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欢迎回来”
    “你瘦了……”
  
      紧紧相拥了许久之后,罗兰抚摸着她的脸颊轻声道。
  
      安娜的眼睛依然如湖水般纯净,尽管泛起了波澜,蓝色的眼眸中仍清晰地映衬出了他的身影。只是女孩的身体明显消瘦了许多。隔着衣服,能感受到她背后微微隆起的脊椎,颈脖下的锁骨凸显出来,脸庞也不复记忆中的圆润。
  
      “抱歉,让你担心了。”嗅着她散发出来的幽香,罗兰心底涌起了久违的平静。明明只是眨眼间的事,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一般。
  
      安娜摇了摇脑袋,将眼眶中晃动的泪珠擦在罗兰衣领上,“你醒来了就好。”
  
      “我昏迷了多久?三天……一周?”不过看到安娜瘦成这副模样,他又有些不确定起来。
  
      “一个多月。”
  
      罗兰愣住,“什么?”
  
      “确切的说,是一个月又二十二天,”望着他呆滞的表情,安娜不由得破涕为笑道,“现在已是秋天,你没发现连窗帘都换过了吗?”
  
      自己竟然昏迷了快两个月?他不敢置信地活动了下手臂,又悄悄曲卷了下脚趾,并没有任何生涩的感觉。
  
      “那我是……怎么吃东西的?”
  
      “你没有吃东西,”安娜靠在他的肩头,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仿佛怕他再次昏睡一般,“有人代替你吃了。”
  
      “呃……这也可以代替么?”
  
      “是血牙会女巫日暮的能力,她在你身上植下了共生之种,平时只要多吃一份食物就行了。”
  
      居然还可以这样使用!罗兰心底暗自啧啧称奇,这种共生关系显然不仅仅是维持生命而已,从手脚的肌肉没有丝毫萎缩来看,它相当于将两个生命体完全连接起来,共享一套循环系统。
  
      他感叹了一番后,侧头望向地上的木盆,“这些日子麻烦你照顾我了。”
  
      毫无疑问,在昏睡如此漫长的时间之后,身上仍然干爽清净,必然是有人隔三差五为他清洗身子,更换衣服。这是一个繁琐的过程,想要日复一日的做下去,耐心和爱心都必不可少。
  
      “比起你做的那些,这根本不算什么,”安娜轻声道,“你已经实现了对女巫的诺言,击败了教会的大军,现在整个女巫联盟里,每个姐妹都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就算没有我,也会有人抢着照顾你的。”
  
      “但我更希望由你来,”罗兰望着她,低头吻了上去。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安娜双颊浮上一抹红霞,“对了,我得赶快告诉其他人,她们期盼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不继续吗?”罗兰露出坏笑。
  
      她不自觉地偏过了头,“你才刚刚醒来,应该先好好调养一阵……”
  
      “可我觉得浑身都是力气。”
  
      “那也不行,”安娜抬手锤了他几拳,接着回身捡起木盆,一步三回头地走向卧室门口,“我马上就会回来。”
  
      “我已经睡得够多的了,放心吧。”罗兰冲她笑道。
  
      等安娜关上房门后,他才皱起眉头来。
  
      为什么自己会昏睡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跟梦境中所见到的那场匪夷所思的景象有关吗?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一般来说,梦醒来后,所梦到的内容会快速淡去,甚至不要一天时间便会忘得一干二净,但直到现在,他仍清楚地记得梦里发生的一切。
  
      那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真的就是洁萝?
  
      她为何会叫自己叔叔?
  
      而且那副震惊的模样,怎么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罗兰越是回想,便越觉得蹊跷之处远不止一两个。
  
      梦中的城市绝对不是他前世生活的地方,出现在电视里的学校即是最有力的的证明——那座大学应该依山而建,属于风景名胜区的一部分,整个学区周围不允许搭建高层建筑,但在新闻播放的背景画面里,却能看到由摩天楼构成灰色天际线。
  
      公寓楼也很有问题,从并排相连的住户和走道来看,这根本是最老式的筒子楼结构,一般建造于七八十年代,与数百米外的繁华大街以及更远处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
  
      而墨绿色的防盗门、老旧的台扇与壁挂的彩色电视的搭配同样十分怪异,如果不是房主的特殊癖好,几乎没人会这样装饰自己的客厅。
  
      一切看似真实,实际上漏洞百出。
  
      洁萝消散前歇斯底里喊出的那句「我绝不会放过你」到底是诅咒还是恐吓?难道她就指望拼造出一个如此拙劣的梦境来迷惑他?如果只是让他做几场噩梦的话,未免也太过虚张声势了点。
  
      就在罗兰沉思之际,房门外响起了喧哗声。
  
      一群女巫冲入卧室,将他团团围住,众目睽睽之下,罗兰也有些尴尬起来。
  
      “咳咳……总之,我已经没事了,这些日子……”
  
      闪电不等他说完,纵身飞上大床,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感谢神明,”温蒂双手相扣于胸前,声音里带着抑制不住的激动,“您终于醒来了。”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莉莉撇嘴,“让我们担心了这么久。”
  
      “你也会担心别人吗?那可真是个稀罕事,”谜月嘟囔道。
  
      “凡人嘛,和女巫比起来总是比较脆弱的。”爱葛莎掏出一块平衡魔石,凑到罗兰面前看了看,“嗯……观察不到魔力反应,看来你并没有继承洁萝的全部啊。怎么样,有想起什么来吗?比如身为教皇的记忆?”
  
      罗兰略感诧异地问:“你知道这个能力?”
  
      “我们抓到了教会的纯洁者俘虏,从她口中打听出来的。”
  
      “是么……不过我似乎没有接受她的记忆。”
  
      “等等,万一他被两百多年的记忆冲昏了头脑,现在已不是之前的四王子了怎么办?”灰烬站出来道,“谁能证明他是罗兰而不是洁萝?”
  
      “拜托,你就别在这种时候添乱了好吗?”安德莉亚瞪了她一眼。
  
      “他是罗兰陛下,我确定。”夜莺的声音从大床另一侧传来,令罗兰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现出身形。
  
      然后是娜娜瓦、书卷、叶子……在女巫们七嘴八舌的关心声中,他感到了充斥全身的暖意。
  
      最后一个是提莉。
  
      她握住罗兰的手,微笑着说道。
  
      “欢迎回来,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