬼的追击,顺利回到了城堡。
  
      不过,是不是全体女巫都安全回来了?
  
      想到此处,罗兰心不由得往下一沉,他强撑起身子,手臂传来一阵无力的虚弱感。刚想开口叫人,却看到床尾对着的墙壁边靠着一排女巫,有安娜、夜莺、闪电、麦茜和娜娜瓦。她们互相倚在对方肩膀上,呼吸平稳,双眼微闭,像是睡熟了一般。
  
      罗兰悄悄揭开窗帘一角,发现窗外一抹晨曦正从赤水河畔升起,犹如耀眼的金丝洒向大地。
  
      “你……醒来了?”
  
      回过头,安娜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着惺忪的双眼,一步步走到罗兰身边。
  
      “嗯,我醒来了。其他女巫……”
  
      “她们都平安地抵达了小镇,事实上,受伤的只有你一个。”
  
      “是吗,”罗兰松了口气,“那可真是不错——”dudu1();
  
      “傻瓜。”
  
      他还来不及反驳,对方就已经紧紧地抱住了他,反扣在在背后的手用力之大,几乎想要嵌入他的肉里。
  
      安娜的这番举动惊醒了其他女巫。
  
      “殿下!”
  
      她们惊喜地站起身,纷纷围上前来,闪电第二个抱住罗兰,接着是娜娜瓦和麦茜,夜莺犹豫了会,从背后将大家一齐搂入怀中。就这样所有人相拥成一团,久久不愿放开……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
  
      吃过早餐后,罗兰在办公室倾听了详细事情经过,才算弄明白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女巫们携手击败了魔鬼追兵,并让闪电和麦茜带着自己提前返回。
  
      自己被带回城堡接受娜娜瓦.派恩治疗后,断臂很快复合如初,但由于失血严重,足足昏睡了一天,所以今天离出发日已经是第四天了。
  
      这次行动总得来说有些大意了,他没料到魔鬼居然能在十多里之外发现涂有天空迷彩的热气球。听希尔维的说法,那只巨大的多眼魔此前并没有什么异常,眼珠也是望向四面八方,不过当她将目光焦点移动到多眼魔身上时,对方立刻就有了反应,瞬间把所有眼珠都对准了她。
  
      这样的侦查方式倒是闻所未闻,要知道在这个距离上,除了希尔维的真实之眼,连瞭望镜里都是一团模糊,加上尖塔上方有红雾遮蔽,就更难以看清魔鬼的具体状况。相应的,对方也应该很难发现自己才是。
  
      话说回来,此行虽然遇到了重大危险,但收获的情报同样极为丰厚。dudu2();
  
      魔鬼不再是神秘而不可知的地狱使者——它们拥有城镇和组织体系,和人类一样属于高等进化的文明群体。
  
      而且对方的空中力量并不强大,至少在雪山背后的这片区域是如此。数百只魔鬼从地底钻出,最后却只有两个驱使坐骑进行追击,说明飞行对它们来说仍是种罕有的能力——至于是坐骑稀少,还是骑手难得,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总的来说,这对边陲镇是个好消息。至少他不用担心一群魔鬼绕过南部丘陵山岭,直入西境腹地烧杀抢掠。
  
      另外,魔鬼具有魔力也是一个重要发现。
  
      根据夜莺的报告,追来的敌人尽管魔力稀少,但的确形成了气旋,在迷雾状态下十分醒目。不过它们激发魔力的方式似乎和女巫完全不同,不是通过自身,而是依靠某种机关——例如那颗发光的石头来释放力量,所以不如女巫能力那般千变万化,倒更像是可以批量生产的制式武器。
  
      当然这些都只是推测,可惜魔鬼的尸体全部落入大海,罗兰也没法作进一步验证了。
  
      最后一点便是建筑。
  
      那些矮小细长的黑石尖塔并非魔鬼的住所,材料也十分奇特,表面没有受到红雾腐蚀的痕迹。一些石塔内部空空如也,另一些里面装载着红色液体,倒是和储物罐相似。
  
      难道天上的红雾就是这些液体气化后形成的?
  
      而魔鬼没有向蛮荒地、甚至四大王国作进一步扩张也是因为限于气体覆盖范围的原因?
  
      不管如何,综合全部情报来看,它们暂时还不会威胁到边陲镇的安全。
  
      不过罗兰心里也清楚,既然四百多年前它们将人类赶出了蛮荒地,说不定哪天又会再次席卷而来,他必须为这一天做好准备。
  
      ……dudu3();
  
      由于失血较多的缘故,入夜后罗兰只随手处理完积留下来的几道政令后就早早躺上了床。
  
      坐在床头翻看了半本历史书,正准备吹息蜡烛睡觉之际,屋外响起了敲门声。
  
      他微微一怔,爬下床打开房门,门口站着的正是安娜。
  
      她没有像以往那样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不是《中等物理》就是《自然科学理论基础》,而是双手空空,穿着一身洁白的睡袍走入房内。她甚至没有穿鞋子,精致的脚丫轻触地板,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罗兰咽了口口水。
  
      安娜反手关上房门,并且拉上了插栓。随后她牵起罗兰的手,走到床边。
  
      女孩的头发刚刚洗过,垂落的发梢在烛火下映衬出淡淡金光,靠近了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令人心醉的香味不是源自玫瑰香皂,而是来源于她自身。
  
      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双颊浮上红晕,蓝色的眼眸宛如一泓秋水。虽然能看出她有些紧张,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彷徨,眼神直视着罗兰,里面写满了坚定。
  
      即使是从未经历过大阵仗的他,此刻也明白对方所表露的意思了。
  
      “咳,这个……”
  
      “我不想再等下去了,”安娜轻声道,“特别是经历了这样的遭遇后。”她顿了顿,“我不想后悔。”
  
      .
  
      ...、、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