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从沉睡中醒来
    光芒刺入黑暗,模糊的视界适应光源后,最先映入眼中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罗兰花了数秒钟才摆脱初醒的晕眩,随着视野一点点变得清晰,他愈感到不对劲起来。
  
      这里到底是哪里?
  
      他猛得坐起,才现自己竟然睡在一个现代卧室模样的房间中,身下是柔软的床铺,床头一侧摆放着台灯和抽纸,另一侧是红褐色的衣柜。刺眼的阳光透过百叶窗,均匀地倾泻在凉席和他的手臂上,隐隐有些烫。
  
      见鬼!难道这场角斗还没结束?
  
      罗兰脑中的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从床上翻滚而下,伸手想要召唤出一把防身枪支,但憋了半天,手里依然空空如也。
  
      他心里不禁一沉。
  
      莫非……战场规则又生了变化?
  
      那样就麻烦了,以纯洁者的身手和度,赤手空拳较量起来,自己只有挨打的份。
  
      而且,说好的以记忆中最深刻的场景作为战斗擂台的呢?这该死的房间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啊!
  
      罗兰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了片刻,门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说话。
  
      他小心翼翼地握住门把,将房门打开一条细缝——外面是一个更宽敞的房间,看摆设居然像是客厅。空荡荡的沙旁,老旧的台式风扇正晃动着脑袋,出嗡嗡的鸣响。沙前方是一张茶几和一台壁挂电视,画面仍不断闪烁着,说话声应该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除此之外,客厅里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这情况未免也太诡异了点。
  
      罗兰深吸口气,缓步走进客厅。
  
      风扇罩子上系着的红丝带正迎风飘荡,徐徐凉风让他不由得精神一振——这时他才注意到,房间里实在有些闷热,而窗外不断回响的蝉鸣也意味着这个世界正处于盛夏时节。
  
      沙还上散落着几本杂志,罗兰随手捡起一本翻了翻,内容居然是时尚消息和星座占卜,风格还十分稚嫩,简直像是给没长毛的小姑娘看的。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可能购买这种书籍,显然这间屋子并不属于他。
  
      就在这时,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吸引了罗兰的注意。
  
      「昨日傍晚,本市大学生了一起原因不明的爆炸事故,一座教学楼遭到损毁,从现场回的照片可以看到,整个楼顶已经全部垮塌,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玻璃碎片,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现在让我们联系现场的记者。」
  
      他不禁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家下午好,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生爆炸的教学楼旁。」只见一名女记者出现在荧幕中,而作为背景的大楼,正是他与洁萝角斗时的战场!「据目击者称,当时的爆炸声连绵不绝,火光照亮了半个天空。不幸中的万幸是,由于是暑假,校园里并没有多少学生,因此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目前警察已将校园全部封锁,留校的学生们也都迁入了附近的旅舍,由老师统一照看。不过迄今为止,爆炸的原因仍未查明。」
  
      「你对这场事故有什么看法吗?」
  
      「只能说十分蹊跷,众所周知,教学楼里不可能安有天然气管道,更何况爆炸中心位于最顶楼。」女记者一口气说道,「有人猜测是飞机坠毁,也有人说是小型陨石,甚至还有外星人降临的说法,不管如何,一旦警方有了确切结论,我会立刻传回消息。」
  
      「谢谢,」主持人点点头,「接下来请看下一条新闻。夏日炎炎,酷暑难耐,学生们应该在家享受久违的假期生活,而不是参与各种课外补习。教育厅已经下禁止开班补习的通知,若您现了这种情况,可以拨打举报电话……」
  
      后面的内容罗兰完全没有听进去,他脑袋里全部是教学楼垮塌的景象——灵魂之战不应该是一场虚构的幻象么!这怎么可能?
  
      呆立许久后,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匆匆地跑到客厅大门前,打开防盗门,一股热浪顿时涌入屋内。
  
      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座现代城市!
  
      远处的高楼此起彼伏,连接成一片密布的混凝土丛林,不远处是繁忙的街道,车子和行人来往不息;而他所站立的位置,大概是在一座公寓楼的走道上,回头望了一眼,材质明显有些低档的门板中央挂着o825的金色铭牌,如果没有会错意的话,这应该是指八层二十五号房的意思。
  
      “麻烦让让,别挡着过道好吗?”
  
      罗兰微微一愣,转过头,现邻居的房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一名中年妇女正不耐烦地盯着他——直到侧过身子,对方才冷哼一声从他身边迈过,同时飘进鼻子里的,还有浓郁的劣质香水味。
  
      “真是的,大白天不工作也就罢了,还穿着个背心裤衩到处跑,一把年纪了也不嫌丢人。”对方像是在自言自语,声音又恰好能飘进罗兰的耳朵里,这种技能对于她们来说已经得心应手。
  
      罗兰回到屋中,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洁萝!你给我滚出来!”
  
      “别浪费时间躲躲藏藏了!”
  
      “这就是你新设计的把戏?把我脑中的东西东拼西凑起来?”
  
      “别笑死人了,不过是些幻象而已!”
  
      喊了半天,房间里依然毫无动静。
  
      罗兰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狠狠砸在墙上,杯子瞬间四分五裂。
  
      这就是你不会放过我的方法?他在心中冷笑,想把我永远困在这片意识之中?你关不住我的,洁萝!
  
      没有丝毫犹豫,他立刻行动起来。
  
      假设这又是一场类似于灵魂之战的幻境,该如何才能脱身?
  
      自杀肯定是最后的选项,罗兰决定先从简单的做起——制造一起坠落。
  
      他搬来几张椅子,从大到小一张张叠起来,椅背面对沙,这样即使失败,也不至于受伤。
  
      搭设完成后,他踩着不断摇晃的椅子,慢慢爬上最高点,此时他的头顶几乎快要挨着天花板,背对着倒下确实有些吓人。
  
      不过如今罗兰连死亡都体验过,还是换着花样死的,这点心理障碍已难不倒他。
  
      就在他前后摇晃椅子之际,大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难道是这间屋子的真正主人回来了?
  
      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子,堆叠而起的椅子已轰然倒下——
  
      在手忙脚乱的坠落中,罗兰竭力偏过头,看到门外走进一名幼龄女童,她背着双肩书包,年纪大约十一二岁,但雪白的长和浅红色的眼睛让他立刻认出了对方!
  
      洁萝!
  
      而她显然也看到了罗兰,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在干什么!?叔叔——”
  
      画面刹那间扭转,像是世界颠倒了一般,罗兰的身子猛得弹起,长出了两口气,熟悉的房间景象再次重现在他眼中。
  
      带有细小裂纹的灰色石墙、厚实的天鹅绒窗帘、以及静静出光芒的魔石……
  
      这里是……无冬城?
  
      “哐当。”
  
      木盆落地的声音传来。
  
      罗兰循声望去,只见安娜怔怔地站在原地,掉落在地的盆子旋转了几圈,倾倒而出的热水打湿了大片地毯。
  
      随后女孩向他飞扑过来。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