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七十四章 七十六号
    马车停在了路边,乔姆兄弟正忙着将车辆拴到一起,以便单人驱使。
  
      女巫们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后,最终被安妮说服,跟着小丑率先钻进树林。
  
      很快便轮到了约寇和剩下的人。
  
      “大人,我们也该走了,”岩山背着一袋粮食经过他身边,“否则被敌人察觉的话,一切功夫就白做了。”
  
      “待会,我想再跟她说两句话。”
  
      他原以为这件事要很久才能做出决定,没想到前后仅用了不到一刻钟就确认了人选。
  
      站出来的人是七十六号。
  
      虽然岩山和安妮也表示愿意留下来断后,但作为队伍名义上的领导者,约寇最终还是选择了她。
  
      “我曾在「黑钱」接受过五年的搏斗训练,跑起来也很快,不用太担心我啦。”七十六号的说辞很简单,简单得就像是一次普通的告别一般,“前面不是说有一座村庄么?等我把马车驱赶到那里,再混入村民中,他们绝对找不到我的。等到风波过后,我再去和你们汇合——就在灰堡的边境城市,你们记得在那儿等我啊。”
  
      然而魔术师悄悄告诉他的答案却是,村庄远在三十里之外,留下来的人几乎不可能赶在骑士之前抵达那儿。而且把马车连接到一起后,行进度将大幅下降,这个机会就更渺茫了。
  
      如果追击者不是奉晨曦之主的命令前来捉拿女巫的,那么一切都是虚惊一场。可对方要是像魔术师所担心的那样,遭受欺骗的骑士会如何朝七十六号泄怒火,约寇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出来。
  
      他心中隐隐意识到,假若车队被王都骑士团截住,唯一一个有可能活下来的,就是他自己。安佩因.摩亚或许会以此向罗兰索要大笔赎金,并且把他当成贵族的笑柄加以嘲弄,但确实不会轻易把他送上断头台。除了他以外,其余人被抓住基本只有死路一条。
  
      或许他才是那个最应该留下来吸引追击者注意的人。
  
      约寇也曾数次想要站出来,但畏惧让他的双脚完全无法移动,直到最后他也没能将那句话说出口。
  
      大使是国王的脸面,我不能被他们抓回去嗤笑侮辱,因为那相当于在侮辱灰堡之王。他只得如此安慰自己,不这样想的话,他甚至无法直视七十六号的眼睛。
  
      该死的,她明明只是自己买回来的奴隶而已。
  
      约寇走到七十六面前,正准备说点什么,对方已经抢先开了口,“大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跟「黑钱」无关——尽管银面总是教导我们要时刻准备着为「黑钱」而牺牲,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那里。我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待在地下,讨好那些客人,等到衰老时成为新的银面,或是被配为一名杂工,永远不见天日。可您将我带离了那里,让我能感受到外面的广阔世界,我并没有任何遗憾。快进树林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可是……”
  
      “谢谢您,大人,”七十六号笑道,“没有您的那句话,我说不定早就被打死在地下溶洞里了,这条命是属于您的。而且我还不一定会出事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在灰堡再见吧。”
  
      “大人,必须得走了,”乔姆兄弟在身后催促道。
  
      约寇深吸口气,转身离开。
  
      没错,她只是名奴隶。
  
      这是最恰当的选择。
  
      明明这么想着,心中却像被堵住了一般。
  
      进入树林前,约寇最后扭头望去,只见车队已经在七十六号的驱使下缓缓前进,她没有驻足停留,也没有挥手道别,仿佛这不过是一次简单的辞行而已。
  
      正如她站出来的理由一般。
  
      很快,树影遮蔽了他的视线。
  
      *******************
  
      七十六号并没有让车队一直走下去。
  
      大约行进了一里路后,她让马儿停下了脚步。
  
      再远,就看不到树林的入口了。
  
      她跳下马背,坐在车厢尾部,静静等待追击者们的到来。
  
      枯坐的时间或许很漫长,但对她而言不过短短一瞬,在漫长的岁月中,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等待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当太阳渐渐西斜,骑士们的身影出现在道路尽头。
  
      他们并没有佩戴王都骑士团的徽记和彩缎,不过那身精致的盔甲和高头大马表明,追击者的确来自大城市。
  
      七十六号默数着对方的人数,一共三十五人,其中有一半是扈从。不过从他们的眼神和举动可以看出,这些扈从不比小地方的骑士要差上多少。
  
      见到停在路边的马车,为的领导者皱起了眉头,他空甩一记马鞭,骑士们立刻一拥而上,将车队团团包围起来。
  
      “罗根爵士,车里已经没有人了!”
  
      “有意思……看来我们的灰堡大使还放出了斥候,”罗根冷笑一声,“卡欧,杰斯特,你们两个回头去检查一下路两旁的脚印。既然是弃车逃窜,不可能没有任何痕迹。”
  
      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来意。
  
      “爵士,这个女子……”
  
      “斩断手脚,简单拷问下吧,不过她既然敢留在这里,你们应该问不出什么东西。”
  
      “不用了,他们逃去了那片树林。”七十六号站起身道,“就在你们背后不远处。不过……”
  
      “不过什么?”一名骑士已经拔出佩剑,另一只空着的手向她的胳膊伸来。
  
      显然即便她说出答案,这群人也不打算放过她。
  
      “不过你们没有机会再去找女巫的麻烦了。”
  
      七十六号翻手一抬,以闪电般的度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接着用力一拉,魁梧的骑士直接飞了起来,像是孩子般扑入她的怀中。
  
      而他的头正好夹在她的腋下。
  
      肩膀稍稍合拢,护甲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接着啪嚓一响,头盔离开了它原本应该在的位置,和颈脖处的领甲错开了约一拳长宽的距离。
  
      骑士浑身痉挛起来,像是脱水的鱼儿。
  
      “放开查理!”
  
      “该死的,杀了她!”
  
      其他人纷纷拔剑出鞘,向她刺来。
  
      七十六号将脖子折断的骑士猛得推向来袭者,迫使他们不得不回剑格挡,而她则抓起了倒霉蛋掉落的佩剑,朝最近的敌人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