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埋葬
    隔天,罗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提莉等人。
  
      “她居然把女巫送给那些无耻的贵族当作报酬?”不等五王女开口,灰烬就急不可耐地嚷了起来,如果不是有安德莉亚拦着,估计早已直奔地牢去了。
  
      “夜莺小姐已经确认过了?”提莉冷静地问。
  
      “只是简单试探了两句,她便什么都招了,”罗兰把牢里生的事情详细讲述了遍,“我原以为不会这么快就能得到结果,她比我想象的还要脆弱。”按他的设想,昨天的询问只是例行恐吓,并没有想要问出些什么,对方死咬着不松口的话,后续的审问才是正餐。也正因为如此,他并没有解开赫蒂身上的神罚之锁,而赫蒂也不知道夜莺的鉴谎能力不是根据声音来判断,而是通过对魔力的观察实现的。
  
      “原来如此,”提莉点点头,“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
  
      “我是你哥哥嘛,不用如此客气,”罗兰趁机拉关系道,“再说赫蒂.摩根也算是沉睡岛的女巫,交给你处置是应当的。”
  
      “我明白了……”提莉沉默了好一阵子,“如果这件事生在无冬城,你会怎么做?”
  
      罗兰注视着她宝石般的眼睛,只见灰色的瞳孔里流露出些许哀伤与惋惜,但更多的是无言的愤怒。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我也会和你一样。”罗兰安慰道。
  
      这句话相当于宣判了赫蒂.摩根的死刑。
  
      提莉不再犹豫,她贴到灰烬耳边低声吩咐了两句,灰烬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那么我先告辞了,哥哥。”
  
      看得出来,提莉的心情十分低落,这种时候罗兰也不好说些什么,正准备起身送她回女巫大楼时,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激动的尖叫——正是从夜莺怀里的聆听魔石出来的。
  
      “这里是闪电,重复,这里是闪电,阿夏已经找到了变故生时间!”
  
      小姑娘的话让在场的众人不由得一愣。
  
      “呃,她看到了什么?”罗兰问道。
  
      “巨大的嘴,触须,两只怪物,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闪电的声音听起来兴奋至极,“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现,天哪……陛下,您最好亲自来看看!”
  
      “这是……”提莉疑惑道。
  
      “她们正在探索雪山背后的魔鬼营地,那里的红雾于一周前之前消散得无影无踪,”罗兰简单解释了一番,“这些事本想今天跟你说的,只是……”
  
      “我都差点忘了魔鬼的事,”提莉深深吸了口气,“不过更详细的情况你可以在路上告诉我。”
  
      “路上?”罗兰微微一愣。
  
      “我不能和你一同前去么?”她眨眼道。
  
      不愧是那个从小就很坚强的五王女,当遇到关键事件时,能立刻调整心态,将个人情绪抛至脑后,是成为一名统治者的必备素质。罗兰暗自感慨,在这一点上,她的天赋要远好过自己。
  
      而且带上提莉的话,意味着灰烬和安德莉亚亦会随行,安全系数将大大增加,完全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不,当然没问题,”他点头应道。
  
      *******************
  
      赫蒂靠在牢笼边,等待罗兰将她带出此地。
  
      血牙会是彻底的完了,提莉肯定不会允许自己再返回沉睡岛,但作为摩根王室来说,她找到了一条新的复辟之路。
  
      那就是依靠灰堡王国的世俗力量,帮自己重登王位。
  
      比起对方的允诺,赫蒂更相信自己开出的回报——或许他只是碍于和提莉的关系,不便直接答应下来,坚持问出那些女巫的下落也是为了给沉睡岛方面一个交代。
  
      她坚信没有哪位贵族能对这么大的诱惑视而不见——半个狼心的丰沃土地将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财富和声望,而他的名字也会被铭刻在史书上,永远流传下去。
  
      至于自己?或许会遭到后世贵族们的谩骂,但她不在乎,只要能成为狼心之王,一切都可以抛弃。
  
      接下来她才能正式展开复仇。
  
      向那些背弃了她,背弃了父亲的贵族复仇。
  
      她誓要将那些叛徒一个个绞死,挂在城门口向众人宣告,这就是陷害摩根大公之人的下场。
  
      忽然,地下室的铁门被推开,咯吱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地牢中显得格外响亮。
  
      赫蒂立刻爬起身,贴着栏杆望向通道尽头。
  
      然而出现在她视野中的不是罗兰.温布顿,而是面沉如水的灰烬。
  
      她顿时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罗兰陛下呢?”
  
      “我来此的目的你应该心知肚明,”灰烬一步步走到牢笼边——对方进踏出一步,赫蒂就向后退出一步,但很快,她便已无路可退,“当你把无辜的女巫交到贵族手中时,就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不!”赫蒂惊叫起来,“罗兰陛下承诺过不再计较此事,他已经宽恕了我,你这是在违背国王的命令!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灰烬双手握住铁栏杆,硬生生的将其掰开,弯腰走进牢中,“那些女巫怀着憧憬而来,希望能在血牙会寻得先行者的庇护,希望能在没有教会抓捕的情况下睡个安稳觉,希望不会为每日吃什么而愁,但你却辜负了她们。不仅如此,还将她们亲手送进了地狱。女巫们逃过了教会的围堵,却被自己的同类所害,就算罗兰会原谅你,我也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生过。”
  
      这家伙……难道是偷听到了自己与罗兰陛下的谈话?还是他将这些事告诉了提莉她们?赫蒂惊恐地**着脖子间的神罚之锁,但它完全被铁环包裹,单靠手指根本无法拆下。
  
      “我来帮你吧,”灰烬逼近到墙边,伸手抓住她的脖子,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巨大的握力下,铁环开始向内紧缩,赫蒂很快感到呼吸困难——她的身躯像脱水的鱼儿一般扭动,双脚蹬踏着想要寻找一个支点,但一切尝试都无济于事;视线逐渐模糊,灰烬的身影也变得飘忽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想死在这里,她是唯一的王位继承者,是将来的狼心之王……
  
      獠牙王座仿佛在离她远去,贵族们嘲弄的笑声又回到了耳边。
  
      随着咔嚓一声,铁环嵌入了柔软的脖子,赫蒂的挣扎停止下来。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