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情报与信使
    灰堡王都,内城区花园豪宅。
  
      今天是预定的情报交换日,塔萨靠坐在客厅软椅上,等待「鸽子与礼帽」杂技团成员们的到来。入秋后,内城门封闭时间提前到了傍晚,秘密聚会也不得不改为下午进行。
  
      第一个抵达豪宅的总是希尔.福克斯。
  
      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天鹅绒开领外套,下身是浅灰色紧身裤与鹿皮靴,还在颈脖处打上了白色的领结,活脱脱一副贵族打扮。行礼后,他将夹在腋下的《王国风俗史》递还给塔萨,后者接过书本,饶有兴致地扫了他一眼,“看完了?”
  
      “是,”希尔点点头,随后迟疑道,“您不教我些格斗剑术……或者暗杀技巧吗?”
  
      “为何?”
  
      “在邪疾爆时,您说过要将我训练成一名合格的情报人员,”他挠了挠脑袋,“可至今为止,您都只交给我一些稀奇古怪的书籍去阅读。”
  
      “你是说《风俗史》?”塔萨给自己倒了杯葡萄酒,又丢进去两颗冰块,“这可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书籍,它记载了王国各地的贵族由来、传统、家徽,以及名胜特产。作为情报收集者,先得要见多识广,才能大致判别出来自各地的消息有没有价值。至于剑术和暗杀?”他笑了笑,“我可没打算让你潜伏进某个组织或深入敌人内部探查消息,那样即危险又耗时耗力,有这份功夫,还不如多花点金龙直接去收买知情者。”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收买,”希尔坚持道。
  
      “而那些滴水不漏的组织,同样也很难安插进眼睛,没个十几二十年的功夫,不大可能潜入其中。”塔萨晃动着杯子,饮了口冰酒,“合格的情报人员只用做好两件事即可:辨别消息和隐藏自身。我给你的这些书籍就是分辨消息的基础,至于第二点……作为杂技团成员,你应该比我更有经验。例如,你今天的这身打扮就很不错。”
  
      “……”就在希尔.福克斯低头思索这番话的含义之际,小丑等人也6续赶到了这件偏僻的住宅。
  
      “大人,人都到齐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塔萨放下酒杯,摊开记事本道,“谁先来?”
  
      “我先说吧,大人,”体形最魁梧的岩山第一个开口道,“王都东区郊外的营地又住进了一批新人。”
  
      这个消息让亲卫眉头微微一跳,没想到听到的第一个情报就不是个好消息。自从王都骑士团折损大半后,这片设立在郊外的营房便成了民兵队的驻扎地。但凡提费科征召来的老鼠、逃民和罪犯,在出征前都会被塞入东营之中。而一个多月前,一队千余人的民兵刚被派往西境,现在居然又有新的人手补充了?
  
      “有多少?”
  
      “目前只有两三百人,大部分似乎是从北地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血帆会的老鼠,不过比起头两次,愿意去的老鼠已经不多了。”
  
      “密切监视他们的动向,营地每次新增两百人以上,都要向我汇报一次。”塔萨吩咐道。
  
      “是,大人。”
  
      这些人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服下药丸后作为消耗品使用。如今碧水女王北上,南境已无反抗势力,提费科无疑会继续进攻罗兰殿下的领地,他必须将这一消息尽早传回边陲镇。
  
      “接下来小丑为您带来的机密情报,或者说,酒后闲谈,”小丑用夸张的语气说道,“我无法核实这条消息的真假,不过听那群商人说得有鼻子有脸的,就当作是真的吧。他们说,嘉西亚.温布顿的黑帆船队出现在永冬王国,并且向教会起了进攻,狼心城的围攻也因此而瓦解。他们还准备趁着入冬前的这段时间,带些紧缺商品过去贩卖。”
  
      碧水女王竟然去了永冬?塔萨稍稍感到有些意外,不过这条消息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她选择北上离开灰堡,就等于已经放弃了争夺王位的权利,“就这些?”
  
      “好吧,我知道这事儿离灰堡有点远,”他吐了吐舌头,“下次我会多打听些有用的消息。”
  
      “咳咳,”希尔咳嗽两声,“大人,您托付我的任务有新线索了,提费科在内城区新盖了一座工坊,还招了不少泥工匠,最近收购的大批硝石都运往了那里。不过工坊周围戒备森严,我的人无法进一步得知那些硝石的用途。”
  
      “喔?”塔萨精神一振,“他们真把硝石运进工坊了?”
  
      “确实如此,”希尔点头,“我还亲自盯梢过一辆运货的马车。”
  
      这倒是个极为有价值的情报,在罗兰殿下身边待久了,他自然知道无坚不摧的火药是一种炼金物品,其主要成分就有硝石。自从王都周边制硝场的硝石被大肆收购以来,他就注意到了这点,并安排希尔.福克斯去打探货物的去向及用途。
  
      如今对方将硝石从炼金协会转移到工坊,用意已经十分明显——从炼金试验转为工坊制作,就说明他们已经掌握了火药的配方。这条情报的优先级甚至比东郊营地新增兵丁还要高。
  
      “干得不错。”塔萨赞许道。
  
      ……
  
      密谈结束后,众人分批离开豪宅。
  
      希尔临走前忽然问道,“大人,我们所做的这些时,真能将提费科推下王位吗?”
  
      “当然,”亲卫微笑道,“你没见到罗兰殿下通过溃兵捎来的信件么?他的王位已经摇摇欲坠了。”
  
      傍晚时分,回到地下号手酒馆,塔萨见到了一位出乎意料的熟人:肖恩。
  
      和自己一样,他也是四王子殿下身边的亲卫。
  
      走进二层的客房,两人寒暄了片刻,塔萨才拉上窗帘,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殿下给了我件信物,让我去找玛格丽女士,她知道你在哪儿。”肖恩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红色宝石晃了晃。
  
      “他有新任务交代?”
  
      “不是任务,是礼物,”肖恩笑着走到窗边,将帘布揭开一条缝,吹了声口哨。只见三只灰褐色的鸟儿飞入房中,落在桌上朝他咕咕直叫。给每只鸟儿喂了些麦粒后,它们才消停下来。
  
      塔萨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有灵性的鸟类,“这是……”
  
      “女巫训练出来的信使。”肖恩抚摸着灰鸟的颈脖解释道,“和信鸽不同的是,它们可以自主往返于两地,而无需由人带离后放飞归巢。你只用对鸟儿说出特定的口令,它们便会将消息送到殿下手中。顺利的话,你仅需等待一天时间,即可收到殿下的回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