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约定的重逢
    在丛林中步行虽然大大拖慢了行进度,但一路上总算是平安无事。
  
      三天之后,约寇一行人在离边界数里的地方,出乎意料地遇到了一队沿路搜寻的灰堡士兵——那特有的褐色毛皮制服与背后的金属长管让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对方的来历。
  
      跟随军队回到永夜城,与康德公爵会面后,他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收到希尔汇报的罗兰陛下直接出了两封密信,一封指示原本驻扎在幽谷镇的第一军分队划为四支队伍,从两国交界的四个路口进入晨曦,接应撤退的外交人员。另一封则通知北地公爵进入战备状态,换句话说,也就是开始筹措粮食、棉布、马车等作战所需物资,主力军一旦抵达北地,便可直接开拔作战。
  
      好在使者团一行安然无恙。
  
      说这话时,公爵甚至还长出了口气,听得约寇受宠若惊。
  
      不过最令他感动的,还是老朋友对此事的反应。
  
      尽管他清楚队伍里的四名女巫占了很大一部分比重,但在密信中,依然提到了大使约寇的名号,还把他排在了位,光这份对待便让他觉得一路所受的惊吓和折腾都是值得的。
  
      约寇把撤离过程中生的事情写成一封长信,交到公爵手里,希望陛下收到这封信后能解除北地的战备状态——现在他终于知道,希尔没有说错,陛下对待这事的态度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另外他也为第一军的反应度而感到惊讶,减去飞行信使来回送信的时间,意味着接到命令的当天,这支原本用于提防教会残余份子和邪兽的部队就展开了行动。他不是没有见过贵族调兵作战,光是召集骑士、佣兵和自由民就要花上半个月功夫,更别提分组执行任务了。只要队伍一散开,监管的人少了,那些拿到预付金的佣兵恐怕一个晚上就会跑个一干二净。
  
      这大概便是老朋友能一天攻入王都的原因。
  
      约寇现在隐隐有些明白了,陛下的军队与他之前所见过的都不相同——不仅是武器,而是在各个方面都要远胜那些贵族附庸。
  
      同时作为大使,他也并非孤立的一人,整个王国不止是他的后盾,也同样是他的利刃。一想到这点,他便感到胸口涨得厉害,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现在唯一令约寇放心不下的,就只剩下七十六号一人了。
  
      按照事先的约定,先到者会在住所醒目位置挂上一面四色旗帜,康德公爵派人把永夜城找了个遍,也没见到类似的标志。如今他们住进了公爵安排的府邸,干脆直接在门口立起了一截旗杆,让鲜艳的四色帆布迎风飘扬。只要进入内城区,一眼就能看到这个标记。
  
      事实上不止是他一个人在担心对方,透过窗户,约寇经常能看到安妮和艾米站在旗杆下,显然是想第一时间看到七十六号平安归来。随着相处逐渐深入,安妮对他的态度也在一点点生转变,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一脸警惕的瞪着他了。
  
      希尔的手下不止一次找过他,希望他能尽快启程赶往西境,魔术师甚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作为引诱者,七十六号活下来的几率微乎其微。如果那些骑士不是追击他们而来,她应该会在一天后抵达边境村庄,然后比他们一行人更快地到达永夜城。如今他们约定的会见地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结果就基本已经注定了。
  
      约寇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仍想再多等几天,不为别的,就为了她离别时的那句话。
  
      「等到风波过后,我再去和你们汇合——就在灰堡的边境城市,你们记得在那儿等我啊。」
  
      分别后的日子里,他终于了解那份奇怪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七十六号虽然是名义上的奴隶,但他并未把她当作奴隶看待过,不管是在「黑钱」中,还是在晨曦王国。
  
      约寇已经决定,如果她能活着回来,他将给予她自由。
  
      可惜这份明悟来得太晚了些。
  
      又是三天过去,就在他打算隔天离开北地时,事情忽然出现了转机——一辆马车停在了旗杆边,车夫似乎颇为焦急,想要找门口的侍卫说些什么,却犹豫着不敢上前。从窗口目睹到这一切的约寇还来不及出门,安妮和艾米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马车旁。
  
      七十六号回来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使者团每一个成员耳中,就连康德公爵都好奇地赶了过来,想要见见这位勇于牺牲的侍女。
  
      但她的情况并不算好。
  
      当约寇见到七十六号时,她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右手和左脚折断,几乎无法动弹。
  
      “大人……”七十六号眨了眨眼睛,吃力地摆出一个笑容,“久等了。”
  
      刹那间,他感到全身都放松下来。
  
      “你回来就好。”
  
      接下来一行人在永夜城继续待了一周,直到七十六号的伤势稳定下来才动身前往幽谷镇,乘船离开北地。
  
      这段时间里,约寇也问清楚了两人分别之后生的事情。
  
      她在太阳落山前被辉光城骑士追上,为了尽可能拖延时间,她解开了所有马匹的缰绳,驱赶它们反向奔跑,阻拦加的骑士,同时自己换单骑向路旁的山岭逃窜。不过还没有跑出多远,便被一道山涧拦住了去路。
  
      想到被抓住也只有死路一条,她直接纵马跃下了十余丈深的悬壁。好在岩壁两侧有树枝和藤蔓阻挡,才没有摔得粉身碎骨,但在滚落的过程中,她磕得头破血流,手脚也被突出的岩石撞断,坠到溪流旁时已然昏迷过去。
  
      大概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下山之路,又或者认为她已经死去,骑士并没有继续追击。她醒来时已是深夜,就靠着冰凉的溪水维持清醒,偶尔还能拦到一两条细小的鱼虾。
  
      两天之后,七十六后才被附近捞鱼的村民现,保住了性命。
  
      英雄虽然能转移病痛,却不能治愈创伤,只有把她送往西境,看看那里的女巫有没有什么办法令她恢复健康。
  
      不管怎样,她总算活着回来了!
  
      约寇心满意足地站在船头,迎风而立,帆船扬起风帆,向着无冬城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