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消失的补给线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哦?”罗兰挑眉道,“说来听听?”
  
      “既然塔其拉的吞噬蠕虫能在绝境群山中打出贯穿山体的通道,那么蛮荒地底肯定也难不倒她们。”伊蒂丝伸出两根手指,“只要两具蠕虫载体并行,就能挖出一个可供马车通行的隧道。关于这一点,我特意询问了卡尔部长,结论是泥地里虽然支撑不起一个像第三边陲镇那样的地下宫殿,但若能保证一定深度的话,通行还是没问题的。”
  
      “如何推进?”
  
      “与第一军主力同时行动,通道口位于营地中央,采用竖井方式取出,上方可架起营帐,伪装成普通营区。”
  
      “撤离后呢?”
  
      “封闭竖井,复原表土,但留下换气口,用于通道进风。”
  
      “所需时间?”
  
      “会比正常行军慢半个月左右,不过在魔鬼的骚扰下,本身就难以做到平时的行军速度。而第一军的最大弱点也会随之消失从天空中俯瞰,这支部队将只剩下一个拳头,必然会吸引魔鬼的全部注意。”
  
      罗兰不由得翘起了嘴角,看来经过一昼夜的思考,该方案已经颇为成熟了。
  
      “这个想法是你提出来的?”
  
      “算是吧,”伊蒂丝坦然道,“不过最终完成它是多个部门协作的成果。除了建设部外,算术院也参与到了其中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第二号方案的具体内容。”
  
      他该说不愧是北地珍珠吗?这个方案最难得的不是想点子,而是利用到了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很难将怪物一般的蠕虫载体也纳入到考虑之中。
  
      而算术院更是一个新建立不到一年的院所,平时除开观星外,只会接到罗兰交代下来的任务,而她已经在尝试用更专业的人员来计算通道补给军需效率是否可行了。
  
      这份超过常人的视野,实在是令人欣喜。
  
      另外不知道为何,他还隐隐有种错觉,此刻的伊蒂丝似乎比之前更加锋芒毕露,就好像蜕下了一层遮盖一般。
  
      “干得不错,”罗兰鼓励道,“就按这个方案来实施吧。”
  
      “是,”北地珍珠顿了顿,“但我还是有一点要说,第二号方案的推演结果依然会有伤亡,而且过程不会比对上教会的寒风岭之战轻松。毕竟魔鬼是占据着主动的一方,第一军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不大可能像以往那样,靠预设阵地和碉堡进行防御了。”
  
      “所以你更倾向于按兵不动、等待机会?”
  
      “不,我倾向无论如何都要啃下这块骨头,”她缓缓地回道,“如果神意之战真有塔其拉人说得那么残酷,那么一场血火考验对第一军来说是绝对必要的。倒是您我总觉得您太过在意士兵的性命,以至于每一步都要做到万全考虑,可敌人换成未知的魔鬼后,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人力所及,所以还请您做好准备。”
  
      就是这种感觉……罗兰暗想,若是以前,对方不大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换成其他领主,可能已将其视为冒犯之辞了。聪明如伊蒂丝,一定不会在这种细节上犯下低级错误才是。
  
      这算是上回处置的连锁反应么?
  
      不过管她呢。
  
      只要能为他效力,其余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陛下。”
  
      伊蒂丝行礼告退后,夜莺现出身形,面有不满道,“关心手下人的安危难道不对吗?她这是逾越了!”
  
      “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对,”罗兰笑道,“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兼听则明嘛。”只不过他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之所以要尽可能考虑周全,是因为他目前根本损失不起。这些士兵可不是佣兵和农奴凑出来的乌合之众,几乎每一个人都能读会写,更别提部分军官还具有看图与做报告的能力,能减少损失还是要极力减少的。
  
      夜莺正打算再说些什么时,挂在她胸前的聆听符印忽然亮起了红光。
  
      罗兰心中顿时一沉,“魔鬼又弄出新的动静来了?”
  
      传讯时间很短,她几乎是按着胸口立刻回答道,“不,是个好消息,沉睡岛的第三批女巫预计将于明天傍晚抵达无冬城,带队的是卡密拉.戴瑞女士。”
  
      原来是提莉发来的魔力传音……罗兰松了口气,“你去跟温蒂说一声吧,按前两批的接待标准欢迎就行。”
  
      这应该便是最后一批迁移者,差不多占沉睡岛女巫总数的一半,而沉睡魔咒如今的框架也已搭建完成,之后无论是统计能力还是招募流程,他都可以放心的交给温蒂去办了。至于剩下的女巫,他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她们迟早会接受灰堡王国已焕然一新的事实。
  
      “没问题。”夜莺似乎也把北地珍珠那档事抛到了脑后,正待遁入迷雾之际,罗兰突然又叫住了她。
  
      “等等……带队的是卡密拉?那个准备和琼一同前往海线的女巫?”
  
      “是啊,怎么了?”
  
      “让我想想……”罗兰沉吟了片刻,“之前的局势推演不是认为魔鬼总是占据主动的一方么?或许我能让对手的机动优势再缩小一些也说不定。”
  
      “呃,这两者有关系吗?”夜莺一脸茫然。
  
      “还不确定,但总得试试,”他饶有兴致道,“等卡密拉到了,我需要亲自和她谈一谈。”
  
      顺着赤水河进入西境后,河道两旁渐渐变成了褐黄色那是收割过的麦秆与泥土混合在一起的颜色。
  
      从秸秆的厚度来看,今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
  
      安德莉亚站在船头,迎着飒爽秋风深深吸了口气,被阳光烘烤过的农田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味道,让人觉得莫名的轻松与满足。
  
      她不知道这是丰收带来的余韵,还是即将回家的期待。
  
      或许两者皆有之。
  
      “他们……不把这些东西收集起来吗?”身后忽然传来了好奇的声音,“明明是种不错的引火物。”
  
      安德莉亚回过头,发现搭话者竟是一名神罚女巫,名字似乎叫卡萝来着。
  
      “你居然还知道这个?”她小时候也曾向父亲问过类似问题,例如农夫为何要将割下来的麦杆收集起来,扎成一个个小山似的形状,而当时父亲的回答是为了生活。
  
      「他们没有足够的钱财去购买薪柴,因此为了度过冬天,必须尽可能收集一切取暖之物,而秸秆就是一种极好的燃料。它既易燃又易得,不少贵族也会买上一些来引火,同时缺乏衣物的情况下,人们还能把它当做被褥使用。尽管它烧起来烟雾呛人、睡起来浑身刺痛,但总比冻死要好。在你眼里,这些秸秆或许是无用之物,可对需要它的人而言,它和麦穗同等重要,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