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巨画与神意
    帕莎怔了怔,随后以讶异的语气说道,「看来菲丽丝说得一点没错,你对我们知道得还真不少。关于神意一事,我们也是在塔其拉覆灭后才有所了解。这个消息,应该不是爱葛莎告诉你的。」
  
      “别忘了,教会可是败在了我的手里。”罗兰双手交叉遮住下巴,故作高深道,“那些曾在赫尔梅斯圣城担任管理职责的女巫,现在就被关押在无冬城中。”
  
      「原来如此……」
  
      帕莎沉默良久,仿佛在静静打量着他一般,即使看不到她的眼睛,罗兰也能感受到这种形如实质的审视。许久之后,她的意识才重新出现在脑海中,「你想知道神意是何物也不是不可以,但请将这个秘密守在心中,千万不要外传。在座的各位也一样,当想要追逐或守护一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时,不会那么容易陷入绝望。但当它变得有形时,心理上的压力就会大大增加,如果泄露出去,恐怕会对第三次神意之战不利。」
  
      罗兰用眼神与众女巫相互确认后,沉声问道,“所以神意是一件有形之物?”
  
      「没错,它像是一块剔透的神罚之石,呈尖锐的纺锤体状,但并不会阻碍魔力,也没有特殊的作用。」帕莎放慢语速,像是在一边回忆一边述说,「但只要在它附近敞开心防,确实能感受到神明的号召,并且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景象。」
  
      “什么样的景象?”
  
      “一个无限宽广的大厅,高悬头顶的红月,以及四副巨大无比的立绘。只不过画中的场景是鲜活的,并随时处于变化之中……”古女巫将神意产生的幻境详细描述了一番。
  
      “那些场景究竟代表了什么?”提莉忍不住问道。
  
      随着她的提问,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人们近千年,探秘会苦苦寻求解答而不得,直到迷宫遗迹中的文献被解读,我们才确认了此事。」帕莎身上所有的触须都扬了起来,「神明展示给我们的,正是人类、魔鬼、未知敌人、以及地底文明——神意的形状也印证了这一点,它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椎体,而是削切出来的四分之一,所以我们称它为神的遗物。」
  
      “四副巨画,四分之一的遗物……”罗兰皱起了眉毛,“难道你的意思是,每个显示在巨画中的文明,都拥有一块这样的遗物?”
  
      「不是每一个,地底文明已经失去了它的那一份神意。」帕莎的回答让与会者顿觉毛骨悚然,「其中有一副巨画陷入了永恒的黑寂,时间恰好是第一次神意大战结束后不久。根据文献中的自述,以及联合会流传下来的记载相互对照,我们才做出这样的推测——它已经从神意之战中永远的除名了。」
  
      这岂不是说,延绵了数百年的战争,便是为了争夺对方手中的遗物,而失去自己的遗物就等于满盘皆输吗?
  
      罗兰的眉头蹙得更深了,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比起那些未知的对手,他更在意是谁安排了这一切,是偶然还是必然?是随机的选择还是注定的命运?留下遗物的目的是什么?和周期性降临的红月有关系吗?并且最重要的是,幸存者们的理解就一定正确么?一连串的问题在脑中涌现,同时他觉得自己隐隐捕捉到了什么……
  
      把神明一词抛开,换作其他称号呢?
  
      就在他沉思之际,提莉开口问道,“如果我们把四块遗物都收集到手上,会发生什么?神明难道从未有过提示吗?”
  
      「没人知道答案,神明也从未回应过我们的呼唤。」帕莎平静地说道,「神不爱世人,它只垂青于胜利者。」
  
      “怎么会这样……因为一块不知道什么用途的石头,就相互厮杀了数百年么?”温蒂露出无法接受的表情,“神意也……太无情了!”
  
      「或许吧,文献中有一段话十分难以理解,但它或许能解释你的疑问,」古女巫安抚道,「我们都是神明的孩子,但只有少数人能迎来曙光,从感知魔力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此生的不凡。这场竞争亘古绵长,能走到这一步已是万里挑一,飞鸟原本不是飞鸟,我们也原本不是我们,是厮杀使万物延续,是竞争让生灵永恒。」
  
      罗兰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
  
      “你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他近乎有些粗暴地打断道。
  
      「我们都是神明的孩子?」
  
      “不,再往后一句。”
  
      “这场竞争亘古绵长,能走到这一步已是万里挑一。”回答他的是书卷,“我都记下来了,陛下。”
  
      这个说法像什么?
  
      简直就像一场漫长的进化之路!从蒙昧到文明,但凡能延续下来的物种无一不淘汰了无数竞争对手,地底文明的描述与这一过程不谋而合!
  
      仔细想想,这四个文明看似各不相同,却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都能运用魔力!
  
      人类中能诞生凝聚魔力的女巫,魔鬼和被淘汰者造诣更高,如果不出意外,另一个未知对手应该也拥有操作魔力的能力。
  
      这样才和最初的描述相吻合——「我们都是神明的孩子」中所指的,应该就是所有具备此份非凡天赋的物种!
  
      按照这个思路推测下去,神意之战或许不是为了守护或争夺神的遗产,而是加速进化的手段而已……或者说,是魔力世界的规则。因此地底文明才会有接近神明之路便是攀登魔力阶梯的感触。
  
      「陛下,你还好吧?」帕莎的声音回想在罗兰脑中,「我感觉到你的思绪有些混乱。」
  
      “哦?你能看到我在想什么吗?”
  
      「只有在你打算用思想和我对话时,我才能准确无误地感受到,就像我现在对你做的一样……」她顿了顿,「你想要试一试吗?那样交流速度会快上许多。」
  
      “还是不了,”罗兰笑着摇摇头,“我更习惯用喉咙和舌头来表达。至于思绪混乱……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洽谈,放心吧。”
  
      话说回来,规则这种东西是毫无道理可言的,把它当作是神明的手笔也无可厚非——就好比地球的生命起源,以及后来的寒武纪大爆发。前者诞生于闪电与沸水之间,有机分子不断碰撞、融合、裂解,最终形成了一条拥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分子链。这样的几率接近于不可能发生,相当于一场狂风卷起了一大堆金属零件,落下来后就组成了一辆奔驰跑车般不可思议。
  
      而后者更是生物学上的难解之谜,在那个生命极为单调,基本只有藻类和软体蠕虫存在的海洋里,持续了好几亿年的平静仿佛一夜之间被打破,极短时间内突然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其种类之繁多,几乎包揽了之后动物界的所有门类。接下来无论生命如何演化,都没能跳出这个框架。
  
      正是这两场剧变,让之后的物种进化变得轰轰烈烈起来,面对这些比偶然还要偶然的事件,有不少人把原因归结给了那些无法描述的存在,就好像有只无形的手在背后轻轻推了一把,才使得万物发展成了人们所看到的样子。如今在这个怪异而陌生的世界里,他遇上的也会是这种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