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灭顶之灾
    赫尔梅斯圣城,地下枢秘圣殿。
  
      泰弗伦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能睡上一场好觉了。
  
      只要他闭上眼睛,耳边就会回响起埃尔大主教悲惨的哀鸣声。她是被审判军拖回来的,敌人的武器击碎了她的腹腔,肠子变成了一锅粥,即使各种草药都用上,也无法阻止伤口的恶化。挣扎两天后,她才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索利.达尔带领先锋军遭受迎头痛击后,泰弗伦就对灰堡的实力产生了怀疑,他多次要求梅恩冕下三思而后行,应该尽可能探明这批军队的底细后再做打算。但梅恩根本不为所动,一意孤行地要求主力大军立刻对寒风岭山脚下的灰堡防线发起进攻。
  
      他知道教会可能会付出不少代价,却没想到代价会如此惨重。
  
      更没料到的是,教会最为精锐的力量,不可阻挡的神罚军居然败了。
  
      这个天方夜谭般的消息传来时,泰弗伦直接吐出一口血沫,晕倒在通天塔顶。
  
      然而匪夷所思的事情远不止这一件。
  
      纯洁者无一人返回,梅恩冕下也不知所踪,直到他强咬牙关,带着一批人强行闯入枢秘机关,才从机关禁卫口中得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
  
      梅恩根本就不是奥伯莱恩所看中的继承者,接任权杖与冠冕的是纯洁者洁萝。
  
      圣城顿时连教皇都失去了。
  
      泰弗伦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个消息永远留在地下——他带去的那批人,全部加入了枢秘圣殿,而他,也成为了暂代教皇。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泰弗伦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维持圣城秩序和翻阅藏书馆秘史上。
  
      而猎杀女巫的秘辛、神罚军的制造、教会的来源、女巫帝国的瓦解也一点点展现在他眼前。
  
      老主教感到世界观被颠覆了。
  
      他就算穷尽一切猜测,也想不到教会居然是由女巫一手打造出来的。
  
      而即使是势力遍布蛮荒地的女巫帝国,也没能阻挡住魔鬼进攻的脚步。神罚军也好,魔石符印也罢,都不过是流亡女巫遗留下来的产物。
  
      在深夜的辗转反侧中,泰弗伦的精神被迅速抽干,短短两个月时间仿佛像过去了两年,他脸上的皱纹已和老主教一样深邃,举手投足间也带上了一丝油尽灯枯的迟缓。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一旦他倒下,教会就真的完了。
  
      一大批审判武士从预备队伍中选出,新的大主教和折损的中层信徒以最快速度完成任免,加上与圣城共存亡的号召,才让岌岌可危的局势暂时稳定下来。
  
      不过泰弗伦知道这都是表象,神罚军的折损根本没法快速补充,而年轻的预备武士在战斗力上与老一辈相差甚远。倘若在和平时期,他还有机会慢慢弥补,可如今邪月已经到来,挡不住邪兽的进攻,一切都无从谈起。
  
      单靠教会的力量已无法做到这一点,他必须将狼心和永冬的贵族势力集结起来,就像过去四大王国联合驻守赫尔梅斯防线一样。
  
      想要让那些明面上加入教会的贵族乖乖听命绝非易事,泰弗伦甚至能想象出来,当教会败北的消息传到狼心永冬两地,手中仍握有领地和骑士的贵族会再次跳出来与他作对。因此当灰堡军队大部分撤离北地后,他就将留守圣城的最后一百多名神罚军连同使者团一并派了出去,用作强迫贵族服从命令的手段。
  
      现在无论是新旧圣城,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虚弱之中。
  
      老主教目前所能做的,就是祈祷使者团能在邪兽开始大规模进攻前,将援军带回赫尔梅斯。
  
      揉了揉酸涩的眼角,泰弗伦合上记载有神罚军转化仪式的古籍,打算给自己泡一杯冬花,茶缓解下头痛时,圣殿外忽然响起了砍杀声。
  
      他惊得手一抖,茶杯摔落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入侵者?
  
      他走到窗边,探头向下望去,只见一群人影在神石棱柱的幽光下晃动,并不断朝枢秘圣殿靠拢过来。
  
      他们的速度快得惊人,与之交手的禁卫几乎一触即倒,盔甲在他们的利刃面前仿佛不起作用,灰白色的台阶上沾满了四溅的鲜血。眨眼之间,敌人就已经推进到了殿堂大门下。
  
      “大人,枢秘圣殿遭到攻击,请您赶快离开!”藏书馆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一位禁卫长焦急地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名神罚武士,显然是教皇的贴身保护者。
  
      “他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泰弗伦用沙哑的声音大吼道。
  
      通往地底的路只有两条,一个得借助吊笼下落,一个则必须通过旧圣城的隐秘要塞,就算是灰堡军队,也不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突然占领新旧圣城,除非他们都长上了翅膀!
  
      禁卫长的神色显得很难看,“敌人是从洞穴深处出现的,大人,请立刻跟我来,再迟就来不及了。”
  
      “洞穴……深处?”泰弗伦难以置信道,那里除了大大小小的圆孔,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怀着莫大的震惊与不解,他跟随禁卫长沿着墙壁内侧的密道一路向下,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圣殿底层。
  
      “吊笼处无人看守,很可能已经不安全了,我会护送您前往旧圣城通道,请您尽快带人夺回枢秘圣殿。”禁卫长边说着,边推开了暗藏在墙角的活动石门。
  
      泰弗伦刚迈出密道,一颗心便瞬间沉到了底。
  
      只见十多名敌人拄剑而立,似乎早就知道这里是密道的出口一般。
  
      “我还以为自己永远没机会再踏足圣城,没想到继承陨星女王意志的后辈们也不过如此嘛。”一名男子走上前来,他穿着造型古怪的盔甲,像是许多块金属片叠加拼凑而成,斑驳的剑刃上依稀能看到幽蓝的鲜血。
  
      不过当泰弗伦注意到他的面容时,感到浑身的血液都瞬间凝固起来。
  
      他见过这人的面容。
  
      第六团先遣军审判长艾灵顿,在三年前参与了神罚军转化仪式。临行前,这名英勇无畏的武士还亲自向自己道别过。
  
      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意顺着老主教的脊椎,钻进了他的脑海,诡异的恐惧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