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五章 沙之音
    “哈——欠——”
  
      当洛嘉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时,脑袋依然隐隐有些胀痛。她咂了咂嘴巴,唇齿间仍残留着草莓白酒的余香。
  
      看来……又喝多了。
  
      “噢呜……”
  
      她忍不住从嗓子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
  
      这样的状态自打出征归来后,便已持续了一个多星期。
  
      “罪魁祸首”自然是罗兰.温布顿大酋长。
  
      所有参加战斗的女巫都得到了一笔丰厚奖励,少的为数十块纸币,多的则过百。她作为锋线战士,也收获了三十五块奖赏,换算成金龙的话,差不多有一百枚。
  
      战后犒赏,这本是常事。莫金勇士在神圣决斗上愿意以命相搏,除了彰显勇武与荣耀外,也是为了争取更多的奖励——资源贫乏的沙漠很难滋养到每一个人,想要让自己活得更好,这样的竞争便无处不在。
  
      不过女巫联盟里大家对待奖励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每到晚上学习结束后,城堡大厅中总会热闹非凡。
  
      腰包里有了盈余,她们最大的乐趣便是掏出纸币,向厨房交换各式各样的食物,然后同众人一起分享。特别是安德莉亚,不但奖励最多,组织宴会也极为拿手,这股风潮甚至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动起来的。
  
      不得不说,这些漂亮的纸片仿佛蕴含着一股神奇的魔力,花起来完全没有压力,洛嘉只有在事后进行换算时,才发觉一晚上大家的开销加起来着实有些惊人。
  
      但这样的活动根本停不下来……
  
      狼女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同龄人之间如此亲密无间的接触——决意加入女巫联盟后,她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接受,这样的信任甚至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尽管莫金沙民中诞生的女巫被称为神女,受到大多数族民的尊敬,可神女之间却很少存在深交。毕竟她们是各族争夺地位的利刃,别说一起吃喝了,就连见面都会提起十二分警惕。
  
      当然,虽然大家都有了余钱,但想要尽情畅饮混沌饮料还是颇有些困难的,因此安德莉亚还想出了好几个猜牌游戏,赢的喝饮料,输的喝白酒,不准使用能力,手握神石方可参与——
  
      然后,她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自己的运气真这么差?洛嘉自然不会承认,所以这一切都是大酋长的错。
  
      如果不是他弄出这么一个纸币奖励,而是像以前那样发放金龙,她才不相信大家会如此慷慨的马上将其用光呢!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狼女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别忘了你是来磨炼武士之道的,再这样放纵自身,技艺就要荒废了!
  
      她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些神罚女巫像这样欢庆过,无论何时,她们都是那般肃穆沉稳,这才是久经时间锤炼的杰出武士!
  
      洛嘉深吸一口气,套上毛衣翻身下床,打算洗漱完后去第三边陲城看看。
  
      那里每一个人都身手不凡,既然不被允许独自出城,找她们切磋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刚走出卧室,她便注意到了半张塞在客厅门缝下的羊皮纸。
  
      加入女巫联盟后,她也迁到了城堡区的女巫大楼中,和雪伦同住,不过后者一般只在必要时才会睡在这里,因此大多时候房间里都只有她一人。
  
      所以这是给她的东西?
  
      洛嘉好奇地抽出纸张,发现那竟是一封信,揭开封条,映入眼中的赫然是父亲熟悉的笔迹。
  
      「我的女儿,在无冬城过得怎么样?没有人欺负你吧?」
  
      没有北国文书繁琐的开头与措辞,字迹依旧潦草无比,却在刹那间,让她闻到了一丝沙漠的味道。
  
      她不由得摇起尾巴。
  
      尽管离别的时候,洛嘉已经下定了决心,也不认为自己还需要家族的照顾,可看到这句话时,她仍感受到了一份发自心底的暖意。
  
      “怎么可能,您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她嘟囔道。
  
      「哈,想来这句又白问了,因为你是洛嘉.焚火,狂焰氏族的三公主,只有你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你的,对吧?」
  
      「氏族成员如今已从铁砂城搬迁到了碧水港,并分得了一块靠近河滩的好土地。虽然不知道大酋长待你如何,但至少在这边,他没有食言。神圣决斗上的承诺基本都在实行中,只要找份活干,就不怕饿肚子,因此迁来的部族越来越多,也为争夺资源闹出了不少矛盾。」
  
      「不过那些北国人和碧水女王的做法不同,他们严禁私斗,坚决用北国律法解决问题,效率是低了点,但至少我们不用担心被当做消耗品。认可这一点的沙民也不少,所以秩序还算不错。」
  
      「除了重建碧水港外,部族还在城外郊区开垦了许多农田,种植那些通过内河运来的麦子。坠龙岭派了好几批人教我们如何挖沟、施肥、收割,不得不说,北国人想要填饱肚子真是太容易了,我们辛辛苦苦才能从绿洲收集到的食物,他们轻轻松松就能种出来,还比我们多好几倍。现在大家过得几乎就跟北国人一样,我不是说这不好,但不用去狩猎那些狡诈的猎物,磨炼自己的意志与力量,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的女儿,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这些问题您应该去问大兄才是,”洛嘉撇撇嘴,接着往下翻看。
  
      「说完这边的事,就该谈谈你了。如果……我是说万一,大酋长若待你还不错的话,你不如就找个机会向他表露侍奉之意好了,听说北国贵族喜好众多,说不定他就是那种……」
  
      狼女顿时翻了个白眼。
  
      「好吧,收起爪子,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比起这个,其实我更想知道,你的身手精进到何种程度了?遇到那种可怕的敌人了吗?比起刚离开的时候,你应该已大有长进了吧?但要记住,无论何时都不要急躁与盲目,永远别忘了自己所追寻的路。」
  
      看到这一段,洛嘉只觉得脸颊一烫,害臊得几乎想要埋下头去。
  
      魔鬼的确是遇上了,还跟它们爆发了一场大战,但她的作用基本为零。原以为锋线是最早接触敌人的部位,结果未料到对方根本没能逼近到阵地三百米内,除了被一根古怪的石柱弄得灰头土脸外,她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
  
      早知道是这样,她怎么都不会选择待在前线了——好歹后方的火炮营地还算打过一场呢。
  
      除此之外,大酋长为她打造的特殊火器用起来也非常不习惯,威力的确惊人,可她总觉得,这并非她个人的力量,既没办法随心所欲地掌控,也不会随着磨炼而不断成长,很难把它和一门武技联系在一起。
  
      加上想到战后的放纵,洛嘉不禁更为心虚起来。
  
      如果不是信的末尾还有一小段,她几乎都想飞奔着去第三边陲城了。
  
      然而最后这部分内容却让狼女皱起了眉头。
  
      「对了,还有一点小小的麻烦。我打听到铁砂城最近不太安稳,仍未迁走的大氏族似乎对大量沙民离开银川绿洲感到非常不满,但具体的情况尚不清楚。至于要不要跟大酋长说,就由你来选择了。如果他因为你的模样过分苛责你的话,让他吃点苦头也是正常的,不是么?」
  
      这个问题几乎不需要犹豫。
  
      洛嘉收好信纸,推开房门,正打算先去城堡一趟时,恰好看到温蒂出现在走廊一端。
  
      她匆匆上前行了个礼,“请问能带我去见陛下吗?我有要事想要告诉他。”
  
      “这么巧?”温蒂眨了眨眼,轻笑起来,“正好陛下也想要见你,跟我来吧。”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