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四十章 美好之夜
    夜幕降临之后,温蒂来到了书卷的卧房门口。
  
      她伸出手,正在犹豫是否该敲门时,房门被打开了,站在门后的正是书卷。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对方笑了笑,“因为我也想和你谈谈——就像过去一样。”
  
      书卷显然早早地洗完了澡,湿漉漉的长没有像往常那样盘起,而是随意的洒落在肩头。为了防止打湿睡袍,她还在肩膀上垫了一块毛巾。梢遮盖了她的额头,也挡住了那些岁月留下的皱纹,加上日渐舒适的生活,让她的皮肤跟着饱满丰润起来,乍看上去,仿佛年轻了不少。
  
      唯独没有变化的,仍是她那双属于年长者的睿智双眼。
  
      温蒂忍不住扬起嘴角,“在你的房间,还是我的?”
  
      “你的吧,夜莺回来得会比叶子更晚一些。”
  
      “行。”
  
      “混沌饮料由你出。”
  
      “诶!”
  
      “当然,谁先提出来谁负责酒水嘛,老规矩了。”
  
      “所以你才会在门口等我?”
  
      “没错,耐心是很重要的东西,这也是我的人生经验之一,现在你学会了吧?”
  
      “好吧……”
  
      两人回到卧室,清理完书桌,温蒂从屉子里取出两个杯子和一瓶混沌饮料,将杯子盛满。橙红液体在魔石映照下折射出犹如火焰一般的光泽。
  
      “你抽到的居然是这个?”书卷稍稍抿了一口,“运气真不错,冬天喝它一点也不比火龙酒差上多少……”
  
      “所以说你赚到了,”温蒂摊手道。
  
      “别这么说,我们都是托伊芙琳小姐的福。”
  
      对于这种变化多端的饮料,陛下放给女巫联盟成员的方式也颇为有趣,每过一个月,大家就有机会从伊芙琳制造的混沌饮料中抽取一瓶——由于答案揭晓前只能看到编号,所以谁都不知道自己会领到哪一种口味的饮料。
  
      因此,事后交换、或者蹭吃蹭喝就成放日中重要的一环,不知为何,麦茜总能抽到最受欢迎的饮料,让众人一度以为是伊芙琳泄露给她的。
  
      两人慢慢品尝着温暖心扉的火红甜饮,同时倾听窗外呼啸的寒风声。对比充斥着暖气的室内,这种感觉无疑会让人感到沉醉其中。她们很少开口说话,有时候光是眼神对视,就能明白彼此心中的想法。
  
      事实上,温蒂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话想说,她只是由衷的觉得高兴而已。到现在闭上眼睛,她脑海中都会浮现出罗兰.温布顿的那句话。
  
      「领导者只会有一个人,那就是我。」
  
      在此之前,她虽然觉得陛下极为平易近人,但也担心他会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犹豫不决,或是表现出不适合在君王身上出现的软弱。现在看来,他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出色,而且从陛下交涉时的语气和神情来看,这两年的经历使他愈稳健起来,也有了说一不二的气势。
  
      更令温蒂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尽管罗兰在上位者的位置上越显成熟,可对女巫与寻常众人的态度依然保持如初。就好像那是他的一种本能般,比起前者,这才是最为匪夷所思的一点,特别是对于一名王室贵族来说。
  
      她知道书卷同样感受到了这一变化,所以才会在门口等她。
  
      这亦是从共助会时期流传下来的习惯,当她们遇到什么好事想要分享时,温蒂、书卷、哈卡拉三人总会聚在一起,喝上几杯劣质的麦酒,谈上整整一晚。后来条件越来越艰苦,连酒也不可能时常喝到时,就换成了野果子泡水。
  
      可惜后来哈卡拉与她们渐行渐远,能够拿来分享的好事或对未来的美好规划也慢慢变成了担忧与困惑,最后只剩下温蒂和书卷两人相互鼓舞扶持——作为姐妹们中最年长的两人,也是共助会的缔造者,一旦她们倒下,所有人都会对寻找圣山失去信心。在那段艰苦无比的日子里,两人便是这么一路走了下来。
  
      而此刻,仿佛往日重现。
  
      “对了,”温蒂将杯中的饮料一口喝下,长长吐出口热气,“会议结束后,我将狼心女巫的测试结果交给了陛下。”
  
      “哦?都有些什么样的能力?”书卷靠在长椅上,轻松地回道。
  
      温蒂将四人的能力大致讲述了一遍,谈到断剑时故意卖了个关子,“你猜他把断剑安排给了谁?”
  
      “唔,应该是夜莺或灰烬吧……也只有她们两个能挥出断剑的全部威力了。”书卷思索了片刻,“安娜和叶子魔力虽然强大,却不适合同敌人正面作战,其他姐妹也差不多如此——女巫联盟中并没有多少真正的战斗女巫。”
  
      “我的想法和你一样,可陛下却不是这么认为的,”温蒂露出柔和的笑容,“他没有把断剑安排给任何人。”
  
      书卷微微一怔,“为什么?”
  
      “因为他说武器一般都得随身携带,那样就等于变相禁锢了断剑的自由。而且敌人不可能总在工作时间赶到,剑气也不一定比枪炮更具威力,所以与其成为一把武器,倒不如和每个女巫配合测试下叠加效果,然后按照有趣与否来确定工作更好。”
  
      “按有趣程度来……安排?”
  
      “嗯,这可是陛下的原话。”
  
      比起从用途来考虑女巫的作用,他先在乎的是对方的感受,大概也正是如此,当初夜莺才会选择毫无保留的支持他。
  
      现在回想起来,还好她们最终相信了夜莺的判断。
  
      想到这里,温蒂情不自禁地咧开了嘴,她将自己的杯子接着满上,举到书卷面前,“祝我们找到了一位好国王。”
  
      后者笑着举杯与她轻轻相碰,“嗯,敬圣山。”
  
      “啊……空了,”喝完这口后,温蒂想要继续再倒时,才现一瓶混沌饮料已被两人喝得干干净净。
  
      “我回去拿我的那瓶来吧?”书卷也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不用,既然是老规矩,那就得遵守,”她摆摆手,从另一边抽屉中摸出一瓶新的饮料来,“不过下一次,我可不会那么快去敲门了。”
  
      “等等,这是……夜莺的吧?”
  
      “啊,她不会介意的。”
  
      两人再次举杯相碰,在这温暖而美妙的夜晚。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