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犯罪追击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吗?”雷恩关切地走过来,“去外面呼吸下新鲜空气吧。”
  
      “不……不了,”阿夏看到夜莺已经蹲到尸体旁,面色平静地打量着伤口。面对这样血腥的场景,她还能如此若无其事……自己必须得坚持下去,至少不能给她丢脸。“我……呕……好多了。”
  
      “他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夜莺回头问。
  
      “今天拂晓,周围的居民趁着天未亮赶早出门打水,发现了他的尸体——当时门就这样敞开着,像是有意展示给别人看一样。”雷恩简述道,“如果是以前,恐怕我们要等两三天才能收到消息,不过最近市政厅正在悬赏举报行为,所以立刻就有人向市政厅报告了。”
  
      “死者身份呢?”
  
      “铁锹,自由民,”雷恩环顾了下屋内的摆设,“一无所有……嗯,应该以前也当过老鼠。”
  
      “晚上有人见过他吗?”
  
      “我问过了,没有。”
  
      “响动呢?”
  
      “也……没人听到。”
  
      “杀死这么大一个人,总得弄出点响动吧,”夜莺皱眉道,“就算是割断喉咙,他也不会立即死亡,捶打地板或临死挣扎都应该能引发很大的动静才对。你确定他们没有说谎?”
  
      “这……不至于吧,”雷恩迟疑道,“出了谋杀案,这里的居民都人心惶惶的,再说协助警察抓获凶手还可以获得额外奖励,他们没理由说谎啊。”
  
      “这样,你把周边的人都叫过来,我亲自问一遍。还有……阿夏。”夜莺望向助手。
  
      “是!”后者浑身一颤。
  
      “你去城堡一趟,叫索罗娅过来。”
  
      “啊……好的。”
  
      阿夏慌慌张张地出了门,向城堡跑去。
  
      不知为何,她觉得夜莺发号施令的样子简直美极了,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不难怪殿下会把安全重任托付于她。
  
      ……
  
      再次回到街巷时,阿夏身边除了索罗娅外,还多了两个人。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叫上我?”闪电飞进屋里,大声嚷嚷道,“殿下真偏心!”
  
      “咕咕!”麦茜紧随其后。
  
      “她们……非要跟来的,”阿夏怯生道。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不应该好好保护罗兰殿下吗?”夜莺眉头一挑,“这可不是探险游戏!”
  
      “放心,有希尔维在呢,没人能轻易靠近他身边,”闪电挤了挤眼睛,“而且殿下正要召开贵族会议,待在城堡大厅里能遇到什么危险?”
  
      真是不可思议……阿夏心想,为什么这两人都能如此淡然的面对血腥可怕的谋杀现场?特别是闪电,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眼睛里居然还带着一丝兴奋的神色……神明在上,成为女巫后,她们到底都经历过什么?
  
      “这是……”雷恩和一干警察望着飘在空中的一人一鸟,瞪大了眼睛。
  
      “她们也是女巫,”夜莺没好气道,“不管怎样,会议结束之前你们必须回去,明白了吗?”
  
      “噢……”闪电嘟嘴道。
  
      “呃,你让我来就是为了画这具尸体么,”索罗娅最后一个走进房间,阿夏注意到她的脸色不比自己好上多少,心里才稍稍平复了些。
  
      “不,是画凶手,”夜莺关上房门,将抓捕计划讲述给众人,“有了行凶者的画像,再贴到广场告示区进行悬赏,这应该是最快找到他的途径了。”
  
      麋鹿伯爵倒吸了口凉气,“你是说,这位女巫……阿夏小姐能再现凶杀过程?”
  
      “并不一定能行,由于幻象持续时间所限,我们还需要一些运气,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夜莺朝阿夏点点头,“开始吧。”
  
      “嗯,”后者闭上眼睛,按照她的吩咐,将第一次回溯放在午夜与拂晓之间。黑暗中,魔力从指尖涌出,交织在一起,渐渐形成了清晰的图像——木板、床铺、桌子、房间……在她的脑海中,一个新的屋子被塑造出来。死者躺在地上,鲜血顺着凹凸不平的泥土地流淌,而原本应该锁上的门被推开了。
  
      “这……就是女巫的能力吗?”
  
      “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天啊,这些幻想也太逼真了,说成是魔鬼的力量我也相——”
  
      “嘘!闭嘴!”
  
      周围传来警察的窃窃私语声。
  
      “看来这时候他已经死了,”阿夏感到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是夜莺,“不要浪费魔力,换下一个时间。”
  
      第二次回溯接近午夜,地板上的人影骤然消失,死者出现在了床上,似乎睡得正香。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死于两次幻象所示时间之内?”雷恩疑惑地问。
  
      “没错,从午夜到三时——这一个半时辰内,便是谋杀者动手的时机。”
  
      “我懂了!阿夏小姐的能力无法持续太久,很可能与谋杀过程失之交臂,所以你才说需要一点点运气!”
  
      “正是如此,”夜莺回道,“考虑到杀人后要用较长的时间来留下标记,就从靠近三时的时间进行重现吧。”
  
      阿夏点点头,吐出口浊气,再次施展能力,把回溯点控制在二时与三时之间,魔力向空无一物的墙边涌动,虚构成了一个站立的陌生人。他正用沾满鲜血的被单,在墙上比划着什么。
  
      “看来找到了,”夜莺扬起嘴角,“我的运气果然不错。”
  
      “这个人就是凶手咕?”
  
      “模样普普通通啊……我还以为至少是个魁梧壮汉呢。”闪电失望道。
  
      “这样只能画出侧面,”索罗娅贴着墙板看了看,“有没有办法让他转过身来?”
  
      “阿夏,交给你了。”夜莺吩咐道。
  
      “是,”不用对方细说她也知道该怎么做,最后一次幻象稍稍向前推进了一刻钟,这一回,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凶手的真容——他先用绳子勒死了铁锹,再把对方拖到地板上,掏出匕首割开了喉咙。整个过程铁锹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完全像是睡死了一般。
  
      雷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望向屋子一角的水缸,“他被灌入了梦境水?”
  
      “应该没错,”夜莺点头道,“所以被害人才没有发出任何响动。切开喉咙只是为了蘸取血液,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气绝而亡了。”
  
      “大、大人……我见过这个人!”一名警察忽然开口道。
  
      “什么?”两人的目光瞬间移动到了他身上。
  
      那人咽了口唾沫,“他叫曼斯,以前是一名巡逻队员,我曾和他打过交道……”
  
      “你知道他的住址在哪吗?”雷恩追问道。
  
      “好像是内城……西街,绵羊酒馆附近。”
  
      “很好,连找人的过程都省了,看来运气站在我们一边,”夜莺冷笑道,“他逃不了了,我们出发!”
  
      “是,大人!”警察齐声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