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九十七章 压制
“她、她醒了!”
  
  佐伊听到耳旁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几把明晃晃的长剑顿时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要妄动!」埃尔暇的声音也出现在脑海,「在我们确认你到底是谁之前,继续保持现在的姿势就好。」
  
  原来如此……她注意到自己的手脚都被铁锁捆住,正仰躺在魔鬼原本所处的石床上,而周围则站着一圈持剑警惕的伙伴。这的确是个果断的决定,在尚未分清占据神罚军驱壳的是她还是魔鬼之前,先禁锢起来十分必要;另外第一句不是问你是谁,而是把判断之责放在己方身上,更说明了处事者的成熟。
  
  毕竟魔鬼占据她的身体后,任何回答都可能是谎言。
  
  倘若卡布拉达比没有胡诌的话,在漆黑意识流中度过的数十天,估计只相当于现实中的几分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正确判断并采取应对措施,十有**是出自埃尔暇之手。
  
  有这样的伙伴,她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就在佐伊打算闭上眼睛,把剩下的工作交给大家时,人缝中的景象却让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那是在做什么?
  
  只见魔力核心下方又多了一张石床,虽然看不清上面躺着谁,但从旁边站着的女巫来看,答案几乎不言而喻。
  
  她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她们打算用罗兰陛下的梦境世界来确认身份?
  
  不对,这里没人能指使得了罗兰,若真发生这样的情况,那么也只可能是对方主动要求的。
  
  但……这也太不妥当了!埃尔暇怎么会同意该方案的?难道她不清楚那名凡人国王对神罚女巫的意义么!何况从魔鬼的话里可以得知,它们对魔力的理解远强于女巫,如果梦境世界也是由魔力构筑的,放任一只高阶敌人进入其中实在是冒险之举。
  
  刚才真是白夸她了!
  
  想到这里,佐伊再也没法忍住沉默,“等等,不要开启梦境,我就是佐伊!”
  
  埃尔暇瞟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
  
  “听好了,卡布拉达比能在一定程度上篡改魔力效果,如果让它进入梦境,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立刻把陛下叫醒过来,快!”
  
  “哦?是吗……老实说,躺在那张石板上简直冰得渗人,要是不垫上一层棉被,我还真没办法睡着。不过如果你是魔鬼的话,同样能这么说。”
  
  她的头顶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佐伊竭力扬起脖子,向后方看去,接着一名灰发男子映入了她的眼中正是罗兰温布顿,那名凡人国王。
  
  她陡然放松下来。
  
  原来他还没有躺上去。
  
  太好了。
  
  不知为何,这具毫无知觉的空虚躯体,竟也感受到了一丝温热与充盈,就好像体内不再是空空如也,而是多了一些说不上来的东西比起提醒她为何真实的痛苦,这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同样令她觉得宁静而满足。
  
  佐伊轻出口气,“的确,若是对方占据了这副身体,说不定也能看到这些情报。所以我的判别方法很简单,只要让卡密拉女士再次连接我和魔鬼就行了。”
  
  “刚才我……确实察觉到了灵魂的移动,所以中断了心灵共鸣,”见众人将目光望向她,卡密拉戴瑞迟疑道,“但我无法分辨,到底哪边的灵魂属于魔鬼。”
  
  “你确定要还要进入共鸣状态?”罗兰问。
  
  “是,陛下。这里不存在第三者,只要让它开口承认,一切就能真相大白。”
  
  “让魔鬼……亲口承认?”众人一时面面相觑。
  
  「反正不管怎样,情况都不会变得更糟,」帕莎说道,「试试也没什么关系,如果那边才是佐伊的话,我一定能分辨得出来。」
  
  “既然如此,”罗兰环顾一圈,很快做出了决定,“那么就再连接一次吧。”
  
  熟悉的交织感很快笼罩了她,佐伊直接将意识反馈到卡布拉达比的脑海中,“说好的直到我心满意足为止呢?”
  
  “雌性你不要太得意了!”几乎是同时,对方愤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如果你不愿意谈这个,那就换个话题好了你现在应该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吧?”
  
  “呵,我为什么要承认?你们有分辨方法就用出来啊。”魔鬼冷笑不已,“我倒想看看,对意识流一无所知的你们,要如何区分不同的灵魂。”
  
  “你不说也行,那我就直接过去了。”佐伊漫不经心道。
  
  “等……等等,过去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去你那里啊。利用共鸣通道来转移灵魂,并进入意识流之中,我忽然觉得自己也能做到虽说你老把爬虫种挂在嘴边,但事实上超凡女巫对魔力的流动同样十分敏感,就算说不出个头绪,试着模仿下还是没问题的。”她轻笑道,“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什么吗?不想说的话,那休息时间也到此结束现在看来,你大概是不想休息了。”
  
  卡布拉达比的声音顿时大变,“不……雌性,我的意思是……你先等下!”
  
  “就算你再次转移也没用,我依然能轻易抓到你,毕竟躯壳就这么两具。”佐伊好整以暇道,“这次可不是几十天就能结束了,你准备好了吗?”
  
  心灵共鸣不等于不能说谎,特别是在一方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当强烈如实质的恶意铺天盖地涌向魔鬼时,后者罕见地闭上了嘴。
  
  过了片刻,它才狞笑起来不过这回用的是残废神罚军的躯体。尽管听起来有些狼狈,但它依然尽力作足了气势,“够了!你们这群虫子,竟然能把我卡布拉达比大人逼到这个份上!这一次算你们赢了!”
  
  “小声点,不要吓到陛下,”佐伊不悦地用心灵交流道。
  
  “咳,雌性”魔鬼不由得一窒,“你这是在践踏高等种族的尊严!”
  
  “休息够了?”
  
  “你”它恨恨瞪了神罚女巫一眼,最后还是将话憋进心底,压低嗓音忿忿道,“但不要以为你们能一直赢下去,像这样的战争,对我们而言不过是一场微不足道的挫折!低等的爬虫种,你们根本不知道大陆另一端有什么,天海界的大军正在一点点吞噬陆地,试图将整个世界化为深渊,如果不是为了阻止它们,你们这可怜的力量,早在四百多年前,就该在我族手中化为齑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