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美」
    得出这个结论后,罗兰稍稍松了口气。
  
      同为底层战力,魔鬼并没有超越常规热兵器的作战效能,在五百到一千米距离上,机枪和火炮足以粉碎一切站立着的敌人,而投矛攻击显然不适用于战壕战,从魔石充能到生效需要三到五秒时间,只要子弹产能跟上,狂魔甚至不会有机会投出短矛。
  
      这意味着至少在两军交汇的正面战场上,人类绝对拥有一战之力。
  
      “如果你出生在塔其拉该多好,”爱葛莎望着罗兰手中的武器感叹道,“沃土平原的普通人多于灰堡百倍,女巫也是如此。若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把长枪的话,或许魔鬼早就滚回它们来时的地方去了。”
  
      罗兰笑了笑,心里却并不这么认为。
  
      毕竟四百多年前是女巫主导的帝国,假设真有一种武器能让凡人具备超越女巫的力量,联合会高层会欣然接受它的存在?在任何时代,女巫都是少数派——从曙光境一路败退至沃土平原,人类也有千万之多,女巫则不过数千,而那些被压迫已久的普通人,又会心甘情愿的踏上战场?一旦实力发生逆转,统治阶层瓦解必然将引发内乱,为人类存亡而战这种理念即使在民族主义觉醒后,也显得极为空泛,更别提一群过着奴隶制生活的人能抱有此类崇高的理想了。
  
      当然,这些话他不会当众说出来,爱葛莎只是探秘会的一名研究员,还是不要让她涉及政事比较好。
  
      伤害试验结束后,安娜再次切断魔鬼的四肢,将它装进了铁笼中。
  
      “这样就好了么?”爱葛莎问。
  
      罗兰摇摇头,“今天暂时先到这里,明天上午再进行受创试验。”
  
      “那是什么?”
  
      “测试魔鬼各部位对枪击的抵御能力,以及化学药物、狂化丸和梦境水的效果,”他沉吟道,“对了,红雾的成分也让露西亚试着分离下,看看能得到什么。”
  
      可惜不能长期饲养魔鬼,不然有娜娜瓦的治愈能力,只需少量的魔鬼样本就可以得到较为全面的数据。
  
      爱葛莎打了个哈欠,“随你的便,不过我需要两名女巫助手来制造符印,另外材料也得提前准备好,一旦魔鬼死亡,血液坚持不了太久,所以最好是在它还活着的时候开始溶解神罚之石。”她顿了顿,“对了,你想好要制作哪种符印了么?”
  
      “只要魔石足够,任何一种都能做出来?”
  
      “当然,”她点头道,“失败不会消耗石头本身,最多让我……不,没什么。”
  
      罗兰挑眉,“让你什么?”
  
      “不用在意,口误而已,”爱葛莎撇撇嘴,“顶多让你损失点普通材料罢了。”
  
      见对方不想再说下去,他也没有继续追问,“让我先研究下《魔石大全》,明天早上再告诉你答案。”
  
      *******************
  
      今晚注定是无眠的一夜。
  
      伊蒂丝.康德站在窗边,眺望夜幕中的城市——商人常说,烛火意味着财富,入夜后越是明亮的地方就越富裕。她以为灯火通明的场景只会在王都内城区的酒馆或剧院边见到,但在这里,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彻夜长明。
  
      赤水河的南岸就是如此。
  
      远远望去,岸边如同被点亮了一般,但又不是篝火所发出的橘红色光芒,而是一种柔和的黄光,稳定而明亮,仿佛隔上了一层细纱的太阳之光。
  
      在这样的光照下,整个工厂区夜间都会不停歇地生产出各种各样的货物——他们称其为工业产品。
  
      蒸汽机便是其中之一。
  
      下午的参观让伊蒂丝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这种震撼远超过战场厮杀或者是别的什么……就连陛下所谓的废除封地令也无法与之相比。
  
      当她走进工厂,看到一块块粗糙的铁锭被飞快转动的砂轮磨去边角,再由钻头旋出一个个孔洞时,目光立刻被吸引住了。特别是在最后,满是油污和碎屑的铁块经过清洗变成亮晶晶的零件时,竟有种新生的美感。
  
      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坚硬的材料被加工成各异的形状,然后以独特的方式组合在一起,便可自行运动——这是何等奇妙的力量。
  
      工厂的地上流淌着污水,金属的碎屑到处都是,以及噪音和潮湿的空气,并不算美妙的地方,伊蒂丝却整整待了一下午。
  
      而且她清楚的记得,带着使者团参观的市政厅官员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巴不得早点离开这嘈杂的地方。直到一行人打算回府,那人才松了口气,同时有一句话令她记忆犹新,「真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好看的?也只有罗兰陛下才会认为这些黑疙瘩蕴藏着美了。」
  
      蕴藏着美?
  
      伊蒂丝刹那间感到了强烈的共鸣。
  
      没错……这就是美,是存粹的力量带来的美,是可以把金属肆意揉捏改造的美,特别当她了解蒸汽机的运作原理后,又多了一种借助自然大势的美。
  
      这种美丽远不是绚丽多彩的宝石或是精致华贵的衣裳所能比拟的。
  
      她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隐隐被触动了。
  
      陛下到底是如何知晓这些知识的?除此之外,他还知道些什么?
  
      忽然,卧室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伊蒂丝的思绪。
  
      “姐,我洗好了,”科尔探头进来,“水还是热的,你要接着洗吗?”
  
      “让仆从烧盆新的,”她吩咐道,“这里的取水原理你弄明白了没?”
  
      “我找人打听了下,管子里的水似乎是从那些竖立的铁塔中流出来的,”科尔摸摸脑袋,走入房间,“至于水是如何从井里跑上去的,他们也说不上来。对了,浴室里有一样东西你一定要试试,看上去像是特殊的油脂,但沾水后会发出清香,用来清洗身子简直棒极了,我敢打赌就算是牛奶玫瑰浴都没这么舒爽!”
  
      这也是陛下的刻意安排么?伊蒂丝不由得暗想。使者团的住所位于城堡区附近,是一座四层楼的房屋,顶层甚至比城堡还要高出半截,不仅能欣赏到无冬城的夜景,就连房间的布局和设施都颇为巧妙——虽然不大,住起来却极为舒适。听市政厅接待的官员说,这是陛下专门为外地使者准备的旅馆,似乎叫「外交楼」来着。
  
      在她看来,无论是拧开阀门便源源不断涌出的清水,还是科尔赞不绝口的洗涤物,应该都是罗兰.温布顿有意为之的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