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西行
培罗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上半身立刻感受到了一袭寒意。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一直待在被窝中,不仅温暖,还有雪莉尔陪伴。
  
  “不再多睡会儿吗?”身边的女子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地呢喃道,“现在还很早吧?”
  
  他俯下身,吻了吻对方的额头雪莉尔的棕色头发柔顺卷曲,皮肤就像婴儿般滑嫩,还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最初和她相遇正是在长歌剧院中,几乎一个照面,他就被这双眼睛牢牢吸引住了。
  
  “应该快到正午了,我得去楼下看看有没有公务要处理,”培罗低声道,“你不想起来的话就继续睡着吧,待会我让侍从将午餐送到卧室里来。”
  
  “可我想让你陪着我,”雪莉尔将胳膊伸过来,搂住了他的腰,“外面反正在下雪,能有什么公务好办的。”
  
  这句话倒也没错,自从邪月降临后,整座城市便陡然安静下来,剧院开演变成了一周一次,市场里的商人全部撤离,酒馆也关上了大门。如果白天行走在街上,甚至会以为这是一座空城。
  
  那么……就再睡一会吧?追求了雪莉尔近一年时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培罗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昨天一晚上的欢愉让自己精疲力尽,现在又恢复到了精力充沛的状态,等到吃过午餐,或许还可以再缠绵一番。
  
  就在这时,卧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培罗大人,有一封蓝皮信。”
  
  他怔了怔,随后立即翻身下床,将随手丢在地上的长袍捡起,披在身上,“我马上就来。”
  
  “大人?”雪莉尔低吟一声。
  
  “等我会儿,”培罗匆忙系好腰带,离开卧室。过了一会儿,他又返回到房间,再次爬进被窝里,手中多了个包有蓝色封皮的信件。
  
  “这是什么,谁写给你的?”女子此时已基本清醒过来,她打了个哈欠,坐起来靠在培罗身边。
  
  “从边陲镇来的,”后者应了声,“应该是王子殿下的亲笔信。”
  
  拆开封皮,抽出信纸,他很快扫完了信上的内容,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殿下让我去边陲镇一趟。”
  
  “现在?”雪莉尔惊讶道,“这种天气你也要去吗?”
  
  “嗯,大概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培罗叹了口了,“我待会准备行装,下午就出发。你先回家吧,等我回来了会去找你的。”他不由得想起了一年之前,那时自己也曾冒着风雪乘船前往边陲镇,为莱恩公爵带去长歌要塞的警告。而现在,自己前往那片贫瘠之地的理由却是因为小镇领主的一纸信函,不得不让培罗感叹命运的无常。
  
  “你就不能当没看到吗?”她有些不悦道,“他就算攻下过长歌要塞,但你才是要塞的实际执掌人,即使是国王的命令,也不一定非得立刻执行吧?”
  
  如果是公爵大人,的确会这么做,但培罗深知四王子的脾性,他宠溺似地摸了摸对方的头,“那可不一样,国王或许管不到西境,但罗兰殿下可以……他不单是边陲镇领主,还是整个西境的主人。”
  
  ……
  
  进入邪月后,长歌要塞的确没有太多公务要处理,简单交代了一些任务给手下,顺便再把父亲赫尔蒙伯爵拉到城堡坐镇,培罗动身离开了城堡。与上次只有一名助手跟随不同,这回他乘坐的是公爵专用的“狮心号”,仆从和学徒各带上十余名,外加两名家族骑士,可以称得上是声势浩大了。
  
  就在穿过外城街区,前往要塞码头的时候,街角边传来的喧哗声吸引了培罗的注意。
  
  只见十来个人围着一圈,似乎在旁观着什么,看打扮这伙人应该都是平民,大概是被吵闹声吸引过来的周边住户,圈子里偶尔还会冒出一两句诸如“魔鬼!吊死她!”这样的尖锐吼叫。
  
  培罗心里一动,对身边的骑士说道,“去看看,如果是普通争执,就让他们滚回屋子里。”
  
  “是,大人。”
  
  骑士推开外围人群,走到中间拔出佩剑后,众人很快一哄而散。他最后带回来一名妇女和两位孩子,其中一名孩子颈脖间还套着麻绳。
  
  “这是怎么回事?”
  
  “大人,”妇女扑倒在培罗脚边,“赶紧杀了她!她已经堕落成了一名女巫!”
  
  这个词让培罗微微一愣,“女巫?”他将目光移到另外两人身上,那名个子较高的男孩立刻挡在了女孩面前,作出随时会扑上来的凶狠模样,只是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显然刚才被揍得不轻,“她根本不是魔鬼的爪牙,戏剧里都演了,女巫也是有好有坏的,你们凭什么处置她?”
  
  “你确定她是女巫?”培罗没有理会男孩,继续向妇女问道。
  
  “没错大人,您可别被剧院里演的那些给骗了,要是教会还在,根本容不下他们在台上胡说八道。这畜生也是一个小魔鬼,我是在替教会惩治她,大人,赶紧勒死她吧,这样才不会让地狱的气息扩散到长歌城来!”
  
  “说重点!”他呵斥道。
  
  等到对方喋喋不休地唠叨一遍后,培罗好不容易才摸清楚了前因后果。原来教堂被提费科烧毁后,她和另外一些信徒自发地组织起来,继续在外城区主持传教和祷告,等待赫尔梅斯圣城重新派出新的祭司,再建西境教堂。至于这次情况完全是凑巧,女孩使用能力替居民屋顶除雪时被她撞见,才有了之前看到的一幕。
  
  在讲述中,妇女还反复抱怨初等教育所传授内容的荒唐,以及剧院颠倒是非的表演,使得附近的围观者只敢抓住男孩,却没几个人愿意出手帮助自己绞死这个可恶的魔鬼,换做以前,她的尸体早应该挂在屋梁下了……这些饱含憎恨的话语听得培罗眉角直跳。
  
  “把她带回去,好好审问一番,”他吩咐骑士道,“这次你就留在要塞,等我回来时,我希望看到凡是跟她有关的信徒,都已经被关押在监牢里了。”
  
  “什么……不!大人,您怎么能这样”妇女还没说完,抗议声就被骑士几记耳光抽回了肚子里。
  
  “你真的是女巫?”随后培罗望向一脸惊恐的小姑娘,“展示给我看看。”
  
  后者软软地跪倒在地,没有任何反应。
  
  培罗摇摇头,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是名真正的女巫,我可以放你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才畏畏缩缩地将双手伸进雪地里,很快,近一掌厚的积雪渐渐化成了流淌的冰水。
  
  “原来如此,”培罗点点头,“跟我走吧。”
  
  “走?”对方抬起头,“去哪儿?”
  
  “一个适合女巫居住的地方。”他示意仆从抱起女孩,继续向码头前进。
  
  “放她下来,你这个骗子!你答应了要让她离开的!”男孩想要冲上来,却被另外几名仆从拦下,呼喊声渐渐消失在脑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